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数数日子甄佳来着时日说长也不长,只是恰恰够她收拾这一干人等。只是有那王氏干扰,如此这般,下头人不觉摸不着头脑,也不知道如何讨好卖乖,这才有了今日之事。杨桃听到声响,偷偷抬眼余光恰瞥到甄佳面色不愉,立即低垂眼睑,不敢妄动。她轻咬嘴唇,细细回忆起今日之事,自己明明一心维护,怎得也被罚?思及,她微微抬眼瞧着柚子那一脸波澜不惊,瞧不见丝毫喜怒,心中虽忿忿不平到底不敢流露半分。

    甄佳被扶着入座,瞧着跪在自己跟前的人,她接过柚子递来茶盏轻抿一口,拿眼不懂声色瞧着跪在地下的那一群。虽已是入冬,前日她刚命人收起里头薄毯换厚实的,今日还未铺上,如此甚好。想着,她的嘴角不觉察的上扬几分,自顾自的喝茶也不多看众人一眼。青石板泛着寒意,哪怕熏着炭炉杨桃依然觉得寒气从膝盖钻入,渐渐已经麻木。她虽是刚提拔上来,可是打小养在爹娘身边也没吃过这等苦。她紧紧抿着嘴唇,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强自忍耐不让身子摇晃半分。

    屋内静悄悄的,只有多宝阁上自鸣钟那滴答声自顾自的想着。吴十家的侧立一边,瞧着底下跪着的吴妈妈心中浮起一丝冷笑,只是想到自己身份,又细细思量了片刻,略略犹豫还是上前半步,只是她还没开头,只听扑通一声,那吴妈妈俨然已经倒在地上。甄佳瞧了吴十家,终于抬了抬手,冷道,

    “如此先扶着你家婆婆家去瞧大夫吧。”

    吴十家的诺诺称是,不敢多说一字,快步上前。艰难的浮起吴妈妈,吴妈妈只是一时不稳听闻甄佳之言,顺势随着吴十家的除了这东厢。今日她被吓的不轻,虽出了门却觉脚下轻浮,心中百感交易,方才她也是瞧见儿媳脚步轻诺怕是自己全家被牵连,才出此下策。想着她轻拍拍了吴十家的手,瞧着她的眼神满是歉意。吴十家瞧见自己家婆母全然没了平日跋扈,立即收敛起那些个小心思。二人眼光一触,往日的龃龉短时烟消云散,徒留兔死狐悲的伤感罢了。

    见倒了个今日首犯,甄佳自觉差不多了,这才撸了平自己袖子,慢慢问道,

    “今日之事,我也不想多言,且听各位说说自己错处。若是知错,我便揭过了,若是不知……”甄佳顿了顿,拿眼冷冷扫过一圈,又道,“我这儿地方小,供不起各位大菩萨。”

    此言一出,甄佳只听到那冷气倒抽的声音,却不见有上前。她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却露出森森冷意。

    杨桃只觉自己双腿已不是自己的,但是脑子却异常清醒。她直了直身子,却又对着甄佳重重的磕了磕头,

    “二奶奶,奴婢知错了。还请二奶奶大人大有大量绕过奴婢一次。今日奴婢的错有三处,第一处,便是不该死守陈规。第二处,便是明知奶奶规矩没有吩咐不得出内还擅闯。第三处最不该便是与那吴妈妈在奶奶门前争执。”

    众人闻言,便如醍醐灌顶,心中大叫不好。甄佳把各人反应净收眼底,微微点头眼神飘向了立在一帮的柚子。柚子立即会以,走向那几乎贴在青石板上的杨桃。杨桃听到脚步脚步渐进,却不见甄佳说一个字,不觉心中一跳。待柚子浮起对上她波澜不惊的双眼,立即心如死灰,脸色惨白当下明白方才甄佳所言根本就是框人的,今日无论谁先开口,其他人定是不会善了。自己如今不过成了筏子用来惩治众人。她不免想起自己这些时日小心敬慎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又想起自己听闻的那陈妈妈机遇,那点子心思当下全灭了。二奶奶果然好手段!如此不打不骂,却把她们收拾的服服帖帖,怕是今日之后不敢再有人造次了。

    柚子所想百转千回却也只是在那一瞬间,果不其然她这里刚刚想明白,那厢已经响起了甄佳声音,

    “如此看来各位还是明白的,如此也罢了。除了柚子待我回了夫人各位还是家去吧。”

    甄佳话音刚落,耳边便是那此起彼伏的求饶声。甄佳却是充耳不闻,眼神一扫,那柚子却已经扶着杨桃出去,不消片刻外头进来好些个粗使婆子驾着那一屋子的人全都出了及地院。甄佳只觉今日心情舒畅,转头回了卧房补觉去了。昨日因为王氏之事,根本没睡好,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抬手拿起随身安放的玉简按在额头沉沉睡去。

    史氏如今对着甄佳倒是多了几分欢喜,瞧着她如今大动干戈正合它意,眼瞧着府内大动土木,史氏本就来气只想着对着梓莘出上一口恶气,如今正是瞌睡有人送枕头,想着便叫人去请甄佳。陆妈妈瞧着史氏神色,立即递上一杯热水劝道,“夫人喝水。”

    史氏瞧了一眼陆妈妈,知她是有话要说,便挥手遣走众人只留陆妈妈一个。陆妈妈见人散去,在史氏耳边轻道,

    “夫人,一会郡主奶奶来了,断不可再绕着圈子说话。这为郡主奶奶惯会装傻充楞。夫人不妨明说,如今二奶奶这里人去了大半,不如就让问她要了几位妈妈过来。我冷眼瞧着她那几位妈妈便是她的左膀右臂。要掣肘郡主首先还是要拿住了几位妈妈。”

    史氏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可以一想到那几位是太上皇钦赐,又觉为难。只听那陆妈妈又道,

    “夫人,我们不是问她要了人来伺候,不过就是大年节的忙不过来,找几位半是半老的来协助。夫人自当是会好生供奉,不会委屈了几位妈妈不是。旁的不说,那李妈妈定然……”

    史氏会心一笑,当下端起茶盏喝上一心口心中熨帖。

    梓莘下决心不在混混沌度日,自然的不会让自己两眼一抹黑。那厢及地院的闹出的动静,她自然立即知晓。闻得此事,她冷然轻笑,双拳不觉紧握,略略想着那贾赦炼制的那“赤胆忠心丸”已是许久没用,怕是如今有了用武之地。才想着,外头传来了四丫稚嫩的声音,

    “郡主,夫人跟前的珍珠姐姐来了。”

    梓莘眼皮一跳,那一旁的蔓枝链式露出那不屑之色,再瞧梓莘一眼,顿时收敛起来,连着带出淡淡微笑。梓莘摇头无奈的摇了摇头,那蔓枝已经走向门边打起帘子,

    “大冷天的姐姐怎么亲自来了,快请快请,四丫还愣着作甚,快去给珍珠姐姐到了热茶来。”

    珍珠轻巧走进屋内直直在梓莘面前福身笑道,“给郡主奶奶请安,郡主奶奶大安。”

    梓莘抬手虚扶,笑道,“何须多礼,快坐吧。”

    珍珠也不推辞顺势坐下,那头四丫已经捧着热茶上来,对着珍珠甜甜一笑,“姐姐快尝尝,这是蔓枝姐姐特特命我冲的蜜露。”

    珍珠这才瞧向四丫,只是几日不见,只见她虽还梳着双丫髻,双髻上却带着一对精致的金丝缠绕的蝶儿,双耳只是点着粒米大小单颗珍珠耳钉,却是难得一见粉色珍珠。身着袭淡青色袄裙,袖口,领口裙边滚着白色皮毛,瞧着倒是比她还富贵几分。再看她蔓枝几个,各个穿着簇新衣衫,头上朱钗,双耳的耳坠还有那腕子上皆是各色首饰,心中不觉妒火中烧,面上却还是淡淡。只是端起茶盏,便闻得一股甜腻的味道,入口却是滑爽,甚至还有那一丝丝凉意。这样天气饮着倒是极好。珍珠放下茶盏,刚想夸赞几句,又见那四丫笑吟吟笑着自己脸上带着隐隐得意,那嘴边的话不觉咽下。只道,

    “多谢郡主奶奶赐茶,珍珠却是不好多待了。夫人特命我前来请郡主奶奶商量要事。”

    说着她便拿眼去瞧梓莘。

    梓莘略略一笑,对着蔓枝抬了抬眼,那边蔓枝已经笑道,“还请珍珠姐姐这里稍坐片刻。我伺候郡主换身衣裳。”说着又转身吩咐,“四丫,你在这好生陪着珍珠姐姐。”

    四丫用力点了点头,珍珠见蔓枝等人扶着梓莘出去,屋里只剩她与四丫两人,立即拉着她压低声音问道,

    “怎样了,我瞧着郡主倒是喜欢你,你可打听到了?”

    四丫脸上不见方才喜色,低头对着手指嗫嚅道,“如今我是跟着蔓枝姐姐,郡主奶奶待我也是极好。可是……”说着抬起头头,对着珍珠一双眼里蓄满了泪水,“蔓枝姐姐口风可紧了,我只敢略略提及,怕被觉察不敢多提一个字。”

    珍珠气结,可瞧着四丫这等样子,倒也不好多说一字。她略略一想才想说些什么,外头却想起急急脚步声。珍珠微愣,四丫倒也乖觉立即跑了出去。等了许久,待她喝完了蜜露,也不见那四丫回来。她竖起耳朵,却不想这里不知拿了什么做门帘,隔音却是极好,她是听见想动,却听不到旁人谈话。如此她倒是坐立难安。

    且说那梓莘正在由蔓枝伺候着换衣,李妈妈笑盈盈的进屋,瞧见梓莘脸上笑容更甚,

    “我的好小姐,南边来人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四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4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四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