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闻得屋中大喊,外头众人皆惊,面面相窥,不约而同望向王氏。

    王氏乍闻此言,似是不明其意,愣愣扫向众人。待对上了众人眼睛,她才缓缓明白过来,只见王氏眨了眨眼睛,一刚清泪滴滴答答瞬间落下。

    如此,对比屋内的哭天抢地,外头但是异常安静。唯有那王氏无声落泪。接生妈妈瞧着王氏之举,竟一时且不知真假,心中打鼓,也不知道要从何劝起。

    程妈妈瞧了一眼自家儿媳,那程起家的立即上前,微微屈膝,出声劝道:“这死者已矣,奶奶还请节哀。荟姑娘在天有灵,自然知道奶奶心意。”

    “这及第院的风水是怎得了?这孩儿一个个怎就立不住!”王氏抽抽搭搭,石榴早已奉上帕子。众人闻言也是一惊,细细给那二房算了算,有过孩子不少却果然都没挨到出生。如此王氏伤心落泪也属正常。早知道,她可是曾二次落胎。

    程妈妈瞧见了如今的了话头,倒也不推让,不理那一旁吴妈妈,上前几步,柔声说道,

    “奶奶莫要伤心。也都是那荟姑娘没福,如今接下去得事儿才是要紧。”

    王氏点点头,似是明白了程妈妈未尽之意,她略略一想,便道:

    “唉。这荟姑娘到底伺候了二爷一场。虽不是那过了明路姨娘,却也是为了二爷生子而亡。程妈妈,程起家的,还劳烦你们二位走一趟,送那荟姑娘去庄子上。且命那庄头好生操办,定要寻一块好地安葬。回头再去一趟水月庵,为荟姑娘做场法事吧。”

    “奶奶心慈,我二人定然好生办差。”程妈妈与那程起家的不约而同的说道。语毕,两人对视一眼,抬脚就要往屋内而去。

    一直在内瞧着外头情形的大夫倒是再也坐不住。听得王氏已有安排,立即提着药箱走出,在王氏面前拱手而立,

    “事已至此,老夫先告辞了。”

    王氏点头才要开口,却见一小丫头扑通一声跪倒在王氏跟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奶奶,荟姐姐是被人害死的!奶奶要给荟姐姐做主啊!方才那接生妈妈也说荟姐姐提早发动是吃了那化血之物。”

    王氏去瞧那丫头,叫她梳着双丫髻,圆圆的脸蛋瞧着颇为讨喜。

    “你是何人?又怎得如此肯定?”王氏语气中仍是带着些许哽咽之意。

    小丫头瞧着王氏如此,只当她与自己一般伤心。她哭道,“我叫夏儿,二月前到了这里伺候。”

    王氏点头,又问,“夏儿,你可知人命关天,切不了妄言。你说荟姑娘是被还是,可有证据?”

    夏儿抬头,愤恨的向邹姑娘望去。

    邹姑娘瞧得夏儿目光连连摆手,她咽了咽口水,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一个字,更是着急憋红了双眼。

    大夫上前一把抓住了邹姑娘手腕,号起脉来。片刻之后,王氏拿眼去瞧那大夫,却见他皱眉不语,脸上倒是带起那古怪之色。

    *

    转眼已到了亥正时分,及第院堂屋之内跪着那一溜人。王氏坐与上座,另有那大夫,接上妈妈各入座。

    王氏此时已是困顿不堪,今日先是被那警幻入梦大伤元气。后又有那夏儿要为荟姑娘出头。

    荟姑娘之死,自然是她一手策划,目的便是一石二鸟,伺机把那邹姨娘一同除去。若是可悄悄进行,到底有碍名声。她原意也是要大正旗鼓,自己也好撇清关系。

    只是她却不曾想过当场发作。本想着有人为荟荟姑娘出头,正好借机行事,却不想这都已经一个时辰,还没折腾完,倒也有些精神不足。好不容易这一干人等皆是口供完毕,各个仰首瞧着王氏的,等候发落。

    “奶奶明鉴,我是冤枉的!”闻得众人把那冒头指向自己,邹姑娘哪里还管那许多,额头碰地连连磕头,似是只有如此方法能表示她清白。

    方才她一时情急说不出话,大夫说是滋补过甚,是针片刻,放出些浓血来,这才好些。却不想事情这害死荟姑娘之罪居然就要落在她头上。

    王氏心中但是想要大笑,面上却是硬撑着的冷硬,问道:

    “今日你可以是做了那活血化瘀的药膳?”

    邹姨娘抽出拍子按着眼角。那是她惯会的,做的得心应手,漂亮可怜。她如此作为,不过是想让大夫对她说上几句。可是,她却忘了自己已不是那娇弱女子。如今由她那浑圆的身子,做出那等动作,瞧着确实惊人。那大夫早就别过脸,不忍在看。邹姨娘假哭,瞧不到众人之举,只当是自己辩解有效,更是哭哭啼啼没完没了。

    王氏耐心似是被耗光了,她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立即上来几个促使婆子紧紧抓住了邹姑娘。邹姑娘大惊失色,如此倒也不哭,只是瞪着王氏。

    “先不论今日之事是否出自你手。且说那接生妈妈一早便说荟姑娘怀相不好,似有那胎儿过大之嫌。荟姑娘把那妈妈好一顿训,你与她一间屋子住着,怎得却也不曾听你向我来报一句?”王氏语速极快,在场的人却也都听明白。

    “再有,那荟姑娘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听了劝,食用些清淡药膳,怎得就与你的搞错了?”王氏冷哼一声,连自己都快相信此时真的是那邹姑娘作为。

    邹姑娘百口莫辩,支支吾吾不想放弃一线生机,却又不知从何说起。王氏挥挥手冷道,

    “放心,我自然不会如此就要了你为荟姑娘偿命。你不是说自己问心无愧?如今正好,倒是跟着那程妈妈一同去庄子。等二爷回来再做定夺。”

    邹姑娘睁大眼睛,心中一时百般滋味,知道自己死期将近。倒也不想做那无为挣扎。听得王氏说是等贾政来断了便觉得了一线生机。

    及第院闹出如此动静,贾府各位主子自然是得了消息。史氏素日是极重保养之人,每日戌正便已安歇及地院之事,还是一早听那陆妈妈转述。史氏笑道,“不知道此事陆妈妈如何看?”

    这陆妈妈近日过于亲近王氏她自是知道。早就想要找机会敲打一二,如今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对于那二人生死,其实史氏并不在意。

    那位邹姑娘史氏早瞧着不顺眼,明明是那来路不明之人,却要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说着让人讨厌。在说那荟姑娘更是一桩天大丑闻,如此一次结果二人,史氏自然满意。再者史氏也不相信王氏有这般能耐,怕只是放走两人斗法,王氏当了回渔翁。

    陆妈妈瞧着王氏,浅浅而笑,

    “夫人,荟姑娘的事儿各处透着蹊跷,似是步步都赶着凑巧二字。可是世上哪里来那么多巧合。故,我看着定是人为。”

    史氏点头,笑问,“不知道妈妈觉得是何人而为?”

    陆妈妈摇头,脸上分明写着无奈,

    “我想着,许是这事儿各有各的安排,只是不曾想凑到了一块。”

    这陆妈妈丝毫无那为王氏开脱之意,倒也无半分胡乱揣测。史氏闻言点头,心中倒也安心不少。如今她与王氏关系颇好,这陆妈妈不管是捧,还是贬介都是刻意。如此侃侃而谈,才更像是局外之人。史氏笑道:

    “妈妈所言极是。如此到是与我猜测极为相近。”

    陆妈妈笑容淡淡,不管心中何想,面上不敢露出半分异常。

    及第院虽是在半夜闹腾,梓莘这边次日一早便得了信儿。听闻那李妈妈细细说来,梓莘眉头不由越皱越紧。她熟知那王氏作为,却不知道那人居然如此心狠手辣。她连这种忆起前世之人,也不敢轻易出手伤人性命。这王氏到好,连消带打,亦是居然出掉二人。果真是迎合“拨乱反正”之说。

    “郡主打算如何?”李妈妈瞧那梓莘心不在焉的模样,心中不免又有几分难受。她深知梓莘不是那等人,可是世道如此,也只有顺应而为。

    梓莘回神,对上了李妈妈眼睛,不由笑道,

    “妈妈我无事,方才不过走神了。如此且看那头如是说,若是大张旗鼓哀悼,我们的礼也不能轻了。毕竟这荟姑娘还是这里出去的。若是那头不声不响,我们也不要上赶着去了。难不成还要自诩那荟姑娘娘加不成?”

    李妈妈点头称是,瞧着梓莘真是无事,这才安心下来。她轻叹口气,想起一事笑道,

    “郡主,如今她们几个出嫁,倒是着急回来办差。不知道郡主意下如何。”

    梓莘也想起那四个陪着自己度过那五年之人,不由笑道,

    “劳烦妈妈告知她们几个,且不着急。如今倒是生下那一儿半女才是要紧。我这儿管事媳妇的位置,且都给他们留着呢。”

    李妈妈也不觉真心笑了起来。若是那个得力,她也好放心了。如今年纪越来越大,许多事儿都觉的力不从心。若是梓莘身边无人可用,她断然是不放心去荣养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三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3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三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