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回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不提丁姨妈在擎苍斋吃瘪,又败兴而归。却说这甄佳得了周瑞家送来包袱,独自在院内来回踱步。许久,她斜斜倚靠在贵妃榻上,双手无意识的敲击着榻面,双腿跟着一抖一抖。甄佳心中念头百转,这包裹里的东西自然不会出错,那是她费尽心思派了人从南边弄来的。可是要在用哪呢?她犹豫了。

    对于贾赦,甄佳虽笃定绝非原装,却又不敢肯定那位到底是穿越还是重生,目前对梓莘又是何种心思。包袱里头东西有多大作用着实难料。若冒冒失失用掉,却有收效甚微,甚至还会打草惊蛇,着实不是明智之举。忽然,一个念头闪过,甄佳喜上眉梢,立即有派人唤了周瑞家的前来。周瑞家的再次走出及第院,双脚微微打颤,她想了又想,快步往家赶去。

    甄佳遣了走周瑞家的,捏着包袱心中更是微微而笑。又命人叫了吴十家来,吴十家匆匆赶到,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吴十家的立即应声点头,笑着拿过包袱走了。甄佳似是见计谋已经得逞,心中雀跃不已。如今虽然是冬日,可东厢内被银丝碳熏的暖暖的,她又命人在不起眼处放上几盆水,屋内暖而不甘,甚是惬意。她脱了外,拿出又开始玉简勤学苦练,她轻叹一口气,如今她自觉大有所成,可是整个贾府却无让她试手之人。想到那位极有可能是同乡的贾赦,不免心中有了些希冀。

    那头陆妈妈得了史氏之令,亲自探查一番,可如今的梓莘不同往昔擎仓斋被她牢牢控制,饶是陆妈妈费劲心思,已然未探查出个究竟,无奈只得派人跟着丁姨妈马车前去。自个急急回到史氏身边。虽无收获,史氏倒也不怪陆妈妈,而是派人传话,说是身体大好,许久未见梓莘甚是想念。梓莘无奈,自己虽享的是公主俸禄,到底不过郡主为人儿媳,晨昏定省之事,到底不可太过。只得应了来人,告知断然不会误了时辰。

    入冬以来,日头越来越短。不过是申末天毅然全黑,贾府各院内早早掌起了灯。史氏端着茶碗目光扫过梓莘,只见她梳着堕马髻,带着红宝石头面,耳畔点着珍珠耳坠,身着桃红缠枝花长袍,腰间系着精致的翠绿玉石镂空挂扣,行走间环佩叮当,衬得整个人娇艳明媚,瞧着容貌比往昔更胜一筹。她心中气恼,目光落在身边陆妈妈身上。陆妈妈立即给史氏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加以安抚。

    梓莘没有错过史氏主仆二人的眼神交流。这贾府有客上门,且不管哪一房的,自然是瞒不过史氏。料定史氏会借故生事,梓莘但也不急。她来了荣禧堂已有一刻,史氏喝着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闲扯,只字不提来客之事。梓莘笑盈盈的一一答了,见史氏不提丁姨妈之事,也乐得装傻。话聊的差不多了,史氏渐渐不说话了。梓莘也没主动挑起话头,低头默默数着自己手指玩儿。她的余光瞄了眼多宝阁上的自鸣钟,指针已到酉正,瞧着也该是用晚膳的时候,可还不见小丫头来请。梓莘心中轻叹,面上却继续装着无动于衷。

    史氏再次举杯抿了口茶,她放下茶盏,笑吟吟的看向梓莘,道:

    “听闻今日郡主那儿有贵客上门,怎得也不带来我瞧瞧沾沾贵气?你这般行事,外头还当是我们国公府没规矩呢。”

    饶是梓兮已有准备,依然被史氏轻柔中带着笑意的声音给震住了。须臾,还未等人发现她的愣神,梓莘迅速回神抽出帕子掩住口鼻,噗嗤笑出声。她这一笑,屋里的伺候的婆子丫头全都跟着笑了起来,好似史氏说了个笑话。史氏也不气恼,笑眯眯的盯着梓莘,好似自己真的在玩笑。

    “母亲真会说笑。今日来的哪里就是什么贵客了。不过是我外租那边出了五服庶表姨妈。姨妈家有个表哥似是中了举,又逢明年加开了恩科,这便携了全家早早来京准备应试。本不是要紧的事儿,加之这大年关的,弟妹又在孝期全府上下都靠母亲一人支撑。这般怎好特特领了来瞧母亲,扰了母亲可是我的不是了。”梓莘拿着帕子按了按眼角,似是笑出了泪水。

    “恩!还是郡主思虑周到,我这儿也是忙完闲着无事。你弟媳如今不好出来,郡主又难得见,难免……”史氏顿住,拿眼瞧梓莘。虽是她免了这晨昏定省的规矩,如今拿来指摘也无不可。婆母身体有恙,她本该主动侍疾。

    梓莘低头垂目,脸颊飞起红晕,赧然道:“母亲见谅,这些时日我身子也不大好。”说着她声音更是小声,双颊更红,“前些日子宫里皇后娘娘身边的老嬷嬷来见了李妈妈,说我……说我成亲至今还没动静。故来看看……嬷嬷说是如今大兴土木,时机不对可也要好生养着,来年……来年双喜临门。”

    史氏心中气结,不过是话赶话的伺机直指梓莘摆郡主款不敬婆母,却不想惹来这通说道。皇后身边的老嬷嬷来过?她怎不知?史氏又看向陆妈妈。陆妈妈低头为史氏换了茶。趁机捏了捏史氏的手。史氏了然,转了话头。

    “郡主是该好好养着。只是啊这亲戚上门,甭管是哪边的,我们都该好生招待。这天家也有几门自穷亲戚呢!你虽贵为郡主,切不可摆谱,断然不可寒了人心?这般外头到说是你的不是了,届时扯上天家可是大罪。我瞧着,能赶着在这时节特特上门,怕是遇到了大难了。你原该报了我,也好叫我尽尽心意。虽说是除了五服,到底也是外租家那头的。可不能怠慢了。”

    史氏盯着梓莘眼睛,只想看出个子丑寅卯,却见她神色如常,未见一丝破绽。她稍稍停顿,又道,“也不知道如今他们住在哪里?这天寒地冻,你可要妥善安排。我近郊有个庄子倒是不错……”

    “母亲。”梓莘娇嗔的唤了一声。她话一出口,别说史氏,连那陆妈妈心中跟着一抖。她们哪里见过梓莘这等做派,一时竟是忘了责罚梓莘打断了史氏。梓莘似没有见到史氏微微抖动的眉毛,继续笑道,“这等小事哪里需要劳烦母亲亲自过问,我自然已是安排妥当。母亲且可安心呢!”

    史氏见梓莘洋洋得意的邀功模样,又想起那日在擎苍斋她装疯卖傻的说是要拿今日的太后所赐去典当,更觉气血上涌,居然无言以对。陆妈妈见机不妙,目光一转,立即有小丫头来报说是饭菜准备妥当。梓莘二话不说站起身就要扶史氏前去用餐。史氏心中虽不甘,却见她难得这般也,只得暂时作罢。陆妈妈也是心中郁闷,且不说她打探无果,方才史氏所指皆被梓莘三言两语带过。只是出去探查的人尚未回来,也不好多言。

    待梓莘伺候了贾氏用膳堪堪离去,那头吴十家悄然而至,手里还紧紧抱着个包袱。她坐在荣禧堂耳房中的小杌子上,身子时不时扭动着。陆妈妈进门恰恰看到这番情景,不由皱眉。这吴十家她素日里瞧着稳重可靠,今日却是一股子小家子气。

    “妈妈您可来了!”吴十家的仿佛是忘了规矩,也不等陆妈妈问,站起身快步走向陆妈妈。

    陆妈妈面露不喜,向后退了半步,吴十家毫不相让快步跟上。陆妈妈才想开口教训,耳边却听到吴十家的小声絮叨。她惊诧的瞪大了眼睛,半晌只是吐出四个字,

    “此话当真?”

    吴十家的用力点点头,抬起手中包袱举到陆妈妈面前,“可不是真的。南边那儿知道人可不少呢。瞧瞧,这可是那位奶奶亲自送出来的。您想想,若不是憋屈大了,怎得会找上咱们家?”

    陆妈妈虽有疑惑,但是此事事关重大,她略略沉思,也不接那包袱,只是说道,“你这就跟我去见夫人。”

    吴十家的大喜,跟着陆妈妈快速往史氏处赶去。

    史氏半眯着眼正在听小丫头念着佛经,见陆妈妈匆匆而入,且遣走了小丫头,又命珍珠,鸳鸯几个好深看顾着。史氏惊异,却见那吴十家进门磕头,

    “小的见过夫人,夫人大安。”

    “如今可不是你卖乖的时候,还不把你知道如实道来。”陆妈妈见不得吴十家的这等模样,立即出声打断她的讨好卖乖。

    吴十家的哪敢耽误,照着甄佳吩咐一一说了,

    “我本不是二奶奶娘家的家生子,嫁了吴十这才做了管事娘子。我娘家弟弟去了南边营生,半年前特特来瞧我。听闻我如今在这府里当差,犹豫再三这才向我说一件天大的事儿……”

    “你这不知好歹,你当时在说书呢,感觉挑了要紧的说。”陆妈妈见史氏面色不愉,立即喝止吴十家的绕三绕四。

    吴十家连忙磕头认错,这才急急说道,

    “我弟弟说,我们的郡主奶奶,当年在福建的时候,跟着一位丁姓表哥似有……那事儿,南边有头脸的人家似是皆知。不过是威闽侯震慑,这才不敢多言。事关重大,我的消息立即告知二奶奶。二奶奶也知这无凭无据,事关府上颜面,郡主名节,这才派了周瑞家的那口子特特去查探了。如今……”

    吴十家的拿起包袱高举过头顶。史氏看向陆妈妈,陆妈妈立即上前接过包袱递到了史氏跟前,放在她的床几之上。史氏亲在打开包袱,脸色剧变,一时竟不知是怒是喜。只见里头放着若干女儿家的贴身之物,另有厚厚一沓的书信。她颤抖着展开一封,只是匆匆扫过,啪的拍在桌上。史氏闭起双眼,心中百转千回,许久之后,终于睁开双眼,冲着陆妈妈淡笑,“去,准备我的轿辇,我要去看看你们二奶奶。”

    陆妈妈立即出门叫人,史氏命吴十上前,又收拾好了包袱。跟着史氏往那及第院去了。

    甄佳如今人面极广,那里史氏备轿,她已是得到消息。甄佳微微而笑,倒也只当不知,却还是明日备好茶点,伺机而动。不过是一刻之后,史氏的轿子到了及第院。甄佳自然出面相迎,她亲自把史氏迎入东厢。史氏刚刚坐定,小丫头立即摆上茶果,她的目光只是略略扫过,心中却是惊叹这是早就知道她会来?史氏细细打量甄佳,只见她越发乖顺的模样,心中大石放下,只怪自己多心。

    好不容易遣走众仆,史氏拉起甄佳手,急急问道,

    “我的儿,快告诉我,事情到底如何?”

    甄佳淡笑着,凑到史氏耳边娓娓道来。史氏越听脸上笑容越深,心中却是越发惊心。她面上不显,心中盘算一阵,她哪知王氏已然换了芯,决心先除去那头才好,立即点头称是。

    甄佳不知史氏心中所想,见她一脸笑容,心中倒是鄙夷。果然,这位未来贾母果然是个蠢得,不由越发得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9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