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回

    贾代善混迹官场多年,折子上去后倒也并不急顺德帝的回复。他怎得不知道如今自家尴尬的境地。上折不过只是向顺德帝表明自己的心迹,给顺德帝一个收拾昔日所谓功勋之家的一个机会。顺丰帝无反应,便意味着时机未到。如此之后,贾代善心中更是无所牵挂,配合着太医所开方子安心温养,身子倒是一日好过一日。贾赦也偷偷继续用研究普通人可用的丹药,帮着贾代善赠寿。

    那贾政自从绝了科举之心,便听了薛盛之言动起了爵位的脑筋。若说之前他不过是求贾代善做主,如今却是上下运作,真心要争上一争了。

    话说那金陵除了四大家族之外,隐隐崛起还有那甄家。甄家祖上虽无爵无勋,却是出了当今天子的奶嬷嬷。

    当年,太后生顺德时已是年过三十,仁业帝寻了所有三品以上京官,恰巧生产的女眷来当太子奶嬷嬷,可是顺德帝却是谁人的奶都不愿吃。碰巧宫中有一甄姓侍卫家中娘子刚刚生了儿子。这甄姓侍卫也不是全无根基,娶的还是太仆寺少卿之女。仁业帝也是无奈请了来试,这一试甄方氏便是成了顺德帝的奶嬷嬷。这甄姓侍卫后成了詹事府司经局洗马。

    若是如此,这甄家倒也不入薛盛之眼,皆是因为这甄家如今可是还出了一位贤妃。

    顺德帝上位,封皇后及二妃二嫔,贤妃是继皇后之后首封为妃的。顺德帝自打丙辰之乱之后,启用起甄家兄弟,还娶了甄家女为侧妃。甄家祖籍金陵,如此在金陵已是有了与四大家族比肩之势。

    昔年,甄妃之兄甄年与薛盛二人交好。如今经由薛盛引荐,贾政与甄年大有相见恨晚之感。甄年亦是知道荣国府内状况。瞧贾赦虽是仪宾,却无实质官职。婚前偶尔还能听到他风流浪子之名,婚后却是整个寄存于郡主裙底,他着实瞧不上。再看贾政,与他谈古论今甚是畅快。若是能扶他袭爵,他日也是自家妹子在宫里的助力。如此两人一拍即可,话说未说开,但也是心知肚明。

    可笑是二人之举,早早被贾赦知晓。因是答应了贾代善,贾赦也不好对着贾政出手,唯有给甄年些许提醒。甄年心大,这顺德帝是少年皇帝,又是刚刚继位。可甄年却开始想那些有的没的。贾赦对于顺德帝是有些了解的,自打丙辰之乱张氏兄弟因他而亡,这顺德帝性子倒是有些怪异起来。说他知人善用,可却又是无法用人不疑。对于甄家两兄弟,顺德帝又怎会全然放心?贾政却是不知道其中内情,只当自己早晚心想事成。

    说来也巧,这礼部铸印局正空出副使一职,虽是未入流却到底也在礼部任职。甄年便向吏部尚书推荐了贾政。吏部尚书与贾代善有些来往,只觉这事中似有蹊跷,便修书一封与贾代善。得了信儿,顿时气结,立即命人去找了贾政来。贾政换了衣衫才要出门,听闻贾代善请自然不敢怠慢。

    贾代善外书房内,瞧着桌上书信,默念着薛盛的名字,眼中浮起一丝杀意。多年休养生息,是他看上去更像是温文老者,皆是忘了他曾经也是有过杀戮的。

    “二爷来了!”小厮的声音传入贾代善耳中。

    贾代善坐直了身体,才见到贾政身形,立即甩手把桌上书信丢到了他脸上。贾政不解,才想弯腰去捡,只听贾代善吼道,

    “逆子,你是能耐了。这都能求到吏部尚书处了!”

    “事成了?”贾政心中狂喜,不觉带到脸上,贾代善瞧了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贾政瞧着贾代善面色不愉,很是不解,

    “父亲,儿子总不能学大哥样儿每日闲赋在家无所事事。这不是……”

    “好,好,你很好!”贾代善冷笑着打断了贾政之言,“你有能耐怎得连县试都未过?我不指望你如你妹婿一般,可好歹也捞个二甲进士吧!再不济同进士也行。可是你呢?你倒是嫌弃你大哥来了?他无所事事,就你能干!”

    “父亲不公,儿子不服!”贾政听得贾代善居然如此瞧不上自己,也顾不上许多直嚷嚷道,

    “儿子自知不如林家妹婿,可儿子那一点比不上大哥?就因大哥比我早出生,父亲就如此厚此薄彼?他如今是不愁了,只要不犯浑,不再沾花惹草惹怒了郡主,自然可以太太平平当他五品仪宾。可儿子呢?父亲有没有为儿子谋划过?如今儿子自己谋划了前程父亲却来数落我。若是父亲看不惯儿子,大可把儿子逐出门去!”

    “你……”贾代善气结,只觉得血气上涌直冲脑门,跟着什么都不知道了。昏迷之前,似是听到贾政大声呼喊。

    贾代善再次病倒,贾府上下皆是大惊。贾赦虽无有效灵丹,却是每日在贾代善茶水中加些灵茶。据他看,若是逐渐拿灵茶替换了寻常茶水,贾代善的身体未必不能回转。可却不曾想,只是隔了一日,贾代善居然眼看着要不行。他紧皱眉头瞪着贾政。贾政瑟缩了脖子,紧紧闭着嘴巴不说一个字。因贾代善吩咐有话要对贾政讲,让小厮离书房远远的。故二人争执,旁人无从得知。贾赦不免后悔,今日怎得就没有派人看顾好贾代善。

    “常太医,如何了?”史氏焦急的声音响起。贾赦回神也立即迎了上去。

    常太医无奈摇了摇头,道,“荣国公的身子本就是强弩之末,哪里还经得起折腾。怕……就是这日了。”

    贾赦颓然退了一步,史氏更是拿着帕子死死地捂住嘴,眼泪却是倾泻而下。贾政更是倒在地上,一言不发。

    常太医长叹一口气,又道,

    “各位还请节哀。我已用太上皇御赐的野山参为荣国公续命。这太上皇还等着我回去复命……”

    贾赦紧紧捏着拳头,闭起眼睛深吸一口气,强打着精神送太医出门。常太医此次前来是奉了仁业帝之命,他急急跳上马车,赶回去复命去了。

    贾赦回到贾代善卧房,史氏仍在垂泪,贾政脸色惨白毫无一丝血色。他缓缓走向史氏,道,“母亲,我们进去看看父亲。”

    史氏点头胡乱的擦了擦眼泪,任由贾赦扶着站起。她瞧见一旁的贾政还在发呆,似是受了打击,心中对于贾政更是怜惜,轻道,“政儿也来。”贾政急急站起,理了理衣衫扶住了史氏的另一边。

    贾代善已经醒了多时,方才常太医的话他已经听到。许是人之将死,到底与贾政父子一场,这个时候已是全无半点气愤。他留恋的转动着眼珠,不甘啊。他不甘就这样去了。

    “爷!”史氏扑向贾代善,口中脱口而出的竟然是年轻时的称呼。她见贾代善花白的头发,面容枯槁,眼泪再次抑制不住。贾代善瞧着史氏,不由想起洞房花烛初见的场景。他抬手轻轻拂去了史氏泪水,轻道,“烟儿不哭。”

    史氏闻言却好似遭雷击一般不能言语。多少年了,多少年没有听贾代善如此称呼自己。往事一幕幕浮现在史氏眼前,她咬住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贾代善扫向贾赦、贾政兄弟二人,贾政低着头,不敢直视贾代善的眼睛。贾赦额头青筋暴起,脸憋的通红,努力的让自己不哭出来。

    “你们不必如此,人早晚都是要走这一步的。乘着我现在还有力气,有些事儿要交代。”贾代善指了指自己枕头底下。贾赦上前,摸出的是几张文书。贾代善的微笑了下,对着史氏道,“这文书是我把贾家产业划分的凭证。我已是报了族内,且在官府登记。”

    “你……为他们分了家……”史氏不可置信的看着贾代善。贾代善虚弱的摇了摇头,“谈不上分家。我这一去,这国公府诸多产业是怕是该收回了。这里只是我们这一房的私产,你尚且还在,这家是分不得的。日后,你若是去了,他们便按照这个来。这家未分之前,都给郡主打理。”

    贾代善决口不提史氏陪嫁,史氏听闻心中已是明白贾代善之意。昔年她婆母陪嫁如数给了贾赦。这一家之主仍是贾代善,如今又是这幅情景,她不好细致去看文书所表,只是点头称是。说着,便把文书交于贾赦与贾政兄弟二人。

    贾政接过文书匆匆扫过,心中不觉懊悔。大秦有律,这家业是嫡长继承。可是父亲却是在身前书好文书,留给他的却是比本该应得多上许多。他再也抑制不住,大哭起来。贾代善瞧着贾政如此,心中已知他的悔恨。只是方才说了那么许多,着实有些累了,故闭起眼睛少稍作休息

    “太上皇道!”外头通报声响起,满屋子的人跪了一地。贾代善猛然睁开眼睛,心知这次怕是不死也不行了。

    “滚,都给我滚!”仁业帝大吼。他不知为何贾代善会变成今日这副样子。不觉对着贾府之人撒气,只觉皆是因为他们疏于照顾所致。

    太上皇发话,岂是有人敢违抗的。众人皆是退出屋子,只留仁业帝与贾代善二人。

    无人知晓二人谈些什么,仁业帝离去时双眼微红。又过了两日,顺德元年,六月初六,荣国公贾代善卒。消息传至仁业帝处,太上皇头一次绕过顺德帝下旨:念贾氏一门曾为大秦立下过汗马功劳,荣国公贾代善更是因早年救仁业帝落下的旧疾复发不治而亡,故贾赦袭荣康侯并封金吾将军,封贾政为正六品工部主事,特准三年后上任。一时,朝野哗然,顺德帝却吐出一口气,心中感激仁业帝解决他的难题。

    旨意下达贾府,众人各有心思不同。

    贾政长吁短叹,对于贾代善心存感激且心中又是自责。可他对贾赦依然是不屑。心道,得了爵位又如何封了二品散官又如何。三年头他自然要大展拳脚,不辜负父亲的厚望。贾赦倒是一如平常,也不见他息怒,只是沉着脸打理起贾代善身后事,丝毫没有把贾政的了官职之事放在心上。倒是再得了旨意的次日,便上书顺德帝要求撤下国公府的牌匾改换门庭。

    又是三日,顺德帝下旨称,有史太君一日,贾府便可不撤牌匾,保持府内格局不变,依然可享受国公府的待遇。史氏亲自上表皇后,以此叩谢皇恩。顺德帝既称史氏为太君,这厢史氏便下令贾府上下改换称呼,众仆妇随几个哥儿称史氏为老祖宗。外头再有人提及史氏人便以贾母代之。

    再说梓莘,本文以为贾代善可以长命百岁,贾母也是不愿意放权的,自己最多也就是从旁协助。可不想如今贾母倒是干脆利落的交出贾府库房钥匙,并有账册若干。梓莘一头协助贾赦办理贾代善丧事,一头还要轻点库房之物,竟然忙的脚不沾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2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