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回

    王氏睁眼,心中颇为激动,她眨了眨眼睛,又试着动了动脖子,她真的回来了!王氏紧要嘴唇暗恨自己的无能,竟然被人钻了空子,想到亡母昔日教导,更觉心中有愧。狂喜过后,跟着又是悲伤袭来,这些时日发生总总似是一场梦。王氏想起自己说那甄佳的种种,那又何尝不是再说自己?如此重活一回,她定要叫那些害了她的人哪怕是神仙皆不好过!王氏起身走到门口,凑进门缝往外瞧去,借着廊下昏暗的光,瞧见外头两个仆妇,不由大喜,果然天不绝她。

    隔日,天方蒙蒙亮,柴房里传出一声惨叫,陆妈妈急急跑出柴房冲向了史氏处,她不敢擅闯进屋,只得在门前大喊道,

    “夫人……吴十家的……吴十家的悬梁了,还留了血书一封!”

    史氏大惊,一跃而已,立即命陆妈妈进来伺候梳洗,贾代善在院中另一屋歇下,听到动静也匆匆起身。

    原来,那吴十家的从里衣撕下一块,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一封。字歪歪扭扭,还有错的,大意约为:此次是她设计报复甄佳,因甄佳素日严厉,那日还当着众人教训了她婆婆,让她们一家颜面尽失。她一直怀恨在心,故伺机报复。她的本意是给甄佳一个教训,没想到牵扯郡主。如今她自知罪大恶极,只求放过她家的男人和两个孩儿。

    吴十家的忽然悬梁,贾代善自然不信,派人彻查,除了昨晚丢吴十家的进柴房的两个婆子,只有陆妈妈一人接近过柴房,可是陆妈妈昨晚和两个婆子一起离开的。早上陆妈妈来提人,一进门就看到悬在梁上的人,其景惨不忍睹,不予详表。

    王氏也是得了消息,被带进屋时,可见她双眼红肿,脚步虚浮。王氏进屋,别无二话,扑通一声跪倒在史氏跟前,大哭求饶,

    “求父亲母亲饶过我这一回。我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信了吴十家挑拨,昨夜郡主大伯都在,这才没说实话……”

    史氏挑眉瞧着王氏总觉她今日哪里不同,却有说不出来,也不接口,任由王氏继续哭道,

    “那日,吴十家的来跟说,她娘家弟弟说起郡主昔日之事。我信以为真,却不敢到处说,这才命周瑞去查。”

    今日贾赦与梓莘不在,史氏面上一抽,转眼看向贾代善。贾代善今日瞧见王氏,见她与之前无甚不同,想着昨夜怕是错觉,也不作二想,只是命她继续说下去。王氏大哭,又道,

    “我也不知道那丁家娘子为何要谋害自家夫君,捏造出那般事实。我只想着偷偷的捏了郡主把柄,日后……日后……”

    王氏哭得是接不上气,顿了许久才道,“我本无意谋害郡主,只是被猪油闷了心,动了歪心思。此事和母亲全无干系。都是我……”

    史氏起初听了倒不觉得什么,只是王氏最后那句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味道。她斜眼看了一眼王氏,无奈只得开口,

    “我不是全然不知。只是,到底事关重大。这郡主可是天家脸面,我想着就算是真的,悄然处置了,也要保各家颜面。”

    事到如今,贾代善真不好继续追究。他叹了口气,又挥了挥手,道,“老二家的,你下去吧。我与你母亲有话要说。”

    王氏顺势请安退了出去,外头陆妈妈且安排好了两个婆子伺候。王氏抽出帕子按着眼角,又对着陆妈妈猛掉一顿眼泪。陆妈妈头昏脑涨,眼前都是吴十家的悬在梁上的模样。她也不多耽误时间,立即命两位婆子送王氏回房。

    那头贾代善瞧着史氏,也不愿说些废话,心中都是偏向王氏所述,家中闹出这等丑事,他最是不愿。史氏也只自己心思被贾代善知晓,本事准备了一肚子的说辞,如今瞧贾代善一言不发,自己倒不好主动说项。两人皆是沉默,直到贾代善命人备车回府。

    梓莘得到消息赶来,正巧远远瞧见王氏。见到王氏的一刹那,梓莘微微一愣,这位似乎就是原来那个,甄佳去哪里?贾赦顺眼看去,眉毛也蹙在一起,两人相顾一眼,心中同时泛起不安。

    两人不安也是事出有因。话说那日警幻吸取了甄佳灵魂,再次闭关修炼。她素日修炼吸取皆是痴男怨女之气,但最最上乘还是有过修炼的生魂。只是,这个有违伦理,她不好诱人修炼,在吸人之魂,那是修魔而不是修仙了。可甄佳是个例外。当时二人击掌为誓起,甄佳灵魂就是捏在她手上。甄佳提出那些个苛刻要求,反而有助于警幻行事。世上凡事皆是讲究平衡。甄佳她要了逆天技能,自然要付出代价了。

    转眼,警幻已经闭关了七七四十九日。大秦小世界内早已是春暖花开,新帝改年号顺德,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这年,梓莘第一次穿上了郡主行头,跟着史氏一同进攻答谢皇恩。素日,宁萱郡主最为低调,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如今在宫里头见了,只觉得她生的面貌清丽,举止大方有度,与贾府嫡长谪仙一般,堪称绝配。史氏听着众人夸张面上虽笑,心中却是愤愤不平,又想起自己乖顺在金陵备考的次子,心中又是疼惜。

    话说贾政在金陵旧宅一心备考,除了每日苦读,也在学子间颇有才名,皆是夸他诗文虽是中规中矩,却能见到厚重基础。虽不是江南秀丽之风,倒也见京城浑厚之气。贾政不由飘飘然,对于来年之试大有志在必得之姿。故写信告知,不回来过年,只是安心备考。王氏得知贾政不回,心中倒也不,及第院内诸事她且续慢慢清理。再到初四除了服,王氏在小佛堂对着象征那蒋氏灵牌之位,三跪九叩,暗暗发誓,日后定要活出个人样来,绝不辱没蒋氏教诲。

    再说回那警幻仙子闭关七七四十九日,这日,只觉丹田气势磅礴,一瞬间竟然突破蔽障,小进阶成功。她不觉心中大喜,没想到修炼过的生魂居然有此番作用。她不由大为欣喜,又找到了另一修炼捷径。她才洋洋得意,想要去哪里找似是甄佳之魂,外头却有那仙子急急来报。警幻撤去结界,那仙子喘着气大喊,

    “姐姐,小世界……小世界……”

    警幻大惊,小世界乃是与她息息相关,容不得半点意外。她闻言,只是脚尖轻点人已飞出老远,那仙子瞧着警幻,暗叹,“姐姐又精进了,也不知道可卿何时有姐姐一半功力。”

    “这有何难,与我共修包你更上一层。”随着话音响起,一双手勾住了可卿的柳腰。可卿推出一掌,那人立即松开了手。可卿不屑的瞥了那人一眼道,“无面,你当我是初来乍到的小女修吗?与你共修?被你生生吞了修为?你当我是什么!”

    男人身材高大挺拨,却是五官模糊。可卿微微一笑,又道,

    “你还是去看看姐姐吧。她刚刚突破,对你来说不是最补的时候?”说着也不等他回答,转身离开了。

    警幻来到离恨海边,瞧着那叫着那颗叫大秦的珍珠,忽大忽小,一会薄入蝉翼,一会有缩成一团。警幻皱眉,一连串的指诀飞出,绕成一圈紧紧禁锢住了珍珠。起初那颗珍珠还在挣扎,片刻之后似是失去了力气,乖乖躺在备课之上。警幻吐出一口,慢慢放下心来。

    “从来没见你对哪个小世界如此伤上心。这番异动,怕是你干预过甚所致。要知道,那个生魂是你从小世界带回的。”温柔的男声从背后传来,语气中,还带着愤愤不平。

    警幻回头笑盈盈的迎了上去,伸手缠住了来人的劲脖,“还生我气呀?不是我不愿把那个生魂供你修炼。只是那个生魂力量太多强大,若是你驾驭不得只怕会爆体而亡。如今我已全然吸收,倒是那多余灵气可以渡给你。”

    说着,警幻已拉着来人靠近自己,那人也不多言,伸出双手横抱起警幻,二人迅速回到警幻洞府之中。跟着,也不再废话,三两下除去障碍,挺身开始吸取那绵延的灵气。警幻也不吝啬,笑盈盈的看着男子脸不停转换,时不时发出低喃。

    一番*,无面满意的开始原地打坐。警幻抬手撑着脑袋,侧身看无面修炼,渐渐的无颜出现一张俊美的脸孔,警幻轻笑着贴了上去,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恭喜你了。”

    无面倒也不推脱,伸手搂住警幻的腰肢,笑道:“生魂虽好,风险太大,小世界之事,怕不好干预了。”

    警幻虽有不甘,还是点了点头。甄佳之事一波三折,所幸生魂让她进阶了。自古人心是最难控制的,与其找些昔日新人倒不如好好利用眼前。

    “这大秦的小世界着实复杂,待这一轮过去,我定然要收了这个。重新布置一番。”

    警幻也不知道哪里有了问题,怎得其他小世界安然无事,唯有此处不太平。

    无面笑而不答,那警幻又道,“如今这小世界全然乱了,也不知道以后会怎样。这些个痴男怨女,也是到了必须释放的时候了。”

    “有何担心的,还有我呢。”无面说着,嘴贴在了警幻耳垂之上……二人不在交谈,只留一室迷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6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