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回

    史氏其人本不算那愚昧的,侯府昔日教导颇为用心。不过是嫁入国公府之后,日子过得太过顺畅,且年少时夫妻分离了,生了长子又被婆婆带去身边教养。这一来二去的,史氏的性子竟然有些左了,一心只想牢牢把握贾府,内宅中做那说一不二的人。

    梓莘这儿媳不是她亲选的,嫁入贾府近二年,全然不似自己当媳妇哪会儿小心翼翼且低眉顺目的逢迎讨好。逢年过节的,礼节上不能说出错,但也只是礼节上罢了。二房那头倒是极大满足了她做婆婆的心,本想着大儿媳进门,抬着二房压制,好叫二人斗着,争着讨好自己,不曾想这位老大媳妇居然是个混不吝的,这偌大家业似是完全不在她眼底,这等心理落差,要那史氏如何接受?

    要说事到如今,梓莘自己也是大有责任。没那些个记忆之前,她心思不在这贾府之上,一心只想修炼到大圆满,然后找机会离了这是非之地。有了那些个记忆之后,让她再去如前世她读过的穿越红楼的女主们,学王熙凤做派讨巧卖乖的哄着史氏,更是做不到。可她的心也不够狠辣,全然没有报复那些曾经害她之人,竟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态。若不是甄佳忽然出现,怕是她只是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等着一干女子出现,一一改变她们的命运而已。她居然忘记了这里虽为小世界,但也是活生生的,有那世间皆有的规则。

    言归正传,话说梓莘这次也是真的动了怒,摆出郡主之威,虽已然敬着史氏,倒也不在继续玩那装疯卖傻的桥段。丁敬仪也不是笨人,自家父亲也是有三妻四妾,从小这内宅之计瞧着也是不少。父亲虽对他寄予重望,但也自诩风流,最爱瞧那些女子为他争风吃醋。他默默垂头,面上不显心中,心中倒是怒气浓浓,一边又自责与自己的莽撞。仔细想想,事情并不是毫无破绽,只是对方拿捏住了他那急功近利之心罢了。他的嘴角扬起一抹轻笑,缓缓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

    事关重大,梓莘自然不会放入史氏安排之人,除了陆妈妈和吴十家的,皆是梓莘的人。史氏冷眼扫了向梓莘,见她一脸冷意,也不看自己。吴十家的捏着带扣流苏不停摩挲,她低垂眼帘,脑中却是急速运转。她不知道为何会这般。她明明是安排了人手,调开了甄佳身边之人,明明这个时候合该她与那男子二人单独在院中。吴十眼前闪过甄佳的狠厉模样,心一横,扑通一声跪在史氏跟前,大哭,“还请夫人为我做主。”

    史氏略略安心,见梓莘没有阻止之意,便对着陆妈妈点了点头,陆妈妈扶起吴十家的,轻言安慰,“吴十家的,如今夫人在此,有何冤屈当说无妨。”

    吴十家的小心翼翼瞧了梓莘身后的白姑娘一眼,似是惊恐万分,她小心挪了几步,眼帘微抬的看向贾赦。

    陆妈妈心中不由为吴十家的叫好,真正把那淫.威之下不敢直言的忠仆刻画的入木三分,她立即配合的柔声说道,

    “吴十家的,你不必担惊受怕。今日夫人大爷都在此,无人能威胁你。”

    “这……”吴十家的犹犹豫豫,终究还是开口,“夫人,大爷。郡主……郡主这些时日,时时与那人厮混一处,除了早晚课,竟是把这院子守了严严实实,不让旁人进出。”

    吴十家的话音刚落,梓莘噗嗤冷笑出声。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十家的,吴十家的心头一跳,硬着头皮继续道,

    “我本也是不知的,但是那三日前路过这儿,便是瞧见人影往里头去了。这影子样貌就是这位。”说着,吴十家对着丁敬仪伸手一指。

    啪!史氏拍案而已,对着梓莘怒吼,“你这不知廉耻的妇人,还不跪下!”

    “母亲,只凭着捕风捉影的一家之词,您就要定我罪吗?”梓莘冷冷的扫了一眼陆妈妈,嘴角笑意未退,“陆妈妈,您说,我为何要把这院子把守的严严实实不让旁人进出。”

    陆妈妈一惊,她看向史氏,心中念头一转,道,

    “郡主贵为郡主,所住之处自然不是眼杂人等可以随意进出的。只是,不知道今日为何……”

    说着,她小心瞥了丁敬仪一眼。丁敬仪始终保持淡淡微笑,似是这些事儿与他毫无干系。

    “陆妈妈问的好。我也知道为何今日我院子里多出一个人来。”梓莘瞧着陆妈妈,脸上笑意更浓,“此次我带来的人堪堪够用,只够护着这院子。其余人皆是陆妈妈安排。铁槛寺中不光只住着我们一家,来这里的时候住持也是言明的。妈妈可别说我院里那些人皆是护着我,故不说实话,照吴十家的所言,这么一个大活人的怎么就进了我院落?”

    陆妈妈眼皮跳了跳,那吴十家的依然抢先开口,

    “郡主何必这般咄咄逼人,谁人不知的您身边的白姑娘功夫极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人进来,也不是难事。”

    梓莘状似了然的点了点头,转而又道,

    “哦?人是白姑娘带来的?那你怎么得又看到一个人影进入我的院子?且只是一晃而过,你就认了个清清楚楚。”

    吴十家的语塞,想了想又道,“我,我,谁知道这位公子是否和白姑娘一般身手了得。何况……何况我这里还有一物是这位公子身上落下的。”

    丁敬仪眉毛一抬,下意识去摸自己前襟,果然,荷已经不在了。这他这般像是印证了吴十家的之言。

    史氏心中大乐,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只是厉声喝道,“还不拿上来。”

    吴十家的立即掏出一个荷包。黑色云纹锦缎荷包,做工略显粗糙,上头还有个歪歪扭扭的敬字。史氏瞧了,心中已定,目光扫向梓莘,

    “如今人证物证具在,郡主你还有何要说!”

    “母亲,这个荷包怎得就是个物证了。不过是从那位公子身上掉出,这就认定是我的物件?还是母亲对这位公子十分熟捻,他有些什么物件,母亲了如指掌?”梓莘抬眉,状似不解。

    史氏心急,看向贾赦,贾赦始终一言不发,那双桃花瞳里光芒闪烁,看不出喜怒。倒是丁敬仪瞧向梓莘的目光全然不同。这个不是他印象中那个弱柳扶风的表妹,可如今轻声细语,却也咄咄逼人。

    吴十家的听着史氏与梓莘二人针锋相对,如今已是绕到了物件认定。脑中一热,居然忘记了甄佳嘱咐,喊道,“这位是郡主的丁姓表哥,昔日在南边便与郡主关系密切,二人来往过从,郡主这才迟迟不愿完婚。后被威闽侯发现,赶走了丁公子,安排了婚事。此事,南边有头脸的人家多是知晓,碍于威闽侯之威……”

    史氏见吴十家喊出这些,心中大安。方才她就在盘算着如何拿出昔日之物,她断然不想由自己拿出,若是有个好歹,她便落下无赖儿媳之名,要知道她虽无娘家依靠,如今可是天家为她撑腰。她的本意也非让她下堂而去,那是生生打了天家的脸,她要的是梓莘手中的财帛。如今有了吴十家的出头,她也乐见其成,可脸色越发沉了,

    “吴十家的,你可是方才所言为何意?”

    吴十家的用力点了点头,“我自然知道。我娘家弟弟便是南边讨生活,这次来瞧我,看我府上居然娶了是威闽侯外孙女,这才说了与我。我深知此事眼中,禀了了我们奶奶。我们奶奶也只郡主身份尊贵,和这关系到我们府里颜面,特特派人去查了。”

    梓莘不再多言,只是听着吴十家的继续卖主。果然,那吴十家的又道,“郡主成亲之后,依然与那丁姓公子有来无往。丁家娘子看不下去,碰巧了我家奶奶去查探,丁家娘子给了好些物件与我们。”

    “快,快,命人拿上来。”史氏不再迟疑,立即吩咐下去。这次前来史氏并未带了贴身伺候丫头。陆妈妈立即带着吴十家离去,片刻,两人回来之时,手中已是捏着一个包袱。

    包袱打开,之间里头是写女子随身之物,另有厚厚一摞书信。梓莘笑而不语,贾赦一言不发,丁敬仪脸上更是浮起古怪的笑意。可史氏哪里顾得许多,她心中激动,脸颊跟着通红,倒是合了她此刻怒气冲冲的模样。

    “郡主,你可还有话说!今日之事,你看如何了结!”史氏瞪着梓莘,声音也有些颤抖。

    “母亲既然认定我是那样人,何须我在多言。”梓莘不以为意,轻描淡写的回道。

    “好!很好!你肯认最好。你是新帝亲封郡主,事情闹大折损了新帝颜面。回府之后,你便交出你府库钥匙,我会在府里修个庵堂,你且在哪里度日。至于赦儿,我会另与他许一门贵妾,生下儿女全记在你名下。也算是全了你死去父母的颜面。”

    史氏说的痛心疾首,又有那网开一面的仁慈。她看着梓莘,却见她丝毫没有悔意,心中更气,

    “难道你要弄得人尽皆知才好!我告诉你,你做出这般丑事,新帝颜面,你父亲延平王的颜面,你哥哥威武将军的颜面,你外祖威闽侯的颜面统统……”

    “母亲说道没错,今日之事我若认下,上对不起天家厚爱,下对不起父母养育。这般不如报了官,细细追查究竟何人胆大包天,居然敢诬蔑与我。”梓莘言辞决绝,史氏不由愣住,拿眼看向吴十家的。

    只听那梓莘继续轻道,“我不知道丁家表哥为何今日会出现在我院里。表哥如今已是举人,也是有功名在身的。如此陷害定然是要追究到底。母亲手里荷包虽不是我亲自所做,却是我打赏管事花红的用的,这些年都是这般规矩。前几日陆妈妈来我这儿,我也打赏过陆妈妈一个。皆是刚学针线的小丫头练手用的。陆妈妈那个上头没有字,管事儿的则是上头则各取了名中一字。”

    梓莘顿了顿,敛去脸上笑容,盯着吴十家的道,

    “你可是你方才所言,足以死上百次?南边都知道?碍于威闽侯之威?你可知其意?”

    吴十家的瑟瑟发抖,不敢再抬头整个人伏在地上。

    “母亲,如今不光是我一人名节之事。已是牵扯到外祖父为人,这等妖言惑众若是传出,要我外祖父如何自处!”梓莘抬头冷然的看着史氏。

    史氏不知道事情内情,不想这个梓莘态度如此强硬,便去看贾赦。贾赦轻道,

    “我也想知道真相。若是真如这仆妇所言,我定然一封休书给了张氏。哪怕官司打到天家那里。”

    史氏心中暗气,她打就是梓莘不愿事情闹大,更没想到这贾赦居然这般打算。她真正气结,若是闹到天家这里,就算坐实了梓莘之罪,赐她死罪,她的私库定然是统统收归国有。就算留下若干安抚贾府,也落不到她手里。

    “老大,郡主,你们真要如此吗?”史氏也阴沉着脸,决心赌上一把。

    “夫人,可是忘了还有我这位当事之人。”丁敬仪声音传来,史氏一愣,确实忘了还有这位在。

    丁敬仪上前几步走到史氏跟前,扫了那吴十家一眼,轻笑,“夫人之气,晚生也可谅解。只是夫人先听晚生说上几句。”

    史氏没有开口阻止,丁敬仪便继续说道,“晚生虽未参加会试,却也功名在身。郡主仪宾所言极是,此时事关重大,牵扯极深,若不是查出个真相,只怕晚生无法参加本届会试。”

    “不能报官!”史氏大声反对,她看了扫了一言众人,最后对贾赦说道,“怕事此事还需报了你父亲。由你父亲定夺。”

    贾赦点头称是。史氏有摆出温和之态,冲着梓莘轻道,“郡主方才是我思路不周乱了方寸。郡主所言极是,这事儿定是要查个清楚。”

    那吴十家依然全身无力瘫倒在地,若是去查,她哪里来什么娘家弟弟,又想到诬赖郡主可是要死罪的,立即哭喊,

    “求郡主饶命,求郡主饶命。我是被买入王家,也不知自己娘家何处,哪里来什么娘家弟弟。是我们家奶奶拍了人去了南边,然后要我……”

    啪!不用梓莘发威,史氏的茶碗已经丢在了吴十家头上,碎裂开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三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3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三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