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回

    新帝上位,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贾赦自然忙的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得了空,想起自家娘子还在老娘那头侍疾。此事两人商量过,对于史氏梓莘自然有自保之力,倒不如借此事遂了史氏的愿,也造就了梓莘好名声。他闲来无聊,便进入空间。

    如今这上古空间随着梓莘功力也大有不同。贾赦想起梓莘答应过,搬入新居开始考虑子嗣之事。他想着进入丹房想要找找有无那些适用他们服用的丹药。对于子嗣,贾赦深知自己有些执念了。倒也不是他非要子嗣传承,可一想到曾经自己,居然做出这等荒唐之事,又想到自己连妻儿也保护不了,心中之气难平。这也是他瓶颈原因之一,他虽小境界频频突破,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他捧着玉简微微愣神,怀疑自己是否太过自私,这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却要梓莘跟他一起承受。子嗣对于梓莘来说又是什么呢?

    忽然,贾赦心念一动,感觉梓莘情绪波动,他急急出了空间就要往那荣禧堂而去。前世,他没有能力保护妻儿,这一世他绝不会让事情再次发生。贾赦刚刚赶到芷园的垂花门口,却见梓莘车辇停在那儿,蔓枝绿柳扶着梓莘小心翼翼的下车。他急急过去,那蔓枝已经嚷嚷开了,

    “恭喜仪宾,贺喜仪宾,郡主有喜了。”

    贾赦愣愣瞧着梓莘,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二人。芷园全然是他们两个人的地盘,贾赦本能的挥了挥手众人皆是散去。他只觉得耳边似是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清楚,只是愣愣看着梓莘。这样的贾赦哪里还有他往日神采,只拿那双桃花瞳渴求的看着梓莘,似是等待她的答案。梓莘含泪而笑,微微点头,贾赦脚尖一点,瞬间已来到梓莘身边,搂住她肩膀的那只手不停颤抖。

    梓莘再也忍不住,一行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下,她没去管自己眼泪,伸手抚上了贾赦脸颊轻道,“恩侯,是的,我有孕了。”

    贾赦嘴唇微颤,那双桃花瞳已是通红。平常人家的在正常不过之事,对于这对夫妻却是不同。贾赦小心翼翼的拿手覆上了梓莘小腹,梓莘只觉得一股暖意从贾赦掌心传出。“莘儿,这一次哪怕拼上我一身修为,我的性命,也要保你们母子安全。”

    梓莘把头埋入贾赦怀中,深知往昔之事对于二人皆有刻骨伤痛。

    “莘儿,我们的孩儿自然是可以修炼。今日开始我便用修为日.日温养,哪怕以后真的不能修炼,也能比常人命数更长。不管男女我皆会守护他们一生一世。”贾赦轻轻拂去了梓莘脸上泪水,脚步轻点的带梓莘往擎苍斋而去。

    贾赦这头喜气洋洋,贾政那边却不免落寞灰心。

    大秦科举,先有县试,府试,过了县试为禀生,才有资格进行府试,过了府试授秀才之名。秀才是功名的第一步,可免徭役赋税。县试在二月考,府试为四月,若是县试未考,由地方里长保荐,可补考一次。贾政在二月参加了县试居然未过,他自然是全然不信。贾政乃贾府次子,金陵地头谁不给贾氏一族几分薄面,这不,里长保荐,便与他多了一次机会。不想,便是多一次补考,贾政依然没过。此番折腾,他无颜继续在金陵待下去。昔日好友皆是过了县试,且大多是过了府试,只等三年后的乡试了。如此,贾政家书一封,又是乘着顺风顺水一路北上,准备归家。

    贾政在金陵待了近一年,与周姨娘感情越发深厚,只觉她善解人意,温和顺从,深得他所喜。加之又没有王氏横加干涉,竟然处出几分真心,周姨娘便是他真心所爱了。如此,贾政心中越发感激史氏所赐,准备的礼物也厚上了几分。

    周姨娘在金陵近一年,虽是姨娘身份,倒是料理贾政之事,颇有几分当家主母之范。贾政素爱红袖添香,她便屈意顺从,倒也读书认字学了不少。举手投足哪里还有昔日史氏身边大丫头的样子,若是不知还以为是那殷实之家的正头娘子。日子虽过的舒坦,但是她也自知身份。故,虽偷偷避过王氏下的绝育之药,也断然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在金陵出世。

    贾政如今绝了科举之心,倒是更在乎贾府爵位,只是此时到底如何行事,还需从长计议。想到那薛家连襟的临别之言,他不由血脉沸腾。周姨娘冷眼瞧着,也不多说一个字,只是依靠着窗子,轻轻叹了口气。

    “乐儿,你这是怎的了?”贾政回神瞧见周姨娘面露愁苦之色,全然不解。

    周姨娘回眸轻轻一笑,眼中分明还是凄苦之意,嘴角却是向上弯起,“二爷,奴哪里有什么事儿。倒是二爷在船上困了这些时日,奴听闻还有一日似是到了码头。二爷不如让史境,季今带着也去逛逛”

    贾政心头一片熨帖,心中更是对着周姨娘疼惜几分。她从不闹脾气,更不会吃醋。想到那个……贾政眯了眯眼,一时居然想不起那个名字。他摇了摇头不打算再想,而是搂过周姨娘笑道,“逛定是逛的,不过是要带着你一起。”

    “真的?二爷真是要带着奴一起?”周姨娘的眼睛里泛起期待的光芒,贾政哈哈一笑,关上了窗子,搂着周姨娘往床铺而去。

    本是四月出发,一个月就能回到京城。偏偏贾政说自己需要散散心,这一散心到了京城居然已是七月。贾代善对于这个儿子早已断了念想,贾政在金陵总总早已有人回报他处。贾代善无可奈何,只得寄予贾赦好深看顾子,不求贾政飞黄腾达,只求不惹出事端便是谢天谢地。贾赦笑呵呵的敷衍过去,有些事儿还没发生,没必要让贾代善担心。虽曾有那灵丹续命,贾代善身体却真的一如不如一日。贾赦深知那是命数,非丹药可以阻挠,只能暗自减少贾代善痛苦罢了。

    贾政归来,王氏的心情略显复杂。要是说太虚幻境发生之事,对她全然没有影响,自然是没有可能的。可当她瞧见周姨娘低眉顺目跟在贾政后头,再瞧贾政一副维护之意,只觉怒气上涌。那些个复杂情绪全然被压,只想生吞活剥了周姨娘。不过,今日王氏早已不同。纵使在生气,须臾之后已全然扔下。又是叫人摆上新的冰盆,又是命人拿了些许消暑瓜果,还亲自为贾政更衣。待贾政洗去了一身风尘,再见王氏心中也是微微吃惊。

    一年不见王氏瞧着似是变了个人似的。王氏皮肤本就不错,加之甄佳细心保养,更是突出。如今甄佳虽已消弭,她这番功夫王氏倒是学了实足,一点没有落下。如今王氏瞧着皮光嫩滑,贾政看惯的五官愣是瞧出些许不同,眼波流转间竟然多了一些风情?这……贾政本来惊艳的心,顿时荡到谷底。他也不是昔日那个没见过世面贾二爷。金陵待了一年,跟着那群文自诩文人墨客的友人秦淮楚楼也是没少去。他虽不会放荡,但是也总有那好风月的之人,偶尔聚在一起说笑,懂了不少风月之事,再看王氏,这分明是被人调.教出来的风情,不由脸色阴沉发黑。

    王氏瞧见贾政脸色发黑,哪里还有半分心思。警幻的玉简她也是瞧过的,见在贾政身上全然无效,心中难免气结。如此,脸上倒是恢复了昔日三分端庄。贾政脸色阴沉想要如何发作,抬眼又见王氏眼神里哪里还有什么风情,不由揉了揉眼,不由失笑,

    “二奶奶着实辛苦。这一年我不在你身边,苦了你了。”

    王氏微愣,隐隐明白了什么,掩去眼中蔑视,口中却是叹道,“哎,哪里有什么辛苦。倒是二爷……”

    贾政脸色微晒,连县试都没过,再辛苦又有何用。他似是又想到了什么,更是难以启齿。

    王氏瞧着想起方才周姨娘走路姿势,脸上不由阴沉下来。贾政轻咳一声,只是淡道,

    “周氏在路上以为晕船,谁曾想那大夫瞧了,说是已有一月身孕。也是怪我,这一路汤药未断,只有那一次……”

    王氏瞧了瞧自鸣钟,已是亥初,她暗暗定了定神,扯出一抹笑,

    “看二爷说的,之前是我不懂事,你还往心里去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今日是晚了,明日我定然会好生安排。二爷的儿女,不也是我的吗?”

    贾政略感满意,才想要走,忽觉脑袋晕晕,再瞧王氏眼神全然不同。王氏也不推辞,偷偷吃一粒绿豆大小药丸,便任由那贾政为所欲为了。

    夜已深,周姨娘一回来便听说了荟姑娘,邹姨娘全然消失了。再听正屋那头没有动静,怕是贾政根本已经忘记那二人了。她淡淡微笑,多少也猜到贾政今日不会来的。红梅,红叶两个小丫头熟门熟路伺候她睡下,本还想说些安慰的话,瞧见周姨娘毫无哀愁之色,反而不知如何安慰,只得退回外间。

    黑暗里,周姨娘闭着眼睛,轻抚着小腹,喃喃自语。

    次月的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贾府举家欢腾之际,王氏恰恰又被诊断出一月身孕。贾代善老怀安慰,只觉这芷园造的好,刚刚落成,家中喜事连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8》,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八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8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八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