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回

    真论起贾政那点子小心思,倒也不全是异想天开白日做梦,其中不乏薛王两家的推波助澜。话说这王家也是今非昔比,不提金陵王子胜如何逍遥度日,却说这王子腾除服后在京城走动,拿着薛家名帖搭上了安王。这安王乃仁业帝第五子,顺德帝继位后封其为安王。仁业帝生有七子,前四子皆是他登基前所生,唯有这安王乃是仁业元年出生。故与顺德帝年纪最为接近,二人感情也是极好。顺德帝敬重且及其信任之位兄长,登基后便让安王协力户部。

    薛家如今虽是领着皇商之差,子孙不得入仕,却也不妨碍结交权贵。昔日薛公便是拿了家产自主天武帝起义,大秦建国后便有了“紫薇舍人”之衔。薛家惯会钻营,皇商隶属户部,这薛家家主自然早早巴结上了安王,薛盛更是安王心腹之一。有了薛家引荐,这王子腾又是昔日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裔,如此便得了京卫指挥使司副使,虽是未入流,倒也是京官。如今三年已过,升做从九品吏目。渐渐得了安王重用。有了这两层院系,那安王倒是看贾政不同。如此,贾政不免洋洋得意,只觉得自己才是重振贾府雄威之人。

    可笑的是有这想法不仅贾政,连同贾母也是如此认为。话说那贾赦袭爵之后又得了闲散官职,也不见他有何作为,似是成日见不到人。虽也不曾传出有那眠花宿柳的风流韵事,相形贾政勤恳到显的不务正业。因之前一场大闹,贾母只觉得贾赦靠不住,越发偏袒起贾政来。这院子改建倒也不是什么难事,不过是一月有余,居然是已经完成。贾母喜不自甚,定要亲自去瞧。

    这日,日头正好,梓莘也不推辞,命人准备小轿,一行人便往昔日擎苍斋去了。下了轿,进入院门,众人便是眼前一亮,这里那里还有昔日擎苍斋的影子。贾母连连点头,甚至满意,可是细细瞧了,脸色却是微沉,她看向梓莘,声音里透着冷意,

    “郡主,这外头都已经安置妥当,怎不见里头家居摆设?”

    梓莘早了得贾母会有这一出,只是淡淡一笑,拿眼去看王氏,“老太太,这院子是弟妹的。我怎好越俎代庖,自然是有弟妹亲自安排了。”

    “恩恩,有理,有理。老二家,不如你一会就跟我门内去了库房,看看还缺些什么。”

    贾母心中窃喜,她等的便是梓莘这句话。再去瞧梓莘脸上,只见她平淡自若,只当她是强撑。王氏低头极力控制好自己的声音,对着梓莘与贾母二人一福,算是应承。如此,贾母哪里还有心思,便是主动要往荣国府库房去了。

    说起这荣国府库房到是不在那荣禧堂内,而是在极深之处的整整一个院子。王氏不是第一次来,每次见到那里头东西还是不觉心跳。这里头有那御赐的,有两代荣国公积攒,其中更有战时所得。如此倒是真正不愧于金陵四大家族之首。

    这院子内家具贾母到不担心,这本就是女子陪嫁准备。她也知因比对着梓莘,王氏陪嫁也是颇丰。只是盯着那细致摆设。一会指了件银厢珠宝屏风,一会有点了青花瓷瓶一对,梓莘一言不发,只是默默跟在贾母后头,却有一媳妇子模样的,在一旁写写画画。贾母不解,便问,

    “这是干嘛?”

    梓莘也不看那媳妇子,只是轻笑,“老太太点了这库房东西,儿媳自然是要记录了。待送去了弟妹处,还请弟妹签字……”

    “荒唐!”贾母一时激动抬手一挥,打翻了一个玉雕香炉。香炉掉落,立即四分五裂。

    那媳妇子瞧了一眼,刷刷几笔记录下来。梓莘为难的瞧着贾母道,“老太太,您看着这……”

    “怎得?如今我打了个物件,要我赔?”贾母挑眉不可置信瞧着梓莘。

    梓莘立即赔笑,道,“哪有让老太太赔的道理。不过一个玉制香炉。哪个物件碍了老太太眼砸了便是。就是还需母亲记上一笔。日后也好对账。“

    “说起对账,这近三年我也不曾过问……”贾母拖长了音,只是瞧着梓莘。她心里清楚,这库房交到梓莘手里之时账目本就是不清不楚。她本还若是梓莘找她对账,也要借着此时收回权柄。可没先到梓莘毫不在意。如今得了机会,她哪里还有放过道理。

    “看我这糊涂的,账目也该让老太太瞧瞧。”梓莘不待贾母再说,自觉接过话头。

    贾母微诧倒也不在多说,跟着梓莘来到东厢歇息。王氏自打了进了这库房,便是一言不发,只是紧跟贾母步伐。她面上虽是看不出什么,心中却是欢喜的紧,这贾母与梓莘对上,她便可坐享渔翁之利。梓莘瞧着王氏心中越发赞起她如今沉着,三人也不说话默默各自喝茶。不一会便有几个小丫鬟捧着厚厚账册进门。贾母瞧着眼神微眯,似乎这与她当家之时账册全然不同。待账册放在她跟前茶几之上,翻开扫了两眼不觉心惊。

    对于梓莘新规她虽有耳闻,却未加干涉,只怕传出去与她名声不利。如今瞧着虽是复杂,倒也一目了然。除了各处分账,亦有总账,总账罗列清晰并有附上分账编号。贾母一时看不到错处。想到了这库房账目,急急翻到拿出,脸上更是阴沉可怕。她啪的一声把账册甩在梓莘跟前,厉声喝道,“你这是何为?”

    此时,王氏哪里还按奈得住,立即上前翻开账册。这账册开篇便是库房库存之物,一项项一件件清清楚楚。在账册最后,还有贾母身边妈妈与梓莘之人对接签字手印。王氏皱眉,似是记得昔日跟着甄佳之时,对此略有耳闻。她再看梓莘的眼神已然巨变。细细想着梓莘入门之后种种,以往不明之处竟然隐隐有了解释。难怪她从不着急讨好婆母,难怪她从未着急抓着府物,难怪她从来不屑与自己一争长短。她,她竟也是甄佳一处来的吗?

    梓莘不知道王氏心中所想,笑吟吟的走向贾母,淡道,“这府邸由我接受,自然要轻点府库。昔日之事,怕皆是情有可原。若是一一追究,倒是给妈妈添了麻烦。故才有此举。”

    贾母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梓莘不追究前账,倒是一笔笔轻点库房之物,如此也不能说她错,有瞧见每个物件领用取出详细记录,甚至那破损丢失也有记录,眼皮微挑。她不知如何接话,抬眼见到呆愣的王氏,心中不觉来气,只觉得这是不堪大任的。贾母想了想,缓了神色又道,

    “是,你这番自是极好的。想来昔日亲家母也是细心教导与你。这般我倒是放心了。不过,郡主,水清则无鱼,当家理事,也要给下头人留下油水之处。这般他们才会尽心尽力。”

    梓莘微笑点头,不与贾母多说自己如何里家,顺从笑道,“老太太教训的是。”

    贾母面上满意点头,又瞧见王氏,似是想起什么,又道,“如今你兄弟家的两个哥儿还在我处,你弟妹也无他事,不然让她协助你理家,你也要腾出手照顾琛哥儿。再则,这老大成日不见人影,你做妻子也不管管?若是叫府务拖累你们夫妻感情,到时我的不是了。”

    “不!”王氏恍然回神,抬高了声音。

    贾母与梓莘皆是一惊。王氏自觉过激,立即陪笑道,“老太太,我哪里担得如此重任。这周姨娘又有了身孕,我且要照顾她的身子。二老爷在外头忙碌,家里事儿不好叫他分心。”

    贾母诧异盯着王氏,如今给了她这般好的机会,王氏居然拒绝?瞧她的模样也不像是欲迎还拒的模样。贾母还想再说,外头有人来报,说是贾敏来了。贾母只得作罢,急急的赶回院子。不说那贾母,连梓莘都觉奇怪。可王氏心思全然被自己刚刚猜测带走。若是之前,有人跟她说,自然是一个字都不信的。可是如今,自己有了那一番经历,她却止不住的猜测起来。

    王氏自是不知自己此番猜测会掀起如何波澜。此时此刻,太虚幻境边,灌愁海上大秦所在珍珠不由再度忽小忽大,变幻莫测了起来。警幻仙子得了信儿,立即赶至,一道道灵决打入,却是全然不起作用,原本是隐隐脱离她的掌控,如今倒是真的控制不住。

    “这可如何是好?”无面盯着那颗珍珠话虽如是说,可语气却是平淡无奇。

    警幻仙子沉默不语如今之事还是她进阶之后从未遇到的。她犹豫了片刻,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捏在手心,倒是引来无面侧目。

    “如今时机未到,你打算好了?”

    警幻仙子吸了口气,拔开瓶塞便有那五颜六色的气状之物飞入大秦小世界。待所有气状之物消失,警幻仙子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道,

    “如今我倒也要瞧瞧,这大秦小世界还会如何。”

    无面沉默,面对着珍珠原本全无五官的脸上,似是可以看到淡淡的轮廓。警幻仙子又想起来什么,笑着对无面道,

    “有哪些是远远不够,我瞧着,应该去会一会几个好妹妹了。”

    说着也不等无面回答,便往太虚幻境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7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