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回

    转眼已是三月,过了乍暖还寒的二月,虽偶有细雨挡不住的暖意袭来,倒是令人惬意无比。

    蔓枝绿柳的婚事皆是定在这月,因二人已无家人,婚事便由几位妈妈全权操办。

    数年前,梓莘便在城东置办了一座宅子供赵钱孙李四位妈妈老来容养。照着梓莘本意,就该找个山明水秀之地建个庄子,最好里头还有温泉,几位妈妈年老之后也好安养度日。可是,妈妈们却不愿离开梓莘太远,连近郊都不愿意去。无奈梓莘这才在城东置办了座两进两伸的宅子。且内有小丫头伺候着,外有小厮负责杂事,更不提那厨房上头有专人负责膳食,吃穿用度皆是梓莘一力承担。

    四位妈妈先是不肯,后终被莘说服。现如今也常去宅子里住。她们四人,一生未嫁,本以为老来无靠,不曾想过有如今日子。昔年,她们也曾认了春夏秋冬四人为女,现又多了蔓枝几人,倒也不担心自己年老无所依。轮到蔓枝绿柳出嫁几位妈妈也是真心的把两人婚事当做嫁女儿来操办。

    柳继承的诚心众人早有所见,且有又庄上的,几位妈妈也怎么不担心绿柳。可是姚二却是打外头回来,姚家也是贾府之人,她们所知不多,不免为蔓枝担心。谁知没过几日,姚家倒是送来聘礼。虽称不上样样精贵,该有的却是一样不少,更甚另有银两交于蔓枝。

    原来那姚二在外头多年,可是时时心中牵挂蔓枝,只想着一点点赞起家私回来娶媳妇。这回蔓枝松了口,姚二立即将家私如数交于家中让置办嫁妆给蔓枝送来。姚家如今算是贾赦得用之人,早就在外行走处理棘手之事。得知梓莘许嫁身边大丫头高兴的什么似的,二话不说开始操办婚事。除开姚二家私,又备上许多像模像样送来聘礼,姚二家私倒有一半算作聘礼直接交到蔓枝手中。

    如此,哪有人还怀疑姚二用心。姚家老大家的媳妇也是爽利之人,姚二年纪不小方才娶亲,也是尽心而为,布置起新房来。梓莘更是为蔓枝备了一整套家什。又是几日,那姚家二老还亲自拜访了李妈妈几个,待回了梓莘终把二人婚事定在三月二十这日。

    眼瞧着最得用的两人出嫁,梓莘大有一种嫁妹妹心态。虽为二人高兴,却也是依依不舍。好在二人也不算嫁到外头,日后还是要回来的。先是到了三月初二,绿柳不好在继续待在芷园,叩别了梓莘又与一干姐妹辞别这才去了几个妈妈的宅子备嫁。蔓枝哭红了眼,一转有却是越发耐心教导新提拔上来的几人。说来也是好笑,这新提拔六个大丫头皆是蔓枝与绿柳带出来带儿字辈的小丫头,如今几人都在十六,七岁正是得用之时。只是昔日蔓枝与绿柳也是随意给起了名叫着,如今叫着却是甚觉不妥,便商量着给几个人改名儿。

    一番商量之后,丹儿改名丹雪,墨儿改叫墨竹,梅儿改作梅画,剩下便是秋月,兰音,春晓。梓莘瞧着绿柳与蔓枝一本正经的模样,只是笑笑便允了。倒是这几个丫头听了整天乐呵呵的,似是对于自己新名字非常满意。

    瞧着二等丫头名单,蔓枝微微蹙眉,对着梓莘问道,“郡主,你可是认真的?”

    梓莘倒是真没有听那蔓枝所言,被拉回了思绪,不由讪讪的笑了笑。

    蔓枝瞧着梓莘心不在焉的模样,不觉来了几分气。可偏又无奈,轻道,“郡主,为何这二等要在外头选,我们自己人也是不少。”

    “原来此事。”梓莘笑着带过,也不多言。

    蔓枝越发无奈,跺了跺脚转身指着丹雪训道,“你可听好了,那二等也不管是不是从我们这儿提拔的,一律准不叫她们进郡主屋子。郡主日常便是有你们几个看着。若是我回来,郡主有丝毫不妥,看我不……”

    “是,是,是!都记下,都记下。”丹雪打断了蔓枝的唠叨连连称是,随即又掩嘴而笑,“蔓枝姐姐再回来呀,我们就要称呼姚二家的啦。”

    蔓枝脸颊微红,瞪着丹雪,抬手已经是戳上她额头,“就你这丫头古灵精怪,以后我出去了,你可要多生一份心,好生看着那二等几个,谁人可用谁人不可用,都要看仔细了。遇事若是拿不定主意,便可去问夏至姐姐几个。”

    丹雪吐了吐舌头,又笑,“蔓枝姐姐,你总是记不住。夏至姐姐几个,现在要叫张贵家的,陈一家的,苏富家的。还有将来绿枝姐姐是柳继承家的,你是姚二家的……”

    蔓枝闻言一手叉腰,一手却是揪住了丹雪耳朵,丹雪捂着耳朵连连讨饶。

    梓莘微笑着二人嬉闹,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似日那是夏至几个出嫁亦是如此。她抬手不经意的抚了抚自己面颊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这是她第二次如此用心的发嫁丫头,怕是也只是到了蔓枝几个。只有她们是从一开始就跟着她的,从南边一同到了这里,这份情谊怕是以后不会再有了。梓莘的这份惆怅一直持续到了贾琛归家。听着贾琛叽叽喳喳讲外头所见所闻,梓莘甚感安慰。自打唐牧与吴寅二人来了之后,便是常带着贾琛外出。梓莘自然不会阻止,她可不认为孩子关在府邸就会有大作为。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该就多出去走走,看看外头世界。贾赦忙碌,她也不好带着贾琛游山玩水,如今可信之人带了出去,她自然是心怀感激。梓莘感激也不会仅存于口中,空间里的好酒灵茶,鲜果珍味也似不要钱似送入二人所住院中。这一段相处,唐牧与吴寅二人也是真心喜爱机灵活泼的贾琛,如今又得了好处越发对贾琛尽心。

    到了三月二十这日天公作美,天空碧蓝无云,正是个好天气。梓莘起了大早,虽不能亲去,倒是放了几个丫头的假,让她们代为送嫁,只留几个二等伺候。待处理了杂事,夏至几个人也是去了城东宅子帮忙。

    午后,日头微斜,倒也不晒。梓莘有些心不在焉,只是带了个二等丫头去了湖中凉亭。若论伺候过她丫头里,除了夏至,便要属蔓枝与她最为亲厚。梓莘想着蔓枝性子素来要强,也是个眼里不揉沙子。姚二在婚事上头虽是表现不错,二人也算是情投意合,可这成亲不过只是开始,谁人都不知道日后会如何,不觉有些担忧。想着,她轻叹一口气,随手撒了一把鱼食在湖中里,立即引来锦鲤争相夺食。可梓莘却是无心观看,面上略显愁容。

    “郡主,可是不放心蔓枝姐姐?”

    一个细细小小的声音传来,梓莘抬眼瞧去,只见一个约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讨好的冲着她笑。说话的正是近日提拔上来的二等丫头之一绿芝。她年纪不大,生的倒是眉清目秀,肤如凝脂。今日她也是随意点了她来。

    绿芝笑眯眯的为梓莘添了茶,乖巧的退后几步又道,

    “郡主且放心,蔓枝姐姐最是能干。自然能把日子给过好了。”

    “你说的有理。”

    梓莘装作无意的点了点头,也不去喝茶,只是回眸望着湖中锦鲤,余光却见似是瞧到了绿芝神色慌张。梓莘勾起嘴角,笑容渐深。除了最初刚来时候,她用过赤胆忠心丸,这些年几乎不会想到这个。一来她是抓住要紧之处,二来那寻常药物她早已不惧,如此底下人忠诚度倒是没那么重要了,只求他们各司其职便可。这次选了二等丫头更不限原是在芷园中人。绿芝正是这次才入芷园,不想却是这些年来头一个近身伺候梓莘且起了不轨之心的。

    绿芝捧着茶壶不敢放下,见梓莘背对着她似有似无的答了一句,不由有些慌神。她想了想,又故作天真的又道,“瞧着时辰姐姐们怕是要回来了!郡主,可要用些小点?墨竹姐姐临走前可是关照我了,说是要好生伺候,若是有个不周,回来要罚我的。”

    “你倒是有心。”

    梓莘笑容可掬的瞧着绿芝,却是让她更加心惊胆颤。梓莘瞧着面上不显,心中微微摇头,略略一想,自然明白她的出处。

    梓莘的目光落在绿芝怀中茶壶之上,忽听碰的一声,那茶壶居然从绿芝手中掉落,砸在地上摔了粉碎。绿芝脸色一白,双膝一弯,已然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梓莘皱了皱眉,听到动静立即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媳妇子走出,却又不敢走近,只是静候一边听令。

    绿芝还在磕头求饶,梓莘饶有兴趣瞧着。她分明瞧见绿芝口中虽是求饶,面上却是一松,似是定了心。不由的对绿芝起了几分兴趣。

    梓莘不发话,绿芝倒也不停,瞧了片刻,梓莘心中有以后定论。瞧着也是差不了,梓莘才道:

    “不过是摔了个茶壶,本不是什么大事。你这是作甚?昔日里的规矩你可全忘了。即是如此,还是先回去好生学学规矩才好。”

    说着,梓莘目光一扫几个媳妇子拖着绿芝下去了。那这下绿芝倒也不哭不闹,顺从的而为。梓莘瞧了更觉有趣。

    那头贾母也是得了消息,她立即摔了个茶盏。陆妈妈不敢劝,挥了挥手,遣走了无关之人,只留珍珠翡翠两人清理碎瓷。

    “平日里,那边像个铁桶似的。这好不容易才有点机会,居然被那个没用浪费了。去,传我的命令,把她一家都迁出去。”贾母握紧拳头敲打着炕几恨恨的说道。

    陆妈妈一边帮着贾母顺气,一边瞧着跪在地上两人。她哪里不知道今日不同往昔,哪怕这亲近之人也是不能全信。直到珍珠翡翠出去,陆妈妈这才说道,“老太太别气坏了身子。来日方长,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

    “哼,机会!我瞧着这家里快没我站脚的地儿。也是她运气好!本来让她病上一场,我也好把这家务接管过来,可是你瞧瞧,那个坏事儿的。”贾母气哼哼的说着,跟着嘴角带起一抹嘲讽:“那头倒是有本事,如今我想捞她怕是也捞不出来了。传我话,要她掂量着说话。”

    “老太太,不可操之过急。绿芝是我瞧着大,为人极其聪明的。这次怕是个意外。我们这儿按兵不动才是上策。听闻郡主也没怎么责罚她。绿芝二等丫头身份还在,该是以后要是用她的。”陆妈妈出声安慰。

    贾母顺了顺气,不再多言,只是想到今日大好机会浪费,还是不甘,可却又无处发泄。其实,这个绿芝也不是外人,她母亲也是贾母陪嫁丫头之一,只是其母当初年纪尚幼,且不得用故不曾入贾母之前。如今倒是她家几个女儿有模有样,贾母便重新用起这家人。果然,这次梓莘发嫁丫头,绿芝被选作了跟二等入住了芷园。贾母本想着借机让绿芝下药让梓莘病倒,她也好拿回管家之权,却不想二等丫头竟也是近不了梓莘之身的。今日好不容得来机会却叫绿芝搞砸了,怎叫贾母不生气的。她火气冲不了梓莘,便转头发泄在了绿芝家人身.上不提。

    三日时光匆匆而过,蔓枝回门之日倒是来了芷园。瞧见蔓枝容光焕发面带羞涩,梓莘便知她日子过不错。再瞧一同来的姚二时不时偷眼瞧着蔓枝,又是紧张兮兮的模样,梓莘这才放下心来。一番请安之后,梓莘撵走了姚二,便由几个丫头回院子去了。

    一进丫头住的院子,蔓枝自然被姐妹们团团围住。

    “蔓枝姐姐,我可想你了。你这是回来不走吗?”未留头的小丫头四儿率先冲到蔓枝跟前,拉起她的搜晃啊晃的,一双大眼睛里充满希冀。

    一根葱白的手指点了点四儿额头,墨竹摇头笑道,“小丫头快别胡说。蔓枝姐姐今日是回门,晚些时候还要跟夫婿回去的。”

    “啊!蔓枝姐姐,为什么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那个张贵家的,陈一家的不是都回来了?”四儿瘪着嘴,拉着蔓枝手继续晃,脸上一副快要哭出来样子。这四儿打从分到了芷园便是由蔓枝带着,情分自然不同。

    瞧着四儿的模样,丹雪忍不住逗她,“这蔓枝姐姐啊,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不如我求了郡主,让你跟着蔓枝姐姐回去可好?”

    四儿还未答话,却见蔓枝面色微沉,丹雪吐了吐舌头,果然耳朵已被蔓枝揪起,

    “你又皮痒了是不是?话可是叫你能乱说的?如今你也是升了大丫头,这警言慎行还么学会吗?我瞧着跟我走才对。”

    “哎呦,我的好姐姐,我知错了,知错了!”丹雪扶蔓枝的手讨饶,“今天也是姐姐大喜的日子,姐姐可不能动气。李妈妈还等着姐姐快些生了小哥儿,小姐儿回来郡主身边呢!”

    “臭丫头!”蔓枝双颊绯红,下手却是轻了。丹雪乘机躲过,笑嘻嘻跑开了。

    蔓枝虽已出嫁,到底还是不放心,一通问话得知绿芝之事,心中倒是明白了梓莘之意。如今不必过去,自然不可能关起门过自己日子。她轻叹一口气,其实便去见梓莘。

    东厢梢间,梓莘依然坐在那头,蔓枝见了不觉眼圈微红。梓莘笑着放下手中账册,拉着蔓枝坐在下手,“瞧你这般模样,我自是放心了。也不问你好不好了。你且记着一句,我做郡主一日,便是你的靠山。”

    “姑娘!”蔓枝脱口而出。梓莘倒也不恼,轻拍着蔓枝手。蔓枝抬眼,不免泪眼婆娑,“早知如此,我就不嫁了。”

    “快别胡说。我身边丫头定然各个要有好归宿。你也别牵挂我,丹雪,墨竹,倒有几分你的脾气,梅画,秋月像极了绿柳,兰音,春晓也堪重用。我与绿柳也是此话,如今你们首要任务还是站稳脚跟,三年抱俩,如此便好早日回到我身边。”

    梓莘瞧着蔓枝而笑,缓缓又道,“对了,再过一两月我给你送去一人,你且帮我好好调.教着,日后我有重用。”

    蔓枝立即点头,倒也不多问一句。二人正说着话,只听外头传来秋月的声音,

    “郡主,二太太身边的妈妈来报,说是二太太身子不适,让请个大夫来瞧瞧。”

    梓莘微微皱眉,这等事儿素来有例,随即想明白了,略略一算,心中已是了然,便道,

    “拿了我名帖,交于张贵,让他去请太医。”

    蔓枝不解瞧着梓莘,却听梓莘笑道,“怕是二太太有喜了,她这一胎真是贵不可挡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9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九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95并对红楼歪传第九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