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回

    无论王氏对那贾赦多好奇,还是没有机会得以相见。无奈,王氏便日日在房中研习从警幻处所得玉简,不觉受益匪浅。只是贾政不在身边,且身边也无一她看的上眼之人,倒是无法让她实践一番。如此,王氏倒是把那重心移到他处,她一边专心讨好起史氏,一边笼络贾府众仆来。

    王氏能在前世放倒梓莘且旁人皆无所查,自然颇有手段,非一般人也。如今她又有了警幻所赐的百宝箱,更是如虎添翼。虽百宝箱内里颇小,只够放两锭五两的银子,但架不住那“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几字。且不论是贾府下人,亦或是王氏之人,大多所图也不过就是那些许银两,所谓忠心也不过建立再此之上。王氏如今手下四位媳妇子都是能干之人,若听得那家有那需银钱之时,必定借着王氏之名出手相助,如此倒是让王氏多得了不少人心。

    王氏原主就是个惯会演的,如今换成了这位可谓更是有过之而不无极。她可不是原主那般短视之人,自然不会把那些阿谀奉承之人摆在心上,她要不过是在贾府中的根基。她对那那史氏,虽不能亲自晨昏定省,但初二、十六两日必定让身边吴十家的为请安,且每次前去自然不会空手。史氏自然满意非常,觉得老二家的真是倒是乖觉。又想到那赖头和尚所言,更是信了几分,对王氏越发上心了。

    王氏如此一番作为,收货颇丰,自鸣得意一番之后,更加卖力作为。时日便如那白驹过隙,一晃眼十月已至。

    因贾敏产期将近,这日午膳过后,梓莘便拉着钱妈妈、李妈妈又有那蔓枝、绿柳二人备起贺礼来。李妈妈瞧着梓莘,只觉她如今肤白如玉,且无半点瑕疵,脸上细润光滑,连毛孔似是不见了。再看她眉眼如画,举手投足还带着那妩媚慵懒之气,比起一年半年刚刚成亲,更是美上几分。只是……李妈妈瞧着不觉叹了口气。

    梓莘自然是觉察到李妈妈今日不对之处,她放下手中笔杆,入眼就是那李妈妈眉头紧蹙,她瞧着奇怪,出口问道,

    “妈妈可是有什不快之处?但说无妨。”

    钱妈妈瞧着也跟着叹了口气,梓莘更是奇怪。蔓枝转了转乌溜溜的大眼睛,拖着绿柳请安出门,往那排房而去。不一会,又见那赵妈妈,孙妈妈一同进入东厢。

    绿柳见状,不觉伸手点了点蔓枝脑袋,笑骂,“就你聪明。”

    蔓枝并不躲让,笑眯眯的摇头晃脑,却也不答话。

    梓莘瞧着自己跟前的赵钱孙李四位妈妈,诧异的眨了眨眼睛,心中颇为不解。自打进了这府邸,四位妈妈还从未如此整齐的一同在她面前。先是赐了几位妈妈坐,梓莘这才问道,

    “几位妈妈今日可是有话对我说?”

    钱妈妈管着银钱,性子颇为爽利。听闻梓莘如此问,左右看看无人搭话,上前一步,满脸忧色,

    “我的好郡主,且给我们说说您这是如何打算,也好叫我们几个老婆子放宽心。”

    梓莘眨巴眨巴大眼睛,茫然的瞧着四人,愣愣吐出两个字,“打算?”

    钱妈妈瞧着,不觉着急,她虽然是宫中出来,当下那些规矩忘的一干二净,她一拍大腿,嚷道,

    “姑娘,别告诉老婆子,你如今还没个章程?那头那位奶奶,可是好谋划就差把手直接伸到我们这儿啦!”

    梓莘仍是不解。擎苍斋如铁桶一般,先不说她自己,贾赦也不会允许有人对此指手画脚。其他碍事之人皆已不在,且不管王氏如何蹦跶,她又何必理会?如此,梓莘不觉开口宽慰道:

    “妈妈们多虑了,这园子造好,我等是要搬过去的。那头如何我们又何必在意?这院子内无事便是安好。”

    “我的好姑娘,你可当真要放弃这荣国府了?”一贯话不多的赵妈妈难得开口,她直直的看着梓莘的眼睛,几乎是一字一句的说道:“若是姑娘有此意,我们也好另作打算。”

    “是啊,是啊。”孙妈妈接口连连点头。

    对于王氏如今作为,梓莘也不是全然不知,只是没有放在心中罢了。想着,梓莘眉头微蹙,瞧着四位妈妈的神色,也沉重起来。

    李妈妈瞧了梓莘这般,心知她是把几个妈妈的话听了进去,她上前几步,为梓莘倒了杯水递了过上,又道

    “姑娘。有些话我们几个早就想说。我们到姑娘身边皆有六年,陪着姑娘一点点过来,如今姑娘得了郡主之衔,还享那公主俸禄自然替姑娘开心。可是姑娘,这天家威严不过是唬唬人的,日子可要我们自己好好过。”

    梓莘接过水杯,瞧着李妈妈,记忆中她还从未对自己说如此重话,心中到无不悦,也知道她全然都是为了自己好,便点点头洗耳恭听。

    李妈妈看梓莘似是有所动,与那钱妈妈交换了个眼神,那钱妈妈接过话头,问道:

    “姑娘可知那王氏这两月间各处打点花费多少?”

    梓莘一惊,心突突狂跳起来,那钱妈妈倒也不卖关子,一一道来,

    “先头出去的赖总管一家,也不知道那二奶奶用了何方法,赖总管小儿子又回府当差,如今管着外书房的笔墨杂物。又有那厨房的杨妈妈,她有个小女儿如今十五,前些年脸上生了疮留下个大疤,眼看着到了岁数到了,急到不行。一月前二奶奶知道了,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子,这不过一月功夫,疤痕淡去不少,这皮肤也白皙了。说是不出二月就能恢复,二奶奶已经让那丫头进院伺候。还有……”

    这钱妈妈越说,梓莘越是心惊胆颤。这王氏居然每次出现的恰到好处,真是要钱给钱,该出力的时候不遗余力。王氏这行事作风突变,倒是让她措手不及,隐隐又觉似曾相识。只是,这王氏到底想做甚?只是收买人心吗?梓莘不觉怀疑。

    “姑娘,”钱妈妈终于说完王氏这些时日的壮举,心中更觉烦闷,“这蒋家虽然已不再,可是到底是二奶奶外祖家。我且听闻二奶奶手头倒是有几副极好方子说是要先给太医院。另外,前日我也听说这二奶奶除了那治好疤痕的之药之外,还有好几个美容养颜之方,正在找人开筹备铺子,要卖那特制的胭脂水粉……”

    梓莘眉毛抽了抽,心中暗道,莫非这王氏被穿了?

    四位妈妈面面相窥,这一番说辞之后,却不见梓莘答话。不觉心急了起来,那素来沉稳的赵妈妈忍不住又开口道:

    “我的好姑娘,王氏如此上下运作,旁人或许不知道,可是这对于我们却是那司马昭之心。姑娘,我还是那句话,若是姑娘想要离了这荣国府,我们也要另作打算。”

    梓莘回神,扫了一圈四位妈妈,轻叹一口气,淡道,

    “妈妈都是跟我数年,我的脾性妈妈最是了解。若是可以,自然是甩了这许多麻烦事最好。可是,如今瞧着上头作为,这院子都修到了府内,怕是我想多懒也是不成的。这些时日,果真是我思虑不周,日后还要仰仗各位妈妈。”

    得了梓莘肯定回答,四位妈妈乐滋滋又相互看了一眼,已是有了万全准备。那孙妈妈上前,仔仔细细打量起梓莘。梓莘瞪着孙妈妈笑道,

    “妈妈这是作甚?”

    “哎呦,我的好姑娘,且别动,让我好好瞧瞧。按说这仪宾如此粘着姑娘,怎得会还没动静?姑娘,把手伸出来让老婆子好好看看。”孙妈妈大约四十来岁,眉毛粗短,如此紧蹙略显滑稽。

    梓莘闻言脸红不已,下意识的把手藏在身后,赧然道,

    “妈妈说的什么话,我自然是极好了!妈妈可是忘了你可是每旬都帮我好好瞧过的。”

    孙妈妈点头,思索片刻,不由面皮也微微显出些许红晕。想了想,她还是道,“莫非是仪宾,恩……姑娘那时……可觉仪宾有何不妥吗?”

    梓莘连忙摇头,想着就要扯开话题。四位妈妈对她虽是极好,可她也不想与几人讨论自己这等私密之事。

    李妈妈瞪了孙妈妈一眼,拉起梓莘的手,笑道,

    “姑娘莫恼。这孙婆子,也不知道一会私下瞧了?唉,姑娘啊。我等都是宫里出来,从先帝到如今太上皇也瞧了不少。太上皇这些年来只宠着太后一人,却从未有人多话,皆因太上皇子嗣繁茂。可若是太后娘娘一早便有那儿子傍身,又怎会有大皇子之事?姑娘如今虽好,到底膝下空空,姑娘也要另作打算。”

    梓莘不解瞧着李妈妈,听那弦外之音,不是要她为贾赦纳妾吧?

    李妈妈瞧着,心知她是误会,立即拍了拍了梓莘的手,又道,

    “姑娘千万误会。这妾侍断断有不得。姑娘既然不打算离了这府邸,将来虽住在那园子里,到底不是分家了。夫人年纪渐渐要大了,那房若是生下了一男半女,怕是这称呼都要改。姑娘还是趁着年轻,早些要孩子吧。我们几个如今身子还算硬朗,也好为姑娘带小少爷,小小姐。”

    梓莘闷闷的不想说话,强扯着笑脸请四位妈妈回去休息。

    京城十月天气已经冷了下来,前日梓莘已换上了厚实的冬衣,且令人在屋里熏起了银丝碳。如今暖暖的东厢里只有梓莘一人。几位妈妈的话她自然是听了进去,只是,那最后几句,不免扰乱她的思绪。贾府之事虽繁琐,到底她是知道一二。如此,她要做的不过是扰乱原来剧情。这所有设计之中,并不包括她自己。生孩子的问题她不是没想过,只是早已否决了。

    细细想来,若是想要离了这里,怕是还要等上二十来年。这二十来年到底要如何度过,她从未认真想过。一直以来,她从未考量过这贾府对于她来说究竟为何物,只是觉得自己与贾府之事只是走走过场。待那众女子出现之后,只需给予她们不用命运即可。可要如何改呢?真的只是靠自己知道原先那些事儿,以及修炼所得吗?梓莘本能的摇了摇头,觉认真思索。说起来,她从未给自己一个目标,说的好听叫随波逐流,说的直白便是胸无大志。

    前世,梓莘念书所成,考上大学,也不过是合了“应该”二字。在她概念里,读书就该一路到大学,大学之后找一份专业对口也是应该的。这般,她打小书便是念的不错,工作之时也颇得赏识。若是问她有何目标,又有何爱好,似乎除了大学时想要写小说之外全无。

    初来此地,在福建住了五年,梓莘更是恪守着“应该”好生修炼,似是修炼到大圆满之后,就有了自由,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她想要生活究竟是怎样呢?梓莘细细想着,却又说不出所以然。

    第一世,她是前首辅张钰遗留孤女。在威闽侯府那三年被外租家照料的极好,原本天真的性子渐渐有所有回转。后嫁入贾府,见夫君人品才貌及佳,心中自然是极欢喜的。后又见婆母仁慈,心中倒是真把她当做母亲孝顺。

    那一世,她身边没有那赵钱孙李四位妈妈。没有空间利用,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香消玉殒。

    那一世,她十六岁出孝成亲,十八岁生长子,二十二岁再次有孕,长子却意外身亡。如此刺激之下,她生下次子,却一命呼呜。

    第二世,她是家境不错的娇娇女。从小相貌出众,顺风顺水,从不知道“求不得”为何物。

    那一世,她简单快乐,唯有在那毕业之前恶补所谓“人心险恶”。虽躲过了诸多设计,最后却被闺蜜陷害。

    那一世,她所有坚持的理念似是在最后那一刻土崩瓦解。

    这一世,她有了“有求必应”空间。

    这一世,她有了对她忠心耿耿四位妈妈。

    这一世,她有对她深情厚谊的伴侣。

    只是,她自己呢?她到底要的是什么?梓莘蹙眉,想着前些日子与那贾赦不渝,心中似是有了答案。一些她长久以来不愿面对的答案呼之欲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7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