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回

    林如海高升,林贾二府俱是欢喜。这侍读官阶最不高,却是天子近臣。待两个哥儿满月,前来贺喜之人更是络绎不绝。林如海一贯滑不留手,谁也不得罪,却也不显对谁亲近。贾政瞧着既是艳羡,又是有些自傲想着林如海高升不过才与自己平阶。如此倒是把注意力放到了前来宾客之上,他可是记得安王嘱咐他多结交新贵。

    女眷那头贾母与林母一人抱着一个哥儿简直爱不释手。林母眉开眼笑着,任谁都能瞧出她是发在内心的高兴。俗话说的好多子多福便会用三年抱俩来形容。她如今倒是也差不了多少,林如海与贾敏成亲五年有余,孙子抱上了三个。且瞧着各个体态康健,相貌更是不提。贾母本就最疼贾敏,本来她还不满意这桩婚事,如今瞧着贾敏肚子争气,一反林家子嗣单薄,连生三子,那林如海仕途顺遂,心中也是真的高兴。

    “噗嗤,”林母边上坐着的一约莫着四十的夫人掩嘴而笑,她指了指贾母身边坐便是保龄侯夫人严氏,笑道,“瞧瞧,把她羡慕的。这呀,就差没流口水了。”

    严氏倒也大方,拿眼斜眯了那夫人一眼,道,“这话说的好似你不羡慕似。你说没错,我呀是快要口水。你呢?我可是瞧着你方才拿着帕子擦嘴角呢。”

    严氏话音刚落,立即笑倒了一片。坐在林母边上则是她同族堂妹,如今的鸿胪寺卿康胜之妻。康季氏与严氏年龄相近,昔日里倒也是交好。方才众人皆是看到康季氏拿着帕子掩嘴而笑。这样场合自然没有梓莘与王氏说话的份儿,二人则是与贾敏同桌,另一个几家年龄相仿的女眷。

    “我瞧着啊,昔日姐妹如今你最是好福气的。”贾敏右手边的女子说这话,目光却是瞥向贾母与林母所在。王氏夹菜的手微微一顿,却又似没听到。说话便是贾敏口中提过的镇国公孙女。

    贾敏瞧着牛氏泛着淡淡青色眼圈,厚厚的粉盖不住她的憔悴。她是嫁了治国公马魁家的三房次子。这马家人口多,关系颇为复杂,上头又有两层婆婆,又有妯娌比对着。贾敏在想自己,不觉感激起亡父为自己挑的这门亲事。

    “我方才瞧着那两个小家伙简直稀罕到不行,可惜我没闺女,不然定要讨来一个来做女婿。这才一个月,竟是全然长开。哎哟哟,白嫩嫩的小脸是真是长一模一样。”牛氏目光轻扫周围,立即扯开话题。

    闻言,众人不免一言我一语的,论起那双生兄弟长的究竟像谁。若是愣要说究竟是像贾敏还是林如海,还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倒是两孩子有着贾赦一般桃花瞳。小小婴儿眼睛显的更大,乌溜溜的眼珠揪着人,真立即把人融化。

    “我说呀,这古话说外甥肖舅,哥儿们定是像极了舅舅。”牛氏说着笑眯眯的看向梓莘。这里都是相熟女眷,对于贾赦大都也是见过。听她这番说辞不免连声附和,一起拿眼去看梓莘。

    梓莘面带微笑,似是不明白众人目光。牛氏目光闪了闪,转头对着贾母笑道,“这般我们可说好了,今后我若得了闺女,你可以把这两个匀出一个给我做女婿。”

    “好,你若生的出,我们再议。”贾敏大大方方点头,却人来众人嗤笑。谁都知道马家在林玗这一辈各房已有五六个哥儿,却是连一个姐儿都无。牛氏哪里肯依,便要去撕贾敏的嘴。

    热热闹闹喝了满月酒,梓莘与贾赦回到芷园,两人梳洗之后才要躺下贾赦却见梓莘歪着头盯着的自己猛瞧。

    贾赦低头瞧着自己,也不觉哪里不妥。不由问道,“莘儿,你瞧甚呢?”

    梓莘自然知道贾赦相貌出众,如今他长发散开,又因夏天便随意披着暗红色丝质长袍,腰整个人瞧着更觉道骨仙风。梓莘摇头连连乍舌,“夫君果然好相貌,难怪到了如今,还有人惦念。”

    贾赦微愣,又听梓莘说道,“昔日里,我总觉得夫君风流之名在外,闺秀们难免退避三舍,今日才知道,原来辜负了芳心一片。人家可是瞧着修哥儿,齐哥儿长得像你,要问敏妹妹讨了做女婿去呢。”

    难得见梓莘这等模样,贾赦伸手揽过梓莘腰,又腾出一只手你了捏她的脸颊,“彼此彼此。那位丁表哥如今可还是心心念念的想要当你助力呢!”

    梓莘冷哼一声,推开贾赦的手,瞪着他道,“你可别转移话题,快说,你到底曾经与那四王八公女眷有何来往。”

    贾赦见梓莘吃味哈哈大笑起来,手一挥帐帘放下决定一会细细与梓莘说道说道。

    贾赦与梓莘二人在芷园甜蜜正浓,那头苏暮轩内王氏与贾政却是鸡飞狗跳。

    话说这院子还是修好,贾政瞧着也甚是满意,提笔写下苏暮轩三个字。那二伸的院又提为南苑和北苑。周姨娘也分到了南苑处处着。这日饮了满月酒归来。贾政心中愤愤不平。宴席上头,诸人眼中似之余贾赦,并无他贾政。无论他主动示好,还是放低身段,却是毫无收获,可贾赦便是不废除灰之力,竟然与他们想谈甚欢。自己想要插嘴,却是屡屡使不上劲。他心中暗恨倒也无可奈何。

    最女眷中不乏勋贵之家,贾敏到底国公府出生,昔日结交自然也都是勋贵女眷。可林如海却是科举出生,又是在翰林院任职,结交大多是清流。贾赦之名众人虽是耳闻,可见他相貌气质皆是不俗,谈起来更是言之有物,虽贵为荣康侯,却是毫无架子。与谁人都是谈笑自若,只觉是那勋贵谣传罢了。可贾政在他们眼里却是不同。他如今虽然官居六品,到底又好事之人,挖出他县试未过之事。面上虽然不提,可是那些个已读书人自居,自然瞧不上他。可偏偏贾政还不自知,倒是惹了笑话。

    回到了苏暮轩,王氏循例问问周姨娘,都说她这几日便要生了。王氏一早便是备下人手。上一次周姨娘生产,王氏自顾不暇,这一次她自然不会让周姨娘顺利生产。她虽是不在意贾政如何,可是却也见不得庶子庶女一个个往外蹦。这西施日,在忙这准备此事,便是把梓莘的事情暂时方法不理。

    不曾想她这头不过是刚刚起了头,哪里居然来报,周姨娘已然生下一子,如今母子均安。王氏气的脸都绿了,可贾赦也在院子里,自然不好发作。便遣了人去贾母处报喜。

    儿子出生,贾政立即觉得自己腰板挺直。林如海有甚了不起。他也有三个儿子,心中欢喜之余,立即给这三子取名贾琼。王氏咬碎一口银牙,却还是帮着操办哥儿洗三之事。那头又叮嘱周姨娘好生歇息。贾政瞧着妻妾和睦,更觉自己治家有方。才是真正应被艳羡对象。

    话说这院子还是修好,贾政瞧着也甚是满意,提笔写下苏暮轩三个字。那二伸的院又提为南苑和北苑。周姨娘也分到了南苑处处着。这日饮了满月酒归来。贾政心中愤愤不平。宴席上头,诸人眼中似之余贾赦,并无他贾政。无论他主动示好,还是放低身段,却是毫无收获,可贾赦便是不废除灰之力,竟然与他们想谈甚欢。自己想要插嘴,却是屡屡使不上劲。他心中暗恨倒也无可奈何。

    最女眷中不乏勋贵之家,贾敏到底国公府出生,昔日结交自然也都是勋贵女眷。可林如海却是科举出生,又是在翰林院任职,结交大多是清流。贾赦之名众人虽是耳闻,可见他相貌气质皆是不俗,谈起来更是言之有物,虽贵为荣康侯,却是毫无架子。与谁人都是谈笑自若,只觉是那勋贵谣传罢了。可贾政在他们眼里却是不同。他如今虽然官居六品,到底又好事之人,挖出他县试未过之事。面上虽然不提,可是那些个已读书人自居,自然瞧不上他。可偏偏贾政还不自知,倒是惹了笑话。

    回到了苏暮轩,王氏循例问问周姨娘,都说她这几日便要生了。王氏一早便是备下人手。上一次周姨娘生产,王氏自顾不暇,这一次她自然不会让周姨娘顺利生产。她虽是不在意贾政如何,可是却也见不得庶子庶女一个个往外蹦。这西施日,在忙这准备此事,便是把梓莘的事情暂时方法不理。

    不曾想她这头不过是刚刚起了头,哪里居然来报,周姨娘已然生下一子,如今母子均安。王氏气的脸都绿了,可贾赦也在院子里,自然不好发作。便遣了人去贾母处报喜。

    儿子出生,贾政立即觉得自己腰板挺直。林如海有甚了不起。他也有三个儿子,心中欢喜之余,立即给这三子取名贾琼。王氏咬碎一口银牙,却还是帮着操办哥儿洗三之事。那头又叮嘱周姨娘好生歇息。贾政瞧着妻妾和睦,更觉自己治家有方。才是真正应被艳羡对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9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