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11.27

    秦老板一下子有种被噎住的感觉。

    真的,他长那么大,“关我屁事”说了何止万儿八千回,怎么以前没发现,这句话这么难接呢?

    以前他这么说的时候,别人都是怎么回答的?

    秦皓蹙着眉想了一会儿,发现完全想不出。对啊,都“关我屁事”了,他怎么会care别人后面说了啥呢。

    “想喝就喝,不想喝就倒掉,我走了。”白川果然没再耽搁,这一次非常迅速地拔腿就走,没再给秦皓拽他裤管的机会。

    想到要从冷冷的河水里再游回去,白川就一阵头疼,然而他下水时把鞋脱了,光是在石子路上走了一小段,足下已经扎破了几处,要再绕路从桥上走,光想想脚底板就疼。思来想去,他还是游过了河,捡起自己的外套和鞋子洗澡去了。

    洗完澡再把中午的饭菜热一下吃了,白川偶遇秦皓的那股郁闷终于退散了一些,左右无事,他还是接着做起了陶艺。

    二楼的这个房间,原本是刘师傅单独使用的,用来做一些特殊又高价的订单,和楼下许多人挤在一个大车间里的景象截然不同。

    白川曾经问过刘师傅,陶艺既然在艺术品的范畴,为什么楼下的车间看起来和纺织工厂毫无二致呢?

    刘师傅又笑了。

    倒并不是嘲笑,只不过在他看来,白川虽然是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但毕竟是城里来的读书人,许多事情他不懂。

    “工厂要生产,我们要吃饭,不量产怎么行呢?一人一个小房间,慢条斯理地搞创作,最后卖不出去,大家要一起饿死吗?”

    “我之前曾经参观过一次陶艺展览,现场的人气非常高,展厅外陶艺工坊的预售体验票也卖得很好的样子。”

    “嗯,确实有人做得很好,”刘师傅点点头,“但是,你知道那些人有多高的天分,又付出了多少努力吗?”

    呷了一口茶,他继续说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制陶当然也不例外。然而一件传世的陶器背后,可能是制陶人几千几百次的尝试,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应该不难想象吧?你也做了一个星期的陶器了,有时候揉泥、拉坯都做得很好,但是进窑前刻花了一笔,怎么办?”

    刘师傅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的话,白川知道他是在尽心尽力教自己,端坐着洗耳恭听。

    刘师傅从墙边陈列的一排陶器中随手挑了两件递给白川:“看看,哪件好?”

    白川依言凑近了去看,两件双耳陶瓶在他看来都做得极好,瓶身处稍微有条裂缝,也是瑕不掩瑜。

    “看出问题来了吧?”刘师傅把陶瓶放了回去,“你我都知道问题在哪里,但我们都不介意,根据我的经验,客户也不会介意。但是,在真正的制陶师看来,这就是失败的作品。

    “用成百上千倍的精力对待一件作品,接受成百上千次的开窑考验,以及成百上千次地重新来过。即使能做到以上全部,也许也并没有用,因为你的作品可能不会被世人认同,而你在别人眼中,也就和陶瓷厂车间里的普通工人没有两样。

    “所谓匠人,不是电视广告里那些喝喝咖啡动动手指的大明星,他们都是从最脏最苦的地方出身,以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在接收着孤寂和失败的考验。”

    刘师傅终于说完了,白川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才咽了一口口水:“刘师傅,在您认识的人中,有真正的陶瓷匠人吗?”

    黑瘦的中年汉子盯着面前的矿土看了一会儿,“我爷爷在世时,大概算得上一个。”

    “刘师傅,其实您也非常……”

    “我不算,”刘师傅打断了白川,“我只是个俗人,最看重的是每天挣几个钱养家糊口。”他顿了顿,满是皱纹的脸上混合着不甘和妥协,“往前倒推一百年,我们刘家的制陶手艺也是一绝,但是到了我这辈,大概就要失传了吧。我儿子要进城上大学,他不会再来‘捏泥巴’了。”

    白川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起身帮刘师傅续了一杯热水。

    “厂长说有个小明星要来体验生活,让我带你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拒绝的。你们拍些个什么爱来爱去的电视剧,跟制陶有什么关系啊?大概就是开个气派的工作室,每天光鲜亮丽地往里面一坐,指甲缝里都找不到一丝泥味吧。”刘师傅又喝了一口茶,把茶叶子吐了回去,“但是这几天,我看你做陶器的劲,似乎又挺像是那么回事。别高兴,不是在夸你,实话实说吧,你在这件事上基本没什么天分。”

    白川抿着嘴眨了眨眼睛,表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沮丧。

    刘师傅伸手掸掸衣服上的灰,“有什么关系呢?你又不是真的要干这一行。不过你做陶器的样子很认真,虽然做得烂,但是一门心思扑在上面,比楼下那些边做边想着今晚找谁打牌的强多了。”

    白川终于听懂了刘师傅的意思。

    他的眼睛亮起来,连声音也比平时更欢快了一些:“我会一直一直努力做的,刘师傅。所以,请你和我说说您爷爷制陶的事迹好吗?”

    刘师傅点点头,沉默地露出一个浅笑。

    没办法变成一个匠人,却可以演好一个匠人,这才是做演员最大的魅力所在吧,白川高兴地想到。

    小镇的时间过得很快,起床、制陶、吃饭、睡觉,生活简单得如同这里干净的天空。没有电线,没有基站,当然也就没什么信号了,白川的手机在厂区几乎成了摆设。

    不过经过周末的事,他倒是改掉了没事眺望河边的毛病,现在的休息时间,他会从工厂正门溜达出去,朝着镇上的方向散散步。

    天气晴好的日子,白川能走出5、6公里,越接近镇上,手机的信号就越好。这不,走着走着,什么短信啊微信啊升级提示啊,全都催命符一般冒了出来。

    白川扫了一眼新微信,先挑陈总监的看了,又听话地按总监要求回复了一遍“小景总问的”生活情况。

    回完了领导,当然是和李默聊几句,他室友最近接了个演唱会伴舞的工作,也是忙得脚不着家,听说白川在这里没网没淋浴还没帅哥看,李默大笑三声,说了一句“节哀顺变”就匆匆挂了电话。

    白川选择放在最后查阅的,是秦皓的助理赵志学发来的微信。

    赵助理前阵子其实已经被他拉黑了,不过想想都是秦皓那家伙的错,迁怒助理怪幼稚的,于是收到添加好友的请求时,白川又把人加了回来。

    好久没说话,两人的聊天框近乎空白,只有赵助理一连带着七个感叹号的“白川,求你给我回个电话!!!!!!!”显示在上方,看起来触目惊心。

    白川确认了一下发言时间,居然已经是昨天晚上发来的了,迟了快20个小时,大概有事也变没事了吧?

    他本欲置之不理,想想还是不安心,给赵助理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在两秒钟之内就被接起了,赵志学焦急万分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过来:“白川哥,你在哪?”

    “啊?”白川有点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和皓哥在一起?”赵志学又道。

    “啊?没有。”白川稍微加快语速解释了一下,“我在镇上的陶瓷厂,跟秦皓隔着一条河,根本没怎么见面的——”

    “太好了,你们真的在一起!”赵志学的声音听起来激动得都快哭了,“你们在哪儿?出上海了吗?江苏?浙江?”

    赵志学当了秦皓三年助理,在过去的白川看来,和他们那些迷弟迷妹相比,他已经是个处事相当冷静的人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慌张成这样。白川也不敢耽搁,连忙报了自己的位置。

    “好!好!好!我马上就开车过去!”赵志学急促地说道,“对了白川哥,还能拜托你件事吗?”

    “什么事?”白川直觉不妙。

    果然,赵助理这样说道:“你去看看皓哥吧。他一个人去外地说是找灵感,也不告诉我们去了哪儿,昨晚才终于打了个电话回来。可是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非常不对劲,没讲两句就是一声巨响,跟着就没声了,再怎么回拨都拨不通。我怕皓哥出了什么事,求你了白川,我知道你们现在关系不好,但是人命关天,我现在就赶过去,求你先去看看他吧!”

    赵助理这番话情真意切,连“人命关天”都说出来了,白川有心拒绝,又实在难以开口。

    正在犹豫中,久未充电的手机发出了“嘟”的一声提示,将话筒内外的两个人都吓了一跳。

    “拜托拜托,求你了白川哥,从今以后我一定帮你拦着皓哥,尽量不让他再去骚扰你!”

    赵志学是秦皓的贴身助理,他能背着独断专行的老板说出这种话,显然已经是火烧眉毛了。白川没办法,叹了口气,在断电自动关机前说了一句:“好吧。”

    看看天色也暗了,白川转身往回走。

    他既然答应了赵志学,就不会出尔反尔,因此绕了些路,从一座年久失修的木桥上过了河,来到秦皓住的别墅前。

    大门紧闭着,门前有一只翻倒的水桶,一切都跟白川三天前离开时一模一样。他深吸一口气,把手放到门环上,轻扣了三下。

    无人应门,意料之中。

    反正秦老板以前也没少干过半夜让自己送宵夜,结果音响开太大,半小时不开门又不接电话的事。

    白川经验丰富,下了台阶绕到屋子背面,透过窗户往里看。

    屋子里比外面更暗,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白川努力把脸贴到窗玻璃上,又使劲扫视了一遍。

    这一下,终于被他找到秦皓了。

    秦老板果然在屋里,不过这次可能真的不能怪他不来开门。白川看到他身上裹着一条毛毯,正一动不动、直挺挺地躺在地上。

    荒村小镇、空旷别墅、信号不通、悄无声息。

    有点吓人啊!

    白川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下,这才硬着头皮去推窗。窗户似乎从里面落锁了,一推没能推开,白川又挨个把一楼的窗户全部试了一遍,秦老板独居时安全意识管够,一扇都没给落下,全锁了。

    没办法,白川只好去河边找了块大石头,对着窗玻璃一咬牙,呼啦砸了过去。

    只听“哐当”一声响,窗户碎裂开来,俄顷便落了一地的玻璃屑。

    白川小心地避开碎玻璃跳进屋内,反手打开灯,跑去看倒在地上的秦皓。

    秦皓侧卧在地,头挨着一边手臂,呼吸轻微得几乎看不出。白川真的吓了一大跳,脑子里连“保护现场”四个字都跳出来了,幸好俯下身摸了一把后发现,秦皓还是热的。

    不仅热,而且,非常热。

    舒了一口气的白川后知后觉地想到……这是发烧了吧!

    按赵助理的说法,秦皓昨晚上跟他通话时就晕倒在地,那都烧了快一天了,是不是会引发肺炎什么的?

    白川对医学知识也是一知半解,这会儿很是着急,连忙拿出手机想打120,结果按了两下屏幕都没反应,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没电了。

    他又在地上一阵摸索,从秦皓屁股底下捞出了他的手机,想着120是紧急电话,没解锁应该也能打,哪知道这个手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白川无计可施,拿着秦皓的手机四处找充电线,找到了赶紧往上一插,再拨,依然拨不出,也不知是关机太久的缘故,还是摔倒时碰坏了哪里。

    没有电话怎么联络?

    白川看了一眼窗外,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厂里倒是有他自己的充电器,但从桥上绕过去太费时间,莫非又要自己游过去?

    他先把秦皓从地上扶到沙发上,又从冰箱里找出一瓶矿泉水,用冰水浸透毛巾,敷在了秦皓的额头上。

    不知道是不是冰敷起了效果,一直牙关紧咬的秦皓,居然呻-吟了一声。

    “秦皓,你病了,”白川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见,姑且伏在他耳边说道,“我现在回陶瓷厂打个电话帮你叫救护车,你在这里等着。”

    转身要走时,一只手“咻”一下伸了出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袖子。

    这速度!真的病了吗?

    白川回过头,看看秦皓烧得通红的脸颊,和干裂发紫的嘴唇,感到十分头疼。

    他把袖子往回拉了一下,没拉脱,无奈间只好把外套脱了,安慰自己反正要游回去,穿着也是累赘。

    没想到脱完之后,秦皓手一松,衣服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接着,一个沙哑的声音在白川背后悠悠响起:“白…小川……莲藕……排骨汤……”

    天国的妈妈呀!这人是不是已经挂了,怀着对莲藕排骨汤的怨念回来找我的啊!

    白川泪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9》,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9|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9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9|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