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白川一走出辅导员办公室,立刻飞奔向自己的坐骑,生了锈的链条拖着那辆自行车,熟门熟路地来到了他打工的酒吧。

    刚到傍晚,酒吧还没开门,白川是来领薪水和做最后的道别的。

    他从大一起在这家酒吧打工,从侍应生做到调酒师,如今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虽然每晚都被倾轧掉好几个小时的睡眠时间,但时薪真的不错,如果不是因为收到了正式的offer,白川还真不愿意辞掉这份兼职。

    昨天是他的lastday,本来打烊之后就可以和老板结算,但包场的客人闹出了一点纠纷,有几个人喝着喝着上了头,不知怎么抄起酒瓶开始撒疯。白川眼看着吧台边的一个青年快要被战火波及,好心拉了他一把,结果自己手臂上挂了彩。

    局面很快被保安们控制了下来,老板忙着调解现场,让白川自己赶去看个急诊。

    白川当然没钱去看医生,不过难得提早下班,开开心心地踩着小破车回到宿舍,找了两张邦迪把伤口一贴,倒头就睡。第二天起床只觉得神清气爽,完全不记得自己受了伤的事。

    到了酒吧,老板自然关心了一下白川的伤情,还提出要报销医药费,白川摆摆手说不用,又谢绝了老板提出的吃个饭欢送他的提议,马不停蹄地朝下一个目的地赶去了。

    今天是个大日子。

    不是他白川的大日子,是秦皓的。

    没错,今天是秦皓第一次开个人演唱会的日子。

    ◎

    白川和秦皓从小家住对门,一块儿摸爬滚打长大的。

    到小学毕业之前,白川看秦皓还和隔壁张三李四王二狗子一样,该打打该闹闹,踹屁股的时候绝不心慈手软。

    但是到了初二的时候,秦皓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长着长着画风突然就和一群小屁孩不一样了。以前跟大家一起糊泥巴的那张脸,洗干净了眉清目秀到令人惊叹的程度,文艺汇演时上台领个唱,小西装一穿、小身板一挺,让几个同学的妈妈看得目不转睛,从此隔三岔四让自家熊孩子给秦皓带零食吃。

    白川那时候的审美水平还停留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小伙伴站在人堆里特别扎眼,除了不太忍心朝他屁股下脚以外,倒也没啥别的感触。

    真正让白川领悟到自己的青梅竹马是绝色,还是在高一文化节的时候。

    白川和秦皓一路孽缘,上完九年制义务教育后还是同班同学,那年文化节他们班里排了一台话剧《哈姆雷特》,秦皓被全班公投为男主角扮演者。根据台词设计,这本来是个恶搞节目,颇有现在网剧插科打诨的风格,排练时大伙也是笑得东倒西歪。

    然而正式演出时,秦皓穿着租来的戏服,一身繁复的中世纪宫廷装束衬得他肤色越发白皙,不仅没有众人预想中爆笑的效果,反而被舞台的强光打出了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秦皓登场的那一刻,整个大礼堂鸦雀无声,随后,在女生们此起彼伏的惊叹声中,白川终于承认自己人生中的前十多年是瞎了狗眼了。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什么白川和他愉快的小伙伴了,他变成了秦皓的裙下之臣。嗯,通俗点说,就是脑残粉。

    ◎

    白川是一个勇于直面惨淡性向的人。小时候他没少抄秦皓作业、抢秦皓玩具、把秦皓扑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从今往后,这些他当然不会做了,不仅如此,他还要翻倍的补偿人家。

    于是乎,秦皓发现那个挺烦人的发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早上温好的牛奶和热乎乎的包子,是书包里做完的作业和订正好的卷子,是考试前划好重点整理打印的笔记,是篮球赛上穿过对方五个人送到他手上的那颗球。

    还有,是他在橱窗外看了一个月后突然消失、又在他床头出现的那把吉他。

    到高考的时候,秦皓对白川这个跟班的满意度已经达到了历史巅峰,甚至在填报志愿的时候,他都主动打电话问了问白川要不要和自己去同一个城市。

    电话里的白川欣喜若狂、不用看画面就知道他一定点头如捣蒜。白川的成绩本来就比秦皓好,最后自然是如愿以偿,两个人一块提着行李箱上了往东的列车。

    秦皓的考分堪堪过线,志愿是被调剂过的,和白川不在一个系,自然也就不可能在一个宿舍。开学没到一周,白川扭扭捏捏地问秦皓要不要一块出去租房子住,秦皓那会儿已经在组乐队了,正嫌住宿舍晚归不方便,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他一点头,白川立马包下了其余的工作,从看房、询价到签约全部一手搞定,过了两周,秦皓同学直接拎包入住。

    原以为从此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白川,发现两个人一人一间卧室,白天都要上课,晚上秦皓又要排练到深更半夜,再加上他自己为了付房租等等开支开始打工,两人能照面的机会反而是越来越少。

    这样的结果就是,白川每次看到秦皓,就会摇起尾巴恨不得扑过去,但秦皓却觉得这家伙越来越黏人、也越来越麻烦。终于,在挂名同居两个月后,秦皓以“看着白川的脸毫无创作灵感”为由,让他卷铺盖走人了。

    白川从十五岁那年脑子进水喜欢上秦皓以后,已经习惯了一切惟命是从,被赶出房门固然伤心,他居然也没有提出异议,更可歌可泣的是,那间出租屋的一半房租水电煤,他还是认认真真地交了四年……

    ◎

    秦皓在音乐上的才华绝对不是盖的。

    大二的校园歌唱比赛决赛时,在乐队鼓手食物中毒进医院、全员准备弃权的情况下,秦皓单枪匹马拎着一把吉他就上场了。

    白川没什么音乐细胞,秦皓唱的他都觉得是天籁,不过有别人从专业的角度对秦皓那天的表现给予了肯定——

    大二下半学期,秦皓就被贝塔音乐公司签到了旗下,一年后,他自己包办全部作曲的个人专辑问世,主打歌当年就拿下了年度金曲奖,本人也获得了最佳作曲的提名。

    对公司来说,比一个歌手拥有创作天赋更值钱的,是这个歌手自带一张盛世美颜,还特么是360度零死角。

    秦皓原来不会跳舞,公司打算先把他训练一阵再推出,但据说老板听过demo又见过本人后,当即拍板立刻开始为他筹备专辑。

    真正的美人不需要万能,跳舞什么的,让专业的来!

    于是,接近大四的时候,白川和秦皓见面的机会已经屈指可数了。

    秦皓年初又推出了一张三首歌的ep,像坐着火箭一样的红了,本来就不会再随便在校园里转悠。而且他修完了学分,就业也搞定了,根本没有理由再和一群到处投简历的愣头青混在一起。

    白川好几次鼓起勇气给秦皓打电话,约他周末出来吃个饭打个球之类的,都被秦皓以“没空”直接拒绝。他搜索着微博上秦皓经纪人发的各种工作动态,一边担心秦皓会不会忙得忘记吃饭,一边也就收起了打扰别人宝贵休息时间的念头。

    现如今,白川想要看一眼秦皓,就只能把自己买的几十份专辑拿出来瞅瞅封面,或者看看微博上有没有新的自拍了。

    所以,当秦皓的助理赵志学给白川打电话,问他要不要去看秦皓首场个人演唱会的时候,白川简直是受宠若惊的。

    秦皓有时候熬夜写歌,会把白川叫起来送宵夜,因此他才和赵志学打过几次照面。白川有秦皓公寓的钥匙,赵助理当然不把他当外人,加上白川个性随和、人缘很好,个唱送亲友票,赵志学第一个就想到了他。

    白川从酒吧出来,一路把自行车踩出了法拉利的飘逸感,争分夺秒地赶到了会场。演唱会七点开场,他压着点到了,进场之后,坐得满满当当的八万人体育场,让白川又惊又喜。

    听说秦皓第一场演唱会就要在体育场举办的时候,白川还有些担心,这会儿看到现场气氛,他才切身体会到,秦皓的人气现在有多么高了。

    舞台上的灯光一亮起,场馆内的尖叫声就以掀翻屋顶般的声势响了起来。白川正襟危坐在票价1680元的内场前排,身边清一色的妹子,手上举着荧光棒和各种应援物,音乐一响起便疯狂摇动起来。

    白川抬起头,眯着眼努力想要看清站在台上的秦皓。他柔软的头发被细心打理过,舞台服炫目又不流于浮夸,仅仅只是站着,已经足以令人无法移开视线了。

    白川眼都不眨地看了一会儿,心中一时觉得又骄傲,又有一点儿莫名的失落。

    从初中第一次捧起吉他到现在,他一个人的男神,终于成为大家为之疯狂的存在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方便以后阅读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1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并对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第1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养不熟的男神踩死拉倒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