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片场一瞬间的安静让白川有些手足无措,他顶着陌生的造型、穿着久违的校服,感受到四面八方一下子投来无数道目光,差点走成了顺拐。

    好容易挨到邹导演面前,白川咽了口口水,紧张地露出一个笑容。

    邹导演在这行经验丰富,上妆卸妆的女明星差距多大,他再清楚也不过了。饶是如此,白川外形的变化还是让他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欣赏之情溢于言表。

    那天试镜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新人虽然土了点,五官却是有雕琢潜力的,因此天艺娱乐自掏腰包把君凯送到片场的时候,他也抱上了一点微末的期待。如今看来,经过打磨的白川,身上那种干净的气质契合得超乎他的想象,杀马特刘海一去不返后,那双清澈透亮的眼睛,一下子就生动了起来。

    这个水平放在普通高中,争夺个校草都是手到擒来。

    当然了,对手不能是秦皓那种妖怪级别的。

    邹导左看右看,很是满意,拍了拍白川的肩膀,“不错,那你准备一下,我们要开拍了。”

    得到导演认可,白川松了一口气,绷紧的身体放松下来,走到一旁温习自己的剧本。

    秦皓看到角落里的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围到白川身边后,若无其事地收回自己的视线,重新把墨镜带了回去。

    没想到白小川打扮一下还挺上相。秦皓勾起嘴角,自己都没察觉地笑了一下,心里居然有点儿得意。

    ◎

    根据安排,白川、曾立轩和祝莹三个人的镜头先拍。

    三个同窗好友亲密嬉戏的镜头,拍摄得都还挺顺利,毕竟没有秦皓那种在教室里弹吉他的奇葩,好朋友如何相处,大家都有经验,邹导又亲身示范了几次,因此到中午的时候,基本拍摄完毕了。

    白川第一次上阵,空有斗志,其实心里没底,前一晚还做了自己ng几十次的噩梦,好在没有成真,午饭时已经镇定了不少。

    没想到,下午第一个镜头,他就真的迎来了无尽的ng。

    这是一个剧情的高-潮,终于下定决心向祝莹坦诚的白川,却意外目睹了她向曾立轩告白的场景,来不及离开的他被迫面对两人,只能选择将自己的心意埋藏起来。

    祝莹和曾立轩两个人的对手戏没有问题,尤其是祝莹,将小女生告白时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情绪刻画得淋漓尽致,互通情意后的甜蜜氛围也恰到好处。

    糟糕的是之后登场的白川,面对自己最心爱的女孩和最好的朋友走到一起,他眼里居然闪动着一点感动和八卦的光芒,被邹导喊了两次“卡”以后,又变成了一脸吃瓜群众的懵逼。

    “白川,悲痛!你倒是给我表现得悲痛一点啊!”又一次ng之后,邹导不满地卷起剧本敲着桌子,“你最喜欢的女生利用你接近最好的朋友,还和他在一起了,你心里就没有一点难过吗?这个镜头很重要,必须要表现出强烈的冲击感,跟你说这里要哭,你给我一脸淡定是怎么回事?”

    白川挠挠脑袋,老实地回答:“导演,我哭不出来。”

    “……”哭不出来你倒是早点说啊!邹导演一回头,冲着边上的人挥了挥手,“去,给他滴个眼药水。”

    眼眶里鼓着一包水,白川一边看祝莹和曾立轩含情脉脉,一边小心地不要让它们先流下来。

    好不容易镜头转向自己,酸涩的眼睛终于可以眨一眨了,于是,众人看到白川在一个近乎抽搐的表情中,流下了一汪清泪。

    “卡卡卡!”邹导简直要抓狂了,“白川,现在你是失恋,又不是嫖-娼被抓,这个表情完全不对、完全不对好吗!”

    白川还是有点懵,而连拍了好几条的祝莹也开始有点绷不住情绪了,邹导演无奈地让大家休息十分钟,同时给白川丢去了一个“你赶紧搞定”的眼神。

    白川垂着头走到场边坐下,剧组的女生还是很友善,完全不吝对他报以微笑,还安慰说“新人ng个几十条完全正常,千万不要有压力”之类的。

    别人对他宽容,他当然不敢视作理所当然,白川绞着手指,拼命地回想着自己在有限的几节演技课上学到的秘技。

    对了,老师最后有给他划重点的,叫什么来着……代入?对了,代入!

    “不要当作自己在演绎别人的故事,而要让自己进入这个故事中,想想有没有相似的经历,然后,用你的本能去推动身体。”

    相似的相似的相似的,白川无意识地咬着手指,说到失恋的经历,他还真的没有。这当然不是因为他加了情场得意的属性点,事实上,这个属性似乎完全加在秦皓身上了。

    白川没有机会失恋,因为秦皓之于他,几乎和mv中的剧情一样,从来就没有留下可以告白的机会。

    是的,秦皓太受欢迎了。

    想到秦皓的情史,白川的思路霍然开阔,仅就高二一年向他告白的女生,白川就可以如数家珍般报上半个小时——这还是错开了情人节高峰的数据。

    女生们接近秦皓的方法各式各样,有循规蹈矩的,也有别出心裁的。而他作为当时秦皓的真·发小,被喊去当跳板送情书,也完全是家常便饭。

    没错,一开始自己怎么没有想到呢?

    白川回过神来,悄悄瞥了一眼坐在对角线最远端打瞌睡的秦皓。

    秦皓要出专辑时,总是忙得连轴转,几乎没有时间搭理白川。为了别让自己太难受,白川试过刻意不去想秦皓的事,但越是这样,往往越是牵肠挂肚。倒是这几个月,他一心想要挤进演艺圈,每天忙于寻找各种机会,反而有些自然地不太想起秦皓了。

    对白川本人来说,这是件好事,没想到放到演员身上,却是有点不妙。

    老师说的“所有的经历,好的坏的,高兴的难过的,最后都会成为你宝贵的财富”,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白川闭上眼睛,努力地回忆自己被女生们用来接近秦皓时的心情。难过吗?当然。可是,剧情无数次的重复,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哭过。

    “休息好了吗?我们再试一次!”邹导的声音适时打断了白川的思绪,“怎么样,白川?可以了么?”

    白川有些犹豫地抿了抿嘴,想要开口,最终却只是点了点头。

    看这表情,好像还是不太妙啊。邹导头疼地叹了口气,决定这条还是不过的话,就先拍其他几场。

    现场很快各就各位,祝莹和曾立轩重新站到自己的位置,补过妆的祝莹看起来没有丝毫疲惫,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我喜欢的是你,从来是你,一直都是你,难道你看不出来吗?”眼眶有些微红的,她对曾立轩低吼道。

    “可是……”

    “没有可是,你只要回答我,你对我是不是也有感觉!”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沉默,白川站在墙角,双手握拳,指甲甚至已经掐进了掌心。

    他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与祝莹既紧张又期待的样子不同,此时的白川,看起来就像一个做完了最后陈词,在等待判刑的犯人。

    失去了一切争取的资格,只能把命运交给别人的犯人。

    漫长而压抑的等待后,终于,曾立轩点了点头,“你知道我的答案的,不是么?”

    祝莹用手捂住嘴,双眼一瞬就湿润了,紧接着她张开双手,如小鸟一般扑进了曾立轩的怀中。

    白川没有丝毫差错地做出了受到冲击的表情,身子一斜,踉跄地倒出一步,正好踩到了地上的汽水罐。

    听见声响的祝莹和曾立轩回过头来,在看到白川的时候,惊慌的神情中多了一丝羞赧。

    白川用力地深吸了一口气,抬步向前走去。

    “哭啊、哭啊!”秦皓听到身后有人焦急地低声催促,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

    白小川这个演技,还真是有点捉急。

    而此时站在打光板前的白川,耳中却是全然无声的。导演、摄像、场记,所有无关人等,都从他的神识里暂时退了出去,甚至于连祝莹和曾立轩的面容,也暂时被模糊成了别人。

    他现在看到的,是高二那年春天,迎风立在梨树下的秦皓,和他们的校花夏诗筠。

    美丽得被全校男生奉为女神的夏诗筠,看似高不可攀的学姐,他就觉得奇怪嘛,这样的人为什么会来邀请自己加入学生会,还经常请自己在放学后和周末去帮忙。一个寒假之后,他这段被同学们嘲笑为“撞了狗屎运”的交际,于夏诗筠向秦皓伸出玉手的同时告一段落。

    当时秦皓是怎么说的来着?

    “喂,白小川,站那么远干嘛?过来帮我拿书包!”

    白川一步一步地向前走去。

    会哭么?怎么可能?最好的朋友遇到了高兴的事,怎么可能缺心眼地哭给他看?

    白川的视线聚焦在一点,终于在离得足够近的时候,对着面前的两人绽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忽如一夜春风来。

    天空明明很晴朗,一点雾霾也没有的干净日子,众人却仿佛看到一阵白色的花瓣绕着白川飘散开来。

    穿着校服的青年,身上有一种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青涩气息,他笑得那样真诚,仿佛面前朋友的幸福时刻,就是他快乐的源泉。

    只有不停转动的镜头,记录下了那个无懈可击的笑容背后,白川微微颤抖着的肩膀。

    “……卡!”邹导这一声喊得无比纠结,打断了如此完美的画面,他甚至可以感受到摄影师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满。

    “白川,你……”他惋惜地开口道。

    白川浑身打了个激灵,终于从方才快要溢出胸腔的酸胀情绪中抽离出来,抱歉地看着导演。

    这里不哭反笑,果然是不行的吧?

    结果,邹导是这样说的:“你喜欢的是女生啊,下一条不要含情脉脉地看着曾立轩好么?”

    “腾”的一声,赵志学看到一直犹如懒骨般瘫在椅子上的秦皓,突然坐直了身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9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