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回

    合着也该王氏倒霉。如今王家许多事儿因有贾政那一层,皆是瞒着她的。她哪里知道薛盛等人的算计。得了贾母召唤,王氏哪里敢辞,立即带了身边人,坐上小轿往荣禧堂后头去了。路过那荣禧堂,王氏不由牙根紧要,就差那么一点点,她就光明正大的住进去了。

    待进了贾母小院的稍间,王氏只见地上一溜跪着三个身形单薄的丫头,陆妈妈站在贾母身后。王氏没有来的眼皮跳了跳,此景似曾相识,她不由脸色微微有些泛白。

    贾母瞧见王氏如此,心中大喜面上却是不显。她笑着对王氏招了招手,“我的儿,快来这里坐。”

    王氏见状已是了然,她心中愤恨面上依旧笑意浓浓。走到贾母跟前王氏福了福照着贾母指示坐下。她抬眼扫过跟前跪着的几人,只见那三个生的皆是眉目清秀,却各有风韵不同,瞧着哪里是那寻常伺候丫头,便更加确定心中所想,饶是百般掩饰,还是露了心思。

    贾母自然没有放过王氏小动作,见她强撑着笑,眼神却是落在跟前几人身上,双手更是藏在袖中。贾母不由心中冷笑,张口便道:

    “老二家的,你也知这几日我一直在瞧人。今儿这三个我瞧着最是满意。你觉得如何?”

    “母亲的眼光自然是极好的。”王氏低垂着眼睑,随口附和道。她藏在袖中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极力不然自己露出半分,却不知早已被贾母看了清楚。

    “你也满意就好。”贾母笑的和善,她装似随意的指了指三人道,“如今你屋里只有周姨娘一人,这眼瞧着都生了两个哥儿了,怕是身子也弱了。这几个正好与你分担。”

    纵使心里有准备,这猛然听到,王氏依然止不住的身.子微微颤抖,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一时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推脱。她自是知道贾政为人,若是知道这几个是贾母所赐,定然会一一收用。一下子多出三个碍眼的,王氏有些懵。

    “这三个不过才十五,若是收用怕是有些早。先放到你屋里,你好生调.教着,日后且看她们的造化了。”

    贾母见王氏如此,已经足够。方才经梓莘提点,她也是经事儿的,这问一问人牙子自然知道哪些是薛家放出来的。如此贾母便大大方方买下,一股脑的塞到王氏那头去了。至于王氏如何处置,皆是与她无关。贾母心中有气,如今贾敏日子顺遂,乃是她最大幸事,有人要给贾敏添堵,她乐的还以颜色。

    王氏本是脸色惨白,忽听听了贾母如是说,倒也心中稍安,日后的事儿谁能说得准,只要不是现在就好。她脸色稍缓,目光淡淡扫过三人,微笑应下。那地上跪着三人还真是薛家给贾赦准备。如今三人见要去王氏院中,心中也是焦急,虽是低着脑袋,目光却是偷偷交流,想着要如何王氏说出原委。本来,她们也是要与王氏搭上线,让王氏给予她们助力,好让她们成功上位。

    贾母见事情已成,倒也不想与王氏多费口舌,随意扯上几句,便让王氏带着三人回去。王氏自然微笑答应。出了贾母小院,刚刚坐入轿子,王氏脸色已然阴沉。她细细回忆,确认这段时日自个儿没有丝毫得罪贾母的地方,今日贾母所出何故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了苏暮轩,王氏让王顺家的让那三个先去东厢跪着,自己回正房换身衣衫。三人面面相窥,无奈只好跪在东厢梢间。二月虽已是入春,却是乍暖还寒,梢间里熏着碳,地上也铺着毛毯,可也抵不过地上的寒气。王氏哪里知道三人身份,只想着给她们一个下马威,三人这一跪便是两个时辰,似是王氏依然忘记她们似的不闻不问。三人又累又饿,头昏脑涨只觉委屈。昔日在薛家受训,自然少不了罚跪这一项。她们这等身份,头一件的便是要挨的了主母责难,这才能在男人跟前讨得怜爱。可如今,她们什么都还没做,自然知道也是不能做的不免委屈。

    其中那个最是孤傲的,瞧见外头有声,便出声道,“拜托外头姐姐。”

    她的话音落下,门帘真的被人掀起,那头闪入一个人,大约十□□岁的年纪,瞧着相貌平平,穿的倒是精致。三人眼力也是极好,立即猜出应是王氏身边伺候的,三人对视一眼,便又由那个孤高的笑道,“拜托姐姐与太太带话,我等三人有要事相告。”

    那丫头瞧了瞧三人,也不予置否,放下门帘转身出去。不一会,便听到外头似有更多人走动,三人欣喜,以为是王氏来了,可才高兴了没一会,便听外头有一个媳妇子高声说道,

    “二太太有令,这三人不通府邸规矩,交于郡主处置。”

    说着,就有人进屋拖着三人出门。三人一时也不知是喜是忧。本想着不知道怎么才能接近侯爷,如今这王氏一句话,倒是给了她们机会。可是,这般王氏到底是知晓了她们身份,还是故意要给予她们处罚,三人不得而知。

    贾母得了信儿,心中的得意。她一早便想要叫两头相斗她也好从中获利。如今王氏率先如此,她倒也颇为好奇,梓莘这头会如何接招。

    自打搬入芷园,这处事的地儿皆有,擎苍斋倒是不让外头人进了。嘉事堂除了那第一天立规矩的时候大开院门,平日里梓莘理事皆是在嘉事堂后方一个叫蝉居苑小院。地方不大,却是正好适合日常理事之用。

    此时,见周瑞家送了三人上门,梓莘倒是颇感意外,她倒是没料到,王氏会来这一手,心中倒是不确定是否这送人这事儿王氏也插手了。她慢慢喝着茶,周瑞家的小心打量梓莘,又道,

    “郡主,若是无事,小的这就退下了。”

    “且慢。”梓莘放下杯盏笑吟吟的瞧着几人,轻道,“这几人我在老太太那里也是见过。按府里规矩,这外头进来的人,自然是要交到妈妈手里先学府里规矩。可老太太却是把人直接交到弟妹手里,怕是……”

    周瑞家的陡然一惊,没想到梓莘已是瞧过几人,她挤出笑脸,又道,“虽是老太太赐了与我们夫人,只是也不好坏了府里规矩。我们夫人这才……”

    瞧着梓莘笑意见深的脸庞,周瑞家的说不下去了,她讪讪的笑着,拿眼瞧梓莘。梓莘摇了摇头轻道,

    “还劳烦把人带回去。想来这几个怕是老太太给弟妹添置的屋里人。我这个做嫂子的,怎好对着弟妹屋里人指手画脚。若是弟妹觉得为难,我倒是记得还有个几位妈妈尚无差事,倒是可以前去伺候几位姑娘,顺便可诸事提点。”

    周瑞家的缩了缩脖子,笑道,“那就不劳烦郡主了。我这就回去回话,可这人……”

    “无妨,弟妹若是不便,叫人送去朝霞苑交到沈妈妈那边,跟着新来一起学规矩就好。”梓莘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

    周瑞家的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这朝霞苑在荣国府的西南角,接近荣禧堂后门,是专门调.教小丫头的地方。不论是庄子提拔还是府里适龄,又或是外头买来的,皆是在那处学了规矩。可若是真是送去那头,便是活生生的打了贾母的脸。周瑞家的思索一番,还是灰溜溜的带着人回到苏暮轩。王氏见了,立即摔了个茶盏。

    经了这一番,那三人已是大约知道这家府内的龃龉,还是那个瞧着孤傲的,膝行几步,凑近王氏跟前道,“太太明鉴,我们三人都是打江南被卖来的。”

    王氏微愣,那人说是金陵口音,见其神色挥手令人其余人退下,只留周瑞家的。那人间机又道,“太太,小女三人皆是姓薛的。”

    王氏瞪着三人愣愣的,半天才回过味来。

    不提王氏那头如何吃惊,梓莘这头倒是真有喜事。如今蔓枝绿柳几个已是年过二十,到了婚配年纪。照着梓心本意,该在几人十八上下安排亲事,可正赶上了丧期,这才耽误了。

    蔓枝如今出落的更好,虽还是爽利泼辣的性子,但是稳重不少。李妈妈最喜蔓枝,想着将来要把她当做自己接班人。可梓莘却想着几个丫头伺候自己一场不易,断然不能因为自己害了人一生。夏至几个的亲事也是问了她们才定下的,如今皆是夫妻恩爱。就连放出去的冬雪,逢年过节也不忘送上一片心意。梓莘知其意,只要不太过,也乐的为她撑腰。

    其他几人倒是大方,除了绿柳皆是求了出去。可到了蔓枝这头居然遇到难题,那丫头竟然是口口声声说是不嫁。

    正是蔓枝轮休,梓莘瞧着与她交好的绿柳。

    说起绿柳的婚事也颇为有趣。这里梓莘才说道要发嫁丫头,那头就有人来求娶,来人正是近郊田庄柳庄头的大儿子柳继承。那小子今年二十有五,一直没有娶亲,倒是让两个弟弟赶在前头。梓莘这才知道他原来一直在等绿柳。原二人还有着一表三千里的关系,小时聚在一起感情深厚,后虽失了联络,柳继承倒是一直挂念。后夏至几个出嫁,蔓枝绿柳几个补上,几人曾跟着梓莘去田庄。久别重逢二人相认,忆起小时种种,不由互生好感。柳继承允诺只要梓莘有发嫁绿柳一日,他就去求娶。梓莘当日听了后不由摇头叹气,只怪绿柳不早说,何至于拖到如今。

    “郡主,怎得有这般瞧我。”

    绿柳脸皮绯红,自打梓莘知道她的事儿,便时不时的瞧她摇头叹息。绿柳的亲事已是定下。就在三月十二,本是免了她的差事让她安心待嫁,可绿柳也是不放心,另两个已是得了梓莘赏赐放了出去。她若是再走怕梓莘不习惯,硬要是说好到了三月初二才回去。

    “绿柳,你可知蔓枝到底何故?”梓莘来来回回细细想了,怕是蔓枝这小妮子芳心暗许。她最是了解蔓枝性子,自然不会做那无畏猜想,以为蔓枝是瞧上了赦。只是她不免好奇,到底谁人居然入了蔓枝眼。

    绿柳放下一颗心,瞧着梓莘欲言又止。梓莘不由好笑,道,“说起来,我也算是看着你们大的……”

    梓莘的话刚出口绿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郡主好没意思,平白的让我们矮了辈分。”

    梓莘也觉好笑,伸手点了点绿柳额头,“素日只觉得你是个老实的,不想却是个捉狭的。连我也编排上了。看我不叫你夫婿知道。”

    绿柳闻言想起柳家表哥,不觉收敛几分,赧然道:“郡主自然知道蔓枝那丫头性子,她要是不想说,谁人都拿她没办法。不过我瞧着……”

    绿柳顿了顿,她心中有些猜测,只是不好说。见梓莘似是等她下文,斟酌着道:“似是那年姚二离开的之后,蔓枝闷闷不乐了三日。后来再也没有瞧见不妥。”

    “姚二?”梓莘眯眼,想起似是之前跟在贾赦身边的小厮。后来听说是出去历练,算起来也有四五年了。昔日,两人但是颇有往来,难道那个时候两人就有意了?可从未听贾赦提起。以姚二的年纪也该在外娶妻生子了。难道蔓枝一厢情愿?想着,梓莘不由沉下来脸。

    绿柳瞧着心惊,张了张嘴才要开口,贾赦却已掀帘而入。绿柳立即乖觉的退了出去,转头便去找蔓枝。

    这几日蔓枝心中一直不定,自打梓莘说要发嫁她们几个,她便是如此。绿柳匆匆进了蔓枝房间,瞧见她与丹儿对坐,手里绣着一方帕子。可瞧着蔓枝神情便知她心思不知道去了哪里。

    绿柳摇头走向二人,蔓枝魂不守舍竟然不知她走近。丹儿见了,眼珠子一转,立即放下手中物件把房间留给二人。绿柳撑着下巴细细瞧着蔓枝。若是说到容貌,蔓枝不过中等,只是素日有着一股子神气,徒增几分气势。可现在哪里还有半分往日样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蔓枝恍然听到叹气声,回神见到绿柳手中的绣花针直直戳入手指里,“哎哟!”下一刻,蔓枝丢开针线,痛呼出声。

    “蔓枝,你给我句实话。究竟这是在等何人!”屋里也没外人,柳绿直截了当的问道。蔓枝微楞,绿柳见了却是变了脸色,“蔓枝,你可不能糊涂!我们打小跟着李妈妈。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还不清楚吗?侯爷虽好……”

    “绿柳,你胡说什么!”听绿柳如是说,蔓枝白了脸,急急打断,“我蔓枝这辈子断然不会给人做小。你胡诌什么!侯爷是什么人,郡主又是什么人,我……我怎会存了那起子龌龊心思。”

    绿柳稍安,这些天她一直隐隐有些怀疑,却不好宣之于口,今日得了机会方才说出。与蔓枝相伴这些年,绿柳自然她知道的为人。可梓莘说要为她们议亲,蔓枝像是变了了个人,不由多想了几层。如今见到她般,知道蔓枝没有糊涂,这才放下心来。顿了顿,绿柳又问:“那……你真的是在等姚二?”

    瞬间,蔓枝脸色绯红,双眼居然蓄满了泪水。绿柳哪里见过蔓枝这般,不由着急。她还再欲说上几句,外头却是传来小丫头的声音,“蔓枝姐姐,郡主请您过去。”

    绿柳不觉发急,一边回了小丫头,一边帮打水帮蔓枝洗脸上妆。好不容易收拾妥当,这才放了蔓枝出去。蔓枝心头木木的,哪里有往日伶俐模样。头也不抬的往东厢去了。

    “噗嗤,”熟悉的笑声传入蔓枝耳中,却听一男声想起,“数年不见,怎得蔓枝姐姐似是变了个人。”

    蔓枝心头一紧抬起头,一张熟悉的脸孔撞入她眼底。男人笑眯眯的瞧着她,眼睛眯成两道缝。数年不见,男人高了,壮实了,一张脸黑了瞧着没有往昔的稚气。泪水糊了蔓枝的眼,她嘴里却道,

    “休得胡言,谁是你姐姐,蔓枝姐姐也是你叫的!”

    姚二摸摸鼻子,如今他高出蔓枝一个头,再也不是昔日小厮的模样。蔓枝在他眼里还是那年离开时候的样子,依旧的泼辣有劲。

    “话也没错,准论起来,你还是该叫我一声姚二哥。也不知道蔓枝妹妹一项可好?”

    姚二调侃的瞧着蔓枝,脚步不知不觉走进。蔓枝确实退后几步拉开二人距离,伸手摸了一把泪,仰着头冷笑,

    “不敢劳您惦记。也不知道姚二哥这次回来可否带着嫂子和侄儿?”

    外头历练多年,姚二怎会还是当年青涩模样。他轻笑着再次靠近蔓枝,让她退无可退。蔓枝侧着头不紧紧咬住了双唇,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个叫姚二的,依然闯入她的心房。

    “蔓枝,我们也算打小一起打大的。那年我走之前说过让你等我回来。又怎得会言而无信。今日我且问你一句,可否愿意嫁我为妻。我虽无什么本事,还是这府里下人,可也能确保你与未来的儿女衣食无忧。你跟了我定能教你不被人欺负了,小瞧了去。”

    蔓枝闻言,那里还顾上许多,紧紧抓住了姚二前襟,连连点头。姚二恍然,也不知道怎得手就圈住了蔓枝的肩膀,把蔓枝拥入怀中。

    如此,梓莘身边四个大丫鬟皆已定了人家,蔓枝与绿柳分别嫁了贾赦得用小厮与那庄头之子,另两个放了出去也是嫁的极好。梓莘也是出手阔绰,为四人置办成套嫁妆。在对比先前夏至四人,一时间,倒是有哪些个心思活络的,要给自家女儿谋个好出路,皆是想把女儿送到梓莘身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9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九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94并对红楼歪传第九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