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回

    空间内微风拂面,凉风徐徐好不惬意。贾赦独坐竹屋之内,为自己泡上一壶新茶。一边又拿出前日意外所得一部身*法细细研读起来。这空间之内,灵山封顶倒是有那十来株茶树,贾赦与梓莘瞧仔细辨认,却也瞧不出那茶叶品种。也因不懂那制茶之术,只得分别品茶了茶树嫩芽,熟叶,所得滋味各有不同。这嫩芽灵气充沛,喝上一壶,便够在外修炼数十日。熟叶滋味更甚,如今所得功效尚不明朗,只觉喝下后身心舒爽。

    这茶树数量虽不多,倒是每三月可收货一旬。如此那嫩芽所泡之茶便是他最爱了。自打那先帝让贤,他贾赦才真正忙碌起来。新帝上位,表面风平浪静,实则暗潮汹涌。“丙辰之乱”与大皇子交好官员多收牵连,更不提那一同参与之人。此事究根论底不过是各为其主,如今过去五年,若是有人借此寻衅滋事,倒也不奇怪。于此,这贾赦躲在暗处之人,便忙的不可开交。今日难得有空,便想着把那前日所得功法好好瞧上一遍,却猛然听闻梓莘所言,不觉愣住。

    梓莘上前几步,拿起贾赦跟前已然放凉的茶盏,一饮而下这才觉得浑身舒畅。她匀了口气,这才慢慢说道,

    “今儿我和是瞧见王氏给敏妹妹的方子。那瞧着都是滋补之物,对大人小孩都是极好。可若不是我前日读了此地医书。根本不知那两者放在一起变比那砒霜赌上百倍。居然是让那哥儿身子日渐衰弱,妹子生养困难之物。那王氏定是警幻所换无疑。若是先头那个,也算是与妹妹有些私人恩怨。可是如今这位真是无冤无仇,何必出手对付?”

    贾赦眉头微皱,只是呆愣的瞧着梓莘白玉般面颊上晕染出的绯红,他目光渐远,耳边嗡嗡作响,却不断重复“拨乱反正”四个字。

    梓莘说的起兴,却见贾赦无甚反应,猛然抬头却见惊醒之景。也不知道那贾赦先头忙些什么,如此居然有走火入魔之兆。梓莘毫不迟疑,当下灵光乍现,迅速把那茶树熟叶泡入水中,含上一口,垫脚嘴对嘴喂于贾赦。

    贾赦脑袋昏昏沉沉,又似回到那在天际流浪之时。脑袋中有着许许多多的记忆,皆是告诉他那些行为皆出自他之手。可是他却记得,自己明明不过是因为悲伤过度,抱着小儿子睡了过去,这醒来已经二十余年……

    贾赦迷糊之际,只觉那柔软清凉之物贴上了自己,跟着那股子清凉之感顺着喉咙直入丹田。那清凉之气进入丹田之后,并未散去,反而形成白色雾气,慢慢裹住了丹田。就在那白雾似要散去,又有那清凉之物入口,如此循环往复,贾赦神识终于渐渐清明起来。他回过神,首先入目的就是便是梓莘交集之色。

    贾赦运转灵气,脸上掩不住的喜色。在沉寂些许年之后,他居然在此时突破了。贾赦哈哈而笑,一把抱住了梓莘,

    “娘子,如今我倒是再也不怕你那身法了。”

    梓莘皱眉,用力挣扎几下,倒也觉察如今他的不同。贾赦瞧着那杯中之物,笑道,

    “我倒是因祸得福,有了如此机缘,此次都是多亏娘子了。若不是娘子,怕是那又要再次着了警幻的道。”

    贾赦摇头叹道,“今儿你我倒是各有收获。如今你已知道那警幻是想要让此处恢复她预设轨迹。而我也算是晓得那警幻攻击之法。”

    梓莘不再挣扎,抬头瞧着贾赦欣喜模样,只听他解释道,

    “警幻虽能预设出小世界,只是天地万物各有规律,此处一旦形成,便是她也不好插手。唯有可利用便是那精神攻击之法。再那意志极弱,或是突逢变故时下手。我等能再次出现皆是因为这个。”

    梓莘细细想来,果真如此。那王氏可不是在经历被泼狗血之后,精神极不稳定吗?再说自己,醒来时也是恰逢变故。只是这般,在此事行事可不是要束手束脚,无法开展了?

    想着,梓莘愁眉不展,问道:“恩侯,她可以把我,还有那王氏丢来此地。怕是以后还有他人。若是如此,你我行事,可不要那出处收她压制?”

    “自是不怕的。你是因为有我不是?那王氏嘛……”贾赦拖长了音微笑摇头,“以你为这交易是如此简单呢?怕是那警幻留她再次不过是个媒介罢了。”

    梓莘点头称是,却又若有所思起来。

    *

    入夜,及第院连通王氏卧房的净房内热气腾腾。虽银丝碳各有定数实为难得,可架不住王氏如今手头阔绰,得些好东西自然不再话下。待净房内熏被热,王氏这才移步入内。半人高特质木桶,热水灌满了三分之一,上头飘着各色花瓣,另有那些许药材。打从警幻处得了方子,王氏便没有松懈过。她日日以此沐浴,在涂上那特质膏药,如今虽原主底子不佳,倒也略有气色。王氏瞧着自己日已好过一日肌肤,倒也颇为满足。

    再次埋入浴桶之中,王氏头依靠在桶壁,双眼眯起,微烫的水刺激着她肌肤,隐隐还有些痛痒,王氏深知那是药效起了作用。

    “你到时好兴致。”

    悠悠之声在屋内响起。王氏睁眼,便在那烟雾缭绕中见得警幻人影。她略略动了动身子,却无搭理之意。警幻瞧见王氏爱理不理之态,横眉喝道,

    “大胆。见本仙再次,还不快快叩拜!”

    王氏冷笑,哗啦啦起身。饶是警幻见多识广,却也被王氏毫不避讳之举惊到。瞧见警幻之色,王氏又坐回桶中,懒懒说道:“所以还是不要这些虚礼。何况这不过是我梦境,上仙就不必耀武扬威了。”

    警幻额头青筋浮起,瞧着王氏只想一朝结果了她。可又想到如今状况,无奈之下只得生生吞下不悦。她顿了顿,衣抉纷飞,瞬息间已经坐在一边。她再瞧了王氏一眼,冷道,“可还记得你我之约?”

    王氏也不睁眼,闻言便知这警幻来意,嘴角浮起一丝嘲讽,

    “着急什么?你那些个事儿离今儿还有好些年,何必急于这一时半刻?那贾敏生了孩子又如何?也要立的住。”

    警幻瞧着王氏如此,心中倒是得意起来。其实,她对此处只是并不了解,自然无法插手干预,能入王氏梦境已是极致。只是王氏并不知晓,只以为她是因为那贾敏产子之事,前来兴师问罪,又道,

    “你且放心,我给那贾敏下了些好东西,瞧着时日差不多,自然会送去解药。如此自然不会耽误你那绛珠仙草之事。”

    警幻点头,只是想到此处种种不妥,皱眉道,“你别忘了还要找出此处异样的根源来。”

    王氏睁眼对上了警幻的眼睛。瞧着那警幻仙子的媚态横生,不觉心中有所疑问,可这话确实不好直接出口。王氏冷笑几声,开口回道,“我可记得你我二人协议,从未说过是找出此处不妥根源。”

    警幻微微调整了坐姿。如今虽是冬日,她仅着一件嫩绿色宽袍广袖,衬得内里那桃红色肚兜更是夺目。王氏歪了歪嘴角,同为女子,她对那警幻有意无意的卖弄风姿全然无感。警幻自然把王氏不屑之意瞧入眼中,她微微而笑。须臾,似有那无形之气从她体内迸发而出。王氏只觉心中一荡,再瞧那警幻之时,不觉神色大变。她捏紧拳头指甲深深陷入手中,隐隐传来的痛感,尚能让她保存一丝理智。

    警幻见王氏面色潮红,牙齿紧要下唇,身子微微颤抖,已知今日是够了。她衣袖一会,那无形之气瞬间聚拢在她袖中。王氏顿时神色松懈,半躺在水中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她再瞧警幻眼神中再无轻视之色。方才王氏强压着心头想要扑到眼前之人行那等子事儿。可是,她又隐隐觉得若是真是如此,怕是自己性命不保。

    “如何?若是你全然听我指派,事成之后我便把这全部教给你。”警幻语气波澜不惊,瞧着王氏之时,却有多了几分得意。

    王氏咬牙绝,却说不出一个字。

    “罢了,也不为难与你。你且好好行事。若是出了半点差池,可不只是今日之事了。”说着,警幻也不理那王氏,一甩手化作淡淡幻影。

    王氏慢慢睁眼,眼前依然烟雾缭绕,隐隐透着暗香。她揉了揉微酸的眼睛,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此刻只觉头重脚轻。方才果然是做梦!一想到那警幻使出招式,心中认定那自然是妖媚法术。警幻给予她的玉简之中,就有相似之功。她微微调整呼吸,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这警幻入梦,到底耗损她些许元气,王氏如今倒真是累了。她缩了缩脖子,缩入水中,这才觉得舒服多。

    想着那警幻刚刚所言,她自是知道这根源是因那贾赦,只是若是如此轻易说出口,怕是自己再也没有那利用价值,如此王氏更是决心咬住秘密,绝对不松口。

    王氏心中略带,却听闻外头传来声嘶力竭的惨叫,她猛然坐起石榴,杨桃立即进来为她擦拭穿衣。

    “外头何事?”王氏皱眉,虽隐隐有猜测,那荟姨娘如今怀胎六月,也是时候了。

    石榴与杨桃对视一眼,二人加快了穿衣速度,那石榴答道,

    “奶奶莫急,是那荟姑娘忽然发动。好在奶奶早就在院中备下了这接生妈妈。”

    石榴的声音平静,可是那捏着衣服的手却不停颤抖起来。她虽才十五,但会被王氏瞧中当那头等心腹扶植,自是知道不少阴司之事。

    王氏瞧着石榴故作平静模样,虽然还不够沉稳,却已是满意。她一转头脸上已是那焦急之态,高声斥责,

    “如此大事怎可草率,可是去请了大夫?”

    “奶奶方向,今日是王顺家的当差瞧着那荟姑娘不对,一早已经去请。”石榴高声回道。王氏瞧着石榴如此上道,更是满意了几分。

    这及第院本就不大。王氏出门几步,便道了西厢。王顺家的,程起家的皆在,又有那吴妈妈,程妈妈候着。在一瞧人群中有个肥硕女子,面上露着隐隐不安。那女子瞧见了王氏,眉毛挑了挑,连连后退几步。

    “二奶奶……奶奶,安……安好!”女子颤抖着声音,白皙滚圆的脸上,一双小眼睛里带着不可言说惊慌。

    王氏扫了女子一眼,诧异唤道,“邹姑娘?你怎得变成这副摸样?”

    邹姑娘紧捏拍子,怯生生的瞧了王氏一眼,真正欲语还休。只是若是之前的那纤弱女子倒是惹人怜爱。如今她扭着水桶腰,瞧着便如东施效颦,着实滑稽可笑。

    王氏还未开口,这房内有又传来荟姑娘高喊声。王氏皱眉对着邹姑娘质问,

    “你且说说这是怎么了?不是让你好生照顾荟姑娘。倒是照顾成如此模样?”

    说着,那王氏还对着邹姑娘上下打量,目光落在她腰身上,嫌弃的摇了摇头。

    邹姑娘自然气到不行,心说,如今我和这幅样子,还不是你害的!想着刚刚搬来此地,她小心敬慎,却已然着道。初出有苗头开始,那身边之人皆说多想了。如此时时刻刻重复,又有那大夫实实来瞧,真以为自己不过是胡思乱想。可如今,这倒成了她的把柄。全然怪她没有伺候好。

    “啊……”惨叫划破长空,王氏听了不觉心头一颤,随即又平静下来。

    须臾,便有个接生妈妈从里头出来,脸上露着惋惜之色,摇头叹道,

    “唉,可惜了。荟姑娘虽生个哥儿,却是个死胎。”

    王氏顾不得许多,急急的冲着接生妈妈问道,“荟姑娘可好?里头可是收拾妥当,能否让大夫进去瞧瞧?”

    接生妈妈点点头。她是一月前被接到此地,瞧着那荟姨娘肚子,便知事情不好。也曾偷偷劝着那荟姨娘少吃多动,却被好一顿排揎。如今在瞧王氏如此,心中倒是要赞一声这位奶奶好手段。

    王氏似是记起什么,转头问道,“妈妈,这荟姑娘怎得这般早就发动了?”

    接生妈妈暗道果然来了,面上却不显半分,只是摇头惋惜,“似是食用了化血之物,还需等大夫来瞧。”

    这厢接生妈妈话音刚落,里头却传来嘤嘤哭声,“荟姑娘没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6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六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61并对红楼歪传第六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