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回

    立冬已过,京城天气便是一日冷过一日。

    王氏穿着厚实的冬衣,简简单单梳着个圆髻,脸上不施粉黛,只是薄薄的抹上了层自制面霜,隐隐还有花香气。柚子瞧着镜子里的王氏,又看了一眼首饰盒,笑问:

    “不知今日奶奶要用何物?”

    王氏自是知道如今自己如今只能用那银饰,珍珠等物。那惨白的颜色并非她所喜,摇了摇头王氏淡道,

    “如此就好。吴十家的可否到了?”

    “吴十家的一早就来,如今可是等好些会了。”荔枝正在布置着餐桌,回头冲着王氏灿然而笑,问道:“奶奶可是现在就叫她进来。”

    王氏抬了抬手,淡淡扫了荔枝一眼,声音里带着清冷,道:“请吧!”

    柚子瞧着荔枝欢喜出门的背影,又偷偷瞧着王氏镜中模样,低头并未说些什么。须臾,那吴十家的低头进入屋内,只觉热气扑面,瞬间驱散了些许寒意。

    王氏抬眼扫过了吴十家身边的荔枝。荔枝立即会以转身进入内间,转眼端着托盘而出,上头摆着个精致锦盒。王氏指了指镜盒笑道,

    “你去夫人处带代我请安,把这个一同拿去。并请示夫人,我今日要去那水月庵一趟。”

    “是!”吴十得令,身后跟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往那荣禧堂去了。

    屋内再无人说话,静静的伺候王氏用完餐。荔枝每每开口想说些什么,都被那柚子不动声色制止。大约过了一刻左右,才见吴十匆匆而回,后头小丫头托盘内的锦盒换了模样。吴十上几步,呵呵而笑;

    “奶奶,这是夫人所赐五十两银子,让奶奶代为交于尘虚师太,祈福用的。”

    王氏瞧着锦盒,脑中冒出那原主所为,嘴角扯出抹嘲讽的微笑,挥了挥手让人收了起来。如今得了史氏首肯,王氏不再迟疑带着周瑞家的,吴十家的两个媳妇子,及石榴,杨桃两个大丫头等洋洋洒洒两车人马出门往水月庵而去。

    *

    梓莘且不知王氏一早出门,她一夜无眠,皆在思索前日之事。贾赦睁眼,瞧着怀中之人秀眉微蹙,低头亲了亲梓莘头发,笑道,

    “怎得了?昨日回来便见你不对劲。可又是那两位找你麻烦?”

    梓莘摇了摇头,她轻咬嘴唇抬眼看着贾赦。眼前依旧是一幅好颜色,那双桃花瞳含情脉脉,微翘的嘴角显示着此人的好心情。梓莘眉头更紧,拉着贾赦衣襟在往他怀里拱了拱。贾赦略惊,伸手轻拍着梓莘背脊。感受着从贾赦掌心传来的温度,梓莘烦躁之意渐消,心慢慢平静下来,不觉自嘲的笑了笑。曾几何时,她自以为傲的情绪居然如此容易被波动。

    贾赦觉察到了怀中之人,放松下来,笑道,“可是近日修炼太累?”

    梓莘在贾赦怀中摇了摇头,微抬下巴,笑道,“昨儿几位妈妈好一番进谏,也不知道那些话在她们心里憋了多久。”

    “哦?”贾赦抬眉,他自然知道梓莘身边几位妈妈的忠心,闻言不免好奇起来。

    梓莘调整一下姿势,躺在贾赦怀中,不再看他的眼睛,无意识的玩着他的衣带,轻叹一口气,道:

    “唉,几位妈妈是不忍我这样懒下去了。这些时日,二房那位都动作颇多,且似是更有章法,不免让妈妈们担心了。再瞧瞧我,对着婆婆毫无讨好之意,对外头也是懒得交际。名下产业也是丢给他人打理。每日无所事事的专看些闲书。”

    贾赦抓住梓莘不安分的手,心知事情绝是不是她说的那般轻描淡写,会被她放在心上的事情着实不多。

    梓莘被贾赦抓住了手,茫然抬眼瞧着他,猝不及防瞬间被贾赦看得透透。贾赦瞧着梓莘茫然模样,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笑道,

    “这世上之人多种多样。有那运筹帷幄,也有那谨小慎微。有那活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也有稀里糊涂快乐明朗的。娘子何须纠结。你如今身居在此,也算是我的推波助澜。我只想着再有机会与你一起,若是修炼有成,我等怕是比旁人多出好些时日。如此,自然有比旁人多的时间做些无聊之事。何况娘子所为并不无用不是吗?若是有那想不明白的事情,日后总有明朗的一天。”

    梓莘把头埋入贾赦怀中,只听她闷闷的声音传来,

    “不知道若是有了琛儿,琏儿他们可否一同修炼。”

    贾赦呆愣,深怕自己听错,手僵在那里不敢妄动。梓莘抬头,脸上已是灿烂笑容,她亲了亲贾赦下巴,继续道,

    “若是不能修炼,也不知道我们可否在此陪他们走过这一世。”

    贾赦翻身压住了梓莘,在她耳边低喃,“娘子放心,你我如今皆是不同,他们自然也是能修炼的。若是不成,有我在的一日便可保他们一日安宁。”

    梓莘微笑,心中压着已久大石终究放下。此处有自己所爱之人,又有那上古遗留空间,又何必畏首畏尾。不想当那典型穿越女,便摆出那置身事外的高冷之姿。实属幼稚之举。如今既然已经入局,又岂能真正脱离?之前所思所想,不过只是自欺欺人罢了。刻意融入,特地疏离皆不是上上之举,不如顺其自然罢了。

    而后,梓莘并无太多时间思考这些,那贾赦迫不及待了要与其好好修炼一番……

    *

    马车内摇摇晃晃,虽昨儿一夜好眠,此刻王氏依然有些昏昏欲睡。今日车行两路,那拨人车马怕是已经到了水月庵,替她进庵祈福。王氏自己却有更要的事儿要做。在这已有二月时间,王氏细细瞧着早已断定这警幻所言之人,应是贾赦无疑。她且不知此人到底是穿越亦或者重生的。总之,实在是个大麻烦。想着她眉头微蹙,薄唇紧紧抿着,却把同车周瑞家的看的心惊胆颤。

    “奶奶,可要用些点心?”石榴察言观色,也已觉察王氏脸上薄怒之意,却不知道这怒气从而何来。

    王氏闻言,眉头舒展,嘴角勾起微笑,目光慢慢扫过同车二人,淡道,“不用了。今日之事,几位可是心中有数?”

    周瑞家的心快跳几下,几乎是本能的咧嘴而笑,脱口而出:“奶奶放心都安排妥当。”

    王氏请“恩”一声,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身子慢慢靠向坐垫,双目微闭起来。周瑞家的抬眼瞧着王氏,不再言语心。她稍稍定了定神,心中只求自己男人给力,那差事万不可出半点差错。她深知如今的这王氏越发心狠手辣。前些日子她得到消息,似是陈妈妈身染重疾,怕是就要不好。想着,她又多看了王氏几眼。虽还是那平平五官,却是多了动人之处。王氏颤了颤睫毛,周瑞家的立即低头,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不可多管闲事,只管好好当差便是。

    马车进了庄子,又直奔一座小院。马停车止,杨桃周瑞家的先行下车,立即摆好了脚凳。如此才由那石榴掀帘扶着王氏下车。王氏抬眼看着这两进宅子,脸上带着微笑,由石榴杨桃扶着进入了垂花门。刚刚进门,却见十来人扑扑一同跪下。

    王氏扫了一圈,这些人有男有女大约都是在二十上下,相貌皆为扑通,瞧着过目即忘。她满意向周瑞点点头,另这些人先下去,自己则带着丫头婆子往正房而去。庄头也姓王,人称老王头。听王氏今日要来,早已命人备下了炭火,把屋子烤的暖暖,王氏进屋便觉干燥暖和,抬眼多看了庄头几眼。老王头呵呵而笑,在一旁搓手。

    周瑞家的见状上前从袖中抽出一张银票塞入老王头手中,命其下去候着。老王头转身出门代开银票瞧着是一张二十两小额银票,嘴角歪了歪,眼中露出一丝不屑,却还是把银票揣入怀中。

    这里虽不比贾府有上好的银丝碳,倒是这屋子似是那北方极寒之地有夹层。如此王氏脱下厚重外衣,换上家常衣物,这才宣周瑞进见。

    周瑞进门扑鼻而来是荷花香气,有瞧着屏风后头隐隐绰绰的人影,立即低下头跪在屋中。王氏听到声响,心中颇为好笑。她自是知道,要让男人对自己忠心死心踏地除了那银钱之外,更需些许别样情愫。如今虽不见周瑞,听得那番动静,便知这警幻给的方子怕是有效了。

    “你辛苦了。”王氏拖长音,慢慢说着。一旁周瑞家的又是多看王氏几眼,心中不知为何升起那些许不安。

    这王氏虽相貌普通,音色也不是绝佳,可是落入周瑞耳中怡然不同。他低着头不敢抬起,磕磕巴巴的回话,

    “小人不……不敢。外头那些都是……都是应了奶奶要求找到的。”

    “恩。”王氏轻嘤一声,那周瑞跪在那里身子曲了曲,脸几乎要贴在地面上。那周瑞家的哪里见过自家男人如此,心中不免着急,却有碍着王氏不敢多言一句。

    “你下去吧,让外头那些人分开男女,每二人一组进来我瞧瞧。”王氏语气柔和,那字字句句落入周瑞耳中似是在耳边低喃。已经是冬日,他却觉得自己后背已经湿透。

    周瑞退出房门,冷风一吹,只觉清醒不少,可那软言细语,屏风后的淡淡倩影似是深入骨髓,再也无法忘去。他用力拍了自己一巴掌,打掉自己痴心妄想,转头笑着照着王氏要求吩咐下去。只到王氏见完了所有人,这才再度进入屋内。

    “周瑞,你这次差事办得极好。这些人你还需费心好好调孝文。另外让你打听的事情,现下如何了?”

    王氏轻撇茶碗,似是不经意的问道。

    此时周瑞依然平静,恢复了那往日伶俐,笑道,

    “奶奶所托哪敢怠慢。小的已经打听清楚,大爷几位通房丫头皆是住在小秦庄上。听说里头还有个是刘姨娘已经生怀六甲。”

    “当真?”王氏重重搁下茶碗,不觉兴奋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8》,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八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8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八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