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回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不提那丁姨妈满心算计,那厢珍珠得了蔓枝的信儿快步往那荣禧堂去了,堪堪踏入荣禧堂只听到“哐当!”一声,珍珠心中一紧,还是快步走进东次间。小丫头见珍珠来了,立即为她掀起门帘,大声喊道,

    “夫人,珍珠姐姐回来了。”

    珍珠进入了东次间,只见陆妈妈在帮着史氏揉背,地上跪着二门处的蒋婆子,那婆子连连磕头,

    “求夫人饶命,老婆子不是故意的。求夫人饶了老婆子这一次吧!”

    不知道屋内情,珍珠只是退到陆妈妈身边一声不吭。只见那史氏用力捶打床几,大声喝斥,

    “陆妈妈,通知外院管事,把这老婆子还有她家里的,统统给我赶出去。放她在二门处,不是让她紧着讨好郡主的。今日这府里我还当这家她就敢如此!”

    珍珠低头,心中倒是了然几分。陆妈妈一声令下,外头已经等候着几个粗使婆子拉着蒋婆子下去,又有小丫头进来拾着碎瓷片。收拾停当,陆妈妈亲自为史氏奉茶。史氏扫了珍珠一眼,珍珠只感觉背脊一亮,扑通跪在史氏跟前。

    史氏端起茶盏,轻呷一口,淡淡问道,“你可知来的是什么人?”

    珍珠重重的磕了磕头,双眼通红,却也不敢托词,只是求道,“还请夫人责罚。珍珠有负所托。那头让奴婢略略等候,这只是一盏茶的功夫郡主身边的蔓枝就来报说南边来人,让我先回了夫人。我细细瞧了,这那蔓枝神色愉悦,怕是来了什么……”

    史氏挥了挥手,陆妈妈对着珍珠使了个眼色,珍珠立即出门。史氏见屋内无人,脸上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笑来,

    “你说,这南边到底是什么人来了?”

    陆妈妈自然知道史氏所指,略略一笑道,

    “我虽不知来何人,但必定不会是侯府那边的。夫人您想,像我们这般的人家,凡事都要在一个‘礼’上,行事都有既成的规矩。如今那位虽是郡主,到底没有独自立府,也不曾掌管这府丁点事务,且不说如今家里长辈尚在。若是侯府来人,哪里会这样没规矩直接上门。哪个不是安顿好,遣人送上名帖,约定拜访时间的。我瞧着,怕是不知道哪路子穷亲戚,来打秋风。”

    史氏微笑点头,“我也是这般想。如此倒是可以运作一番。”

    陆妈妈只是一愣,随即立即明白了,“是,夫人,我知道了。此事不好加以人手,我亲自去。“史氏继续微笑点头,心中大为舒畅。这近两年来积郁一扫而空。如此倒是想起那位马道婆,心中更加确定那位是有*力的。如今不管是小二媳妇妥帖明理,怕是大儿媳妇也能被拿捏在手里。如此想着,不禁大笑出声。

    梓莘自然不知道那头史氏的算计,在蔓枝绿柳搀扶下,轻步移向偏厅。因素来知道丁姨妈的为人,加之还有同来那位英家的表姐,她今日的装扮倒比平常多了几分用心。倒也不是有心炫耀,只是对着狗眼看人低,她倒也不介意以势压人一回。

    见梓莘进门,抬眼便见丁姨妈与那位英表姐怡然不动,心中冷笑,目光扫向蔓枝绿柳,那蔓枝立即上前一步,大声喝道,

    “郡主来了,还不请安吗?”

    丁姨妈为毛一抖,就要说话,却被丁家那位庶出姑娘抢先一步。只见那姑娘起身款款走到梓莘跟前立定,缓缓下拜:“思彤见过郡主姐姐,郡主姐姐大安。”

    梓莘瞧着丁思彤,只见她眉目清秀,似是十四五的年纪,全身虽透着稚气,却不失为一个美人,且看她举手投足,虽不失礼节却要瞧着有些瑟缩,只是这位居然能瑟缩的恰到好处,特特是那双眼睛,真真是生的我见犹怜。她可不记得姨妈有个这般品貌的女儿,想来应是庶出了。她又看向一旁贵气逼人的英家表姐,倒是衬得眼前这位小美人更加清丽三分。

    “妹妹何须多礼,都是一家人。”梓莘微笑抬手,那边就有一个小丫头上去扶。她瞥向那纹丝不动的两人,嫣然一笑,“姨妈,表嫂别来无恙啊。那日一别,居然已经快两年了,今日得见,我真是满心欢喜。”

    梓莘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说异常清晰。英表姐听了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办分依然是那肃穆的模样。她瞧着梓莘越发出色容颜,又想到素日里相公的不冷不热,就想开口顶上几句。只是又想到这位已非昔日孤女,倒是忌惮几分,拿眼去瞧丁姨妈。

    丁姨妈自打见到梓莘,只觉得气蹭蹭往外冒。瞧她通身富贵,特别是手上双手那对玉镯,似是当年为了赔罪,她那无良相公,从她压箱底的陪嫁里生生抠出来的。本来她就是李家旁支,家中不显,陪嫁中好物件本就不多……

    “呵呵,”丁姨妈不似那英表姐,心中毫无顾忌,出言讥讽:“这两年不见,如今倒是要叫你一声郡主娘娘。老妇不过一平头百姓,却不知可否要下跪行礼?”

    她可看不上她这半路的郡主。她如今的富贵且是在她父兄给的,可到底父兄不在,天家自然也不会成日里看顾着这位。若是今天梓莘敢让她下跪行礼,明日她就要闹得人尽皆知。宁萱郡主忘恩负义,居然让外祖家的姨妈给她下跪行礼。她倒要看看,这名声有污的郡主是否会被厌弃。虽她父兄有功,可到底她父兄是父兄,她是她。且看她如今成亲至今,依然膝下空空,怕是也不得夫君所喜。想着心中更是轻视梓莘几分。

    梓莘瞧着丁姨妈做派,差点绷不住笑出声来,虽然她半点没说,可这心中所想毫不掩饰写在脸上。梓莘懒的跟她计较,只是目光状似不经意的扫过李妈妈。李妈妈立即会意又拿眼睛看向一个小丫头,小丫头转身掀开门帘走了出去。梓莘端着茶碗喝上一口,也不理接话。

    丁姨妈瞧着梓莘,心中更是确信了自己推测,不免得意几分开口便是,“如今上门叨扰,却是因为一事。”

    梓莘放下茶盏,此时方才出去的小丫头立即捧着茶盘走了进来,可是这茶盘上放的不是茶盏,而是一个藏青色单色荷包。梓兮指了指荷包,笑道,

    “姨妈特特上门,怎好叫您白走这一趟。虽不知道姨妈怎么来京城,只怕是万不得已,也不会在这光景上门寻我。这些年实在是因为隔着几层,往昔各色年礼也是到不了姨妈手里。”

    说着,梓莘褪下腕上玉镯放在了炕床的小几之上,

    “这本就是姨妈之物,如今物归原主,想来也能解姨妈的燃眉之急。也不知姨妈如今住在何处。您也瞧见了,虽然我如今贵为郡主,却不曾管理家务,也不好向母亲开口。这荷包里另有一张一百两的银票。想来也够近郊置办一个小院子了。”

    梓莘笑的温和,弯弯的眉毛,一副体贴入微的模样,就差没直接说,我知道你难处,你不必说这就帮你解决了。

    丁姨妈气结,准备好的话统统说不出口。她真把自己当做来打秋风的。区区一百两银子就想打发她了?也不看看她与那儿媳一身珠光宝气。她还想说些什么,转眼看到一旁肃立的庶女眼珠一转,生生吞下火气,笑道,

    “你还是这般爱说笑。我是随你表哥表嫂来京的。你那表哥如今已是举人,听闻前科探花是你家妹夫,若是可以指点你表哥一二,想来也是受用无穷的。”

    说着她顿了顿,指了指丁思彤笑道,

    “还有你这位表妹。如今也是记在我名下,也算是你嫡亲的表妹了。想着她也是到了议亲的年纪,如此带着她一同前来。只是,我们堪堪到京,她一个姑娘家家的不好跟着我们住客栈。这不就要劳烦你了。”

    梓莘听着丁姨妈的长篇大论,又想到她素日为人,不觉好笑,淡淡回道:

    “姨妈真是为难我了。如今我能管的不过这个院子。这院子里除了姨娘们住过的屋子,便是丫鬟婆子的……”

    丁姨妈压下火气又要冒出,只听外头喊道,“大爷回来了。”

    梓莘瞧着丁姨妈又瞧向丁思彤,那丁姨妈呵呵而笑,道,

    “都是一家人不碍事的。你表妹尚未及笄,不过一个孩子。你嫂子又是你表姐,关系更亲。”

    梓莘见她这般,倒也不再多言,只是一个眼神过去,没一会小丫头引进一个华服男子。只见他面如冠玉,眼若桃花,一时间三个女人顿时愣住。心中皆暗道,这贾府长子之貌果然名不虚传。

    丁思彤只是瞧了贾赦一眼立即低头不敢再看。她只觉得自己双颊绯红,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这次,她不是不知道嫡母的目的。因为丁家庶女,不受嫡母待见,常以她年纪尚小为由,拘在家中不带她出去见人。如今她就要及笄,可婚事却没有着落,心中不免有怨恨。可是,就在昨儿嫡母倒是透了心思。她又惊又羞说不出一个字来,她一点都不像当妾,何况还是那仪宾的妾。可是嫡母却这位仪宾和旁的不同,想来将来也是会继承爵位的。虽说大抵是降级袭爵,可是瞧在郡主面上,怕是依然可以捞个国公爷当当。那仪宾相貌也是极好,在京中也是赫赫有名。郡主成亲快两年,依然无所出,可见也不受夫君所喜,她若是能抓住机会,剩下嫡长子,前途不可限量。如今瞧见了贾赦,一颗芳心不知不觉竟然陷了进去……

    梓莘不知道丁思彤的小心思,只是她同为女子,自然知道乍看之下贾赦相貌惊人。到对几人反应见怪不怪,几人见礼之后。

    贾赦也坐在了炕几之上,抬眼冲着几人笑笑,对梓莘淡道,“我且不知道你还有位丁姨妈,今日真是失礼了。”

    梓莘掩帕而笑,瞧着贾赦,“也不怪你不知道,姨母与我母亲本就是同高祖的姐妹。”

    丁姨妈脸色一变,却见那贾赦脸上并未表现出半分轻慢,心中大定。她满怀希望的看向贾赦,才要开口只听那梓莘笑道,

    “相公来的正好,有一事还要相公定夺。”

    贾赦瞧着梓莘模样,心中奚疑面上不显,只是柔声问道,“何事?”

    “姨母一家普到京城,屋舍尚未安置妥当,怕是还需一些时日。表妹未婚女子住在客栈实属不变。所以求到了我处。”

    “这有何难。”贾赦灿然一笑,哪怕如今屋外天寒地冻,几个人初见贾赦的女子却不约而同觉得这室瞬间春暖花开。丁思彤红着小脸转头,期待瞧着贾赦,只听他道,“父亲在城北同有一处房舍,平日里倒是租给那些来往商客。如今正好空闲,我这就回了父亲,着人收拾一二。”

    丁姨妈脸色惨白,她虽然进京不久,却也知道京城布局东富西贵南贫北贱,这个房舍在城北……果然,只听那贾赦又道,

    “那宅子虽在城北,倒是也靠近内城。因是素日租给那来往商客,地段也是极好的,且周围邻居也皆是极和善的,姨妈不必担心。若是姨妈不嫌弃,我这就找父亲。姨妈是自家人,租金自然是免了。”

    这一次丁姨妈真的吐血的心都有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6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