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回

    中秋家宴散去,贾代善缓步走向位于荣禧堂西厢的卧房。掀帘而入,他抬眼便瞧见两个娇艳的小丫头正在为他铺床。贾代善微微蹙眉,心知这是史氏安排的。自打儿女结成亲后,两人关系越来越淡,从贾政去金陵二人更是分房而卧。自此,便时不时有貌美丫头突然出现在他跟前。

    见贾代善进来,青梅青兰二人放下手中活计垂手而立。两人脸颊绯红,嘴唇微微有些颤抖,不约而同轻道,“老爷。”

    柔声细语入耳,鼻下亦是少女特有的清香。贾代善细细瞧,二人相貌虽不是顶好倒也是眉清目秀。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冷笑,挥手让两人速速离开。二女吐出一口气,对视一眼立即消失在贾代善面前。

    房里只剩贾代善一人,八月中秋,天气还有些闷热,他慢慢走到窗前推开窗户。黑夜里,一轮明月高挂。贾代善轻叹一口气,扶着胸口渐渐感觉喘不上气。自去年入冬,他便觉得自己身体日渐虚弱,请了大夫来瞧,只说并不大碍,只需温养。温养,这词着实奥妙,贾代善不竟想到。

    胸口突突的一痛,贾代善带关上窗,慢慢踱回床榻,缓缓坐下。他这病绝非心疾,而是陈年旧患。那一年他跟随仁业帝北伐,为了救仁业帝胸口被蛮夷的箭矢射中,只差毫厘,他便是没命了。

    “叩叩叩”响起了敲门声,贾代善皱了皱眉,却还是道,“进来吧。”

    贾赦推门而入,见到便是贾代善捂着胸口独坐床沿。

    “父亲!”贾赦急急跑向贾代善,却被他挥手阻止。

    “我没事。”贾代善轻笑着摇了摇头,轻道:“郡主可歇下了?你怎的这个时候跑来了?”

    贾赦微笑着拖了张椅子坐到贾代善跟前,“就是忽然想来瞧瞧父亲,父亲放心,郡主一切都好。”

    贾代善点点头,凑着烛光瞧着贾赦,见他依然是那艳若桃李的长相,眉宇间尽是放荡不羁之色,可眼神却是异常深邃,简直深不见底。

    “赦儿,自打你十来岁起,为父越来越瞧不懂你。不过瞧不懂没关系,为父相你。怕是以后这个家都要靠你了。”

    “父亲!”贾赦面色微沉,他知贾代善身体大不如前,可是忽闻此言,到底意难平。

    贾代善挥了挥手,他自觉怕是时日无多,不知何时就会撒手人寰,心中各种牵挂难以放下,却又无人客诉,如此一日有一日的,渐渐成了心病。如今贾赦在此,现在不说怕是以后没有机会了。

    “赦儿,许多事儿你也别怪你母亲,为父有责任。你母亲十八岁嫁与我,可是近三十了才有你。我与她年少分离,聚少离多,我体恤她年少孤苦,着实不易便是纵着了些。不想她顺遂惯了,如今的性子……”

    贾代善声音不大,回想起自己戎马生涯,少年时跟着仁业帝南征北讨,二人性情相近。他对史氏虽谈不上情根深种,却也疼惜她年纪轻轻却一人独守空闺,故没有那一个两个的如花美眷与她添堵。后天下大定,他回归朝堂,二人也是相见如宾,实乃夫妻之典范。却不想随着年岁渐长,史氏性子执拗,全然不知好歹,不顾大局,只图自己舒坦,不说贾代善连儿女都要靠后了。

    “儿子知道。”贾赦垂目,脑中却是想起前世今生种种,贾代善说的恳切,可他却说不出体谅母亲之言,唯有“知道”二个字。

    贾代善也不想贾赦做那愚孝之人,有这几个字他也足以。又想到贾政,则是另一番唏嘘。早些年他看贾政眼高手低,自诩学富五车不可一世。本想着让他下场试上一试也好认清事实,倘若可以痛定思痛,他日倒是能有一番作为。不曾想那贾政在金陵终日厮混于自命风流的才子之中,又与薛家长子来往过从。贾代善如今对于长子全然放心,次子着实让他放心不下。皆是儿子,他又怎得真会厚此薄彼,有的也只是恨铁不成钢罢了。

    “赦儿,你弟弟……”贾代善瞧着贾赦脸色,斟酌着词句。贾政回来这一月,可没消停。

    贾赦抬头,盯着贾代善的眼睛,淡道,“父亲也知我如今身份。弟弟我会看顾,可父亲也知道,他可看不上我,这心也不小。若是动静太大,怕是我也无能为力。我答应父亲,若是真有那日,我必然想法留他一脉。”

    贾代善点点头,知道这是贾赦底线。两人扯开话题,说起贾赦童年往事起来。

    同一院子住着,史氏自是知道贾赦来了。瞧着贾代善并未收用两个青的任何一个,史氏心中且喜且忧。喜的是贾代善始终如一,忧的是贾代善身体。两人年少夫妻,聚少离多,好不容聚在一起,却又感情疏离。她也觉察这年纪越发上去,两人感情越淡,可到底夫妻一场,对贾代善身体也不免担忧。

    “夫人,大爷伺候老爷睡下了。您是不是也歇息了?”陆妈妈瞧着史氏压低声音小声说道。

    史氏摇头,她今日哪里睡得着?她心里这许多事儿难以宣之于口。自打贾政归家,史氏瞧他哪儿都不对劲。整日往外头炮,几乎看不到人影,去金陵之前,贾政不过是在院中苦读,着实难得出门。她想着与贾政母子谈心,可贾政只是敷衍了事。史氏更加担心,怕贾政从此破罐破摔。不由想起贾政之间提过由他来袭爵的建议。如今史氏再想也觉得不免是个好主意。长子如今好歹是仪宾,可次子这次科考失礼。若是自己再有个好歹,两房分家,次子要怎么办?她那些嫁妆又不能都给了次子让人说闲话。故她眼巴巴的看着爵位,却也不知如何开口。

    忽的,史氏想起今日家宴传出王氏有喜,面上也露出几分真心笑意,转头对着陆妈妈嘱咐,“陆妈妈,明日开我私库,挑些温补之物,给两房送去。”

    “哎。”陆妈妈点头答应,见史氏有了睡意,伺候她躺下。心中却是泛起嘀咕,不知道这位葫芦里卖着什么药。

    史氏哪里是真心为王氏高兴。只是想到王氏与梓莘两人孕期相近,若是王氏能生下贾氏长孙,届时在于贾代善谈袭爵之事也容易些。次日一早,史氏打开私库,轻点了些适合孕妇温补之物,让给两房送去。梓莘与王氏得了史氏所赠皆是大惊,居然不约而同的丢到一边不敢食用。史氏也不管那许多,隔山差五寻着由头便给及地院赐物件。贾代善冷眼瞧着,那些并非王氏嫁妆而是公中之物,心中暗道史氏蠢钝,也随她去了。

    中秋之后,贾政见父母对自己如此纵容,不免有些飘飘然了,想到了自己妻妾同时有孕,便觉得自己厉害不已,连县试失利之事,也逐渐抛掷脑后。更觉自己出处都比贾赦强,每每兄弟见面,他总是下巴抬得老高,斜眼瞧贾赦。贾赦懒得和他计较,一心都在梓莘身上。

    许是因有贾赦修为的灵气滋养,这一胎梓莘怀得极度安稳。头三月还偶有害喜之状,三月一过,整个人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但凡想吃个什么,无需她多言,贾赦似是心有灵犀,必然已妥帖备下。说来也是奇怪,梓莘虽每日必要吃上五餐,却不见圆润,肚子也只是似是平常孕妇。梓莘抚摸着肚子,笑言怀了一个大胃王。转眼已是到了十月,贾敏之子斐哥儿的周岁宴到了。

    外孙周岁,史氏乐的合不拢嘴。早早的便命人准备贺礼,王氏本就是借着贾政光,此刻完全靠后了。梓莘亦是真心为贾敏高兴。只是她怀着胎不能出席,只得备下厚礼,让人送了去。斐哥儿肖鸡,她便打了99对小金鸡,另有木刀木剑小孩玩意儿,还有送贾敏的装了几乎一车。史氏虽不喜梓莘见她对贾敏如此用心,倒也欢喜。相此王氏,只是送了些面上的寻常之物,心中不觉气结,觉得那王氏就是捂不热的石头,若不是瞧在贾政面上,不想理她半分。

    十月初十,林家异常热闹。待贾赦赴宴归来,他脸色微红,走向梓莘脚步有些漂浮。梓莘稀奇,才要去扶贾赦却被他按住。贾赦歪歪倒在炕床之上,给自己倒了杯茶。沁人心脾的香味入腹,贾赦一尝便知是灵茶。他看着梓莘吃吃笑道,

    “今日我那妹婿着实开心,拉着我不停吃酒。那丫的着实腹黑!这瞧着文弱,竟是个千杯不醉的。”

    “所以你醉了”梓莘歪头瞧着贾赦。她如今肚子已有六,七个月了,最是稳当的时候。她挪下炕床,给贾赦绞了帕子挨着他坐下,为他轻轻擦拭脸颊。

    贾赦拉着梓莘手,絮絮叨叨,

    “你也知道。林家本不是张扬之人,素来低调度日,林如海为人圆滑,虽任翰林院编修一职,却是滑不留手,谁也不得罪,却也不曾刻意讨好。我瞧着今上对他极为满意,怕是以后要委以重任。”

    “敏妹妹是个有福,且又是极聪慧的,他们二人定然能把日子过好。”梓莘挪了挪身.子,整个人靠在贾赦怀中,脸上浮起愉快的笑容,“想来如今斐哥儿只是带了个好头。敏妹妹这一生必定儿女成群,福禄寿喜皆全。”

    贾赦的手覆在梓莘肚上,一边运着灵气,一边轻道,“小子,给你这先天的灵气,且不是让你后天偷懒的。若不好好修炼,看老子不抽你。”

    梓莘忽觉孩儿踢了踢她的肚子,她还未曾开口,贾赦已是皱眉道,“怎得,还不服气了?”

    梓莘无奈摇头,这俗世的酒又怎得会让贾赦喝醉,想来他今日也是真高兴。她不想贾赦继续教训未出世的孩儿,笑呵呵拉开了他的手,问,

    “敏妹妹说,林家二老怕孩子早起了名字压不住,这就一直斐哥儿的叫着。今日,可起名儿了?”

    听梓莘提起这个,贾赦来了话头,笑道,

    “起了,起了。说来也巧,这林家这辈与我们家皆是玉字旁。林翁给起了玗字,意为似玉的石头。妹婿还向我抱怨,说是林翁太过随意,那日在书房里大笔一挥,便把写着玗字的纸交到斐哥儿手里,问他喜不喜欢。斐哥儿拿了纸,乐呵呵的口水直流,这就定了名字。”

    梓莘噗嗤一笑,没先到林父居然如此有趣,她道,

    “听敏妹妹说,林家子嗣似是艰难了写。他们二老也是在了快三十上头才有了妹婿。如今敏妹妹一进门就一举得男,二老自然高兴坏了。妹婿不满,不是还有取字的机会吗?”

    贾赦的手忍不住又覆上梓莘肚子,嘴里笑道,“我也是这般说的,妹婿却说这字是要留给他日恩师的。”

    梓莘哈哈大笑,“我瞧妹婿以后还是给哥儿,姐儿起乳名就好。这斐哥儿就起的着实不错。对了,今天周抓,斐哥儿抓了什么?可合了妹婿的心?”

    “那是自然。”贾赦笑的不以为意,他道:

    “你以为他为何拉着我喝成这般?斐哥儿今日也是大出风头,这一上桌,其他物件一概不看,直直爬向一支狼毫。那是妹婿素日最喜一只。众人皆言,斐哥儿是随了父亲,将来定然可以青出于蓝,当个状元。”

    梓莘笑的花枝乱颤,几乎可以想象林如海的得意之色。只听贾赦又道,“我们的孩儿无需中什么状元,若是能修炼,便好好修炼将来随我们离开这儿,若是不能变希望他无忧无虑,快活一生。”

    梓莘的脸紧贴着贾赦胸口,吐气如兰,“恩侯,我也是这般想的。”

    贾赦轻笑,低头吻住了梓莘的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9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