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回

    话说,那日警幻察觉小世界隐隐有那脱离掌控之势,便又想到那一僧一道。如今她自持身份不同,自然不会亲自去找,便让身边名为可卿的女子前往。那僧道修炼之处距离太虚幻境不远处的小绝山。在得了贾赦点拨之后,二人对于警幻早已不似之前。却不想这警幻也不知得了何滋补之物,短短时间之内居然突破境界。如此僧道二人心怀恐惧之下居然摒弃前嫌和好如初。今日得了可卿来带的信儿,哪里还敢推脱,立马急急应下便往大秦所在的小世界去了。

    真论起这各处红楼小世界,这僧道二人真是必比可少。不论是甄士隐的梦境,亦或是黛玉,宝钗二人缘由,处处可见二人痕迹。可还有那未尽之处,比如这贾珍续弦尤氏之父尤富贵。

    尤富贵本是山东烟台人士,出生富足,家中有良田百顷以及一片山头,不算佃农也有这伺候的奴仆也有几十人。这尤富贵又是远近闻名的乐善好施之人,十里八村的口碑也是极好。如今他三十五,日子过的滋润,唯一美中不足便是膝下只有一女,今年十岁。尤富贵之妻庞氏也是当地一富户之女,当日陪嫁也足足有了好几百两。可夫妻二人眼瞧着年岁渐大,儿子也不知在哪里心中到底着急起来。

    那日这尤富贵在田埂巡查,远远的便见一僧一道慢慢走来,二人嘴里似乎还在唱着什么好,什么忘不了。二人唱些什么,尤富贵是听不懂的,不过他本性乐善好施,待二人走进见他们衣衫褴褛,一个破着足,另一个却是个赖利头,不觉心生怜悯,急急去摸怀中荷包,后掏出五两银子,恭敬递给二人。

    僧道二人自打进出小世界,哪里遇过这种事儿,顿时愣住,瞧着尤富贵心中泛起嘀咕。这尤富贵瞧着二人果然不是像是来骗银两的,便把随身荷包交到那坡脚道人手里,道:“二位神仙,这是一点点心思,二位也好置办些行头,吃上饱饱的斋饭。”

    坡脚道人眉毛抽了抽,看着手中沉淀的荷包真是接也不是推也不是。还是那僧人机敏,当机立断的皱眉对着尤富贵摇头,道,

    “小僧瞧着施主心善,也不该是那绝后之人,怎得……”

    尤富贵蹙眉顿,他虽乐善好施,却也不是傻子,也不是没有故作可怜来讨银两的。只要不太过的,他便睁只眼闭只眼的略给一些打发了。今日见着僧道不像是来讹人便给了银两,却不想那赖头和尚如是说,心下便是不喜。

    那僧道又是何人,哪里会不知尤富贵心中所想,见他不悦,癞头和尚立即又道,

    “今日得见也是施主与你我二人有缘。如今得了施主的恩施,却不好白拿。不如我送施主几句话……”

    和尚一边说着一边瞧着尤富贵脸色,见他脸色逐渐平缓,这才说道:

    “施主也知这前世因后世果,我方才细细瞧了,这才发现原是施主得了天大的富贵,却是压不住。若是把这天大富贵捐了出去,方才能化解。另外此地不适施主据说,若是迁居京城,定有那意料不到的喜事。”

    尤富贵哪里相信,他待说上几句,却一个闪神哪里还有僧道影子。如此,尤富贵生生的吓出一身冷汗,回去便病了。这病了才三日,忽闻下头有佃户来报,说是在山头挖到一个稀罕物,绝不敢私自昧下。待东西拿来,居然是个已经颇有形态的人参,尤富贵瞧着这模样没有千年也有百年,立即命人在放入木盒封存。再细细想了那日僧道二人所言,竟然一时不知是梦是真。这般耽误了半年有余,终下决心打着献宝之名上京了。

    尤富贵也不是有勇无谋之人,先是偷偷在京郊置办了个百余亩田地庄子。跟着安顿好妻女只身前往打探,好不容易搭上安王之线,这才如愿以偿。他又伺机表了诚心,把发现人参山头一同捐出。那座山头占倒是占了尤富贵小半家产,如此换了个散官之爵,即便将来真的没有儿子,女儿也能嫁的好些。

    梓莘对于尤富贵其人倒也没什么兴趣,只是从贾赦这儿听了一耳朵也就搁下。这些时日,芷园里倒是来了两位稀客。这稀客不是别人,正是贾赦那两位拜把子的兄弟唐牧与吴寅二人。

    话说那日在馨香院匆匆别,贾赦本事要约二人与梓莘相聚,却不想临时接到密报,便把二人一个往西一个往北调离京城。如此三人到是再也未见,平日只有书信来往。这几月两边时局已稳,也无需二人驻守,贾赦便把二人调了回来。细算起来,三人也是快五六年未见,难得相聚自然是要把酒言欢。梓莘更是毫不吝啬的拿出空间中所酿灵酒,甚至亲自下厨整了一桌席面。唐牧吴寅看着新奇菜式都拿眼瞧贾赦。

    “好好的,不吃菜,瞧我作甚?”

    贾赦不理会两人调侃的眼神,夹起一筷子凉拌茄子放入嘴中,虽脸上不显心中倒是不悦。梓莘原本并不下厨,知道贾琛出生半年,这才用起了空间内现代厨具,可也只限贾琛吃食。如今倒是给他面子,为他与两位兄弟亲自整出席面。

    唐牧吃了一口豆豉排骨,不觉连连称赞,又道:“原本我就奇怪,为何大概放着翩翩那等姿色姑娘,却从未瞧过一眼。方才见了大嫂,我可是明白了。再瞧瞧这个……啧啧啧,大哥,你说大嫂在南边可还有与她这般的姐妹?”

    贾赦冷冷扫了一眼唐牧,只觉万分头痛,昔日指点二人也是没料到会有今日场景。这唐牧便是如此跳脱的性子,如今也是二十好几,却也不见他有成亲打算。如此倒有些后悔引二人进此途了。

    吴寅不知贾赦心思,自然知道这位三弟向来没正行,此时倒也不答话。他素来爱酒,方才进门已是隐隐闻到酒香。贾赦自然知道吴寅的喜好,端起酒壶给他斟上一杯。浓郁酒香在空气里扩散开来。酒气弄不浓烈,闻着似是熟果的香气。再看那白玉杯……

    只是这一瞥,笑容在吴寅的脸上凝结。他眼前的白色玉杯质地很薄,几乎接近透明。如此盛了透明液体,居然隐隐散发着光晕。别说那好酒的吴寅,就是那唐牧亦是看呆。

    “这……这可是传说中的灵酒?”唐牧颤抖着声音,指着酒杯不敢碰一下。

    “二弟好眼力。正是灵酒没错。也不知道我这儿的灵酒比起昔日那什么院子的到底如何。还请二位细细品尝。”梓莘哄睡了贾琛换了衣衫便来作陪,进门就听见唐牧由此一问便如此回道。

    唐牧正是心神荡漾,忽闻动听女声传来,抬眼望门口一瞧,脸颊立即飞红。只见门口立着一女子,生的是面容清丽,一身浅紫色蝴蝶花纹襦衣,系上略深的百褶长裙,腰间一款白玉打环称的腰肢纤细,体态修长。随意竖着一个堕马髻,插着一根白玉雕花簪子,简简单单装束,微微浅笑的样子居然让他不敢直视。唐牧心中暗骂自己,方才明明已是见过,如今居然还是这般丑态。

    “怎得?二弟是嫌弃我这酒不美?”梓莘指了指唐牧的白玉杯,目光轻扫过他。见他面露囧色倒也收敛,只说道,“两位贤弟,休怪我做嫂子托大。嫂子这里旁的没有,美酒,灵茶,自然不比外头的差。若要真论起来,怕是之差几个姑娘。这个呀,只要我们侯爷愿意,叫庄上几个回来就好。”

    贾赦轻咳一声,另二人也回过神来。这唐牧自然知道自己方才失言,没事提什么翩翩姑娘。他呵呵的赔着笑脸,举起酒杯对着梓莘一敬,“嫂子,是小弟的不是。小弟有眼无珠,居然不知嫂子能耐。以后,还请嫂子多多照拂。”跟着,也不等梓莘回话,已是一饮而尽。

    瞬间,这唐牧脸上大变,立即席地而坐运气功来。此刻,他的丹田之内的淡淡灵气凝结,形成一个个灵气团。这分明就是刚刚饮入的灵酒所致。见唐牧如此,梓莘倒是对他个性有了了解,无奈摇头笑道,

    “你真是……这可是我好不容收集到灵果配上灵米特制而成。你这一饮而尽的,岂不糟糕?”

    唐牧已是运转功力,在大秦几乎没有天地灵气之处。他们修炼全靠贾赦,如今忽然引入那么多灵气,若是不好好吸收引导,怕是要爆体而亡。本来即便一饮而尽也至于会如此,只是这唐牧饮用过急,又是毫无防备这才出了岔子。吴寅无奈瞧着唐牧,也不理他倒是慢慢自饮自酌起来,这慢慢的喝着,才是真正觉察到了妙用之处,只觉得这次前来真是值得。这些年奔波也是足以。

    一顿饭吃完,这唐牧还是没有吸收完全。倒是其余三人相谈甚欢,唐牧起先还忿忿不平,渐渐似是进入了忘我境界。待他再睁眼已是一日以后的事情。他跟前正有个小豆丁皱着眉头与他对视。这一番阴差阳错,唐牧居然已经突破瓶颈,他的双眼更是明亮清晰,由此瞧着小豆丁更是诧异。明明不过刚刚嘘四岁,依稀可见气体在他周身萦绕,竟是要引气入体,可修炼了。

    “唐叔叔,你为何一人坐在地上?地上凉,你这样会生病的。娘说乖孩子不能随便的这样坐在地上,只有在地上铺了厚厚毛毯才行。可是现在还那么热……”贾琛嫌弃的盯着唐牧,一副如此不可教也的模样。

    唐牧刚刚起的那些子欣喜之情,瞬间飞灰湮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9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九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91并对红楼歪传第九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