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白川为秦皓准备了礼物,想要亲手交给他,又苦于没办法进入后台。临近安可的时候,他到底没忍住摸出手机来,忐忑地给赵志学发了一条短信。

    赵志学的回信很快就来了,而且意外地爽气:没事,待会儿结束了我带你去休息室。

    白川喜不自胜,等秦皓在几万粉丝声嘶力竭的大喊中下台之后,他观望了一下四周的形势,就蹑手蹑脚地绕去了后台。

    赵志学果然正在入口处,看到白川后,轻快地和保安打了个招呼,白川就被放了进去。

    赵志学似乎还有事,拉着白川走了几步,指着前方道:“你顺着这儿走到底右转,皓哥的休息室门口有贴名牌,应该不难找。我等一下再过去。”

    白川点点头,谢过赵志学,便沿着走廊找了过去。

    如赵志学所说,秦皓的休息室位于走廊拐角的末端,此时工作人员大多在做舞台的收尾,没有什么人从附近经过。白川轻声走过去,敲了三下门。

    门里似乎没有动静,白川咬了一下唇,看到门底漏出的光线,鼓起勇气又敲了敲。

    这一下,终于听到了几声脚步声,紧接着门就被用力打开了,秦皓带着明显不耐烦神色的脸孔露了出来。

    白川和秦皓相识十多年,对他的臭脸早已见怪不怪,此时一如既往笑弯了一双眼,将手中提着的袋子递了上去,“恭喜你个唱圆满成功!”

    秦皓抿了抿嘴,将袋子接过来,朝着白川点了下头,就打算把门关上。

    可是白川却突然伸出手来,无意识地抓在了门框上,一双眼睛睁圆了,越过秦皓看向了他背后的室内。

    休息室的沙发扶手上,斜斜靠着一个青年,脸上明显也是化过舞台妆的,英挺的侧脸棱角分明,此时正似笑非笑地看着门口。他上身着一件白衬衣,衣角已经被扯了出来,扣子也一路解到了下腹,露出一片结实的腹肌来,看得白川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秦皓这时候关门,白川那只爪子就保不住了,他只好停下手里的动作,瞪了白川一眼,“干嘛?”

    “这、这是、你们这是在……?”白川指着屋里的青年,结结巴巴地问道。

    这间是秦皓单独的休息室,里面居然有个衣冠不整的男人,姿势还如此撩人,也不能怪他多想吧?

    秦皓头也不回,拧着眉说了一句,“我伴舞,排练呢。”

    “哦……”白川点了点头,尾音拖长了,似乎半信半疑。

    “别妨碍我们!”秦皓又催促了一句。

    白川最怕打扰到秦皓,闻言立刻把爪子收了回来,说了一句:“那下次再见。”一溜小跑地去远了。

    ◎

    演唱会结束了秦皓为什么还要排舞?还排得那么……春-色撩人?

    白川在走廊上一路忍不住回想着刚才的画面,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一摸口袋,坏了,自行车钥匙不在了。

    虽然是一辆已经服役四年的老爷车,但毕竟是白川唯一仅有的代步工具,他只好站在原地回忆了一遍,大致猜到自己应该是顺手将钥匙扔到礼物袋里去了。

    此时已近十一点,轨交末班都停运了,白川的学校宿舍离得又远,他挣扎了五秒钟,还是硬着头皮往回走去。

    负责舞台拆除的工作人员大多涌到了前台,走廊上越发冷清了,白川觉得有点丢脸,一路低着头走到休息室外,这一次不知怎么,门没有被关紧,只是虚掩着,一丝若有似无的低笑从门内传了出来。

    秦皓的声音白川化成灰都能认出来,所以一听就知道那一声不是秦皓发出的,紧接着就觉得浑身都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那声音怎么说呢……也太暧昧了吧?

    他们真的在排舞?

    白川忍不住就想推门去看,又怕被秦皓骂,一时站在门口,进退两难。

    就在这时,门里传来了一时闷响,似乎是有人踢到了什么袋子,跟着那个他不认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卧槽,刚才那小子居然送你这……”

    尾音似乎被什么堵住了,沉默了两秒,他又嚷道:“等会等会,你先让我看一眼!乔纳森2016全球限量版的跑鞋啊!”

    秦皓的声音终于也响了起来,“你喜欢?”

    “当然喜欢!”另一个声音惊喜道,“全球限量两百双好吗!听说本市旗舰店只有三双发售,买到的人都排了三天三夜,现在国外黄牛已经炒到七万一双了!”

    “喜欢就送你呗。”秦皓懒洋洋地说道。

    白川的手一下子攥紧了。

    好在那个青年立刻就拒绝了,“那怎么行,你的粉丝肯定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怎么能要?”

    “不要就放一边。”秦皓无所谓地说道,又是一阵衣衫摩擦的声音。

    “让我再看一眼啊。”那个青年又道,“哟,你这小粉丝还手写小卡片哪,字不错。”

    “扔了。”秦皓的声音已经有些不悦。

    “喂,”垃圾桶被轻撞的声音响了起来,青年笑道,“你这样被粉丝们知道了,她们可是要哭的。”

    “你废话怎么这么多?”秦皓略微提高了声调,“那个也不是我粉丝。”

    “不是粉丝会送你这个?”青年尾音转了转,“小情人?”

    “呸,就他那样,我看得上?”秦皓冷哼了一声。

    白川咬着下唇,靠在门外的墙上,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烧红了。

    他和秦皓中学时候也曾经好得能穿一条裤子,虽然窗户纸没有捅破,但是听到秦皓问他“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上海”时,白川觉得自己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希望的。

    真想挖个地洞钻进去。

    青年顿了一顿,似乎在回忆白川的样子,“我觉得还行啊。”

    “你认真的?”

    “就是土了点,”青年哈哈一笑,“好吧,还圆了点。”

    秦皓“啧”了一声,白川知道,这是他耐心即将耗尽的信号。

    然而青年似乎还没八卦完,继续说道,“喂,不是粉丝又不是情人,他干嘛巴巴地给你送这个?”

    “关你屁事!”果然,秦皓的语气不太好了。

    “好奇问问呗。”

    青年说得轻描淡写,门外白川的心却被这个问题高高吊了起来。

    上了大学之后,秦皓在外几乎已经不跟他往来了,上一次向人介绍“这是我哥儿们”的时候,似乎已经是五年前了吧?

    “仆人。”过了两秒,秦皓字正腔圆地说道。

    门内的青年发出了一声爆笑,紧接着,白川听到背后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喊声:“白川,你怎么站在门口?”

    赵志学来了。

    ◎

    门呼啦一下被打开了,秦皓不知何时换上了牛仔裤,只不过纽扣此时是开着的。

    他居高临下看了白川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来,“你什么时候学会听壁脚了?”

    白川涨红了一张脸,不理会秦皓的嘲讽,憋足了劲喊了一句,“你说我是什么?”

    “你什么态度,”秦皓冷笑一声,反身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怎么,我说错了?”

    白川确实事事都迁就秦皓,处处都忍让秦皓,但他并不是抖m。应该说,在秦皓说出“仆人”两个字的时候,他熊熊燃烧了七年的颜控魂,忽然一下子冷了下来。

    “什么蠢表情,”秦皓瞥了白川一眼,嫌弃地说道,“土肥圆就不要挤眉弄眼了,看了就烦。”

    白川一下子就被点炸了,“我土肥圆,我那么惹人嫌,那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又不会赖着不走!”

    “哦,是吗?”秦皓嗤笑一声,“都一路追到上海来了,我说一声,你就会滚蛋?”

    “是你问我要不要一起来上大学的!”白川低声吼道,差点咬到舌头。

    “白小川,你要点脸。”秦皓眯着眼睛冷冷地看着白川。

    白川绝望了。

    这个人绝对不记得高考完的那个电话了。

    原来在秦皓心里,他白川就是一个赶也赶不走的烂苍蝇。

    衣衫不整的青年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被人看到人鱼线,双手抱胸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倒是赵志学焦头烂额地劝了一句,“皓哥,白川,这里是休息室啊,你们少说两句。”

    “我才没话跟他说。”秦皓掏掏耳朵。

    “我也没有!”白川眉头紧锁,瞪圆了眼睛说道,“从今以后,我白川跟你势不两立!”

    “噗。”秦皓忍不住讥笑道,“就凭你?白小川,你要怎么跟我势不两立?”

    白川紧紧盯着面前的男人。

    秦皓的双眼比儿时细长了不少,深褐色的瞳孔和微扬的眼角,让他无事也像含着三分笑。就算本人常年一副目中无人的表情,那双眼睛照样能让他桃花不断。英挺的鼻梁,微薄的双唇,白皙的脸颊,还有如刀削斧劈一般的轮廓。

    秦皓有一张得天独厚的脸,美到可以令不欣赏他的对手觉得可怕。

    然而更可怕的,是他对于音乐永不枯竭的灵感和音域广阔的磁性声线。

    休息室的墙上贴着这次演唱会的海报,穿着黑色皮夹的男人身上仿佛有一层难以掩饰的光芒,要撑破一切束缚般从平面中爆发出来。

    是啊,秦皓已经站在了万人瞩目的舞台上,他尽可以嘲笑自己、看轻自己。如果不是因为小时候家住对门,自己现在恐怕只能和成千上万的粉丝一样,被保安拦在出口外,哭着喊着只求他能投以一个侧目。

    秦皓看不起他,秦皓把他的尊严踩在脚底下,他白川到底凭什么反击呢?

    幸好相识十五年,白川对秦皓可说是了如指掌,有如众星拱月般的这个发小,实则是个顶顶输不起的人。

    终于,白川站稳了身子,后背绷得笔直。他伸出右手指着秦皓,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会向上爬,一直一直地向上爬,爬到你再也无法俯视的高度。秦皓,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原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2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2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