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1.27

    陶瓷工厂看着很大,里面的工人却并不多。司机把白川带进去后,许多人只是远远地瞥了他一眼,连手上的活都没有停下来。

    白川头一次进厂房,看哪里都很新鲜,目光正四处飘着,一个略有些矮胖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

    “大明星来啦?你好你好,我是这家工厂的厂长,鄙姓姚。”姚厂长十分热情,小眼睛看到白川,简直乐开了花儿。

    白川连忙伸手和姚厂长握了一下:“您好,我叫白川。”

    “我知道我知道,大明星嘛!”姚厂长一只手拉着白川,另一只手热络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川笑得很不好意思,自己和大明星三个字半点儿关系都没有,姚厂长嗓门那么大,引得众人纷纷侧目,他倒有点尴尬了。

    厂长下午没什么公事,亲自带着白川里里外外仔细参观了一圈工厂,又把厂里手艺最好的刘师傅介绍给了他,还千叮万嘱晚上一定要给他开个洗尘宴,这才腆着大肚子施施然走了。

    他一走,周围的分贝数立刻下降了5、60,刘师傅和白川双双站着,白川找了几个关于陶艺的问题,但刘师傅似乎不怎么爱说话,聊了两句就接不下去了,两人渐渐沉默下来。

    片刻后,刘师傅搓着手道:“要不,我先做件东西给你看看吧?”

    白川连忙点头。

    刘师傅于是带着他,来到了一间没人的房间,房中央放着一台拉坯机,刘师傅走过去坐下了,白川则是低头找了找,从墙角扒拉出另一张小圆凳,坐在边上看了起来。

    手一摸到黏土,刘师傅彻底不说话了。

    白川之前听姚厂长说过,刘师傅是厂里的技术骨干,那一手祖传的绝活,跟外面那些个开个人艺术展的陶艺家比都不差。只不过七十年代的时候家道中落,这才进了厂里,爷爷带儿子,儿子带孙子,一连干了三代。

    “你们老板都交代过啦,你在这儿不用干什么粗活,就跟着老刘学吧。要说咱们这里最像匠人的,那必须是他没跑了。”姚厂长拍着胸脯说道。

    老板?白川愣了愣,莫不是在说小景总?

    在他的追问下,姚厂长很快就说了,他们公司那个很帅的小老板确实亲自跟他视频电话过,交代了好些事,总之就是来这儿体验生活是文导的合同上敲定的,板上钉钉、无法更改,但其他关节景总都打点好了,尽可能让白川的这两个月过得不那么艰苦。

    小景总公务繁忙,居然还抽空关心自己的事,白川心里十分感动,可惜手机信号不好,想要给他发条信息报个平安,都连番失败。为今之计,只有在这里好好学习、拼命吸收,在电视剧的拍摄中以出色的发挥来报效公司啦。

    想到这里,白川揉了揉眼睛,本来就很大的双眼被他瞪得更圆,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刘师傅。

    刘师傅今年才四十出头,但实际年龄看起来要更大一些。给陶坯塑形的时候,他穿着工作服,一双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眉头微微蹙起,脸上都是细细密密的小皱纹。

    那是一张颇有点沧桑意味的脸,方才在厂房初遇时,他看起来像个平凡无奇、也许生活还有点困苦的工人,然而坐在转盘前、双手扶着黏土的刘师傅,给白川的感觉却截然不同了。他的眼神既专注又严肃,对待面前那个还未成形的陶坯,表情几乎与正在修缮国宝的艺人无二,而他那双满是老茧、粗糙的手,在陶坯上滑动的时候,又轻灵得像个钢琴家,手指每一个轻微的起伏,都在将整件作品塑造得更加完美。

    房间里寂静无声,唯有拉坯机的转动富有节奏感地敲击着两人的鼓膜。白川看着看着,渐渐就晕乎了起来,眼神不由自主地朝窗外飘了过去。

    而刘师傅的呼吸则一直是平稳而缓慢的,偶尔有麻雀经过窗口,发出几声短促的啼鸣,或是有野猫踩着凌乱的步子跑过塑料雨棚,他都半点不为所动。直到整个陶坯的制作完成后,他这才关掉机器,又对着面前的作品左右端详了许久,终于微微吐出一口气来,也不知是满意呢,还是在惋惜有什么小缺憾。

    “走吧,可以放进窑里去烧了。”刘师傅叫了一声已经有些在发呆的白川。

    白川猛地回过神来,脸一红,急步跟了上去。

    “小伙子,做陶器是不是很无聊?”刘师傅忽然问道。

    “啊?不,不无聊。”白川连忙否认。

    “肯定很无聊,”刘师傅耸耸肩,“我侄子上次来看我,带了个游戏机,叫屁什么屁的,我看他打了两个小时,也觉得无聊得要命。”

    刘师傅的话说得这样直白,白川笑了,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嗯……我就是看不太懂,只觉得一直在对着黏土拨啊拨的。”

    刘师傅也笑了,皱纹挤在一起,看起来有点凶,声音却很平和:“等你觉得拨啊拨有意思的时候,再告诉我。”

    白川心里有点紧张:“刘师傅,两个月时间真的够我学成陶艺吗?”

    “不够。”刘师傅斩钉截铁。

    “啊?”

    “所有的手艺活,都是熟能生巧的,就算你在这方面有天分,不经过打磨,也难成气候。我做了三十年陶艺,尚不敢说‘学成’二字,你觉得二个月够吗?”

    白川这下是真的是惭愧死了,“对不起刘师傅,我太自以为是了。”

    “没事,”刘师傅并没有生气,“反正你又不是要来制陶,干什么非要学成?”

    白川愣了一愣,再抬头的时候,眼神恍然开朗。

    对啊,术业有专攻,他是个演员,比起陶艺本身,他更需要的,是模仿陶瓷匠人身上散发的气场。

    “谢谢你,刘师傅!”白川一溜小跑跟了上去。

    刘师傅看看他,没有说话,步子仍然迈得不紧不慢。

    白川就这样开始了自己在陶瓷工厂的生活。

    虽然厂长明说他不用守时,但每天早上,他还是和其他工人一样,准时进厂开始作业。

    夏天快到了,小镇的天亮得很早,白川就住在厂区宿舍,有时候起床洗漱完毕,住得远的刘师傅还没到,他就会坐在二楼的窗边,看着河岸的景色散散心。

    河水清澈,常有鱼儿在里面游来游去,难得的是厂里竟没有一个人喜爱垂钓,因此河边总是空无一人。

    再往更远处看去,就是那栋漂亮的小楼,建筑一眼看去有些年头了,奢华中透着股历史感,常常会让白川想起欧洲的那些古堡。

    而住在楼里的人,也像古堡的住客一样神秘。一楼到三楼的灯,即使是白天,也会时不时地亮起,证明确实有人在那里,只不过白川有意无意地寻找了好几次,都没能找到半个人影。

    厂里的一群工人们去河边看了两天,发现没有秀色可餐后,立刻就把这件事抛诸脑后了,唯有白川还时时记挂着,那幢看不见人影的别墅,就像小时候孩子们都会感兴趣的鬼屋一样,引得他一有空闲就忍不住眺望。

    周末工厂放假,不住在厂里的人当然不会来,连一起住宿舍的几个员工也都领了薪水去镇上玩了。白川谢绝了姚厂长的邀请,决定还是留在厂里捏他的泥巴。这一个星期以来,刘师傅没有再叫他旁观,而是给了他一台拉坯机,让他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做陶坯。

    白川发现,这事儿吧,跟打麻将有点相似,看别人做的乐趣,与自己上手时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他捏着捏着,渐渐就找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每天盯着黏土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周六厂里不管饭,姚厂长一早让老婆做了好吃的送到厂里,嘱咐白川饿了自己热热吃,等白川从一件白陶花瓶中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已经过了下午两点。

    他站起身来,脱掉工作服伸了个懒腰,习惯性地走到窗口看了看河岸。

    这一看,却看到了一副了不得的场面。

    在靠近对岸3米左右的河水里,似乎有一个人在起起伏伏,那完全不像是戏水的样子,从他急促而慌乱的手势上看,八成是——

    溺水!

    白川这一惊非同小可,河边半个路人都没有,也不知道那人还能坚持多久,他慌忙对着窗外喊了一声“你等着!”,也不知道人家听没听到,转身就往外冲去。

    到了河边,白川只来得及脱了外套踢掉鞋子,随即一个猛子扎进了河中。

    五月底的河水,仍然带着寒凉,白川打了个激灵,忍着衣服被水浸透的厚重感,拼命朝那个溺水的人游了过去。

    他水性平平,游到的时候,那人已经几乎完全没进了水里,一头短发在水面上漂啊漂,看着怪瘆人的。

    白川顾不得这么多,倒不如说,人晕了反而还更好救些,他用过去学到的知识,绕到那人背后,双手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捞了起来,随即一边夹着人一边朝对岸游去。

    河宽总共十来米,可是拖着一个人,感觉就完全不轻松了,游到岸边,白川真正是喘着气爬上去的。他跪在乱石子上歇了歇,这才反身去拽刚才被他半推上岸的那个人。

    那人光着上身,只着一条紧身泳裤,因为在河这边游,白川猜测他就是别墅里的神秘住客吧。

    把人拉起来后,他费劲地翻了个身,正想做些急救,一看到凌乱刘海下的那张脸,整个人霎时怔住了。

    没错,冤家就是这么路窄,这个在偏远小镇的河里游泳还溺了水的,居然是秦皓秦老板,而且……

    他那张颜值开挂的脸上,大概是被地上的石子划破了一道,这会儿新鲜热乎的小血珠,正一滴一滴地往外冒。

    白川感觉自己有点懵逼。

    嗯,如果有一个你恨不得把他踩在地上碾两脚的仇人溺水了,救还是不救呢?

    好吧救都救了,又不能把人再扔回水里去,就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

    那些接下来,要是这人呛了水还没醒,该不该做人工呼吸呢?

    接受过急救训练又富含人道主义精神的白川同学镇定地思考了两秒钟,然后果断地决定——

    不做!

    不不不,这绝不是因为他蛇蝎心肠草菅人命,而是……他怕做起人工呼吸来,自己会忍不住吐秦皓一头一脸,那时恐怕就更危险了吧?

    主意定了,但也不能眼睁睁看人白了一张脸而撒手不管,白川扁了扁嘴,嫌弃地把秦皓又翻了回去,将他的腹部垫在自己屈起的膝盖上,让他垂着头,同时以最大的力道拍击起了他的背部。

    啪嗒!啪嗒!啪嗒!

    秦皓的溺水症状并不严重,很快就“哇”的一声开始吐水。白川似乎拍得挺过瘾,又多打了几下,这才甩甩手腕,把人往地上一放,收回膝盖站了起来。

    秦皓又是一次脸着地,气若游丝地“操”了一声,勉强给自己翻了个身,抬眼往上想看看救人的是谁,这一看,也是当场怔住了。

    “白小川,怎么是你?”

    白川想要摸出手机来打个120,想了想发现自己出来得急,根本没有带手机,过了五秒又清醒过来,幸亏没带啊,要不水里游一圈还不变板砖?

    他没功夫搭理秦皓,秦皓反而来劲了,琢磨了一下,湿漉漉的脸上笑得很得意:“你追着我到这里来了?”

    “呸!”白川终于开了尊口,一声呸清脆利落,“我来这儿工作,你别瞎说。”

    秦老板躺在地上,状若咸鱼,仍不忘优雅地拨了一下刘海,心想你骗鬼啊,一个演戏的来这里干嘛?本镇总共就一栋别墅,我住着呢,难道你是来参观隔壁陶瓷厂的?

    他被白川冷处理了两个月,心里一直有气没地方撒。以前这人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秦皓怎么折腾他怎么来劲,没想到一旦人家不把他当回事了,他还就真的没什么办法治白川了。这法治社会,他不理你,你能有什么辙?冷嘲热讽都像打在棉花上,又不能无缘无故拳脚相加,秦老板拍《未来战纪》的时候各种憋着,都快憋出狂躁症了。

    他已经决定制作完下一张专辑后,就要跨界去影视圈走一遭,搭搭人脉搞搞关系,至少得找个门路把那啥景予恒给整趴下,这样才能把发小弄回自己身边,接着过从前舒心快活的日子。

    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行动呢,白小川倒先追过来了。秦皓对剧情的这种超展开十分满意,修长的手指往上一挑,得瑟地点住了白川:“扶我回去。”

    白川看了他一眼。脸色渐渐不那么惨白了,说话声音也挺有中气,看来这回溺水确实不太严重,不送医院检查大概也没关系吧?

    既然如此,他也不想在秦皓身边多待一分钟了,转身就打算原路游回去吃自己的午饭。

    啪!

    有人拉住了他的裤管。

    低头一看,秦老板那只经常被粉丝隔着屏幕舔的右手这会儿正死死地拽着他的裤子,这姿势怎么看怎么像身残志坚的丐帮弟子求大爷赏几个铜板,可秦皓的表情偏骗非常倨傲,又像是皇上在等人扶上龙辇。

    白川试着抬了抬腿,矮玛,秦老板力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大,被拉住的那条腿简直纹丝不动。

    他颇为无奈地低下头,没好气地问道:“你干嘛?”

    秦皓的眼睛一瞟别墅:“扶我回去,我没力气了!”

    “没力气你就在这儿吹吹河风,等休息好了再回去,或者你松手,我帮你过去找人来接你。”

    “没人。”秦老板一梗脖子。

    “啊?”

    “房子里没人,我刚才腿抽筋,又溺水了,现在很不舒服,我要进屋休息,还要吃东西!”

    白川盯着秦皓的发旋看了一会,心里激烈地挣扎着要不要奋起一脚踹开那只触手走人。

    “你别胡来啊,”秦皓像是看穿了白川的念头,“如果你不管我,我挂了可都是你的责任。”

    “……”叹了口气,白川认命地拖起秦皓往别墅走去。

    “喂喂喂!慢点慢点慢点!轻点轻点轻点!你看着点路啊,我快被石头硌死了!”一路上,秦老板的抱怨不绝于耳。

    别墅里果然空无一人。

    秦皓一进屋就麻溜地滚到了躺椅上,老佛爷一般摆好姿势,对着白川一抬手,“白小川,我想喝莲藕排骨汤。”

    白川瞥了他一眼,转身沿着走廊找厨房去了。

    “对对对,就是那间,”秦皓在他背后指挥道,“材料都在冰箱里。”

    秦老板心里那个痛快啊。

    呿,综艺上对着纪思博眉开眼笑,看到自己马上换成一张死妈脸,结果呢,私底下还不是追在他的屁股后面,让干嘛干嘛?

    他侧卧在躺椅上,吹着凉风,想着美事,*的身体舒展开来,没一会儿就打起了盹。

    再醒来的时候,身体莫名地有些冷,秦皓用胳臂环住自己,扯着嗓子向厨房的方向喊了一句:“白小川,给我拿条毯子来!”

    过了五分钟,白川才慢吞吞地从厨房里出来,手上端着一个砂锅,上面还冒着腾腾的热气。

    有汤喝了~

    秦老板转了个身,一脸坐等伺候的表情。

    白川走到躺椅跟前,把砂锅往边上的小圆桌上一放:“吃吧。”

    秦皓扭头一看,擦,一锅白粥!

    “我想喝莲、藕、排、骨、汤!”他盯着白川,满脸不悦,咬牙切齿地说道。

    白川掏了掏耳朵,说出来的话令秦皓颇为耳熟,“哦,关我什么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8》,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8|11.27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8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8|11.27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