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回

    甄佳忽然晕厥几人面面相觑,贾代善不由自主瞥向贾赦,贾赦眉头微蹙一言不发,探出一缕神识,片刻已探查到甄佳绝非做戏是真的晕了。梓莘也是了然,轻咳一声,外头夏至立即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陆妈妈。史氏抬手指了指甄佳,道,“二奶奶略感不是,安排住下吧。”

    陆妈妈抬头不安的看向史氏,只见她眼中尽是冷意。陆妈妈瑟缩了一下脖子,心道,怕二奶奶这一住不知何时可以回府了。又想到今日之事自己也参与其中,想要全然撇干净怕是不能。当下也不多言,立即安排了妥帖之人驾着甄佳出去。

    堂屋内虽是简陋,却也不见冷意。梓莘状似无意的轻抚着袖口,余光瞥向贾代善与史氏。二人干坐着,全无眼神交流。一时间,屋内竟无人开口,不由再度陷入落针可闻的尴尬境地。史氏捂着胸口,只觉自己心肝生生的疼着,额头青筋突突跳动。

    “郡主昔日在侯府种种,我亦是知晓的。张钰与我何等交情,他唯一的血脉远在闽南,那是虽郡主的外祖家,我自然不能全然撒手不管。”

    贾代善盯着史氏一字一句的说道。别说梓莘饶是那贾赦亦是吃惊的看向贾代善。贾代善也不看二人只是瞧着史氏,

    “我与钰兄两人兄弟情深,可赦儿亦是我长子。我绝不会拿我儿去做人情。郡主若是有不妥之处,我又如何会看着我儿受辱?”

    梓莘心惊,她从未想过这一层。从而又想到身边那些个天家赐下之人,不觉背脊发凉。她从不知道在南边那些时日,竟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本以为自己不过一介孤女,却没深想着其中的弯弯绕绕。自打天家给予她丰厚财帛,她便是一块招牌。若是招牌本身有污,怕是自己只能“病故”了。思及,她轻轻吐出一口气。

    这些事儿贾代善本不.欲说,只是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再不说只怕史氏日后还是会受人挑唆。贾代善的目光冰冷,又道:“陆妈妈不能留了。老二家的……”

    贾代善言之未尽,举目看向梓莘。

    梓莘继续低头抚弄自己袖口,似是不知贾代善看向自己。贾赦直视贾代善的眼睛,贾代善瞧了深深叹了口气,

    “王氏还要等政儿回来处置。王家那头……也不知道那王子腾走了什么关系,如今似乎与那安王交好。”

    想到未来王子腾,梓莘袖中拳头捏紧,别说她不过是外八路的郡主,哪怕就是皇帝亲女,也是无力在他仕途使绊,除非直接要了他的性命。贾赦虽为暗卫之首,到底也没那一手遮天的本事。贾代善的话他们解释懂了。这安亲王与新帝是除了与那一母同胞的怡王外,最是亲厚的。

    贾赦接到梓莘递来目光,拱手说道,“全凭父亲做主。”

    史氏死死盯着梓莘,这次本事万无一失,也不知道她何等运气,竟然能逃脱。说她与什么表哥有首尾,史氏自然是不信。她身边的几个妈妈眼睛很是毒辣,又怎会瞧不出来?这位可是成亲半年之后才与儿子圆房的。故甄佳一本正经说起梓莘过往,她也不过是顺水推舟。既然那头有证据,她也乐的支持,乘机打压梓莘气焰也好的,何况还有实际利益。

    事到如今,贾代善算是给足了史氏面子,可她依然觉得胸口憋闷,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次次吃瘪。又想起贾敏时常劝她之言,更觉自己身边之人皆被抢走实在气不过,可又无能为了,只得憋下这口气。

    这厢贾代善交代完,吩咐几人回去休息,也懒得和史氏多说半句。该说的早就说了,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执拗。在他看来,梓莘不多事,为人低调,正是如今最佳行事。昔日随天武帝开.国的四王八公传至如今已是过了半百之年,纵观那几家竟然还有那想要更进一步的,简直痴心妄想。新帝本就忌惮他们,那几家却不知低调守业才是根本。他们本不是那世袭罔替的爵位,怎是想保就能保住。贾赦得了新帝之眼,也非他处心安排。梓莘这等性子他日教导贾家子孙,他是极放心的。他家无需更甚的荣耀,只要儿孙勤勉,基业不散,传承百年也不是无稽之谈。

    想着,贾代善不免更不满老妻糊涂,却也无可奈何。不过,他端看梓莘似是无害的模样却颇有手段,次次都能躲过算计,心中又大感安慰。其实他心中最羡慕就是林家这般,隐隐也希望日后贾氏一族亦能如此。

    话分两头,那头贾代善料理完后续,这头甄佳被安排在了厢房之内。陆妈妈不敢怠慢,命人铺床添炭,妥善安置好了甄佳,又找了庄子上孔武有力的婆子看住门口,自己退了出去。

    这次甄佳晕厥,确不是她本人所愿,方才她本还要争辩,却不想眼前一黑,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身处在一团团的白雾笼罩之中。甄佳嘴角扯出一抹嘲讽,“仙子既然带我来了此处,为何还遮遮掩掩,不愿现身?”

    “甄佳,你可还记得你我约定之事?”警幻没有出现,只有那声音似远似近的飘入甄佳耳中,

    甄佳眉头紧蹙,也不知道警幻在玩何把戏。对于警幻她是全无敬重之心,在她看来二人不过合作关系,全然不必卑躬屈膝。

    “当然记得。你费尽心思,拉我来了这里,不会只是问我这个吧。好了,我已经回答你了。我现在要回去,那头还有要紧之事。”

    “哈哈哈”三声冷笑传入甄佳耳中,甄佳心中一禀,不知为何居然从心底荡漾起一*冷意,渐渐传到四肢百骸。她有头发麻,想要开口说些话缓解这般不是,可却一时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甄佳,你我击掌为誓,可是立下契约的。你助我拨乱反正,我与你玉简供你修炼且还有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百宝箱。”警幻的声音似是尖刀不是落入甄佳耳中,而是直接从她脑子里响起。

    甄佳不由方寸大乱,她四下张望,眼睛所及之处皆是白雾,方才不以为意被恐惧替代,她不自觉的瑟瑟发抖,颤声道,

    “我自然知道,自打我接管了王氏之躯,哪里不是按照你说的行事。”

    “甄姑娘,你真当我全然不知吗?我虽无法干预小世界之事,但是小世界有异,我会不知?你占了王氏的身,可你却要害她消失。你且告诉我,小世界若是没有了王氏,你要怎得拨乱反正?”警幻声音如针刺入甄佳脑中。

    甄佳捂着头,痛的蜷缩在地上,再也无力多说一个字。脑中警幻之言再度响起,“甄姑娘,你失信了,如今我要依照约定,取走我应得的。”

    甄佳大惊,她只记得自己当初提出条件,完全不记得警幻的条件。却听又一个声音在白雾中响起,“仙子且慢,容我与甄姑娘说上几句,这些时日我瞧着甄姑娘,受益匪浅,如今她要走了。我总要送上一送。”

    警幻大惊,她本以为王氏依然消失,如今听到一时难以自控,她只觉自己气息紊乱,好不容易才平复过来,“王姑娘请!”

    王氏由白雾中走出,甄佳瞪大眼睛。王氏对着甄佳微微一福,轻笑,“甄姑娘,别来无恙啊!”

    甄佳想开口,却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王氏笑容更甚,“甄姑娘,这里是我识海,自然受我控制。别说是你,就连那警幻也是无法控制。不然你以为她为何不出现?”

    甄佳大惊,王氏又笑,

    “我能说这些,自然是她听不到的。这些时日我瞧着姑娘行事,倒是想与姑娘聊上一聊。甄姑娘,你是否觉着这世上你是顶顶聪明之人?我三言两语便被你劝服,乖乖退居一隅,还把这身.子让了给你。而我那婆母,被你笼络掌心,更不提那位郡主决然不是你的对手,对吗?”

    甄佳无言以为,难道不是吗?今天之前不是所有事情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吗?

    “甄姑娘,你聪明且有手段,弄走我的奶娘,又威慑住了几位妈妈,提拔了管事娘子,替换了伺候丫头,还在府里上下打点,笼络人心。可我要说,你呀,居然连我都不如,更不要提我那位郡主大嫂了。我且问你,这荣国府,谁才是当家做主的人?你笼络的那些人,如今又有谁会为你出头?你的钱是使出去了,也安排了人在外头打探消息,可这如今有用吗?你的了消息就是真的?你安排了人就能成事?”

    忽然王氏嫣然一笑,“我说错了,今日虽无用,日后与我却是助力。”

    甄佳嘴巴微张,惊惧盯着王氏,她想起来,她终于想起来和警幻的约定。

    “甄姑娘,这人呢路是一步步走的,可你还没会走却想到如何跑了。我还是要谢谢你,妥善处理了那两个贱人。以后,我会好好的活下去,风风光光的活下去,拿到我应得的。若不是你,我怕是不会看的如此清楚。如今是该你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王氏说着,抬手轻轻一挥,哪里还有甄佳的身影,她微微一笑,已然胸有成竹。

    “王姑娘,若是你愿意,倒是可以留着那百宝箱……”警幻的声音再次响起,只是她的话还未说完,已经被王氏打断。

    “不用了,仙子收回吧。”王氏断然拒绝。警幻没听到方才二人所言,如今瞧王氏,总觉哪里不同。可她却没有心思在顾的上王氏,刚得了甄佳之魂,正是她修炼最好媒介,待她吸收了甄佳之魂,怕是能突破小境界了。

    可怜甄佳,自诩为聪明一世,却还是掉入了警幻陷阱,如今落得魂飞魄散,再无转世机会了。

    厢房里,王氏慢慢睁开眼,入眼是灰色账子,她嘴角噙着笑,终于她又回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5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