60|11.27

    表达完自己对食物的执念后,秦皓再一次没了声响,白川胆战心惊地回头看了一眼,还好,人是活的,还是晕的。

    他捡起掉在地上的外套,姑且又加盖在秦皓的毛毯上,然后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别墅。

    为了防止手机进水,白川从厨房找到保鲜膜,先是结结实实地包了两圈,又放在食品袋里压紧了袋口,这才视死如归地带着它跳了河。

    一路游回对岸,夜里河水冰凉,反射着月光的河面寂静得吓人,白川总是担心水里冒出什么奇怪的东西,简直游出了自己的生平最好成绩。

    回到陶瓷厂后,他把浴巾往身上一罩,立刻扒拉出手机充电。食品袋看来包得很结实,一按开机键,屏幕又亮了。

    白川还没来得及拨120,赵志学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连忙接起来,“喂”了一声。

    “白川哥,你终于接电话了!!!”赵助理的声音已经濒临崩溃,“如果你的电话再打不通,我真的要跳楼啦。”

    “对不起,手机没电了。”白川抱歉道。

    “明白明白。”赵助理飞快地说道,“你去看过皓哥了吗?他没出什么事吧?”

    “他发烧了,”白川据实以告,“我正准备打120叫救护车——”

    话没说完,喇叭里传出一声陌生的嘶吼:“不!能!打!!”

    接着是赵志学在一边解释:“呃,白川哥,这是皓哥的经纪人,他现在也和我在一起,我们正开车赶过去。”

    “电话那头的,你听我说,绝对不能打120!”经纪人态度非常强硬地说道,“秦皓是什么身份?他怎么能往那种小镇上的公立医院里送!万一消息传开了,粉丝聚集起来闹出事情怎么办?听好了,你现在赶快找点药给他吃,一定要撑到我们来为止,绝对绝对不可以通知任何外人,知道吗!”

    白川啪嗒一声按掉了通话键。

    不愧是秦皓的经纪人,连这不可一世的态度都是一脉相承。

    赵志学的微信紧随其后来了:对不起白川哥,太太太对不起了,我们经纪人脾气比较急,我替他给你道歉了!但他说的是对的,皓哥就这样送医院,可能会惹出更多麻烦,我们天亮前肯定赶到,那之前就麻烦你照顾一下皓哥了……

    拿浴巾擦了擦还在淌水的发梢,白川无奈地去楼下医护室找了一板退烧药。

    出门的时候,他向宿舍的工友借了辆脚踏车,吭哧吭哧地骑过木桥回到了别墅,大门照样是打不开的,白川还是翻窗跳了进去。

    秦皓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如果把脸遮起来,那副奔放的睡姿还真看不出是个病人。

    白川倒了杯水,掰着他的下巴将退烧药喂了下去,又把冰敷的毛巾换了一下水。做完这些,似乎也想不出自己还能干嘛了,于是挨在沙发边上坐了下来。

    照顾生病的秦皓,对白川来说并不是一件陌生的事。刚进大学的那个学期,秦皓不知水土不服还是怎么的,曾经有过连续一周低烧反复的情况,去医院挂了两天水没什么用,再让他去就不肯了,是白川每天端水喂药看着他慢慢好起来的。

    白川现在都记得自己当时五内俱焚的心情,每天早晚量体温的时候就像在等待一张判决书,如果刚退了一点的烧又发起来,他真是心疼得恨不能替秦皓生病。

    为什么自己以前能这么喜欢这个人,喜欢到丢盔弃甲、掩耳盗铃?

    和秦皓决裂之后,白川才能承认,以前他蒙住眼睛捂着耳朵在心底一千次呐喊“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的那些绯闻,恐怕都是真的。

    他不禁端详起了身侧秦皓的睡姿。

    平心而论,秦老板不说话不翻白眼的时候,真的是个360°无死角的美男子,就算他没有一星半点才能,光是靠着这张脸每天去街上拉板车走一圈,估计被丢的果子也够吃三代。

    如果秦皓的脾气也像小景总那么温和,或者像纪前辈那么爽朗,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白川幻想了五秒钟,紧接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行不行不行,想到秦皓的脸含着微笑说“我很担心你”的样子,他有种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的感觉。

    左右无事,又没有手机玩,白川拿起茶几上的遥控打开了电视。

    奇怪的是,电视里在放的是一档没有台标的节目,而且异常得眼熟,白川看了半分钟,一拍大腿,这不是《血腥游戏》么!

    来到陶瓷厂以后,因为没有网络,自己的宿舍又没有电视机,白川还没有看过最新的剧情呢,这会儿正好借机看了起来。

    自己看自己演的戏,其实感觉还挺羞涩的,拍摄的时候觉得十分用心的片段,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又会觉得有点用力过猛。白川就这样看一会儿、反省一会儿,像球赛后的复盘一样,很快就看完了两集的份。

    《血腥游戏》一天播放两集,他以为到这里就结束了,没想到片头曲一起,电视画面继续播放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白川站起身走到电视机前左看右看,很快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有一只u盘插在电视上,这会儿在播放的,正是u盘里储存的视频。

    这么说……是秦皓特地把他演的电视剧装到u盘里,还带来外地观看的?

    白川觉得一阵毛骨悚然,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秦老板干这件事,九成九是为了挑他演技的刺、嘲讽他、侮辱他、再把他贬得一文不值。

    背后传来一身低哑的呢喃,吃了药的秦皓经过一觉之后,居然在大半夜里醒了。他似乎没有意识到白川站在房间里有什么不对,用极其自然的语气说道:“白小川,水……”

    白川转过身,看着秦皓的眼神炯炯有神:“我是绝对不会被你用嘴炮击倒的!”

    “???”渴死了啊,给口水啊!有气无力的秦老板在内心翻了一个白眼。

    好在白川终究是一个与人为善了二十年的社会主义好青年,看见秦皓难受的样子,他还是去厨房倒了一杯温水让秦皓喝了,还顺便帮他换了一次毛巾。

    吃过药又发了一身汗的秦老板感觉好多了,身为病人作威作福的陋习瞬间回到了他身上。

    “白小川,我饿了。”

    “哦。”

    “哦什么,给我做点吃的啊!”

    白川走到小圆桌旁,拿起一只砂锅,往秦皓手边的茶几上一放。

    嗯,他检查过了,那正是他三天前煮的白粥,还一口都没喝呢。

    秦皓的怒火呼啦一下就从脚底烧到了眉心,伸手朝砂锅拂了过去,被白川眼明手快地按住了。

    “如果你把这锅粥扫到地上,第一,你自己打扫,第二,我立刻就走。同意以上这两条的话你就继续,我马上松手。”

    开玩笑,他又不是自愿留下来照顾病号的,如果还要负责打扫病号掀桌造成的生活垃圾,那也太没道理了。

    白川心里想着,只要秦皓说出“你快滚”,他掉头就走。反正看样子这人一时半会挂不了,回头经纪人和赵助理找他,那中途溜号的责任也不在他。

    没想到秦老板豪气万千伸出来的手居然犹犹豫豫地缩回去了,嘴一张,说的却是:“你别走。”

    矮玛,这是烧坏了吗?白川狐疑地看了秦皓一眼。

    秦老板扁了扁嘴,盯着白川道:“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wtf,这还没完没了了啊?

    白川一摊手:“没有。”

    “你给我做!”

    “不做。”

    “为什么?材料冰箱里都有!”

    “不想做。”

    “为什么不想做?!”秦老板一点也不爱惜烧哑了的嗓子,直接喊了起来。

    这还有为什么?当然是嫌麻烦啊。白川无语地看着秦皓。

    “以前我生病了,你什么都会给我做!”秦皓觉得不开心,非常非常不开心,自己病得这么重,给他煮碗汤怎么了?白小川这人也忒冷漠无情了吧!

    白川几乎猜得到秦皓在想什么。以秦皓那种地球围着他转的思维模式,他一定无法理解自己现在不想为他服务的心情,但不想就是不想,白川甚至懒得找什么借口,索性无动于衷地站在那里。

    秦皓瞪了白川一会儿,眼睛酸涩,痛心疾首地说道:“白小川,你变了!”

    白川差点没笑喷出来。

    秦皓可能是真的有点烧糊涂了,这种孩子气的埋怨,太不像他高高在上的秦大歌星会说的话了。

    大门在这时候被扣响了,赵助理焦急的喊声随之传来。

    “白川哥!白川哥你在里面吗?给我们开下门!皓哥在吗?”

    白川如蒙大赦,快步过去开门。

    他走得像一阵风,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这里,以至于没有听见,嚷累了重新昏昏欲睡的秦皓,把头缩在毛毯里,意识不清地嘟囔了一句:“我讨厌你现在的样子……”

    秦皓的经纪人非常高效,人在高速公路上就已经请公司联系到了当地的私人医生,来别墅的时候顺便把人一块儿捎了进来。

    大门一开,经纪人一把推开白川,领着医生扑向秦皓。走在后面的赵志学抱歉地说道:“对不起啊白川哥,耽误了你这么久。”

    白川摆摆手,“没事,不过我进来的时候把那扇窗给砸了,你们记得修。”

    “好的好的,那我先去看看皓哥,回头再专程向你道谢!”

    “不用了。”白川笑笑,抓着自己的外套走出了门。

    希望那个风风火火的经纪人快把秦老板弄回上海去吧,回头再有什么事,他可真的不管了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0》,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0|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0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0|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