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回

    话说自打贾府除服之后,这邀约贾府女眷赏花蟹宴的花笺便如那雪片飞来。梓莘虽不喜应酬之事,却再也不得不得择了几家亲去。这种事情上头,梓莘自然会给足贾母面子,每隔上几日,便是捧着花笺交于贾母,由她来安排。贾母手里拿着花笺面上带笑,心中却是愤恨不已。只觉得梓莘滑不留手,明面上竟然是做足功夫,不叫她抓住一点不是,可这番注重却不是贾母想要的。

    这日午后,贾母午觉才起,用了点茶果,翻着早上梓莘命人送来的花笺,便听小丫头来传,

    “老太太,二太太又来了。”

    贾母抽了抽眉毛,不得不摆出笑脸,连忙道,“还不快请。”

    一旁伺候的珍珠鸳鸯对视一眼,头倒是低的越发低了。打贾珠与贾珂送去家母处,王氏便是晨省时辰初便到,昏定酉末才走,平时日得了空便接着各种由头在贾母处耗着,却也乖觉的不添麻烦。梓莘虽是在芷园住着,除了每月初一,十六,三十这三日,该有的晨昏定省倒也次次不落。眼瞧着养了两个哥儿半月了王氏却是坐不住,只想讨了儿子回来。这日,她左思右想,终于被她想到一个法子,要瞧着是哥儿午睡时日,便往贾母处来了。

    王氏进了东厢,身边丫头却是留在屋外。她见屋对着贾母见礼,坐到了惯常的位置,又有小丫头立即奉上茶盏。只是王氏瞧着却是有些心不在焉,目光总是飘向碧纱橱。贾母瞧着王氏,只见她肤如凝脂,整个人瞧着珠圆玉润,虽不是氏族颜色瞧着倒也舒服。只是此刻她眼下的青色倒是清晰可见。贾母微不可闻的叹了叹气,轻道,“哥儿们还在睡,你且再等等,今日午膳用多了,又是闹腾了一会才睡。”

    “老太太……”王氏嗫嚅着动了动唇,“也不知道琛哥儿好些了没有。这都过了半月也不见他来。”

    这话一起头,贾母只觉气上涌。原来那日贾政送来两个哥儿之后,也不见贾赦送来贾琛,每每问及贾赦夫妇二人,皆是用季节转换哥儿身子弱还在吃药便打发了。贾母哪里是好糊弄的自然知道那是贾赦夫妇不愿把儿子送来。可是她又见隔山差五有太医在芷院走动,到底将信将疑。如今她虽顶着国公夫人的诰命,却得不到贾府内宅实权,芷园更像是铁桶一般,她也探究不到真相。王氏不怀好意她自然知道,可这番不怀好意更是让贾母难堪。私下里她也向陆妈妈抱怨,那家老夫人是她这般。

    “老太太,不如我们一同去瞧瞧琛哥儿,我哪里还有些幼儿病的方子,也是我娘家留下,倒是也叫郡主拿了与太医瞧瞧。也是我略尽绵力。”王氏半低着头,小声说着,似是危难时分,“也不知道郡主能否接受,比较那么多龃龉。”

    贾母眼睛微微眨动不予置否。打贾珠与贾珂送去家母处,王氏便是晨省时辰初便到,昏定酉末才走,平时日得了空便接着各种由头在贾母处耗着。想着贾母立即笑着附和,“是了是了,也该我们去瞧瞧了。”

    待梓莘得了信儿,那贾氏与王氏的马车已是停在二门外。若是只有王氏变算了,如今还有个贾母在,梓莘哪里顾得许多,便是立即命人开厅堂,自己亲去迎了二人进来。这是王氏第一次进芷园,她是坐在滑竿之上,一路上眼睛所及之处无不显示这精致不凡。王氏暗暗压下心中羡妒,藏在袖中手紧紧握着,指甲仿佛要嵌入肉中。明明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如今瞧着却是落差极大。她暗恨梓莘如今这般富贵还不放手荣国府,也很贾赦不顾年兄弟之情,只顾自己,全然不顾贾政了。贾母一路冷眼瞧了,心中也是不忿。倒不是为了贾政,只觉得自己这个侯爷之母,国公夫人着实憋屈。眼瞧着泼天的富贵她竟然是不能沾手。虽贾赦与梓莘从未委屈了她,可哪里有自己做主来的畅快。

    嘉善堂乃是芷园内院待客之所,贾母与王氏被迎入正堂的东次间,便有小丫头奉茶茶果茶点。贾母端起茶盏轻抿一口,居然是她素日里吃惯的老眉君。王氏那头却是她最爱的龙井。王氏眼睛微眯,尝出这龙井乃是上上之选。她放下茶盏看向贾母,却见她神色怪异却不是发作的迹象,便知贾母所饮自是与自己不同。她心中倒是有些意外,暗叹这梓莘居然也会做这等功夫。

    须臾,梓莘已是在春雨夏至两位陪同下进了屋,再之后才是蔓枝绿柳。贾母瞧着眼熟的两个媳妇子打扮的年轻女子,稍稍一想便是记起那是昔日和梓莘陪嫁而来。只是没多久便是四个大丫头皆去陪人,由二等丫头补上。如今瞧着,贾母更是觉得梓莘处心积虑就是等着此刻。

    梓莘笑眯眯的上前,王氏起身屈了屈膝,待自己挥手这才坐下。她捏着帕子脸上笑容有点僵。这梓莘不论是郡主身份还是二品夫人,她这个正五品宜人皆是要屈膝行礼。梓莘也是立在贾母跟前,侧身微微一福,“老太太怎得亲自来了?又是叫我过去便是。”

    贾母呵呵而笑,道,“怎得,你这儿我还来不得了?”

    “老太太真爱说笑哪里就是来不得!我还想请过几日请了母亲,弟妹,敏妹妹,宁府嫂子,舅母一起来赏花呢。院子里竟是有一处桂花开的极晚,如今香气正浓。”梓莘掩着帕子,坐在贾母下手。

    “竟有这晚开的桂花?”贾母眼睛亮了亮,似是真的被那头吸引。梓莘点头,两人竟是从桂花花期扯道了桂花糕点。

    王氏眼看着一炷香的时间已然过去,也不见贾母提及正事,虽是低头默默听着,心中渐渐起了几分不耐。在梓莘说完了,孙妈妈有个家传的桂花饴糖的秘法,做得了送去给母亲尝尝。王氏终觉得了契机,便笑道,

    “这糖想来味道也是极好。琛哥儿也是极喜欢的。说道琛哥儿,不知道身体好些了没?珠哥儿珂哥儿这几日也是想他的紧。老太太您说是吗?”

    王氏这话说的生硬,贾母见王氏已然说破,倒也不在废话,点了点头,顺势笑道更加和煦,“正是呢。珂哥儿天天问起怎得琛大哥还不来。几日不见他我也怪像的,还不快抱出来我瞧瞧。”

    梓莘面露难色,也不理方才王氏,只是瞧向贾母,“这个怎好!琛哥儿今日被侯爷带出了门。前几日太医说哥儿身子弱,今儿侯爷竟是谁人的话都不听,提着哥儿出门说是去历练了……”

    “胡闹!”贾母捶了锤炕几,脸色微沉,“赦儿胡闹,你这个当娘的……”

    贾母的话未说话,贾赦已是掀帘而入,他身边正跟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小人儿,扯着贾赦长袍,一脸兴奋,待瞧见了贾母哪里还记得什么规矩,飞奔冲向贾母,一头栽入贾母怀里,笑道,“老祖宗,老祖宗,真是想坏琛儿了。”

    贾母哪里经得起这般折腾,再硬的心便也化了。虽不喜贾赦与梓莘,倒是对着活泼的孙儿稀罕的紧。贾珠老城,贾珂又是庶出。这贾琛却是个会惯会卖乖的。贾母听得贾琛如是说,便是板起脸,“什么坏的,不可乱说。”

    贾琛眨巴眨巴眼睛,嘿嘿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献宝似的递到贾母手里,

    “老祖宗,我这几日病了,这个糖是桂花的,可好吃了。我是吃了药才有这个。我没舍得吃,都给祖母留着呢。”

    贾母摊开布包,里头几个变了形的糖,依稀还能辨认出糖的样子,闻着还一股子桂花味道。贾母瞧着贾琛笑脸居然有些眼热,这可是头一回有孙儿这般点击她。贾赦瞧着一同撒娇的贾琛一言不发,倒是梓莘上前迎了贾赦在贾母边坐下。王氏自打贾赦进门便是站起立到一边。瞧着口齿伶俐贾琛,又想到自己贾珠王氏心中埋怨起贾政来。只想着若是贾珠也是这般,贾母怎得被贾琛哄得转回。

    其实,王氏也是小瞧了贾母。贾母眼热是觉着到底自家孙儿就是跟自己亲近,可是她还是在乎管家之权。在那片刻感动之后,又迅速冷静下来。她抱起贾琛放在膝头,问,

    “琛儿这般挂念老祖宗,且跟了老祖宗回去可好?哪儿还有珠而弟弟,珂儿弟弟一起陪你玩。”

    贾琛先是一喜,跟着却是低着头面上蔫蔫的。贾母瞧了心知欢喜,又问,“可是你父亲母亲不让你去?”

    贾琛摇了摇头,抬起笑脸,明亮的眸子里透着一股子坚定,贾母微愣,这眼神居然像极了老国公贾代善。只听那小小的人儿坚决道,

    “老祖宗,如今琛儿长大了,不可每日玩耍。虽琛儿也想老祖宗,可是更要努力上进。父亲说,阿公最喜我们上进了。所以我每日要跟着父亲读书,还要习武。阿公就是武艺高强的,我将来就要向阿公那样。”

    若是方才贾母只是一时感动,此刻心中却是五味杂陈。她对于贾代善的感情向来复杂,这后几年二人感情也是越来也淡。可是这人走了,贾母居然念起贾代善的好,那些不渝只是竟是半点不提。如今瞧着贾琛居然看出几分贾代善的影子。听了贾琛此言,怕是再多算计也是无可奈可。在做了一会,贾母便是要走。王氏瞧着只能咬碎一口银牙,跟着贾母一同走了。

    又是过了两日,梓莘果然送了花笺去了宁府,保龄侯府。贾府这里,梓莘是亲自去请。贾母瞧着梓莘如今乖觉,没有忘了保龄侯府心中倒是畅快不少。说起保龄侯府,贾母不觉有些烦躁。她只有一个弟弟,如今她内侄史爵倒是她头痛不已。昔日进京也是十六本是想看人家的时候,可却是不怎的就是想看不中。每每有了些许眉目,女方家里总是要出些事儿,耽搁下来,这一来二去,隐隐竟是有了些谣言。倒是提及保龄侯长在让人退避三舍,自然也有求上门的,可是那些又怎么入得了严氏的眼。这拖着史爵都快二十还没定亲,怎得要严氏不急,好在底下几个还小。瞧着梓莘送来邀帖,想着自然还能见到贾敏,如今这二人也算是勋贵女眷中里翘楚便想着托了她们。

    十月初二,京城的天其渐冷,可今年却是透着一股热气。都说这螃蟹十雄九雌说道便是九月吃雌蟹蟹黄肥厚,十月就要吃雄蟹蟹膏鲜美。梓莘说的院子便是在芷园一隅,阳光极好之处。因都是自家亲戚,倒也省去了虚礼。三五人吃着酒说说笑笑,就有人抱着一个约莫四五岁肥嘟嘟白嫩嫩的女娃上来。那女娃生极好,眉目如画,虽然年纪尚幼,却可预见那是个美人胚子。女儿双脚刚沾地,便走向贾母行礼,跟着又是严氏,梓莘,王氏贾敏,小小年纪这一遍下来竟然丝毫不见却错粗,常举手投足贵气竟显。这可把严氏稀罕到不行,一把搂住对着郭氏笑道,

    “这便是媛姐儿吧。到底是教出来,我瞧着就喜欢。哎,我家哥儿都太大,不然定然讨来做儿媳。”

    贾敏掩着帕子笑倒在贾母怀里,指着严氏道,

    “母亲快看舅母。这是想儿媳都要魔障。媛儿可是琛哥儿的姐姐,这可差着辈分呢。”

    严氏抱着媛儿,亲自喂她吃食。媛姐也不扭捏,只是拿眼去叫郭氏,见郭氏点头,俏生生的叫了声,“谢谢史舅婆。”

    媛姐儿此话一出,严氏抱着媛姐儿手微微有些抖,脸上也是一闪而过的尴尬之色。她本就和郭氏相差不大,昔日关系也是不错。可贾母之故,二人如今可不差着辈分。众人憋着笑,不敢让严氏难看。倒是媛姐儿极是聪慧,后头在说话再也不提“史舅婆”三字。严氏瞧着媛姐儿瞧着郭氏眼神更是佩服。

    一番热闹,各自散去,贾母虽想着贾敏离去时的话,可心中到底不甘。她还想着要如何谋划,隔日林府却是命人来报喜。

    原来,贾敏那日归家,便觉得有些不适。贾敏素来爱惜身体,这林府又是深知保养之道。故今日蟹宴,虽喜这螃蟹,却也不敢多食,桂花糕点也是浅尝即止,脸菊花酒也是湿了湿唇而已,不过就是凑个热闹,却不想到家只觉头晕乏力。待林如海归家便是瞧见贾敏躺在榻上脸色不好,心中着急立即请了大夫。这张大夫是林府素日用惯的,皱眉样子可是愁坏了林如海。

    那张大夫也是瞧了半天,这才道,“这是喜脉没错。只是……”

    大夫顿了顿,惹得林如海干着急,却听那大夫又道,“只是这脉象似是双生之象!已是有三个月了。”

    这下可是乐坏了林家二老。又听胎已坐稳,立即去报了贾母。贾母听见,自然喜不自甚,立即命陆妈妈开私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5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