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回

    王氏如今处事利落,立即把那邹荟姑娘从佛堂迁出,直接搬入了荟姑娘外房。这不上名的姨娘姑娘皆是丫头,这贾政也不再院里,如此安排也不会为过。又不过那半刻时间,又有那大夫来瞧荟姑娘。荟姑娘不由心惊,回想自己当日贾府门口暗暗发誓要好生守护腹中骨肉。这些日子,她安心养胎,只是那王氏打着守孝之名餐餐素食。因怕腹中胎儿委屈,荟姑娘唯有偷偷塞钱与那小厨房婆子,这鸡汤肉食倒也不曾断过。

    大夫切了脉,收起药箱,对着屏风之后的王氏行礼,道,“姑娘没有大碍,腹中胎儿也似强健。不过孕中妇人所需到底比常人多些。还要注意那温补之事。另这孕中夫人不可多动,以卧养为易。”

    大夫此言,正中王氏下怀。本想说若是忽然为荟姑娘进补,怕引起她怀疑。如今得了大夫祝福,立即一改往日做派,每日大鱼大肉,名贵药材不要钱似送入那荟姑娘处,两人好生温补,待到了中秋,不管那荟姑娘还是邹姑娘都胖了整整一圈。

    王氏瞧着那荟姑娘隆起肚子,不觉嘴角微翘。温养虽好,卧床也是必要,只是若是这大鱼大肉补下去,又不运动,到了那生产之日边有得瞧了。她断然不会让此人生下二房长子。又瞧那脸蛋圆润起来邹姑娘,是掩不住笑意。她一早就命人收走了荟姑娘处的镜子,有命人做了七八间颜色材质款式一毛一样的襦衫襦裙,唯有尺寸大小不一。邹姑娘本生的是弱不经风楚楚可怜,这一圆润起来,还哪里有风情。王氏记得此法实在那部书中看到,当时却是大小了一回。如今试了,真是效果极佳的。

    到了中秋那日,王氏虽不能出来团聚。倒是史氏命人备了一桌素斋送去。这头因家中实在主子稀少,便不分男桌女桌,聚在一处用餐。贾政备考,王氏服丧。这史氏自然也不能请那戏班子来热闹一番,如此倒也成了纯吃饭了。梓莘本与史氏闹翻,已是无话可说,甚至连那客套都免了,行事不过是占这礼法敷衍罢了。贾代善瞧着气氛不对,倒也颇为感叹这家中果然人丁不旺。有些后悔,没有请那族中兄弟来热闹热闹。

    “哎,那日我去治国公吃满月酒,心中无不羡慕。虽然是那次子庶子满月,倒也热热闹闹大办了一场,听治国公夫人说,她那次媳以把那孩子抱养在了自己处。如今那治国公倒是子孙满堂了。”史氏是声音不大,却足以引得贾代善拿眼等她。史氏却不为所动,瞧着那梓莘微笑,“也不知道我何时也有这等福气。”

    梓莘放下筷子,对着史氏举起了跟前酒杯,“母亲何须羡慕治国公夫人,弟妹处的荟姑娘已过了三月之期,胎以做足。如今我先预祝母亲一举得孙。”

    说着也不等史氏答话,一饮而尽。

    史氏眉毛微动,脸上笑容虽有些僵硬,好歹也是维持住了。她和配合的举起酒杯也跟着一饮而尽,又笑道,

    “如今你弟妹也算有着落。倒是赦儿……”

    史氏顿了顿又笑,“这赦儿成亲倒是晚了,若非如此,怕是这孩儿也会叫人了。”

    梓莘掩帕而笑,只道,“母亲说的是。”

    史氏瞧着梓莘油盐不进的模样,心中不觉愤愤。不论是否妖孽邪物,如此不讨喜,就不得她欢喜。这般史氏又想那王氏,便叫来陆妈妈细心嘱咐了一番:

    “妈妈且去瞧瞧,你那二奶奶处还缺些什么。不管是甚都领厨房做了送去,今日本事欢聚之时,她身上不便。让她无需挂心这里。”

    史氏如此那贾代善不觉额头又突突的生疼起来,待见了梓莘不为所动的模样,略略安心。转头又瞧见贾赦宽慰眼神,当下决定视而不见,任由那史氏折腾去了。

    陆妈妈如今和及第院已全然熟悉。如今王氏身边四个大丫头,以石榴为首,另有杨桃,荔枝,柚子三人。又有那周瑞家的,王顺家的,吴十家的,程起家的四位媳妇子,还有这吴妈妈,程妈妈两位妈妈。除了那周瑞家的,王顺家的之外,其余皆是新提报而来的。这陆妈妈因史氏之由倒是对着及第院越发刮目相看了。

    王氏听闻陆妈妈所言,心中不觉好笑,想起自己昏迷之前,王氏原主与那陈妈妈二人所谋。她本以为那是以及荒诞,却不想几厢凑齐,如今倒也让自己得了便宜。如此,王氏也不客气,只是一个眼神,那石榴已经捧着荷包走了过来。荷包自然是无比精致了,里头鼓鼓囊囊,瞧着陆妈妈略微心惊。只听王氏道,

    “大过节的,还劳烦妈妈特地为我走一趟,这是给妈妈买酒喝的。还请妈妈告知母亲,我这里一切都好。今日多谢母亲所赐之席,我吃着自然是极好的,如今都是什么都不缺了。我这里倒是准备了写节礼是给母亲的。如今我不便出门,倒是让她们几个走一趟吧。”

    说着王氏指了指,王,吴,程三个媳妇子。

    三人上前一步,对着王氏行了行里,转身往后罩房走去,石榴拿过王氏交于钥匙走在了最后。不多时,几人回来,那三人手里皆是捧着一个托盘,上头盖着红布。陆妈妈尾毛挑高,惊愕看向王氏。虽然她之前不再府邸内宅,倒也有不少耳目。自然知道王氏从未在这时给王氏送过礼。又想到如今坐在荣禧堂的那位,两相对比,立分高下。如此,她辞了王氏,带着几人往荣禧堂而去。

    那厢陆妈妈刚走,这厢宫中便来人宣赏。如此时节,得的不过是些月饼吃食。另有些布匹金银等物寻常之物。里头唯一精贵的则是那盆景桂树。也不知是如何,不过那三尺来搞,盆内花是白玉雕琢而成,竟如同真花一般却栩栩如生,还带着浓郁桂花香气。史氏瞧着稀罕,可此物却是皇后指明赠与宁萱郡主的。如此史氏不好明说,只是拿眼瞧着梓莘。

    梓莘好似没看到似了。虽与史氏不和,她倒是在这行事礼法之上全然做足。虽是一个府邸住着,这中秋节礼早早的就送了过来。虽比不上贾敏费心,倒也算是不差的。如今史氏又瞧中了此物。梓莘自当不知的。

    贾代善也瞧着稀罕,倒无那私占之心,不过是瞧着新奇罢了。他刚想开口说话,就瞧见那陆妈妈带着几个人进门。史氏瞧陆妈妈身后几人着生,又记起那些日子是也是她许诺另王氏自行安排院中人事,便知道应是新上来的。待她瞧清了丫头之貌,几个媳妇的模样,心中倒是越发欢喜起来。素日她不喜欢王氏,其中一条就是此人视短。竟把身边之人弄的各个无盐。如今丫头俏丽,几个媳妇也是好容貌,也不再只用那周瑞家的一人,更是深得她心。

    几人上前对着各位主子行礼,石榴目光不动声色扫过园中之物,立即目不斜视站好。贾代善瞧着微微有些发愣,他不知道何时起,王氏身边的人居然如此守礼。

    陆妈妈上前几步笑道,“老爷,夫人,这便是二奶奶命人送来的节礼。这两个是送夫人老爷的。那边的是给大姑奶奶的,那个给大奶奶的。”

    梓莘微震,她进门一年半,这大小节日也过了不少。这是王氏头次给她送礼,不觉好奇。只是这古礼和现代礼节截然不同。现代别人送你礼物,是需当面拆开,夸赞一番的。这古礼当面拆礼物非常不礼貌,如此个人倒是手下不提。又各自打赏了送礼之人。虽史氏与梓莘两人并未交谈,可那石榴还是看出些许端倪。回头立即报了王氏。

    王氏闻得此言,不觉摇头不止。如今的她自是不同的!她不仅看过红楼,还读过不老少的红楼同人。如此,自是知道府邸重中之重仍是那史氏。这便翻了翻记忆,得知如今史氏尚未达到作为贾母时的脾性,却也是个爱听好话,喜欢热闹之人。如此,不觉又鄙视起原主来。明知史氏喜好,却还不知投其所好,竟是连哄人的话也不会说的。又从那王氏记忆中推断,如今这问题皆出自贾赦。

    原著中贾赦笔墨不多,但也可以看出是个极愚钝的。若不是如此,也不会任凭二房住着那荣禧堂。无能,无为,无用,这“三无”便可总结了贾赦彻底。另他偏偏还不知道好歹,似是半点不知道那人情来往之事,每日不是和小老婆喝酒作乐,就是摆弄古玩字画。可如今的贾赦品貌皆为出众,虽不见他有那大贤大能之举,怕是早晚的事儿。如此,王氏认定这贾赦必定是那穿越而来。

    王氏又从那记忆中寻得梓莘讯息,更是咧嘴而笑。如此她倒是也是信了的。本来读红楼之时,便觉奇怪,为何那贾琏外祖家未提半字。这贾赦好歹也是国公府嫡子,其妻又怎是普通之人。虽女儿不在,可也不会对着外孙袖手旁观。一如贾府对黛玉似,且不管林如海是否续弦,贾母断然不会弃黛玉而不顾。如此倒也是极合理的,这贾琏已是没有外家的。这威闽侯又是隔了一层,不好插手了。

    对于梓莘,王氏倒是没有半点怀疑。若这位是穿越,又怎么可能与史氏闹到如此境地。若是她,早就把那史氏笼络好了,再把这贾府牢牢捏在手心,定要让那贾府重振威名,再把那荣国公之爵拿回来。可在瞧那位,不过只是关起关门过小日子,真正短视。那郡主之名怕也是那贾赦促成了。王氏想着,不觉对那贾赦更加好奇了起来,自己那位夫君倒是靠边站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6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