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回

    距离那七月十二不过半月有余,如今这及第院被王氏清理的干干净净。连那陈妈妈也主动离场,并未废她半分气力。众人也是瞧得王氏手段,或信服或者有利可图,一时间到无人敢造次。得了如今结果,王氏甚是满意。不过她到底也是那穿越大军一员,虽生性喜好享受,去也不想时时刻刻被人监视。倒也立下规矩,非传召不得入内。如此王氏一人在房中之时,自是无需主意那些个规矩之类,到底逍遥自在了。

    只是王氏还没高兴几日,那日王氏且躺在那炕床之上练习瑜伽之术,忽听外头急传。幸而那心来几个丫头都是王氏亲选的,都是那得力之人。石榴,杨桃二人死死拦着那荟姑娘跟前的小丫头蜜儿。可那蜜儿名字虽甜,人却生的五大三粗,虽也只有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是敦实有力的紧。石榴杨桃两人联手,看看能把她抱住。蜜儿一边挣扎,一边嚷道,

    “你们两个小蹄子,还不滚开。荟姑娘再叫肚子疼,若是迟了半分,她肚子中的哥儿有好歹,定要叫你们偿命!”

    石榴,杨桃二人已是十五岁,本在庄子里准备备嫁,却一朝成了王氏身边贴身大丫头,全家身份都跟着水涨床高,如今在庄子里倒是横着走了。如此,两人更珍惜那得来不易的机会。王氏一早便于二人说清,她要的就是那忠心伶俐之人。今日之事,断然不会让她蜜儿得逞。

    石榴推搡着蜜儿,只觉心烦气躁。她与杨桃二人手牵着手,眼瞧着就要被那蜜儿大力冲撞开了,立即想到如今自己身份已然不同,不觉大声怒斥,

    “你这是作甚,还不快滚回去看好你家荟姑娘。这里自然有我和杨桃妹妹禀告二奶奶。这里什么地方,你一个小丫头岂能乱闯?还是你忘记自己是二奶奶丫头?”

    蜜儿哪管这些,她心中自然是有诸多不满。且不说自己是那贾府家生子出生,分到这里院里时间也算不短。可一直是那三等丫头,不得进上房。待这会姑娘有孕返京,陈妈妈便让她前期伺候,并令其每旬都要报那荟姑娘详情。每次报了陈妈妈,也可以那些散碎银两。蜜儿也不是傻子,自然之道这陈妈妈是得了王氏之令,可瞧着如今陈妈妈已经出去几日,也不见其他人来寻。那荟姑娘不过只是略感不是,她便自告奋勇来见王氏。好不容易得了这个机会,蜜儿自然不肯错过。

    石榴见蜜儿依然不管不顾里冲去,偷偷看了杨桃一眼,猛然却听屋中响起王氏声音。那石榴杨桃二人对视一眼,顿时一同撤力。蜜儿毫无防备,整个人往那地上跌去,半个身子跌入那厢房之中。

    “蜜儿你虽着急见我,何必行此大礼。”王氏冷冷的声音从那蜜儿头顶传来。石榴与杨桃二人立即侧身绕过蜜儿进入厢房立在王氏身边。王氏瞧着进来两人,满意点头。

    蜜儿因不妨的摔了进门,方才刚想说话,如今这一摔牙齿咬到舌头,竟然说不出话来。只能收捂着嘴呜呜的干着急。血顺着蜜儿指缝就要流下,王氏嫌弃的转头,那杨桃已经上前怒喝,

    “还不来人把这不知好歹丫头给待下去,且先关在拆房。”

    杨桃话音刚落,就有几个婆子进来,手里依然带着那布条进门把那蜜儿困的结结实实带了出去。王氏对于自己挑选之人甚是满意。这次她与原主不同,皆是挑选了那花容月貌,且有伶俐之人。王氏自然是还不怕他们出什么幺蛾子,都是家生子,一家子生契捏在她手里,生死不过是她一时起兴之事。不过是那十来人,二人由此作为,已是不错。

    “今日的事儿,你们做的好。如此便是对了。”王氏微笑点头,随手退下两个金镯子交于二人手中,算是打赏。二人立即眼冒星光,连连磕头谢恩。王氏瞧着跪在地上两人,也不叫起直到两人好话说了一箩筐,这才打发出去。

    王氏细细回忆自己前世之事,似是在那读者群与人争执。似是有人提及她那成名之作里头提到恶毒女配。质疑她文的真实性。毕竟,她是打着自传的名号。后来发生什么?她全然不知,再次醒来已是王氏身份。比起前世,她更喜欢如今身份。如此倒也正是如鱼得水。可那美中不足之事,常有之。另她心烦别是这院中的两人。

    王氏细细搜寻了原主记忆,得知如今那两位由来不觉翻了翻白眼。那邹姑娘全然一朵小白花,对付这样小白花,不过就是做出那副更高深白莲花之态即可。可那原主偏偏不知,甚至常让她在自己跟前立规矩。这立规矩也就罢了,却还要在贾政面前杵着。索性后来她是明白,可是如今……她想着那日见到邹姑娘委屈模样,便是瞪大眼睛为那原主智商情商拘一把同情泪。要说这贾政不过是赶考去了。要是回来瞧了这般只怕是觉得更早。还有那荟姑娘……

    这叫王氏不知说什么才好。那场设计错落百出,这是预见贾政,若是那日留在外书房是贾代善怎办?还立即彻查,如此别说肖想那爵位,怕是立即要被休了回去,甚至要处以极刑。再瞧原主善后,合该这一杯鸩酒,说是一碗哑药灌下去,在弄瞎了眼睛,买去那烟花之地即可。可她却好,居然把这样留在身边。这都是戳谁的眼睛,谁的心肺?王氏全然无法理解原主行事之风。可如今既然换了她来做王氏,自然不可如此。

    想了想,王氏有叫了石榴进来,立即去报那王氏,请了大夫来瞧,有令杨桃去了荟姑娘出候着,若有不好立即来报。这才叫了柚子,荔枝二陪着往小佛堂而去。

    前世王氏是那无神论者,她并无什么宗教信仰,她笃信只有自己。大学寝室四人,她一眼便瞧出了那梓莘不同来。论外表,张梓莘是最漂亮的那个,她身材高挑,纤瘦窈窕,巴掌大的笑脸上有着一双大二长的丹凤眼。最难得便是她的毫无心机。不过是留意了一阵她的喜好,有随口说了几句她爱听的话。居然哄得她把自己当做知己。又见她临毕业恶补那些什么升职记,什么不是叫你坏的罐头书籍,更是冷眼瞧着,心中暗自嘲讽。

    若是这看几本书就能成事,世上哪里还有纷争。这战斗力素来都是在那腥风血雨中磨练出来,好似她这边。找工作时,她便不觉为自己当初投资喝彩。那张梓莘长得漂亮,成绩不弱自然早早被录取。有瞧着她为工作奔波可怜,偷偷拿着她的简历求了领导给她一次机会。只是这一次机会,让她有了那本质的变化。想起张梓莘,王氏只是摇头,这世上不公是事情太多,也不怪她做出那等子事儿来……

    “奶奶,到了!”柚子轻声提醒,王氏瞧了一眼小佛堂眉毛微皱还是走了进去。

    邹姑娘前些月受了惊吓,如今便如那惊弓之鸟,瞧见王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王氏皱眉连忙上去要扶,那邹姑娘不敢站起,只是移动着膝盖连连后退。王氏见状沉下来,冷眼瞪去,却见那邹姑娘期期艾艾站起,人慢慢往墙角缩去。

    王氏微眯眼睛瞧着邹姑娘做派只觉熟悉,当下嘴角微扬,冷笑起来。邹姑娘瞧着王氏,只觉她似是哪里不同。她低下头嗫嚅道,

    “二奶奶,奴……奴今日还没把那佛豆捡好。请,二奶奶责罚。”

    “邹姑娘辛苦,我自然知道邹姑娘向佛之心,不过你到底不是那出家人。就是想要出家,还要等那二爷回来,你亲自禀了,也要为你安排。”王氏全然不似平日得意,语气中不觉带出几分嘲讽之意。这只是一个回合,她便知晓这邹姑娘到底何人。心中又不觉暗骂起前身蠢钝。如此明显的作为居然看不出,还以为依然收服了此人。

    其实也难怪那原主不知,蒋氏是个铁腕的,有谁干在她面上耍手段?如此原来之人有怎得知道有这般把戏。

    可如今这位可是不同。她打小就是见惯如此把戏。她父母在她六岁那年已经离婚,父亲再娶之时,后妈已经怀远三月,如此她爸倒也没就此抛弃她们母女。如此便陷入奇怪家庭家关系。她妈后来并没再嫁。老房子买了之后,父亲在一栋公寓买了楼上楼下两套房型一模一样的房子。前妻,现妻子楼上楼下住着。她爸也是轮流住在两家。待她后妈也生了一个女儿,这才是真正热闹开始。

    王氏瞧着眼前女子,不知怎的又想起她想要忘记的人。当下还有什么理智可言,只想着一泄心头之恨。

    想着,王氏嘴角微弯,笑道,

    “今日来也是有一事想要劳烦与你。你也知道那荟姑娘如今身怀六甲。我素日照管不周,知道你是妥帖之人,那荟姑娘肚子以后就靠你了。”

    邹姑娘暗惊,不觉抬眼看着王氏,却有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是她瞧着自己样子,让她心中毛毛的。在听闻此言,更是不知所措,却有推辞不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5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