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历经了十多秒的错愕后,二十多个人分别展开了不同的行动。

    离秦皓最近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吹起了口哨,音准倒是可圈可点,不过显然身形健硕一点的那个肺活量也比较足,用音量力压了另外一个,吹了一段之后,另一个人只好停下来用手打起了拍子。

    两个人卯足了劲跟上秦皓的节奏,只不过吉他、口哨和拍手合在一起,听起来实在有点不伦不类。

    被抢占了这个先机之后,其他人露出了惋惜的神情,不过他们很快又打起精神,开始了没有道具的凭空表演。

    于是乎,在曲子流淌的过程中,这个“教室”里的男生有的吹口哨、有的看漫画、有的喝咖啡、有的莫名其妙运起了篮球,一时好不热闹。

    白川一开始偷偷瞥着别人的动作,但是很快就发现秦皓的视线扫了过来,连忙将头转到一边。

    自己的体型在这三个月里变化还挺大,用后背对着他,应该不会那么快穿帮吧?

    他紧张地绷了一会儿神经,并没有听到秦皓的厉声呵斥,这才稍微放松下来,右手托着下巴,一边听吉他,一边痛苦地思考这时候到底应该干些什么。

    高中男生们在课间时都在做什么来着?看着大家有静有动地摆出各种pose,白川完全没了头绪,让他说吧……现在该去上厕所了啊。

    上厕所当然体现不出他和“好友”的亲密,又不是女生,还能邀请别人一道去,那么,以前他和秦皓在一起的时候,到底都在做些什么呢?

    白川微张着嘴回忆,秦皓并没有那么蛋疼,会在课间弹琴,不过有时放学后、或者两个人一起翘体育课的时候,秦皓会和他跑到音乐教室里练练手。那时候,秦皓的吉他还没有现在那么熟练,往往是一段和弦来来回回弹上老半天,远远不到可以欣赏的程度。而白川就会安静地坐在他对面,埋着头(帮他)写作业,或是(帮他)做试卷,或是(帮他)整理考纲,或是(帮他)——

    靠,想一想还真抓狂,大好的高中生涯,自己为什么要一直围着那只白眼狼转啊!

    白川脑中思绪狂奔,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蓦然发现歌曲已经演奏到了尾声。

    天,自己还什么都没来得及表演呢!白川心急火燎地转过身,紧张中略带焦急的视线和秦皓撞了个正着,那一瞬间,他仿佛看到秦皓嘴角微扬,扯出了一个极难察觉的讥笑,然而不等他有更多的动作,演奏就终止了。

    秦皓放下吉他,懒懒说道:“到此结束。”

    众人纷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白川则是怔在原地,心里哀叹一声,完了。

    ◎

    秦皓跑来搀和试镜的时候,邹导是有些不悦的,他擅自提出的考核方法,也让邹导嗤之以鼻。毕竟mv中需要的是饰演一对好友的角色,你让人一扎堆地上了,还不给他们开口的机会,这不是瞎胡闹么?

    不过邹导毕竟是老油条,心里已经帮白川想好了说辞:秦皓啊,你挑的人确实不错,不过刚才观察整个过程后,我觉得有一个人的表现也很特别。他全程都没有多余的动作,而是一直侧耳倾听你的演奏,在课间活泼的气氛中,他全然不理会看漫画后激烈讨论的同学、对擦过后脑勺的篮球也不闻不问,可见是全心沉浸在你所营造的氛围中。这样的全情关注虽然略显夸张,但正如伯牙子期一般,如此欣赏你的演奏,从侧面体现出了他与你的知交之情。我觉得这个切入点很特别,表演得很有想法,可以让他加入mv饰演另一个角色看看,或许能给作品带来不一样的感觉。

    白川那小子的表演简直呆头呆脑,邹导替他想了这么一长串理由,觉得脑细胞都死了不少,只期待别出什么岔子。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站起身来环顾了一圈表演者的秦皓,修长的食指在空中晃了一晃后,笔直地指向了白川的方向。

    “就选他吧。”

    卧槽!你居然挑白川的?拜托,你眼睛没瞎吧?那个品茶听歌的人演技比他扎实多了,还有在你背后一边运球一边笑着跟你搭话的人临场感也很好,这一屋子就数从头到尾发呆的白川最不靠谱了好么,你们这些唱歌的真是毫无表演天分,拜托不要给我搞事情了好不好!

    邹导内心一阵无语,脸上则是强行扯动肌肉笑了笑,“哦,你怎么会选他的?”

    秦皓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说出来的话让满屋子的人当场吐血:“听我的歌还能分心的人,不可能跟我发展出什么友谊。”

    老板,您能不能控制一下在公共场合自大的程度啊。站在角落的赵助理无声地扶住了额头。

    ◎

    试镜会就这样尘埃落定,让一众参加者纷纷献上白眼的,是专业的邹导演居然对秦皓的评判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他们火速收拾好东西离开现场,一脸“这背后肯定有肮脏的py交易”的表情,仿佛多待上一秒都是对自身的亵渎。

    秦皓将吉他扔回给赵志学后,也完全无意逗留的样子,只不过在离开时,他刻意从呆住了的白川面前经过,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音量扔下了一句:“跟我过来!”

    秦皓会出现在今天的试镜会现场,并不是心血来潮的。

    严格说来,这件事跟白川还有点关系。最近个把月,秦皓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联系不上这个仆人了。秦皓并不喜欢让陌生人上门,因此平时想吃宵夜了,往往是深更半夜找白川送去。但从那次演唱会之后,这个发小也不知哪来的胆子,居然不接他电话了。

    秦皓是什么脾气啊,爱来不来,他可不会找上门去逮人。白川一阵子不出现,他转头就忘了,等隔了半个月又想让他送宵夜,这一回,拨出的号码居然停机了!

    秦皓当时那个气啊,感觉就跟豢养的中华田园犬造反了一样,恨不得立即抓来打一顿板子。气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上次也没找到人,好歹从胸腔的角落里扒拉出一点良心来,给白川的手机充了五百块话费,又再次拨了过去。

    提示音茫然地响了一会儿,熟悉的女声如约而至:您好,你所拨打的电话现在无法……

    “砰”的一声,手机被秦皓砸到了墙上。

    三番两次吃不上宵夜的后果是严重的,秦大少爷的脾气比往常更坏了三分,通告上习惯给他圆场的主持人,都快觉得自己要招架不住了。

    身为助理,赵志学当然不至于笨到直接去问老板为什么心情不好。但要猜测原因嘛,也让他颇感力不从心,毕竟秦皓的事业顺风顺水,俊男美女又排着队等他翻牌子,他到底能有什么不顺心的?又不是女人每个月的那几天……

    如此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月,终于有一天,老板在工作室对着新买的手机爆发了:“这个混球!以为没有他我就吃不上宵夜了?小赵,今晚跟我去海鲜酒楼!”

    于是乎,那天晚上一点多,赵助理怀着加班没有加班费的沉重心情,跟随老板去了一家圈内人开的海鲜酒楼,然后和秦皓一起目睹了邹导演和天艺娱乐空降来的新副总会面的场景。

    天艺娱乐最近在捧一个叫许向阳的新人,听说是公司里哪个高层的侄子,本人拽得二五八万似的,年中走红毯的时候居然还跟秦皓杠上了。

    秦皓看人不顺眼,也不会特地给他使绊子,不过如果天艺娱乐想把他塞进自己的mv,这个枪口他怎么都是要堵一堵的,是以今天才特意跑来看一眼,没想到臭屁脸的许向阳没见着,居然见到了白川。

    没错,白川虽然瘦了三十斤,但他又不是从小胖到大的,那个圆咕隆咚的后脑勺加极力隐藏气息的背影,秦皓第一眼就认出来了。

    ◎

    秦皓给白川扔下了命令后,到赵志学在隔壁订的小会议室等了一会儿,居然不见人进来,顿时又要发作。等赵志学在他的指示下好歹把人拉进门的时候,秦皓的声音几乎是劈头盖脸地砸到了白川头上。

    “白小川,你胆儿肥了啊!”

    胆儿真的肥了的白川同学,考虑到对面是自己出道作品的*oss,好歹没有对喷回去,用秦皓十分陌生的冰冷语气回道:“有什么事吗?”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秦皓怒道。

    白川不可思议地看了秦皓一眼,“你忘了上次我对你说的话了?”

    “什么?”秦皓皱起眉头,很快把问题扔了回去,“我怎么会记得你说的废话!”

    无辜的赵助理找了个靠门的好位置静静看戏,当看到白川面对秦皓的神情时,若有所思地用手指敲了敲桌面。

    哦嚯,老板,白川好像已经不为你的美色所动了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7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7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