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侍者终于将三个人领进了pub里。

    还没到营业时间,偌大的店堂内空无一人,只是吧台上一溜摆着三十多瓶酒,高低错落,很是引人注目。

    而在所有的酒瓶之前,有一杯调好的鸡尾酒和一个空酒杯。

    “这就是我被要求交付给几位的东西,”侍者修长的右手指伸出来,夹着一张名牌放到了那杯鸡尾酒前面:“这杯酒的名字是‘蝴蝶夫人’,它用到的配方全部都在吧台上,请各位调制出一杯同样口感的鸡尾酒来。”

    周嘉石简直要掀桌了,“我又不是狗,怎么可能闻得出里面放了什么东西?”

    连秦皓也觉得头疼,这节目组玩起来是不是有点没下限?一会儿要下棋,一会儿要调酒,又不是来参加十项全能。

    侍者在一边静立了一会儿,见几人没有反应,这才继续说道:“如果几位不想尝试的话,我还有……”

    “等一下。”白川终于开口了。

    为了拖慢这一行人的进度,他本来是打算在这里保持缄默的,但节目组显然不会让整个环节都是大眼瞪小眼,如果侍者在这里强行更换题目,遇到秦皓和周嘉石的强项,于他反而更加不利,倒不如还是由他主动去取得线索来得好。

    思及此处,白川大步来到吧台前,托起那杯酒,先是凑近鼻端闻了一下,然后才轻轻地啜了一口。

    酒入喉舌,偏酸带甜,放下酒杯后,白川毫不犹豫地从面前的三十几瓶液体中挑出了四瓶。

    “哟,白川,你真的是狗鼻子啊?”周嘉石看着那杯半红半褐的液体,才不信白川真的品出什么来了,带着看好戏的表情坐下来说道。

    秦皓却无声地眯起了眼睛。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步么?白川拿调酒器的姿势太过专业,绝不像是新手所为。

    他这个发小,到底还藏着多少自己不知道的本事?

    白川在酒吧打了四年工,第一年是服务生,第二年就学会了调酒。他从前其实滴酒不沾,学调酒的时候也喝得很少,但教导他的师父曾经夸过他,有一条异常灵敏的舌头,对味道的分辩能力远远优于普通人。

    这一年来,白川忙于艺人的工作,调酒的手法久未练习,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想过还会有一天需要用到这一手,但是他的舌头却半点也没有退化,一下子就从那杯预调好的酒中分辩出了配方。

    手上不锈钢的调酒器,让白川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一年前在酒吧里打零工的穷学生,如今已经站在镜头前拍摄节目了,这全都是拜秦皓所赐。

    仔细想想,自己之所以会去打工,而且找了一份酒吧这样高时薪的夜间工作,说到底也是为了秦皓。高昂的房租、水电煤、专辑、周边,就是为了筹措这些费用,他的大学生涯才硬是过成了两点一线。

    白川忽然有些愣住了,从初中喜欢上秦皓开始,这十五年来,他到底有没有为自己而活过?

    “白小川,差不多了吧?”秦皓的声音打断了白川的思绪,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拿着调酒器摇了太久,这样口感多少会有些差异,不过……节目组应该不会那么严格吧?

    白川将自己调制的酒倒出来,递给侍者。浅尝过一口之后,侍者微笑地按下一个按钮,打开了通向酒吧后门的通道。

    秦皓率先把步子跨了出去,经过白川身边的时候,他破天荒地勾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走吧。白小川,你什么时候学的调酒?下次给我弄一杯尝尝?”

    白川低下头,没有让无语的表情落在摄像机镜头里。他不露痕迹地避开了秦皓的肢体接触,落后两步,走到了周嘉石的旁边。

    真好笑,打了四年工,秦皓还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

    之后的环节依然进行地很顺利。

    当时,这是对抵抗军而言的。

    秦皓似乎认定了纪思博就是抵抗军之一,而另一个人选则可能在周嘉石、程澈和曾立轩之中,他趁周嘉石离开买水时找白川讨论过这个问题,白川巴不得其他人都被当成嫌疑人,自然对秦皓的推理大加赞同。

    说来奇怪,秦皓好像一点也没怀疑过他是抵抗军,不管那是出于什么原因,总之白川是松了一口气。

    纪思博一路领跑,各个环节都快了他们一截,白川则是通过微信不停地和他互通消息。得益于即时通信的帮助,白川在之后的环节中,各种轻车熟路地带着另外两人走歪路,看起来十分卖力,其实每次都是选了最费时的通关方式,将纪思博交代的“拖延战术”执行得淋漓尽致。

    就这样,当众人东倒西歪地来到最后环节的场地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

    那里是一个偌大的广场,此时被节目组做了隔离措施,空旷的场地上搭着各种各样的架子,周围则有许多路人在围观。

    看到白川三人到达的时候,站在隔离带边跟路人聊天的纪思博,像是终于等到了有趣的东西,笑着朝他们迎上去,“小冰川,这么晚才来?”

    前辈,你这样跟我说话,很容易被怀疑的欸。

    白川刚想使个眼色,却被秦皓抢先一步,“你是内奸吧?白小川,甭理他。”

    纪思博不太认真地反驳了一下,“我怎么会是内奸呢?我可是为了人类的未来一路奋战到这里,背心都湿透了。”

    “那你怎么不把最后关卡一块儿完成了?”周嘉石立刻给师兄帮腔。

    纪思博作出为难的表情,看着面前那根十数米高的烟囱,和它顶端摇晃的《未来战纪》旗帜:“没办法,我恐高嘛。”

    三人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头皮都麻了一下,人类有多向往飞翔,就有多害怕腾空,这样垂直的高度,看起来还真是挺容易怂的。

    “不会让我们上去拿那面旗子吧?那么高,多危险啊!”周嘉石捂着心口道。

    秦皓看了一眼烟囱下的说明文字,果然,在时间终止时拿着那面旗子的人所代表的阵营,就是获胜的一方。

    这种高空作业,他自己是敬谢不敏,意外地竟也不想让白川上,干脆头一回,指着自家师弟:“周嘉石,你最灵活,你上吧。”

    “啊,我不行的不行的。”周嘉石拼命摆手,他本来就是小鲜肉长相,加上这种小动作,周围似乎有他的粉丝,立刻一片尖叫。

    秦皓看了一眼四周,那些高高低低的架子,果然不是放着好看的,在烟囱脚下有一片人工湖,湖对岸的瞭望台上挂了一台缆车,只要爬到瞭望台顶端,就可以坐缆车滑落到烟囱顶上取得旗帜。

    瞭望台是走楼梯上去的,当然比爬烟囱简单多了。秦皓这么一想,立刻反应过来,“纪思博,你诓我们。”

    恐怕节目组本来的意图就是让他们去对岸坐缆车,而不是徒手爬烟囱。

    这种程度的动作,只是轻微恐高的秦皓倒也没问题,他于是大步朝对岸走去。周嘉石也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刚才他不怕死的逆了师兄的意,这会儿觉得表忠心的时刻到了,连忙跟着跑过去,“师兄,我来我来!”

    “你们要玩什么呢?等等我啊——”老远的传来一声特别欢快的喊声,众人转头去看,原来是程澈带着曾立轩到了。

    “哇,爬高?我最喜欢了,让我上让我上!”程澈说着,把单车往路边一靠,撒开腿就往烟囱下跑。

    不好,如果让程澈上烟囱,秦皓和周嘉石又走上瞭望台,旗帜肯定就落在他们手里了!

    白川心念一转,忽然一个助跑,朝着烟囱脚下冲过去,接近外壁的时候,他抬起右腿蹬了一下,整个人顺势而起,拉住了装在烟囱上的爬杆。烟囱上只有这一组爬杆,他抢在上面,下面的人是永远无法超过他的。

    “白小川,你给我滚下来!”秦皓眼睁睁看着白川爬上去,不自禁地怒骂了一声。

    对门一起摸爬滚打长大的,他畏高,白川也畏高,两人是半斤对八两,那个呆子吃错药了么,上个综艺逞什么能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48》,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4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48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48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