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回〔修错字)

    那吴寅与唐牧二人便在芷园内外院处住下。两人日日吃着灵食,喝着灵酒,饮着灵茶居然乐不思蜀不想走了。贾赦也觉得两人这些年着实辛苦也任由他们去了。如此,贾琛倒是乐坏了,终于来了两个陪他玩耍之人。他本就与家中两个年龄相仿的堂弟玩不到一处。林家表哥倒是不错,可却是只爱待在书房中。如今特别是唐牧,半点也不把贾琛当晚辈,两人玩闹起来,竟是可以外书房的房顶掀翻。如此,这荣国府也是知道,如今芷园内外院里住了两个男客是侯爷好友。

    转眼又是中秋,贾母早早提出之今年中秋要帮着梓查看田庄铺子上缴出息账目。梓莘自然不会拒绝,到了正日,贾母也是借了外院书房,扯了屏风一一见了管事。货物还未清点,倒是账目先来了。梓莘也不怎么发话,只是听了管事描述,描述完毕便让回话之人跟着府内不同的管事娘子下去清点。

    贾母哪里是想看这些,梓莘进门已是第六年了。可她从未见过她陪嫁庄子店铺上缴出息,别说是货物,连一两银子也是未见。原以为她是坐吃山空,不懂经营的。可瞧着她打理偌大府邸滴水不漏。面上瞧着不给人留一点油水,可是额外打赏从未少过。另外,若有个寻医问药的,只要身上有差事甭管自己,连家人都能一同由府里请大夫诊治。如此,下头人倒也不指望油水,而是期盼着干好活,可得那额外月钱。

    在贾母看来,这六年来梓莘私房只多不少更想一探究竟。待管事儿皆是跟着管事娘子离开,这厅堂里只有贾母和梓莘对饮喝茶。贾母身边如今跟着珍珠翡翠两人,陆妈妈今日不在。梓莘身边则是由蔓枝绿柳二人打理,两人皆是另有两个小丫头在外头听后差遣。贾母犹豫片刻,还是张嘴问道,

    “郡主如今不比从前,可别因这府中之事耽误了你自个儿的事儿。我瞧着也是时间,你那头也要开始忙了,怎得?人手可足?”

    梓莘眉毛也未多动一下,只是笑道,

    “多谢老太太关心。我那头事儿早已经打点妥当了。上赐的田庄有内府的人专门打理,进项已经上来。我那头的也有钱妈妈盯着,如今账目也核算完毕。”

    贾母见梓莘滑不留手,只说她俸例所得,却绝口不提陪嫁出息,不觉心中憋屈。只是略略一顿贾母计上心来。

    “难为你小小年纪这般妥帖。她说着又是喝了一口茶,道,“我上次瞧着你那总册分册倒是不错,可否拿来总册我瞧瞧?”

    “这个自然。”说着梓莘只是瞧了瞧一堆账册,立即抽出一本递到贾母跟前。

    贾母笑嘻嘻接过,翻来稍稍瞧了两眼,眉头已然皱起。她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吓到!如账册示阖府上下花销最大的竟然是她。好吧,这本是也天经地义,可这般瞧着贾母真心不舒服,又不好问她要了分账来看。贾母正纠结着,入目就是一项崭新之处,问道,

    “这笔款开始如此巨大?”

    梓莘目光扫过,见贾母指的正式唐牧与吴寅二人的用度,笑道,

    “这是侯爷两位好友花哨。如今他们在外院的青翠轩住着。侯爷特嘱咐我不可怠慢了,这两位昔日在家也是顶富贵的,切不能委屈了。不要叫他好友住的还不及二弟的几位清客。”

    贾母语塞,贾政养着几个清客的事儿她也是知道。如今听着梓莘淡淡说出挤兑之言,只好忽略过去。想了想她又道,

    “还有一事,你二弟前日来与我说,想要把珠哥儿,珂哥儿送去家塾。你瞧着着如何?”

    梓莘微微一愣,不可置信的瞧着贾母道,“两个侄儿明年开春,不过需五岁,二弟是不是太心急了?”

    贾母无奈摇头,又道,“可不是这个理儿!可那也是个倔脾气,说是外甥斐哥儿也是小小年纪开蒙。他们如今已是正好。”

    梓莘略略一想,也是明白过来。只怕贾母醉翁之意不在酒,还是再打贾琛主意。她为难看着贾母道,

    “老太太也是知侯爷对琛哥儿身子特比上心,就怕他读书累到,我虽一旁劝着,也是无用。好在这次来的两位里头倒是有个学问极好的。要不老太太问问二弟可否要去琛哥儿一起?”

    贾母瞧着梓莘顾左右而言其他倒也不再多语。那头各处管事已是轻点完毕,对着贾母与梓莘行了礼又各自领了印有自己名的字荷包,等候贾母吩咐。如今贾母还有甚可说,不过是重复着要几好生办事罢了。此次探查,贾母再次铩羽而归,心中不免来气,再看跟前伺候的,横竖皆事不顺眼。想着几个人年纪似是到了,便让陆妈妈回了梓莘,要拉她们出去配人。

    得了信儿梓莘倒也不觉奇怪,只是命了管事妈妈带了人去给贾母选。贾母也不客气,一下子选了四个清秀可人刚刚满了十五丫头,又有三四个大约十来岁未留头的小丫头。可怜那珍珠伺候了贾母许久,本以为有好出路却只是被赏了十两银子作为陪嫁。

    梓莘瞧着新上任的珍珠翡翠琥珀几个,只是摇了摇头,倒是留意了几个未留头的丫头,也不见那金姓估摸着怕是还有些年那鸳鸯才会到了贾母身边。至于轮换下来的珍珠翡翠几人,梓莘也无为难唐的意思,问了她们自个的意见,或是安排配人,或是放了出去不提。

    这番变动,王氏亦是瞧在眼里,倒也没有插手。她如今心思都在了南苑上。王氏眼看着那周姨娘出了月子,且不管她用下什么药,这周姨娘非但无事,瞧着还日渐水灵,出落竟是比前些年更好,心中不免浮躁却有无人可问。药性她倒是不怀疑,唯有归结周姨娘天赋异禀。再说那贾琼也似乎是生来与王氏作对,每每见了王氏便是哭闹不止。一来二去,王氏全无心思扮演慈母,倒是一心也想再生一个。虽说如今贾政宠着周姨娘到底没有越过她去,她知道那可是娘家有力,不免心生感激,可是如此可想到娘家琐事,心中不免又起了新的烦躁之气。

    这话要是要从头说起。蒋氏离世如今足足已有五年,王父素日被那蒋氏压着,别说妾侍连通房都没一个,贴身伺候也是那小厮,就变如此连小厮也没有面目清秀的。待一年丧期而过,王父似是被压制久了,倒也不着急续弦。连续买了两个懂诗文且相貌姣好的丫头跟前伺候。王父成亲尚早,蒋氏又几乎是那三年抱俩的生下这许多儿女。如今王父不过刚刚四十有五,正值壮年,这时间久了倒是动起了续弦的心思。媒人递来的大约都是那十□□岁的姑娘。王父那头倒是在意两个儿子想法。那王子胜原本待在金陵,一来听了父亲召唤,二来在金陵也是待腻味了,过了端午便带着身怀六甲的妻子一同北上,一家团聚了。可偏偏王子胜只顾自己开心,王子腾倒是全然不介意,只想着父亲开心就好。王父性子本就优柔寡断,这下更是犹豫不决。

    王氏这头一想到将来要对着比自己年幼的叫母亲,甚至还会有比自己儿子年幼的弟妹,便觉浑身难受,呼吸不顺。这几日,倒是有人介绍一人。一个三十来岁的寡妇,膝下还又有一女年三岁,已是前头老公订了亲的。家中且还有薄产。对此人,王氏到了动了心。三十来岁年岁刚好,又是寡妇再嫁,以后谅她也不敢耀武扬威,只是愁着怎说服兄长。

    贾政今日歇在周姨娘处,瞧见了白胖的哥儿心中随时欢喜,到底觉得美中不足。这大秦嫡庶有别,他如今虽有三个儿子,别人看来,拿得出还只是贾珠一人。断然不是那林如海,成亲五年多,以有三个嫡子,还有个有口皆碑读书郎。一番*,贾政一反常态的坐在床上发呆。愉悦退却,贾政脑子里开始飞速运转起来。

    “老爷,您这是怎么了?”周姨娘撑起无力的身.子瞧着贾政,私下里二人便是如此称呼,一如在金陵的时候。

    贾政摇了摇头,轻叹口气,道,“哎,这些时日可是委屈了你。要你伏小做低。”

    贾政虽真心喜爱周姨娘,对王氏倒也尊敬。王子腾如今发展极好,又有蒋家背后支持,大有扶摇直上只之感。如今这京城中,王家与蒋家关系紧密。贾政瞧着不免艳羡,对王氏也不觉有了几分讨好之意。王氏对周姨娘与贾琼摆明的针对,也只要视而不见。

    “不会。我自然知道自己身份。老爷是做大事,怎好叫老爷为难?如今这般便是最好。我也别无他求,只望着两个哥儿好生长大。我这当姨娘便是心满意足。”周姨娘说的可怜。

    贾政听了心生怜意。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叫到周姨娘手里,道,“这东西你收好,我的私房还是放你这里。和在金陵一般。万万不能叫她发现。”

    “老爷!”周姨娘说着已是梨花带雨哭到在贾政身上。贾赦无奈,只有拍着周姨娘的背脊好生安慰。想到周姨娘所只望儿子好生长大。又想到人人夸赞读书郎林玗,心中要把贾珠,贾珂送去家塾念头更甚了。

    贾政口中家塾便是由当年贾代善出自专门为贾府旁支设立的。为的便是让贾府旁支中家境贫寒的子弟有个读书认字之地。主讲之人则是当年中了秀才,之后屡试不第的贾代儒,这家塾本不是为了培养子弟科举。不过只是个启蒙之所,不至于那让那些平安子弟当个真眼瞎。

    到了贾赦这处,他本想着好好利用,请些个会试落榜之人在家塾中一边教书,一边准备三年后应考,可与贾代儒交涉数次无果,那贾代儒均是摆出一副长辈派头质问贾贾赦是否小瞧与他,如此,贾赦倒是索性放手,瞧着族中有真才实学,便提供束脩去其他书院读书。这等事儿旁人自然不知。

    贾政也是从家塾中出来,自然比起贾赦更是尊敬贾代儒,觉得他与童子启蒙便是再好没有。这事他如今不是家住,送子上家塾自然要与贾赦商量。这日他下了衙,问问小厮,得知贾赦在芷园便派人去请。贾赦正在教授贾琛口诀,听闻只是轻笑,让人告诉贾政有事亲自前来。

    “大哥,你这位弟弟面子倒是挺大。有事想谈不来找你这侯爷,偏要你去见他?若是我没记错,他目前只是六品吧?”唐牧喝了一口灵茶,懒懒的说着。吴寅倒是白了唐牧一眼。这家伙说话总是口没遮拦。贾琛一旁听了,滴溜溜转了转眼睛,却是从贾赦膝头爬了下来。

    “哎,小子,你这是干嘛?”唐牧不明所以,对着贾琛问道。

    贾琛嘿嘿一笑,道,“我是要快躲起来,不然,二叔见了我定是问我最近读了些什么书,描红如何了,三字经可会背了。这些要我怎么回答?我若是三字经背不出,有怎得能读书?我能读书,还需描红吗?我若是不回答,他定然又要好一通教训。我又不是斐大哥,干嘛要日日待在书房。”

    唐牧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拍了拍吴寅的肩膀,道,“原来大哥的弟弟这般有趣。不如二哥你留下与他吟诗作对一番,也要让他自叹不如,以后不敢在大哥面前叫嚣。”

    吴寅白了唐牧一眼,看向贾赦,见他点头这才站起,伸了伸懒腰道,“比这些有何用?他可是连探花郎也不放在眼里。”

    说着二人牵着贾琛走出书房,往住所去了。待贾政赶到,瞧见便是贾赦品着茶,手捧一本话本瞧的津津有味。贾政来气,可到底还记得两人长幼有序,拱了拱手道,“不知道大哥是否得了空,听我几句。”

    贾赦放下书,指了指自己前头坐笑道,“坐下说话也无妨。”

    贾政见贾赦风淡云轻的模样更是来气,便道,“我瞧着几个哥儿也是到了正式启蒙之时。大哥看何时送哥儿们去才好?”

    贾赦嘴角微扬,桃花眼中闪动着浓浓笑意。贾政读懂了贾赦未尽之言,微微捏紧拳头,他怎么会忘记那日贾赦拿着图纸来奚落他时,他可是夸下海口,说是贾母尚在二人不好分家,却是让贾赦记清出息与花销,二房所有收入开支到了真正分家那日清算。

    “二弟,我是不打算送琛儿进家塾的。你若愿意,自便即可。可是如今手头紧来拿束脩?”贾赦微微而笑,他手里可是有贾政签字画押,说好两房日常开销是分账的。

    贾政顿时憋红脸,指着贾赦言辞不觉激烈起来,“大哥,休怪今日弟弟无礼。你不学无术,难道还要让琛哥儿步你后尘吗?我如此问他,居然如今连三字经都未会被,也不曾描红。你要耽误他到什么时候!”

    贾赦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快到贾政以为自己看错。待他回神,贾赦已是拿起书,淡道,

    “无妨,人的几个字,会写自己名字就行。这爵位未来就是他的,我将来为她找个识文断字的娘子,便不用愁了。”

    贾政脸更红了。王氏便是只会看账本,不懂琴棋书画,这是他心中最大的痛,如今被贾赦这般直白到处。他甩了甩衣袍,最后还是道了一句,

    “大哥可不要欺人太甚。如今我花都是我自己银子。束脩部分还请大哥早早送到我处。”

    贾政愤愤离开了芷园,耳边不断回响的却是贾赦那句,”无妨,人的几个字,会写自己名字就行。这爵位未来就是他的,我将来为她找个识文断字的娘子,便不用愁了。”

    贾政不明为什么他事实都比贾赦强,可是如今却要看他脸色。忽的,想起安王偶尔提及之事,再也压抑不了自己的心,竟有那立即应了安王的念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9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九十二回〔修错字)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92并对红楼歪传第九十二回〔修错字)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