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白川第二天一早坐飞机回了魔都,因为跟剧组请的是一整个周末的假,所以还来得及回家补充一下装备。

    算算从他进组到现在,已经半个月没回过公寓了,在门口掏钥匙掏了半天,正在对锁眼的时候,门“啪嗒”一声开了,李默穿着家居服,手提两个黑色垃圾袋,和猫着腰的白川对个正着,两人都情不自禁地退了一小步。

    “白川?你总算回来啦!”看清楚人后,李默把垃圾袋靠墙角一放,一把抓住白川的肩膀,连人带行李箱一起拖进了门。

    白川笑嘻嘻地打开箱子,拿出在机场买的特产:“我昨天去外地录了个综艺,给你带的手信。”

    “三日不见刮目相看啊,都上综艺了。”李默眼睛一弯,接过一包鸭脖,撕开就吃,“不过你们那电视剧还没拍完就开始宣传了?”

    “不是,”白川摸摸鼻子,“是宣传秦皓的新专辑,我作为mv演员一起上的。”

    “跟秦皓一起?”这下李默来劲了,“说说,快说说,什么情况啊?你怼他了没?”

    “录综艺,怎么怼……”

    “爆他黑料啊!”啃完一个鸭脖,李默精准地把骨头扔进垃圾桶,抽了张纸擦擦手,然后凑近白川道,“你跟他那么熟,把他那些不为人知的臭毛病随便挑几个出来,那就是今日头条啊!”

    白川看了一眼李默兴奋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了,“可是,已经录完了啊……”

    李默很是失望,又掏出一个鸭脖默默地啃起来,“你个呆子,下次记得怼。”

    白川眨眨眼,想到昨晚秦皓的反应,恐怕是没有这个下次了。

    “对了,你这个戏要拍到什么时候?”

    “我的戏份大概下个月杀青吧。”

    李默眼睛一转,心里默算了一下,“嗯,那应该来得及。下月你有空的时候,跟我去一趟日本。”

    “怎么突然要去日本?你有工作吗?”李默的伴舞团队在圈内口碑很好,常被艺人带去国外开演唱会,是以白川有此一问。

    “不是,”李默摇摇头,愉快地笑了起来,“最近撩了个日本小哥,专业摄影师,回头也给你用用。”

    “用、用、用用?”白川整个人都结巴了,“不、不、不用了吧?”

    李默瞅他一眼,噗一口喷了出来,“白川同学,你是不是想歪了?我说让他给你出几套街拍,你挂在微博上涨涨人气。”

    白川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嗫嚅着道:“对不起……”

    李默本想吐槽说,你们两个小受,就算在一起又能干出个毛线球来?看到白川一脸窘迫的样子,好歹把话憋了回去,问了件正事:“你有护照吗?这个办理也要好几个工作日,没有的话你抽空赶紧去办一下。”

    “我有的。”白川抓抓头。

    李默有点儿吃惊,“你个天天吃泡面的肥宅居然办过护照?”

    “因为秦皓明年要开亚洲巡演,所以我提前……”看到李默大大的白眼,白川说不下去了。

    他也挺想对当时的自己翻个白眼的。

    ◎

    白川把行李重新收拾了一遍,天气越来越冷,带的衣服也更换了一下,眼看天色渐暗,便辞别李默回了竖店。

    到竖店的第一件事,是找曹主任说一下以后不会再有霸道总裁送午饭的事了。

    曹主任四十多岁的人了,听闻这个消息,五官还是十分不淡定地皱成了一团,拍着白川的肩膀叹息道:“才出去两晚上,饭碗都丢了啊……”

    白川:“???”

    “年轻人,不要过分自信,要多学习、多练习,知道吗?”

    白川:“??????”

    虽然一头雾水,白川还是把半个行李箱的特产交给曹主任,请他帮忙在剧组里分发,又说会请大家喝明天的下午茶,这才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洗漱了一下,拿着剧本爬上床,六大本装订好的剧本上,被他用三色的荧光笔标出了“自己的戏份”、“自己和主角的对手戏”、“自己和其他人的对手戏”等重点段落,还贴上了许多小标签。

    白川把第二天要拍的戏份温习了一遍,这才关灯就寝。

    一夜无话,周一清晨,片场又重新热闹了起来。

    范彦哲带头欺负主角的戏份,在整个故事中只是主角报复行为的诱因,因此仅有一集戏份,拍起来也没费太多功夫。

    离开福利院后,范彦哲将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在主角的生活中。若干年后主角摇身一变而成有为的青年律师,查清了当年的真相、并且开始手刃仇敌时,范彦哲才会与他再次巧遇。

    而离开福利院前的最后一场重头戏,是范彦哲某天将主角堵在二楼厕所、害他跳窗逃走之后的晚上,独自一人在天台上的表演。

    在俞导写的剧本中,十七岁的范彦哲在月明星稀的夜晚,一个人坐在天台的角落,蒙着头放声痛哭了一场。

    关于这段戏,白川私下找俞导聊了一次。

    “俞导,抱歉我又来问您了,范彦哲在这里为什么要哭呢?”

    “我看看啊,你先坐。”俞奇文翻开剧本看了一下上下文。白川主动找他的次数不多,但每次都很切中要点,他提出的演绎范彦哲的思路,有时候会给俞奇文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笔下一个脸谱式的配角,真真实实地有了生命和个性。

    他快速地读过剧本后,回忆了一下自己描写这段时的想法,确实有点儿模糊不清,不过还是解释道:“你看,范彦哲整主角整得很厉害吧,尤其是对于十几岁的孩子来说,手段不可谓不残忍,主角性格上的转变,可以说被虐待就是最大的诱因。范彦哲可能也发现到了自己所作所为的过分,于是躲起来哭了。”

    身为故事的作者,解释角色的时候居然用了“可能”这种模棱两可的词语,俞奇文自己都觉得有点惭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2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27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