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

    大雪无声无息飘落京城的每一个角落,顺德元年的冬天悄然而至。

    这一阵史氏心情浮躁,年关将近贾府大大小小一堆事儿都等她过目。素日里,银钱事物她从不让她人沾手,可如今她就是想让人接手也找不出半个影子来。史氏无奈,只得强打起精神与各处管事娘子对账准备稍后小年祭祀以及各家年礼。又有各田庄铺子的出息需她确认。这一忙,她倒是把那些小心思放下了,只有偷偷报怨指望不上儿媳。

    史氏这人运气着实有些背。两个儿媳先后有孕,二人的月份又是接近,要是拿府邸的事儿扰了谁,日后都是话柄。加之贾代善的病让她更觉烦躁。

    说起贾代善身.子,大确实不如前,每逢节气转换总是要病上几日。近日连续几日大雪,贾代善胸口旧疾似是发作,太医都换了几个,皆开不出切实有效的方子,只说是他早年戎马生涯亏空了身子,如今需长期温养调补才好。贾代善听了只是笑笑,他自己的身体到底自己最新清楚。这断断续续的病了一年有余,心中已是了然。起初还有他还心有不甘,如今倒是全然看开,照着太医的方子温补。

    且不管贾代善心中如何想,他这一病贾赦、贾政自然需床头侍疾。贾赦从来不与贾政计较,贾政也想在父亲面前表现,一时他们兄弟二人居然难得有默契的兄友弟恭起来。贾代善瞧着老怀安慰,倒是渐渐起了另一个念头。如此十数天后,贾代善病情好转,众人皆是松了口气。

    贾赦回到芷园,舒舒服服的在空间内泡了温泉,连日的疲惫一扫而空,他披着长袍出了空间,只见梓莘捧着一本书嘴里念念有词。他心生好奇,脚尖轻点人已然来到梓莘身边。待贾赦仔细听了,梓莘念居然是千字文。还念上一段,讲上一段,讲的内容他听着新鲜,不由噗嗤一笑。

    梓莘自是知道贾赦来了,听他痴笑便合上书,拿眼瞪他,“你笑甚?我说很好笑?”

    贾赦搂过梓莘肩膀,憋着笑摇头,一本正经道:“哪能哪能!为夫哪敢笑娘子。娘子讲的可是科学道理。我只是开心,我家儿子好命,这虽生在次处,可古往今来的事儿都可知晓。”

    “哼!”梓莘握拳捶贾赦的肩膀,不依道,“这还是不是笑我!”

    贾赦笑吟吟的握住了梓莘拳头,随即又松开覆上了她的肚子,“真不是。有时候,我真不知道如今这一切是不是我的一场梦。”

    梓莘瞧贾赦神色不渝,试探的问道,“父亲的病……”

    贾赦轻叹口气摇了摇头,“怕是寿数将近。”

    “不救吗?”梓莘侧头,笑容渐渐在她脸上敛去。若是贾代善都救不了,又何来改变那众女子命运一说。是不是连她自己都……

    贾赦失笑,轻轻摸了摸她的肚子,脸上却是再无笑容,“我怕是无能为力。上一次是王氏横加干涉,父亲命不该绝。”

    梓莘闻言,微微愣住。她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双手环抱这肚子不吭声。

    贾赦见梓莘脸色惨白,执起她的手,轻道:“小世界虽自有规律,但若是真到了鱼死网破那天……我瞧着这屏障也不是不能打破。”

    贾赦未尽之言梓莘已全然明白。她紧抿着唇,不然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且不管二人如何打算,癸亥年不约而至,顺德二年伊始。

    正月初一,惯例命妇进宫朝见。今年荣国府状况特殊,宫里免贾府去女眷朝见之事。如此众人也安心过年。梓莘王氏二人虽是待产夫人,倒也怀相尚好,并非卧床不能动弹。众人齐聚,这年夜饭也是难得的和乐。

    初二丑初,梓莘只觉得的下腹坠涨厉害,跟着一阵疼痛似是从脚尖直冒头顶,她推了推身边熟睡男人。贾赦已知梓莘生产就是这几日了,睡的也不安稳,故她稍有动静人已经惊醒。李妈妈早就把生产之事安排妥当。贾赦见梓莘发动,立即抱起她送入备好产房。如此动静不小,几位妈妈已经带着产婆赶来,贾赦本想陪产,却被李孙二位妈妈合力推出。梓莘此时倒是还好,在第一阵痛开始,内体灵力居然自行运转,除了冷汗一阵阵外冒,居然也不那么痛了。

    “郡主,你且忍忍,这力气要留着倒时候用,现在时辰还未到。”孙妈妈一边旁梓莘擦汗,一边在她耳边轻道。梓莘点头,虽有灵气护体,她此时却也无力回答。

    一梅姓产婆瞧着梓莘如此冷静,不由笑道,“郡主放心,您的怀相极好。定能顺利生产。郡主到底是郡主,这般也不吭上一声。我可见过不少,这一进产房就喊破了天的。”

    梓莘听了想笑却又笑不出来,汗水一阵阵的往外冒,身体仿佛要被撕开了,虽感觉不到疼痛,可那种整个人不再是自己,也全然不好受。终于三个时辰后的辰正时分,一声嘹亮啼哭响彻整个芷园。

    “恭喜仪宾贺喜仪宾,郡主生了位小公子。”梅姓产婆笑呵呵的出来报喜,贾赦大手一挥,毫不吝啬宣布各处皆赏。这梅姓产婆另又得封大红包乐滋滋的又往产房去了。

    又是等了约莫一刻钟,一个红彤彤的包袱被塞到贾赦手里。包袱里包裹着一个双眼禁闭,邹巴巴小婴孩。即便如此,依然可见长长的眼线,挺直的鼻子,五官虽不十分明显,瞧着竟然像极了梓莘。这个时刻似乎和贾赦记忆中的那个重叠,他紧紧抱着婴儿,一时百感交易。

    消息传至荣禧堂,贾代善刚刚用完早膳,他长长吐出一口气,脸上浮起浅浅的笑容,片刻之后只是吐出一个字,“赏!”他慢慢走向书房,摊开宣纸,写下了一个“琛”字。琛乃珍宝也!贾赦收到宣纸,毫不意外。他的琛儿回来了。

    之后,贾赦心怀安慰,对于梓莘如何的无微不至,疼爱有加自然不需详表。转眼到了琛哥儿的洗三之日,皇后更是派了身边的老嬷嬷前来替她添盆。一时间,这普出生三天的哥儿,居然风头无人可及。

    芷园内喜洋洋,这头荣国府及第院内的王氏脸色却是不好。

    说来王氏也是倒霉。进门三年,这也是第三胎,却是头次到了即将临盆之时。可是及地院内却不是她一个产妇。周姨娘那头也是快到了时辰。她已从大夫那里知道,周姨娘怀的亦是一个男胎。

    也不是王氏仁慈,只是她初怀之时,大夫已说她因有了前两次滑胎,这次必当小心,前三个月王氏几乎皆是卧床,就差吃喝拉撒全在上头了。好不容易胎坐稳了,周姨娘那头却比她还早上一月。也不是王氏没动过心思。之时每每她想要有所动静,自己总会出些状况。这般也不敢妄动,如此拖到了今日。

    大秦虽有律,嫡庶有别不可同论,可亦有长幼有序之说。若非如此也无那丙辰之乱了。王氏断然不愿庶长子成为她心头那根刺。她打开妆奁木盒,抽出最底下一层木板,下头赫然出现一颗米粒大小的黑色药丸。王氏眯了眯眼睛,却又放了回去了。

    转眼又是一月,众人期盼的荣国公嫡长孙满月宴未到,却又闻喜事,贾府三日内又添二丁。两月内贾府连的得三丁,京城里勋贵之家不免啧啧称奇。特别那贾政,走路生风,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妻妾同月生产,给他添了两个儿子。

    原来王氏要比周姨娘的孕期晚上一月,那日她犹豫再三还吃服下了蒋家催生秘药,这才赶在周姨娘前头。二月初一,王氏发动,这下可是惊坏了众人。原想着还有一月,不想却是提前发动。催生之药本事要结合蒋家秘法,可王氏如今只得了一半,生的着实辛苦,直是到了初三子末,诞下一子。早生的哥儿虽是弱了些,王氏却轻轻吐一口气,不管怎样到底还是占了嫡长之名。

    贾政也不管许多,见儿子诞生,亲去了荣禧堂报喜。

    史氏见到贾政,心中欢喜,笑道:“知道你有孝心。怕我们等急了。如今你我做了父亲,日.后行事,需更稳重才是。”

    语闭,她偷眼瞧着贾代善。

    贾代善哪里听不出史氏的言外之意,却只当不懂,叫了贾政一同去了内书房,铺纸写下一个珠字。贾政瞧了,甚是满意。自家儿子可不就是对贾府而言可不就是如珠如宝吗?

    又是一日,周姨娘也发动了。初五,天蒙蒙亮,嘹亮的哭声响彻及第院,周姨娘也生下一字,足足八斤。虽是庶子,可周姨娘是上了谱的姨娘,故贾代善一同给起了名,曰:贾珂。

    王氏得了信儿,瞧着怀中瘦弱的婴孩,想哭却死死忍住,抬眼跳着身边人,居然没有一个可信贴心的,心中不免恨上了甄佳,连带更是对警幻恨之入骨。再说那王氏因催生抢着嫡长子之名,身子有些亏了。虽然有蒋家补药,倒是需要时日。周姨娘却是瓜熟蒂落,十多日后,不光是贾珂,连着周姨娘也是恢复了七八。贾政得了儿子自然欢喜的天天要瞧,见王氏与周姨娘天壤地别的模样,这颗心更是往周姨娘头靠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80》,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八十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80并对红楼歪传第八十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