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

    蔓枝整伺候着梓莘更衣,闻言立即屈了屈膝笑道,

    “恭喜郡主,贺喜郡主,珍珠姐姐如今还在外头候着,我这便去告诉她,也好回了夫人同咱们一起高兴高兴。”

    梓莘扑哧一笑,挥了挥手遣走了蔓枝,又瞧向李妈妈,刹那间有些恍然。算来嫁入贾府已近两年,回想起昔日在威闵侯府的零零总总,一时竟有那恍如隔世之感。虽自打她来了之后从未疏忽过南边的年礼节礼,可得知自己并非穿越后又回想起这两世外祖家对自己皆是百般疼爱,而不论是前世自己悲伤过度不愿亲近侯府之人,还是今世因知晓各种关系故意淡然处之,待外祖家皆是从未真正亲厚过,如今心中难免愧疚,有了亲近之意,到底隔了千山万水,着实又不知道从何入手,只得多多书信往来,以及在年礼节礼上更用心思,以此略表歉意。

    她轻叹一口气,淡道:

    “妈妈怎得如此高兴?算了算日子,时下已近年关,外祖父治家严谨,外祖母又是极重规矩的,这关头哪有不打招呼便走亲访友的,又不是打秋风……便是有个突发状况,合该遣个下人来告知一声或是送上拜帖,哪有这般直接上门道理?哪有不遣人来报直接上门的道理。”

    李妈妈掩嘴而笑,上前几步帮着梓莘收拾妥当新换上的衣衫。只见那镜中女子容颜清丽,也不见首饰繁琐,却显的气度不凡贵气逼人,当下笑道,

    “郡主说的没错。自然不会是老夫人那里来人,可也真的是打南边来的没错。您可猜猜来者何人?”

    梓莘瞧着李妈妈笑意盈盈的脸上闪着捉狭的笑意,微微一愣,当即了然了一二。昔日在外祖家虽是被保护的很好,但是止不住有那些个沾亲带故的女眷给她添堵,可能让李妈妈如此,怕只有一人。想起往事,梓莘不由笑道:

    “能让妈妈如此,怕是也没几人了。只是我不明白,便是那丁姨妈找上门,怎得妈妈非但不怨,还笑成这般?”

    李妈妈扶着梓莘坐下,又给她倒了杯茶,这才高深莫测的拖长了音,“这次,与那位同来还有两位小姐,其中一个便是那英家表小姐。”

    梓莘愣住,想起那位英姿挺拔的丁家表哥,又想到那位赫赫有名的英家表姐,呆呆的吐出几个字,

    “原来那位丁家表哥娶了她啊!”

    如此,倒是不得不提及一段往事。话说,梓莘初来乍到得知自己身世还没几日,便随着父母灵柩到了福建。她父系这房彼时已无嫡支族亲,旁支窥视其产,幸有天家护佑保住了财产。待料理完诸多事宜,梓莘又被安顿在威闵侯的外祖家守孝待嫁。

    许是那林妹妹的遭遇太过深刻,加之来这之前深受打击,故梓莘对谁都是淡淡的,后又得空间秘密,她更是深居简出一心修炼。连同对那外祖母也不甚新近。那威闽侯夫人深知外孙女因忽生变故倍受打击,也不怪她冷淡,反倒是更加怜惜疼爱。饶是如此,身为家财万贯的孤女,梓莘落在旁人眼里到底肥肉一块,那侯府诸人就算有那异心到底不敢造次,可到底有那混不令的远亲觊觎那丰厚家财,用尽心思。

    当年随那天武帝一起平定天下的除了马背上出生入死的兄弟外,少不得一群幕僚。威闵侯便是幕僚之一,深得天武帝信任。天下初平,百废待兴,威闵侯上奏治国之策另有致仕奏本。天武帝自然不允,召见威闵侯,二人详谈一日一夜,便有如今世袭罔替的福建李氏一族。李氏一族自打退居福建,便恪守本分,虽严守家大必分,倒也团结互助,从未闹出过兄弟阅墙之事。何奈树大有枯枝,不论历代威闵侯如何治家严谨,有那个别之人明面上不敢,私下却免不了各种龃龉。

    这位丁姨妈乃老威闵侯三堂叔家五房庶出的孙女,算起来与梓莘之母李氏乃同一曾祖父的同辈姊妹,两人虽无过密的交情,到底未出五服,故日常倒也常有走动。李家家规有云,凡庶出子女皆有例,切不可比肩嫡出,不可嫡庶不分。另这李家男子,从小家教所致,大多有妻无妾,便是有那二三通房,也少有庶出子女,更是少有贪花好色之人。这丁姨妈之父也算另类,故她在一群嫡出姐妹中更显突出。她那嫡母虽未苛待于她,到底觉得嗝噎,便时常拿家训说话,丁姨妈之父也不好多言,更不敢提记在嫡母名下之事。

    如此,这丁姨妈虽是养在嫡母跟前,吃穿用度到底比不上嫡出姐妹。又常来往于侯府之间,瞧见了侯府嫡女的富贵,更觉低人一等,竟生出忿忿不平。到了论嫁之时,心心念念的想要嫁一高门,从此富贵荣华。原想着自己有那李家之名,虽是庶出,到底也不差了。可最后嫁了当地一户丁姓名绅,夫婿也是读书人,从此便求夫婿高中,她有朝一日也能诰命在身。谁知那位中了举子后便屡试不第,最后由岳家张罗着在衙门谋个差事,一心扑在儿子教育之上。三岁启蒙,五岁读书,待到了儿子长到七八岁,丁举人自觉能力不足,不能耽误孩子,便由丁姨妈求着进了侯府私塾。

    丁举人之子聪明好学,模样更是出挑,不肖两年便于侯府嫡出几个儿子成了好友。大秦男女之防不似前朝严苛,侯府中梓莘这一辈男孙居多,所出女孙不是已嫁人,便是才牙牙学语。几个男孩儿见梓莘貌美可人,又得了父母教训,要好生对待这位妹妹,虽见梓莘是有些冷淡,心中大多还是欢喜,便时常带写新鲜玩意儿来与梓莘,这丁举人之子跟着一来二去倒也与梓莘相熟。丁姨妈便从儿子只言片语中,听出儿子的他的些许心思。想着虽梓莘与国公府已然定亲,可她听闻国公府长子年纪不小。也不是没那以守孝三年过长,不好耽误对方为由解除婚约的。她又想着当年李氏出嫁时十里红妆,且还从张氏族亲中打听到张钰留下的财帛,心中邪念横生,到底生出了好些事端……

    “郡主放心,昔日那位满心算计,却落得那般下场,如今怕是不敢造次。何况,她虽是李家出嫁女,夫家不显到底还需李家扶持,她儿子将来想要出仕途,怕是也要仰仗李家。”

    说到此处,李妈妈勾着嘴角,眼中倒是闪过冷意,一想起当初之事,恨不能生吞活剥了丁姨妈。她心中不由念了句佛,感谢上苍保佑,若是那是被算计了,也不知道郡主如今会落得何等田地。

    梓莘讪讪而笑,对于李妈妈的话不予置否,只是笑道,“只怕是恶心人的事儿还是少不了。且看着吧。”

    说着,眼前似乎有浮起那位表哥温软如玉的般的微笑……那些她想要刻意忘记的事儿还是来了。哎,前一世她伤心欲绝,故虽在侯府三年不肯见人,倒也躲过一劫。今世到底有些不同的吧!若是认真说来,怕是对那位表哥也有过心动吧……

    丁姨妈在外头只是侯了片刻,便由那李妈妈接入了擎苍斋的偏厅,心中倒是得意起来。这一路前来,瞧着国公府雕梁画柱,无一不显这富贵,比起那侯府更胜一筹,只觉眼皮跳了跳。不请自来确实有*份,何况当年又有那样龃龉,可她也知道如今那位身份不同,光脚不怕穿鞋,她倒是不介意在国公府门口闹上一闹。看这李妈妈如此乖觉甚是满足。

    待偏厅坐下,瞧见只是偏厅可多宝阁中皆是不凡,好几样居然是昔日她在李氏出见着的。待小丫头奉上茶果,她心中开始算计盘起多宝阁中物件。耳边茶碗轻碰,见到那与自己同来两位女子,心中又是得意了几分。其中那位做夫人打扮的女子,那女子大约二十出头,生的平头正脸,脸上浓妆艳抹,梳着随云髻,插着金丝绕成的百花步摇,发髻间零星点着粉色珍珠,一袭桃红绣牡丹长袍更是称的她富贵逼人。相形之下更是称的另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子娇俏可人。女孩梳着垂鬟分肖髻,也不见多余头饰,只是插了对多绢花,白皙的脸上更是不施粉黛,扑闪着一双大大的杏眼,笑起来的时候双颊露出深深酒窝。她轻抚着自己垂肩上辫子笑意盈盈,让人一见便生出几分好感。且她身量未足,五官也未张开,瞧着虽是一团孩子气,倒也颇有几分颜色。

    丁姨妈心中得意,面上也不觉露出几分。这十五六岁的女子便是她家中最小庶女,虽长的颇似她那位姨娘,如今瞧着倒是不错助力。她可是遣人打听过了,她那位表外甥女婿最是惜花之人,虽婚后收敛,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两年时间足够再绝色的容颜也够人生厌。她算准时机,此次前来,便是要报那四年前那刻骨仇恨。她细心谋划两年,断然没有不成事的。

    丁姨妈得意洋洋,却听那门帘掀动,以后两年未见梓莘,想到那日出的大丑,心中愤恨却有想象这得手之后痛快,心扑通扑通急速跳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5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