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回

    丁姨妈心中气结,可听闻贾赦如此说,倒也不好做多言,只能哼哼唧唧的表示,不劳烦外甥女婿。然后倒也毫不客气的拿过梓莘给荷包以及那对玉镯。如此几人对坐片刻,只是絮叨了一些京中琐事,丁姨妈便起身告辞。梓莘自然客气一番请丁姨妈几个留下用餐,英表姐始终挺直了背脊,不愿多笑一下,也未开口说上一个字。倒是那丁思彤瞧着满怀希冀的瞧着丁姨妈。只是那番话之后,丁姨妈哪里还肯,故她走的时候还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可那贾赦却未看她一眼,心中不免有些忧伤,眼泪差点就要落下。

    且不管那前世今生,贾赦看过女子也不见少数,大秦不似前朝男女大防的紧,可纵然如此也少见丁思彤这般的女子,心中好笑,倒也不曾多看她一眼。梓莘默默瞧着,慢慢盘算,强忍着笑,待送人三人,忍不住对着贾赦调侃,

    “夫君倒是好运道,怕是不出三日,姨妈会再次上门。什么表妹病了厉害,叫我发发慈悲救人一命,让她进门。”

    贾赦摸摸鼻子,凑到梓莘跟前,细细瞧了半天,笑道,“莫非娘子这是在吃醋?”

    “哼!”梓莘转头不看贾赦,刚才那番话倒也不是调笑。想来那位丁姨妈本来目的就是再此,只是……若是真的那般,怕是丢脸不是她了。

    “那位丁姨妈是否就是福建新晋举人之一丁敬仪的母亲了。”贾赦瞧着梓莘笑道高深莫测。梓莘微愣,点了点头。

    “想来娘子与那位表哥也是兄妹情深的吧。莫不是如此,这位出了五服同高祖的姨妈也不会上门吧。”

    贾赦仔细看着梓莘没有放过她脸上任何表情。对于梓莘在福建的事情,他不甚清楚。昔日里威闽侯把梓莘保护的极好,从未有那流言传出半分,且那侯府门风严谨上下皆是福建有口皆碑的。贾赦担心梓莘,潜入打探闻得皆是对梓莘疼爱有加,与几位表哥表姐关系也甚是不错。只是那一年她出了孝期,却已身体病弱为由,延迟婚期,隐隐绰绰的似是出了些事端。只是纵使他也打听不出。后来见梓莘无事,便也揭过不提。今日乍见这位姨妈,心中到了有些猜想。

    梓莘呵呵一笑,挥了挥手,两人便道了空间之内。这一段两人忙于庶务,倒是这空间不常来了。如今两人进入空间只觉得灵气扑面而来,心情舒畅。两人携手在竹亭里坐下,梓莘其实挖出一坛子灵酒,又有数样冒着热气的小菜,似是特特准备。梓莘笑道,

    “见恩侯几日来辛苦,特特备下的。倒是没想到那姨妈会来。”说着给他斟了一杯,又道,“想来有些事情定然是你也打听不到的。”

    贾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只觉那灵酒普入腹中便往丹田涌去,四肢百骸瞬觉舒畅。他讪讪一笑,道,

    “娘子须知当年你过了孝期却称病不嫁,我当然是要追查一番。只是威闵侯果然名不虚传,我费尽心思,却打探不到任何消息,依然是你身体不适还需静养的消息。若不是我觉得李家私塾那位年轻有位旁亲本要下场考举,却忽然染了重病回家去了是在太巧……”

    ”哎……”忆起往事,梓莘常常吐了口气,一时竟然不知从何说起。贾赦执起梓莘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啄,倒也不急。

    梓莘瞧着贾赦,往事历历在目,若是早些记起前世之事,怕是也不会有丁家表哥那档子事儿了。她忍不住挪了挪身子,靠在贾赦肩头缓缓道来。原来昔日在李家守孝,因长辈关照,兄长姐妹皆是和和气气。待她也颇为真心,只是她忽然穿越,人生地不熟,真是怕了极了。索性后来有空间,便是谁人都不信,只等着自己强大起来有自保之类。那位丁家表哥因为是李家旁系,认真算来也是出了五服,只是为人温和,颇得李家表哥眼缘,二人交好,一来二去的便于梓莘熟识。

    梓莘早有婚约也是那侯府上下皆知,故对于丁家表哥的亲近,各人也不太注意,只当是亲戚间交好。不曾想这倒让丁姨妈起了妄想。她本想着儿子慢慢亲近,但凡梓莘动了心,也无需使些手段,到时候梓莘求了侯爷,找个借口退了国公府的亲事。如此那丁家身份不显,一个退亲女还有什么不成的。却不想梓莘对谁都是淡淡的,如此就到了出孝的时候,丁姨妈着急了。要坏一个女子的婚事,当然最简单的便是坏了名节。到时候,梓莘自然嫁不了别人,侯府丢脸天家无颜梓莘再也无人看顾,诺大家业还不是随她拿捏。

    如此便开始悉心设计,此事事关重大,她也不好加以人手,便是亲力亲为。找准了梓莘出孝侯府宴客,把梓莘介绍给众权贵之日,给梓莘下了药。殊不知彼时的梓莘早已不是寻常药物可以陷害,待梓莘发现,顺水推舟的还以颜色。待她领了众人前去,瞧见不过是她宝贝儿子睡了一个洒扫的小丫头,小丫头还未及笄,身量不足,不停哭啼。丁姨妈见那丫头顿时魂飞魄散,那正是她收买的,打算事成之后灭口之人。如此,丁家表哥名声有污,自然李家私塾待不下去了……

    贾赦静静听着,他轻抚着梓莘头发,心中隐隐作痛,又想到那梓莘提及丁家表哥是语气,忍不住道,“那位表哥如此好?好到让你心动?”

    梓莘噗嗤一笑,伸手点了点他的脸皮,笑道,“彼时我哪里知道未来夫君这般好容色。只当是贪花宿柳自命不凡的纨绔子弟,一想到自己未来居然和那样人绑在一起,眼前有个更好选择,自然有些想头。”

    贾赦抬眉,手紧紧箍住了梓莘,抬高了嗓音重复,“贪花宿柳?自命不凡?纨绔子弟?”

    梓莘玩心大起,用力点了点头,“可不是,你随意拿出一版书,里头贾赦可不就是如此。这般也是看你现在年轻,若是搁到年头还有那不务正业,不堪大任,整日里沉迷女色,只好古玩,枉顾人命……”

    “所以你觉得丁表哥好?”贾赦眯了眯眼睛,瞧着梓莘顽皮模样,明知道他在玩笑,却忍不住心底泛酸。

    梓莘微笑摇头,“表哥也不是顶好的。他虽读书进学颇为上进,人也温和守礼,相貌在男子中也算不错。可是后来我却发现,他性子绵软,对于丁姨妈的言听计从,最最要不得便是他对侯府安排给他的几个丫头也是极温柔,极好极好的……”

    梓莘拖长了音,其实侯府男丁身边多为小厮伺候。所说到了年纪却是会安排几个丫头教以人事,但是否消受,如何消受看全个人。伺候丁表哥几个丫头私下里没少向人炫耀自己如何得表少爷宠爱。梓莘也是从几个姐妹私房闲聊的时候提及那位顶温柔的表少爷才知道的,彼此心中起的一点点心思瞬间全然也无了。这样人绝不是她的良配。

    贾赦听了梓莘拖长了音细细一想也明白了,只是却还是忍不住吃味。心中打定主意要去会一会那位丁表哥了。

    丁姨妈如此阵仗自然避不过甄佳。及地院正房此间熏着银丝碳,还夹着屡屡清香,那味道不似熏香般腻人,也不似果香浓郁,闻着只觉心旷神怡。王顺家的立在屋檐下,忍不住瑟瑟发抖,听得小丫头传报快步走进次间。那扑面而来的香气,浓浓暖意只让她浑身一惊,这忽冷乍暖,险些让她脚下一软就要站立不住。

    “可打听清楚了!”

    懒懒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王顺家的更是加下发软,不敢耽误扑通直接跪下,重重的磕了磕头,这才道,

    “会二奶奶的话,打听清楚了,这那边来了三个女眷。是坐着马车来的,在偏门让一个小厮传报到二门,而门上的婆子听到南边来人直接就往那院子报给李妈妈。现如今那个婆子全家都被夫人发落了。”

    甄佳始终没有看王顺家的一眼,闻言只是挥了挥手,她斜斜靠在炕床的垫子上,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泛着一本话本。王顺家的见状又磕头,退出了次间。待王顺家的出去,里头是剩下甄佳一人。她放下话本,脸上浮起高深莫测的笑,心为周瑞办事效率偷偷击掌。她起身慢慢踱步进入里间,做妆台钱坐下,拿出一个小匣子,里头躺着十两银子。她取出银子,又放了回去,随意从另一边抽屉里拿出个深深针线平直的荷包放了进去。她瞥了一眼镜中自己,经过了这些时日调整,这五官虽不曾有变,瞧着也是光彩照人,颇有风情。她满意的起身回到外间,不消会儿,小丫头来周瑞家的来了。

    “二奶奶,我家那口子昨日刚到,事情已经全然办妥,这个……”说着递上一个包袱,“全在这里了。”

    甄佳满意点了点头,拿起荷包递给周瑞家的,“辛苦你们了。”

    周瑞家的接过银子不动声色的掂了掂,面上不显心中却道甄佳忒小气了。一想到昨日丈夫心急火燎的样子,心中更是不忿。可是一想到甄佳手段,到底不敢造次。她看着包袱,想着甄佳计划,不觉背脊一凉。这位才是真正的歹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7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