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回

    不提那头梓莘如何整顿贾府,却说这贾赦与贾政兄弟二人扶柩归乡,一路倒也算顺畅,终赶在天师选定的落葬吉日前赶到。贾代善的坟早就是修好,待到了吉日落葬又是另番情景。尘埃落定,贾赦与贾政二人倒也不急于回京。虽在同在一府住着,却有是各行其是,不相往来。

    贾赦此番来金陵,自然还有他事。这江南官场错做复杂,其中官官相护,利益交错,其中以金陵四大家族为首,自成一股势力。故顺德帝便要扶持甄家与之抗衡。可是,对于甄家顺德帝到底不放心。养虎为患的道理深入顺德帝之心,当初跟随天武帝打天下的四王八公,又有何尝不是对着天武帝忠心耿耿,可传袭至今终成了心腹大患。顺德帝不愿重蹈覆辙,便开始多方部署。

    二人返乡,贾赦不走,贾政也不愿离开。如今他心中平和,自打知道自己封了官,且父亲给自己一笔不小产业,自觉是高人一等,更不把贾赦放在眼里。如今服着斩衰,他是不好四处行走但不妨碍旧友拜访。遥想一年前贾政连县试都为过,如今但是成了官老爷。即便有那心中不平,面上却都客客气气,一表重聚之喜。

    谈话间,有人提及金陵城郊的土地庙,如今住了位天赋极高的读书人。本是还有三间茅屋,几亩薄田。老娘为他读书最后竟是把田地卖尽。他也是争气县试考了第一,只等府试。却不想一场天火去了三间茅屋及他老娘的命。这位读书少变卖仅有的宅地厚葬老娘搬去了土地庙。

    贾政哪里还坐的住,求了说话之人一同前去引荐。众人诧异倒也不推辞。待见了书生如何相见恨晚不提。这有一就有二,在金陵大半年间,资助了四五个读书人。待次年二人回京贾府二姥爷善人之名早已远播。便有那无心科举,只好风雅之人投奔了贾政。几人也愿意同贾政一起回京。

    贾政归家,带回几名清客。王氏咬牙却有无可奈何。那头贾赦自然不会让梓莘为难,亲自开口提及清客日常用度。贾政憋红脸,便道开销日后从他所得之处扣除。且是主动立字为据,贾赦拿了字据倒也不多留。

    至此,贾府各处安心守孝,也是相安无事。日光荏苒,转眼已是顺德四年九月。

    大秦服丧分为五等分别为斩衰、齐衰、大功、小功、缌麻,此之谓“五服”。因亲属远近关系各不同,所服之丧各不一样。贾府因故去之人为贾代善,则是要服三年斩衰,贾母虽是齐衰却因是夫丧也是三年。只是照习俗来说,服丧并不需要整三年,实则是二十七个月即可。瞧着就是除服之时,贾母一早变请了梓莘来想谈。

    九月的京城秋高气爽,正是一年最舒适的时候。听了贾母来请,梓莘倒也不推辞,带了人就往荣国荣去了。因天气尚好,梓莘的马车只是停在垂花门外,不行往贾母院子去了。

    紧跟在梓莘身旁的媳妇子压低了声音问道,“郡主,你说这老夫人,这般兴师动众要做甚?这两年不管是小祥大祥还有那生祭,那一项需要她费心。怎么的就想到这一出?”

    梓莘白了那媳妇子一眼,也不答话。另一个上前轻点说话之人额头,“你这丫头,都当娘还这般,跟着钱妈妈,怎得脾气也学了十成。”

    说话不是别人正是昔日梓莘几个丫头,如今除了冬雪都是加了梓莘配管事之子。几位妈妈年纪渐长,便把事儿逐渐交于几个人。几位妈妈无儿无女皆是认了春雨几个做干女儿,如今也算是儿孙绕膝,安享晚年了。

    “几位姐姐,你们还是少说几句,留点气力也好。”蔓枝见几位笑声说笑,忍不住出声说道,她今年已有18,出落楚楚动人。就是一双眉头总爱蹙在一起,一副苦大仇人的模样。

    说话间已是到了贾母院前,几人收敛起笑容,低头跟在梓莘身后步入院子。贾母小院就在荣禧堂后头,地方不大,却是极其精致。梓莘熟么熟往堂屋走去,便听到小环已经传报。待她走入次间,贾母这是半眯着眼睛,由小丫头念着《地藏菩萨本愿经》。

    “你来了。”贾母笑着指了指一旁坐,“累了吧,快坐。你敏妹妹前日里给我捎来了南边黑茶。你快尝尝。”

    贾母话音刚落,就有那小丫头端上茶盏。梓莘笑着接过,也不客气抿上一口。

    “母亲今日起色一日好过日。我瞧着也就放心了。”说着,外头走进两个丫头,两人手里捧着暗金刻丝灵仙祝寿文暗红锦缎瞧着便是极好的面料。

    贾母瞧着梓莘不解,却见她浅笑说道,“母亲方向,外头事儿夫君已是备齐,府邸我也吩咐了下去。且是瞧了日子,本月十六是个好日子。母亲看……”

    “好好,你和老大费心了。”贾母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梓莘又道,“这还有些大半月的,除服当日,需换上新装。这两年为了斩衰连母亲生辰都怠慢了。那日我收拾东西,想给琛哥儿做新衣裳,瞧见这匹便觉得就是为母亲准备,这便拿了来。”

    贾母点头,也不推辞,轻叹口气,“这几日不见琛哥儿,我也怪想的,你如今管家,若是疏忽了琛哥儿,叫我孙儿受委屈可是不行。眼瞧着除了服,你那儿各家来往更是忙过来。不如把琛哥儿带来我处。”

    梓莘瞧着贾母笑的开怀,“把琛哥儿放到母亲处,我自然是方向的,只是如今琛儿正是闹腾时候,只怕是扰了母亲。再则,侯爷如今已是给琛儿启蒙。”

    “琛儿才几岁,起什么蒙!好好的孩子都叫你们给教坏了。到了五岁上头,请了先生来家里教可不正好。再说了,那老大能教些什么!”贾母扬眉诧异的惊呼起来。

    梓莘眨了眨,笑容更甚,“母亲放心,我这就回去回了侯爷。”

    贾母瞧着梓莘,心中不免得意。本来亲祖母要接哥儿在跟前养着,也是无可厚非。这二年多来她瞧着梓莘牢牢把握贾府,心中早已难耐,好不容易除了服,自然想要收回权柄。想当年她一股脑的交了贾府库房钥匙与账册,本以为梓莘会推辞一二,不想梓莘却是毫不客气。待贾代善丧礼结束,她也不查历年之账,只是代了钱妈妈并几位银钱娘子还有素日管着账目几位妈妈,清点府库,重新一一入账,且让妈妈们签字按手印交接。自此后,除了贾母处照理不变,他处则皆是按着梓莘新规行事。贾母如今除了自己的一某三分地,竟然是无从插手。想到日后如了钳制梓莘之法,不免得意。

    待梓莘坐着小轿回了芷园,贾赦正在擎苍斋教贾琛吐纳呼吸之法。贾琛见梓莘回来,也不顾贾赦,开心的扑向梓莘,“娘,你可回来啦!”

    梓莘蹲下身子,抽出帕子细心为贾琛擦去汗水,轻道,“琛儿累了,快去赵妈妈那儿吧。别让赵妈妈等急了。“

    贾琛听到有吃的,立即欢呼一声,一溜烟儿的已是跑向了倒座房。贾赦也不阻止,直到贾琛不见,才笑着对着梓莘摇了摇头,

    “娘子这般,是否就是那传说中的慈母多败儿?”

    四下无人,这园子里皆是可信之人,梓莘便无顾忌白了贾赦一眼。贾琛是早被测试过,也是可以修炼。昔日,贾赦也是忙碌。今年才得了空儿,年初开始,便贾琛一些基础口诀。

    梓莘瞧贾赦这等模样,想到今日贾母之举,翘了翘嘴角,轻轻飘飘吐出几个字,“母亲要领了琛儿去养。”

    贾赦闻言却是脸色大变,“这是要开始了吗?”

    “这开始不开始的,如今还不是侯爷说了算?”梓莘对着贾赦眨了眨眼睛。

    贾赦吃瘪,这祖母要把孙儿养在身边也是无可厚非。可他才不放心把自己宝贝疙瘩送去贾母处。若是有个好歹,就算让贾母偿命他也是不愿意的。

    “行了,我回去处理。”贾赦瞧着梓莘一脸揶揄之色,忍不住伸手就要捏她的脸,却被梓莘伸手挡下。贾赦眼睛亮了亮,才想拉起梓莘进空间,却听贾琛声音响起,

    “爹,娘,来吃点心。赵妈妈做的了我最喜欢的吃绿豆糕。”

    两人无奈相视一笑。贾赦执起梓莘的手往贾琛哪儿去了。

    此时,这一墙之隔的荣国公府,及地院内王氏却是另一番情景。

    眼瞧着就要除服,王氏的心思不免活泛起来。从梓莘接管这府邸开始,王氏就觉得日子难过了起来。虽说孝期内无甚花销,可是每每想要给贾珠添些吃食,厨房那头便会详详细细录入在案。昔日里,虽是各处有自己小厨房,公中吃食不足,各家自掏腰包便是,可是她协助贾母管事,哪里有自掏腰包这回事。这憋了许久,只等着出处一口恶气。

    “二夫人,俩位爷来了。”外头响起了清亮的女声,跟着帘子掀起,走入穿着几乎一摸一样的两个小小男童。

    王氏瞧着二人眯了眯眼,随即展开了笑颜,张开双臂,柔声道:“珠儿,珂儿都上我这儿来。”

    闻言,两个孩子也不见兴奋之情,而是恭恭敬敬的走向王氏,不约而同的道,“给太太请安。”

    “乖,乖,”王氏笑呵呵的命人把两个孩子抱上炕床。明明是三岁的豆丁,可是两人脸上皆是大人般的沉稳。

    “今日可又好好吃饭?”话虽是对着两人问的,王氏目光却是看向左边那个略显瘦弱的。

    “回抬太太话,今日我们都有好好吃饭。大哥还多吃了碗,太太放心。”回话的是右边那个。

    王氏笑着点点头,伸手摸了摸左边那个男童的头,却对着右边那个道,“珂儿辛苦,你可要看着你大哥好好吃饭。”

    “太太放心,珂儿一定看着大哥好好吃饭。”男孩抬了抬胸脯,神气十足的说道。王氏瞧了满意点头,又对着一直沉默不语的那个嘘寒问暖。

    贾珠贾珂二人只是差了三天。自打出生那天起,不可避免的被人比较。贾珠因是王氏催生,虽有王氏好好的调理,如今瞧着无大碍,却是个不爱说话的。完全不似贾珂般口齿伶俐的讨喜。

    贾政虽是即将去工部上任,心中倒是有些遗憾到底不是正经科举出身。他本事县试未过,觉得自己不是读书之才,可是跟着清客们混了些时日,只觉自己虽是学富五车,就是运道差了些,便想着想要培养把二个儿子状元之才。且有见贾赦对贾琛放纵,自打年初,他便是亲自教授两个哥儿功课。贾珂口齿伶俐,每每抽查背书,总能叫贾政满意。贾珠不爱说话,虽背书也无差错,到底不及贾珂讨喜。

    又因贾代善临终之举,这两年多来,贾政心中有愧,倒也真心服丧。与周姨娘也只是红袖添香,偶有亲密却也从未逾越。王氏可守规矩,又被贾政嫌隙不同文墨,二人倒是真正相见如宾。如此的,贾政连带着对于贾珂也是更上心了。

    王氏瞧出端倪,便对着贾政说了即是哥儿们要开始启蒙,不如一道住着,也好叫他们不分彼此。贾政自然是乐的如此,又是夸赞了王氏一番。周姨娘也不哭闹,收拾了贾珂管用的衣物送去了贾珠的东厢。见周姨娘如此乖觉,她也不好发作,只是吩咐下去用心照顾两位爷。底下人不敢怠慢,面上虽二人皆同,私下倒是常常诚惶诚恐的念叨着嫡庶有别乃是大秦之律,还请贾珂明白。

    贾珂笑嘻嘻的点头,称自是知道自己与贾珠身份悬殊。如此,虽有王氏吩咐,旁人瞧着一个小小孩子居然如此懂事明理更是打心眼里疼上几分。只要不是面上太过,皆是愿意多照顾一二。贾珠倒是靠后了。王氏自然不知细里,瞧着自甚是满意。

    次日,贾赦回了贾母,说是养哥儿之事,待父亲除了服再说。贾赦也不是那软弱无能,然现在也是成了侯爷,不好逼得太紧。待九月十六,贾府正是除服出孝,第二天。贾赦便下令,把府里的三个哥儿皆是送到贾母处,直说贾母厚爱琛哥儿,却不能厚此薄彼忘了还有两个孙子。

    贾政初得消息,不免心声怨念,觉得贾母心中如今倒是只有贾琛,也不理王氏反对,早一步的把贾珠,贾珂一同送去。梓莘立即命人把三个孩子的及其奶娘的月份银子送到贾母之处。又说贾琛这几日偶感不适,怕把病气过给了二哥弟弟。贾母气的倒仰,却有无可奈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4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