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回

    与年前不同,年后这二月间贾府连的三丁,史氏虽是忙碌,心中却是欢喜。贾代善人逢喜事,这病似乎也是好了大半。史氏心中的念头又开始蠢蠢欲动,却不敢对贾代善直言。到了贾珠洗三那日,尽是惹出了不小事端。

    话说贾珠洗三是在荣禧堂办的,那日贾代善正在外书房处理庶务,全然不知道史氏所谓。众女进了荣禧堂甚是诧异,贾敏瞧了更是微微皱眉,可她来时已有别家女眷到了,她无机会多言。待到洗三开始,接生妈妈抱着贾珠出来,笑盈盈道,“二少爷来了。“

    “且慢!”史氏等这一刻也是久已,她温和的看着奶嬷嬷,轻道,“妈妈这称呼可不对!我们贾府各房排行素来都是单论的。这要叫珠大少爷。”

    “是,是。珠大少爷来了。”接生妈妈眨了眨眼,口中却是立即改了称呼。

    梓莘因要做双月,如今还不能出门,便让钱妈妈前去添盆。钱妈妈听史氏如是说,心中只是冷笑。暗道,从未通过同胞兄弟父母尚在,两房子嗣居然是各自排行。这史氏想要见外,她们难道还要上赶着“见内”吗?如此,便是退到众女眷身后低头不言不语。

    众女眷面面相窥,如今这郡主不在,那些想看戏的也没处看去。

    贾敏心中一惊,已知母亲今日怕是坏事。不由呵呵而笑,道:“母亲,别光顾着说话,这快开始吧!别冻坏了珠哥儿。”

    “快瞧瞧!这才多大会儿功夫,怎得就懂了?你姑姑倒是心疼上侄儿了。罢了,罢了,你这般疼侄儿,赶明个生个姐儿,嫁了珠哥儿便是。”史氏弟媳严氏跟着同贾敏打趣。

    “舅母!”贾敏不依,扯了扯严氏袖子,脸红的恰到好处。

    严氏伸手点了点贾敏额头,笑的更是前俯后仰,“你这孩子。成亲都多久了?还是当娘的人了,怎么还像新媳妇儿似得。”

    “就是就是。”严氏与贾敏一唱一和的,众人配合的大笑。

    严氏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清扫四周,又对着史氏道,“大姐,还是快些开始,不然我们敏姑姑可真的要心痛啦!”

    “开始,开始,这就开始!”史氏乐呵呵的宣布。

    贾珠到底是早了一月出生,瞧着便是不足。洗三时没睁眼,也不哭闹,只是哼哼唧唧了几声。这情况与贾琛生龙活虎的模样截然不同。几个相熟女眷偷偷交换了眼神,按下心中澎湃,捡些吉祥话说了,开始添盆。

    如今贾府风头正盛,洗三本是除了本家亲戚,就是相好女眷。可有了皇后娘娘先头的大手笔,这次想借着贾珠洗向贾府三套近乎的多了不少。史氏本就怕贾琛压了贾珠一头,如此竟是来者不拒,加之贾珠洗三礼上史氏还语出惊人,这番举动落在旁人眼中倒有了其他深意。待洗三结束,众女眷各自家归家,不免于对着自己男人说起近日之事。不

    提史氏之举,引起何方猜测。却说那贾代善得了信儿则气急败坏的疾步冲向荣禧堂内王氏卧房。陆妈妈见贾代善面色不愉,挥手遣走了正回话的管事妈妈还有一并伺候丫头。

    史氏哪里不知道这贾代善是为何发火。面上却是装作不知道。贾代善瞧着史氏做作,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竭力怒道,

    “你今日都干了些什么?居然让人喊珠儿珠大少爷?那琛儿算什么?这是我贾府什么惯例?我怎不知我贾家祖训还有这一条?”

    史氏见贾代善兴师动众,不由冷笑,

    “我还当是何事。不就是一个称呼?我也不见你与那宁府那头一起排行。这可不就是我们贾府惯例?”

    “糊涂!”贾代善拍案而已,怒不可歇指着史氏半天接不上一句话。

    史氏见事情已经说开,也不再遮遮掩掩,索性开门见山,

    “如今老大与郡主住着芷园,也不与我们一个门进出。既然已是别府令居,自然各有排行。”

    “哼,你别当我不知你打算。我今天实话告诉你,这爵位断然到不了政儿头上。你以为请来北静,西南两位王妃,事情便可落实?他们……”

    话到嘴边,贾代善瞧着眼史氏,又是生生吞下,改口道,

    “她们稍后在进城勋贵中一传,说是我们打算让政儿袭爵,皆是满城风雨,便可事成?笑话!这爵位承袭最后定夺还是今上。这郡主是怎么封的?张家如今是什么爵位,你可是忘了?我们亲家人不在,可是今上亲自追封的延平王!你这是打算把长子推出去入赘张家?”

    史氏委屈,不觉垂泪,“哪里那么严重,不过一个称呼。这大少爷叫了难道就能让赦儿舍了兄弟情分?”

    贾代善瞧着史氏冥顽不灵,一时竟是颓败坐下。史氏大惊,立即亲自端茶递到贾代善跟前。贾代善瞧着忙碌的老妻,心中亦是百感交易。他不由放缓声音,轻道

    “这一生,我虽无妾侍通房让你添堵,却有实实对你不起。我成亲本就晚了些,又让你年纪轻轻的便独守空闺。夫妻本该就是相依相伴,我却不能时时在你身边。今生我怕是无力偿还……来世吧。来世我们还在夫妻。如今瞧着我怕是要早走了,真有那头,我定然在奈何桥上等你。”

    史氏闻言,哪里还控制的住,热泪滚滚而下。二人虽聚少利多,到底是做了三十载的夫妻。史氏心中虽是有怨,但是到底也非一点情感也无。贾代善轻拍史氏背脊,苦口婆心道,

    “我若是走了,这个家还要你看顾。这一朝天子一朝臣,赦儿,政儿怕是指望不上……”

    贾代善见史氏似是有话要说,急急打断,

    “我知你的意思,你可以瞧瞧,他看不上赦儿不学无术,可他不过是多会背几本书罢了,真当自己是状元之才?政儿不是个蠢笨的,却心高气傲,被人捧上几句,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瞧瞧他打金陵回来之后做的事情,真正被那薛家挡枪使!”

    史氏哪里知道外头这些事,听闻贾代善之言,也心惊肉跳。这才觉察自己今日之事,着实鲁莽。可话一出口,为时晚矣。

    “你且放心,这爵位的事儿,我自由安排。”贾代善拍史氏背脊,柔声安慰。史氏想起洞房花烛惊鸿一瞥,眼泪更是止不住的往下落。贾赦与贾敏何能容色,贾代善有怎得会不敢入目。回想着三十余年,史氏竟然泣不成声了。贾代善也不恼,任由史氏哭泣,心中却是祈祷若是这一顿眼泪可以换她后半生清省也是值了。

    荣禧堂内愁云惨淡,及第院内坐蓐的王氏瞧着各家添盆之礼心中却是欢喜。因有贾琛洗三玉珠在前,王氏深怕自己家儿子相形委屈,却不想居然有那北静,西南两位王妃添盆。又想到史氏硬是让奶嬷嬷开口称贾珠为大少爷,不由想深了一层。周姨娘生了又如何,到底是庶出。王氏轻拍着贾珠,虽见他瘦瘦小小,似有不足之症,却有自信满满,有蒋家秘药在手,她不怕调理不过来。

    至此之后,荣国府两房各自养儿,一时也是相安无事。王氏出了月,也不管贾政是否流连在周姨娘出,变着法子让奶娘食下滋补之物。养了三月,贾珠终有起色。可到底三个哥儿相差不大,不免处处被人比较,这都是后话了。

    再说,贾代善那日与史氏交代,自己已有盘算并不是安慰之言。自打去年冬日他旧疾复发,太医却只开了温养方子,他确实开始为贾政谋划,可从无换人袭爵的念头。且不说梓莘郡主身份摆着,光是贾赦如今在新帝心中地位,更是绝无可能。贾代善咬了咬牙,再次上奏新帝,他家本不是世袭罔替,谈不上世子,他所奏内容无非是像太上皇看起,让出这荣国公之位。

    顺德帝做在御书房内,瞧着跟前御案上的贾代善的奏折连连叹气。他日理万机,哪里有空去管臣下家中琐事,可这个荣国府却是个例外。天武帝开国封四王八公,这四王乃是世袭罔替,八公则降级袭只是传三代。可传承至今,那些所谓勋贵之家,只想着为自己家族牟利,欺下瞒上,脑中全是享受着富贵荣华。他与祖辈不同,到了仁业中期,天下已然大定。轮到他了更无需开拓疆土,可这守城之君,更是难为。

    顺德帝挪了挪身子,再次吐出一口气,一旁伺候的太监头低的越发低了,连呼吸声都变小了。顺德帝的忽觉心中烦躁,他有些羡慕起仁业帝,无论如何他还有皇后可以说说心事。可自己呢?顺德帝又叹气了。

    “孤家寡人,孤家寡人,原来是这个意思。”顺德帝摇头晃脑,口中喃喃。这种事儿他也明白无法强求,便又把思绪回到贾代善奏折之上。

    顺德帝伸手揉着自己眉心,这两年来,他皱眉头都快成了习惯。他可不想年纪轻轻,这眉头就有个川字。这奏折是批还是不批呢?贾代善病情他早就知道。贾赦早晚也是要袭爵的,照理应该降三等,可是贾赦与他相识多年,且担着要职。可偏偏又不能公之于众。他给予梓莘荣耀过多,实在不好在借着她的名义。再者,这事儿贾代善是投一份,若是批或者不批,以后有如何处置那些效仿者?这勋贵之间盘根错节,真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最终,顺德帝吐出一口气,拿起奏折丢入一旁箩筐。哪里都是些暂不处理,又或者假装没收到的。处理完贾代善奏折,顺德帝终于心情愉悦的往后宫去了。他此生大概无法像仁业帝那般找到真心所爱。那便做个雨露均沾的好皇帝吧!顺德帝如是想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1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