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当天白小川同学发完了豪言壮语后,就被循声赶到的工作人员“请”出了后台。

    之后的一个月时间里,他除了准备论文答辩,搜索引擎里出现次数最多的关键字,就是“成为成功人士”。

    搜索结果洋洋洒洒,从正经的知否社区,到八卦的海角论坛,似乎有无数人在关注这个话题,然而讨论的结果却很水,白川被灌了几天几夜的鸡汤,脑袋里还是一片浆糊。

    他已经快要大学毕业了,学校里真正厉害的同学,已经从小作坊搬到了商务楼,和天使投资人谈起了融资。相比之下,白川真的没什么大志,他三魂七魄早在中学时代就落在了秦皓身上,这辈子能围着秦皓转,是他最大的追求和信仰。因此,虽然专业学的是理科,找工作时,白川却是挤破了头地要往娱乐圈钻。

    他给几乎每家经纪公司都投了简历,连那种办公室都没有的皮包公司也不放过。在白川看来,自己没什么优点,惟吃苦耐劳而已,如果能进经纪公司认真学习,再抓紧考个经纪人资格证,没准有一天就真的能当上经纪人。万一再万一,哪天小宇宙爆发,说不定就能跳槽到贝塔音乐当上秦皓的经纪人呢。

    现实如此骨感,也没能阻止白川做白日梦,大概是他积攒了二十多年的狗屎运终于爆发,临近毕业时,真的有家三流经纪公司给他发出了offer。白川为这事高兴了好久,把牛顿、爱因斯坦、玻尔和薛定谔挨个谢了一遍,觉得这一定是大宇宙的奇迹。

    现在想来,他恨不得反手给自己一个煤气罐,把那颗热过载了十几年的脑袋送到外太空去冷却冷却。

    自嘲归自嘲,要一下子变更职业规划,却也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临近毕业,真正的应届生招生季已经过去了,白川拿着重新整理过重点的简历,一时也只能漫无目的地海投了起来。

    等了一阵子没有结果,那家三流经纪公司的hr又在催促他确认offer,白川冷静下来,觉得仍然去那里报到也不失为一条路。如果他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有一天成为金牌经纪人,将手下的艺人捧得比秦皓更红,那不也是一种成功吗?

    主意既定,白川工整地回复了邮件,并在约定的日子前去报到。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面试时和蔼可亲的人事经理,那天却翻着白眼把他推出了门外。

    五分钟后,白川收到一条短信,竟然是来自秦皓的助理赵志学:白川,对不起啊,皓哥这些天还在气头上,你多担着点。

    ◎

    找工作进度胶着,毕业答辩倒是很顺利地通过了。七月初,白川和一千多名同学一起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书,穿着有些紧绷的学士服,对四面八方比着剪刀手,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涯。

    回宿舍的时候,其他三人都在收拾东西,宿舍里还能给他们多住几天,但绝大部分人今天就会打包离开了。

    “川儿,你怎么不收拾?”室长尤锐从毛巾架后探出脑袋来,奇怪地问白川。

    白川之前就告诉他们拿到了offer,还有房租补贴提供,照理说应该走得比他们都早。

    “没地方住啦,”白川坐在床沿晃着两条腿,发愁地说道,“老大,我要露宿街头了。”

    “你不是有下家了吗?”睡在他隔壁的赖苑杰问道。

    白川摇摇头,“黄了。”

    “什么?!”这一下,几个人都围了过来,“板上钉钉的offer都能黄了?那你现在怎么办,找到新工作了吗?还是打算回老家?”

    “不回去了,”白川差点被几人从床上拽下去,连忙扒着床架坐稳了,“我爸妈早就不在了,回去也是打扰姑姑一家。我还是想留在上海,毕竟这里的机会多。”

    宿舍里年纪最小的柏雪松闻言激动地捂住了脸,“毕业即失业,白川你要和我一起做下岗工人啦~”

    大学四年,白川是宿舍里打工最勤快的,除了一周五天在酒吧干到凌晨,还三不五时地做些别的兼职。别人都在吃喝玩乐的时候,白川似乎已经攒了不少钱,可是平时看他吃穿,似乎又总是徘徊在平均线以下,宿舍里另外三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有一次偶尔得知白川从小父母双亡,几人才恍然大悟,明明是同龄人却要自己筹措学费生活费,听起来太让人心酸了,所以谁家大人来学校探监请吃饭,他们都一定要等白川打工回来一起去。

    白川和室友们关系不错,但并不知道他们心里这样“关爱”自己。事实上他父母的遗产,一路将他供养到大学毕业完全没有问题,他打工赚钱,完全是为了买(秦皓的)专辑、收集(秦皓的)周边、支持(秦皓的)代言、看(秦皓的)演唱会……

    打工特别积极的白川同学,找工作也比其他人上心得多,室友们都是见过他通宵手抄简历的,这会儿他突然说没工作了,其他人难免为他担心。

    宿舍里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赖苑杰站在床下一拍他的大腿:“川儿,我也没什么帮得上忙的,就给你提供个室友吧。”

    白川一听,眼睛顿时亮了,“真的?好啊好啊,我住哪里都可以,只要房租便宜点。”

    他随即报了一个心理价位,数字低到差点被尤锐把头拍歪,没想到赖苑杰却点了点头道,“房租不成问题,不过就是有几个条件。”

    “你别给他瞎介绍,”尤锐用胳臂肘捅了赖苑杰一下,“一个月八百,这是要住到地下室去啊?采光不好,咱们川儿会蔫吧的。”

    “不是不是,”赖苑杰连连摇头,“听说房子有一百二十平,两人合租,小区环境也不错,现在的住客是我姐姐的朋友,还算信得过。”

    “说得这么好,你怎么不去?”尤锐还是不信。

    “都说有条件了嘛,”赖苑杰转向白川道,“那个人工作时间极其不稳定,有时候白天睡觉,你决不能打扰他;有时候半夜弄出动静,你也不能有意见。”

    “没问题。”白川冲着八百块的房租,想也不想地点头道。

    “就这么定了,传张你的照片给我,我发过去给人家鉴定一下。”

    白川连忙掏出手机,顺口问道,“那人的照片也给我看下?”

    “你没有选择权,所以这一步省略。”赖苑杰运指如飞,头也不抬地说道。

    ◎

    租房子的事特别快就敲定了下来。

    当晚宿舍四人跑到学校后门的火锅店狠狠吃了一顿散伙饭,用光了彼此钱包里最后一张毛爷爷,翌日清晨拉箱子的拉箱子、提包的提包,嘻嘻哈哈浑浑噩噩的四年同舍生活,就这样落下了帷幕。

    白川本来想在宿舍待到最后一天再走,结果赖苑杰给他发了个地址后就催他去,“那人对你挺满意的,正好现在是月初,他让你今天就直接过去吧。”

    他说着,还从手机相册里翻了几张照片给白川看,“喏,这是你的房间,采光挺好,面积也不小。你可别耽搁,不然人家找别人合租了啊。”

    八百块不住地下室的机会,白川当然不会拱手让人,于是三两下把自己的铺盖一卷,绑到老爷车后座,顶着一身现役收废品人员的形象,晃晃悠悠地骑到了那个小区楼下。

    按响大楼下门铃的时候,白川才想到自己连对方的联系方式都没有,万一人不在家都尴尬了,好在提示音响了五下之后,被人接了起来。

    “你好,我是白川,嗯,就是赖苑杰的同学,我来这里和你合租……”

    话没说完,大门发出“咔哒”一声轻响,被打开了。

    白川推门进去,有些忐忑地坐电梯上了楼层,随即轻轻敲了敲门。

    在等待开门的时间里,他对着不大的手机屏幕最后一次拨了拨自己的头发,又把衣领拉了拉直,在门打开的瞬间,还露出了自己最真诚的笑脸。

    “你好,我是……靠……!”

    白川平时鲜少说粗话,因此这一声“靠”说得千回百转,不仅没有半点气势,反而听起来很是滑稽。

    也实在不能怪他突然做出如此不礼貌的举动,毕竟门后露出的那张帅脸怎么看怎么眼熟,虽然现在衣衫整齐,但白川几乎连他t恤下胸肌的形状都记得一清二楚——

    没错,这就是秦皓演唱会那天跟他一起出现在休息室里的那个人。

    白川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呆愣了两秒,提起行囊就往回走,被那人长手一伸,一把拉住了手腕。

    “你走什么啊,白小川同学?”那人看起来并不算壮,力气却大得出奇,只是轻轻一拽,白川就连人带包袱地跌进了门内。

    “我不知道同租的人是你,”白川虎着一张脸道,“对不起,这里我不住了,我现在就走。”

    “想走?”那人笑了起来,“这是违约行为,三个月房租不退,再补交半年违约金。”

    “这不合……理……”白川正想据理力争,忽然想起昨晚火锅上酒过三巡,好像是被赖苑杰拉着签过什么东西,气焰一下子就短了下去。

    那人浅笑了一下,也没步步进逼,反而抄起手好整以暇地看着白川道,“喂,白小川,你的羞辱秦皓大业进行的怎么样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3》,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3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3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3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