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回

    铁槛寺乃是贾演与贾源二人所修。大秦建国且定都后,京城距离金陵遥远。这京城内贾氏族人也是不少,送灵柩回金陵之事也不是一日可成,便有在寺中暂时安放,以待他日成行,有更者所幸在附近安置了阴阳之宅,此处便是那送灵之人安歇之处。数十年已过,此处香火延绵,自是贾氏一族的家庙了。

    既是贾氏一族家庙,便不是那荣国二府独享。从贾源,贾演二人定居京城,如今算来也过了半百之年,族人枝繁叶茂,却也贫富不均,靠着族中薄田度日艰难,也有常年寄居在寺中的。更不提那上京学子,住不起客栈,暂居于此的。说起来,这史氏借梦生事,那番说辞经不起推敲。昔日,那史氏往家庙去了,只是是进香祈福,所备厢房也是午歇的之用不曾过夜。梓莘这次顺了史氏之意,不过想着这世上只有千年做贼,没有千年防贼的道理。不如这次借力打力还以颜色,也好让她们那头消停一段时日。若是她们彻底消停,怕是除非要了她们的命才行。

    梓莘无奈叹息,身边的原本半躺着眼睛半开半合的蔓枝立即竖直身,体,“郡主,可有什么吩咐?”

    梓莘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四周也是一片哄笑。蔓枝揉了揉眼睛,一只手指已经点在她的额头,“往日里瞧着你还是个好的。如今出门在外尽然如此躲懒。郡主还没安歇,你是偷偷打起瞌睡。”

    蔓枝微微侧头多开手指,这番闹腾她已经全醒了,笑嘻嘻的对着手指主人做了个鬼脸,“好姐姐,现下可不是我轮值。不过呀……”蔓枝拖长了音笑嘻嘻的腻在了那人怀里,“夏至姐姐,许久听不见你念叨,蔓枝甚至怀念。不如姐姐不要家去了,一直留着陪我们呗。”

    夏至伸手扯住了蔓枝脸,冲着梓莘叹道,“快瞧瞧这个口无遮拦的丫头。我的姑娘,这都是您惯出来的。”

    一旁的绿柳眼珠一转,立即伸出一根手指点向夏至,全然一副夏至教训人的模样,只听她道:“夏至姐姐,这姑娘可不能喊啦。我们要改口称郡主。”

    此言一出,车厢内笑更欢了。

    “我看呢,你们一个个都是皮痒了,瞧着几位妈妈不在,造反了不是!”夏至叉腰等着蔓枝绿柳,嘴角却是掩不住的笑意。蔓枝绿柳二人对视,吐了吐舌头。

    瞧着她们这番嬉闹,梓莘跟着心情大好。此次出行,她可是备足了三辆马车,把贾赦给她几个媳妇子统统带上,另有几个负责换洗的。她的车辇之内则是贴身的蔓枝,翠绿二人,另有梅儿,丹儿,还有夏至几人。白家兄妹无需她多安排自然会贴身护卫。如此贾赦还特特安排了几个小厮远远跟着。铁槛寺到底是寺院,有着小厮外围打点也方便许多。

    与梓莘车辇内欢声笑语不同,陆妈妈躺在车辇之内双眼紧闭。虽已是寒冬,她额头却渗出薄汗。小丫头跪坐在陆妈妈身边,时不时的掏出帕子为她擦拭。这铁槛寺正是在京郊,本不算太远,马车走上两个时辰也能到了。也不知道今日为何走的如此之慢。本以为这次出行不管她是,可是不曾想临出门前,这史氏还是改变主意让她随行。她心中愤愤,面上也不敢露出半分。

    “妈妈喝点梅子露吧。这是二奶奶特特让我备着,就是怕这一路若是有个不适也好缓缓。”吴十家的挥手命了个小丫头拿出一个白瓷瓶。陆妈妈微微睁眼,露出个虚弱的笑容。吴十家的立即上前,亲自侍奉陆妈妈喝了。酸酸甜甜的温热之水下肚,陆妈妈才觉得自己缓了过来。

    “听说这铁槛寺距离水月庵不远?我随二奶奶去过水月庵,瞧着约莫还有一刻便能到了。”吴十家的扶着陆妈妈坐起,一边帮她揉着背,脸上露出不忍之情,“妈妈真是忒辛苦了。郡主那头似是几位妈妈都留在府里呢。”

    陆妈妈眼皮一跳,也不回话,如今听着吴十家的话里有话,也当不知,只听吴十家的又道,“不说那郡主,我们家奶奶也是如此。您瞧,这次几位妈妈也没来呢,切让我这些个年轻力壮的来了。”

    “二奶奶心善,众府皆知,我自然也是明白的。”陆妈妈淡淡的回道。吴十家的大喜过望,此番前来,她的人物可不全然是对付那梓莘的。今日她大有所获,也算是完成了一半了。吴十家的心中欢喜,伺候起陆妈妈也越发用心。

    车辇终于在铁槛寺前停下,却也不见有人来报。梓莘舒舒服服半半躺着,随手翻着《心经》。这铁槛寺到底是庙宇,不说这里头还住着好些人。史氏住惯的厢房小院已经开始命人打扫,不说此时跟来的长随可是特特嘱咐需要为郡主娘娘备个独立小院。住持见来人颇多,立即命小沙弥们开始洒扫,且还请了几位寄主妇人一起安排。好一番折腾,待梓在厢房内住下,已是午末。梓莘吩咐下去,说是郡主累了,就不用膳了歇了午觉在见住持。陆妈妈无奈加之也着实累了,且把心思放了放,也去歇息了。吴十家瞧无人注意自己,那这个小包袱,偷偷溜出铁槛寺,往水月庵去了。

    梓莘如何见那住持不予详表,且说她是代史氏前来祈福,自然不能整日待在房内歇着,跟着住持做早晚课必不可少。听着老和尚诵经念佛,听了七.八日也到听出些味道。虽然是在这铁槛寺内,梓莘又不是犯错妇人,这斋菜也可口精致。面上日子过的轻省,可梓莘却从未大意。甄佳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她不过是在等待时机。若说甄佳多聪明,梓莘并不觉得,无非就是比旁人多一份耐心,多一份狠厉罢了。

    这日,梓莘做了晚课,由那蔓枝绿柳陪着,夏至在前引路。堪堪踏入她的小院,一个人影在残月下格外醒目。那人身量颇高,身姿挺拔,却瞧着极为消瘦。虽看不清影子面貌,但一看可知那是个男人。梓莘尾毛微抬,不觉惊叹,“这就来了?”

    她停住脚步,那白姑娘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挡在了最前头。梓莘除了在院中,各处行走都是一群人护着。如今瞧着一个男人忽然出现,各个摩拳擦掌。

    “你是何人,可知这里是何处!”白姑娘走上前几步,对着那个影子喊道。

    “表妹,数年不不见,别来无恙啊。为兄甚是想念。”影子回头,上前几步,脸上浮起温和的笑容,月光下依然可以看到他姣好的面貌。

    梓莘身边的人都是见过丁敬仪的,对于他也算印象深刻。在南边的时候,也少有人敢明目张胆接近梓莘,他也算是独一份了,何况后来又出了那等事情。如今骤然见到丁敬仪,夏至立即伸手挡住了梓莘。蔓枝,绿柳更是扶着梓兮后退几步。丁敬仪并不知道白姑娘的存在,可是白姑娘也是对他了如指掌。白姑娘挡住了想要继续往前丁敬仪,淡道,

    “夜深了,公子请回。想要找郡主叙旧,还请明日赶早。”

    丁敬仪自诩谦谦君子自然不会跟女子动粗,听闻白姑娘所言,也不反驳,只是目光直直的看向梓莘,

    “表妹,你真的……真的不想见我吗?”

    “这位公子,不知道您是何人。只是这是郡主住所,还请您快点离开。”夏至冷然的盯着丁敬仪,与蔓枝和绿柳紧紧把梓莘圈在当中,不然丁敬仪靠近。

    丁敬仪还想开口,却听外头有小沙弥来报,“郡主,您家夫人和大爷一同来了。”

    梓莘淡淡笑了,她轻笑着看着丁敬仪,转头对着外头说道,“快请夫人和大爷。”说着脚却一动不动。

    史氏赶到瞧见便是这一幕,她微微吃惊,目光扫向陆妈妈。陆妈妈也是暗自惊心,在去叫吴十家的,吴十家的也是一脸茫然。事情怎得和她们的安排全然不同?此时,这梓莘不该是一人再次,当然,还有这丁敬仪。

    贾赦扫了一眼丁敬仪,已经走向梓莘。蔓枝几个见贾赦来了,让开了道。贾赦扶住了梓莘肩膀,不解看向丁敬仪。

    史氏见此,心中一横,便大喊起来,“郡主!你你你……”

    “母亲,还请甚言。有些话一旦出口,怕是不好收回了。”梓莘冷冷扫向史氏,全然无退让之意。史氏气结,不过是因为要故意装出吃惊的模样,不想却被梓莘抢了先机。吴十见机不妙,刚要开口,只觉自己脖子一痛居然说不出话来。她冷汗涔涔,不知道如何是好。

    “既然都来了,母亲且进来上座。我也想知道,为何我的小院里,居然有外男出现。今日之事,事关我的名节,贾府名誉。母亲不会想要轻易给我定罪吧。”梓莘说的极慢。史氏拿眼瞧贾赦,见他一副着急护妻的模样,转头狠狠瞪了吴十一眼。她是怎么跟自己说?事情安排好了,所以她特特这个时候邀了贾赦前来。可眼前又是什么?一群人护着梓莘抵御外男?

    史氏懒得多言,她踏步走入梓莘小院,事已至此,她必须要落实了梓莘罪名。不然功亏一篑,怕是再也无她立足之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7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七十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72并对红楼歪传第七十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