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回

    贾代善一夜无眠,权衡利弊之后隔日一早便放了那尘虚师太与马道姑二人。史氏面上不好作为,私下却是塞了二人百余两。那二人虽是受了一夜的故,有所得便也作罢。此次事件虽针对的梓莘倒霉却是王氏。史氏思前想后,终是信了那癞头和尚所言。少不得对王氏一顿安抚。史氏安抚之法也是简单,令那陆妈妈来了私库亲自跳选了好物件又让陆妈妈送去。

    如今王氏虽被警幻换芯,到底留下王氏记忆与见识。古代高门闺阁女子虽不似现代寻常女子见闻广博,论起那见识却是强了不知多少。

    古代闺秀所学便是理家管事为根本。瞧着不过四字,里头却又那许多弯弯绕绕。如何识人、用人,半点不输于现代人事管理。田庄铺子进项收支巧妙安排才能大家过得舒服,却又结余投资又是一门技巧。另有那搭配打扮,布置家居等等,更不提还要周旋于各种关系之中。

    王氏现代之时虽是上位成功,到底出生寻常又如何学得这些。如此得了原主见识但是真的如虎添翼。

    过了两三日,王氏已然适应了新身份。这几天她并没闲着,先是清点起库房物件。瞧着库房之中真金白银,王氏眼皮抽了抽。又瞧着那布匹家具摆设各物终究明白古代女子嫁妆规模。可她瞧了原主其他投资不觉摇头。她想着警幻约定,不过是要那警幻挂名的各人各安原来结局即可,不觉生了些其他念头。

    陈妈妈瞧着王氏,心中仍是不安。若是受了惊吓性情大变那是情有可原,可哪有连小动作都彻底不同的。因担心那原主安危,陈妈妈面上不显,却难免战战兢兢。王氏又怎得不知陈妈妈之举却又不好主动戳破。如此二人相处不免你来我往,虚假客套。因如今王氏服丧把自己拘在那及第院中,换芯之事除了那陈妈妈他人到底没有觉察。如此有过了那几日,眼看着便是七月底。

    这日,王氏用完早膳便把一院子子伺候之人叫到院中侯着。她令周瑞家的把贾府家奴与从王家带来分成两队各自站立,自己则拿了名册一一看了。众人瞧着王氏作为不觉一头雾水。王氏先是见了贾府之奴。不过是几个洒扫促使的小丫头,守夜婆子,她各自封了赏银,另其先散了去做事。

    这王家随嫁之人便是不同。虽各人对原主所知不同,可到底是娘家之人。若是王氏素来不会把自己立于危险之地,便想着法子要一一打发。首当其冲便是那四个大丫头,四人皆为陪嫁是的小丫头升上来的。原来的那四个陪嫁大丫头,只一个嫁了周瑞,其余三人颜色略好的皆一年内被她打发出去。二等丫头瞧着已是明了,故又伺候了些时日,纷纷托了关系另谋出路。那日从荣禧堂归来四人便知不好。只不曾想居然如此之快罢了。

    王氏冷眼扫去,到不管他人如何想,沉着脸冷道,

    “话我也不多说了。那日之事,你们都是知道了。如此不忠之仆,我是不敢用的。且瞧着你们几个,皆是家生子,这父母兄弟的生契还在我手里。明日我便让那周瑞的家通知你们家里各自领了回去。我且给你们每人二十两作为陪嫁,你们素日的四季衣衫,首饰皆带了回去。也全了你我一场主仆之缘。”

    四人哪里敢说个不字,升做那大丫头起,早已有了觉悟。王氏心中倒是暗暗感激先头那位蠢钝之举,若是个聪明的,扶植了一众心腹之人,她如今倒是不好妄动。如此,自那四大丫头为首,这王家跟来的都被她换了个彻底。因是前些日子收了惊吓,如此虽然折腾,倒也事出有因,也落不下话柄。

    陈妈妈瞧着更是揪心,王氏此举看着是那寻常性子,可是那处置章法,却有截然不同。若是原来王氏,哪里会如此这般费是先是打点好贾府那些个人,便是直接发落当日同去丫头罢了。如今这般,虽然在及第院闹腾厉害,可贾府之人因是得了好处,自然不会多嘴,旁人问起无需王氏交代,也自然推说不知。陈妈妈瞧着那换上来陌生之人,更是坐立不安,如此几日之后便真的病倒了。

    王氏知道这位陈妈妈乃是原主奶娘,对原主极其疼爱。索性如今王父诸事不理,王子胜远在金陵,王子腾一心高飞。王氏有恙,陈妈妈也无处诉说。无非偷偷焚香拜佛,求那老天开恩,把原来的王氏还回来罢了。

    陈妈妈病了,这王氏立即摆出那一副紧张模样,又是请医问药,又是令小丫头好生伺候,如此阖府上下都夸赞王氏是那极宽厚的。陈妈妈却如同那哑巴吃黄连。因不知道目前这位到底何来头,不知道她记得多少原来之事。王氏从蒋氏出所得,没有人比她更清楚,可正因如此,那小丫头端来的药,她总不敢下口,怕是不知不觉就要去见了阎王。这厢一耽误,原本小病倒成了大病了。

    贾府本有规矩,不管是那丫头媳妇,还是妈妈婆子,但凡染病都要迁出去温养好了再来。可这陈妈妈是王氏奶妈妈,不比旁人,王氏不发话,又何人敢妄动。瞧着陈妈妈之病一日重过一日,终是惊动了史氏。

    这日,陆妈妈包了那几味药材,令荷包内二十两银子,往那及第院裙房而去,陈妈妈如今如在那最中间最好的屋子,既不会得了西晒,又不会靠北晒不到太阳。陆妈妈瞧着,心中倒是对王氏徒生几似好感,暗道,外头所言倒有几分真切。

    她刚刚靠近门口,里头便传来几声急促咳嗽声。陆妈妈眉头微皱,直到里头咳嗽声减小,这次高声说道,

    “陈姐姐,我受夫人之托,前来问候你呢。”

    她话音刚落,就有那小丫头来迎。陆妈妈虽这小丫头掀帘而入,扑面而来就是那燥热之气,里头还带着刺鼻的酸味。她抬眼扫了屋子一圈,竟然发现屋中竟然不开窗。虽是已经八月,可这秋老虎威力可不小,如此之时一刻便觉背后汗津津的。只是,陆妈妈到底年纪不小,如此便是再不舒畅,也不会露在面上。

    “劳烦老姐姐来瞧我。”陈妈妈支撑之倦怠之身,脸上硬扯出一丝笑容。

    陆妈妈瞧着陈妈妈,她仅着一件墨灰色中衣,头上戴着玄青色抹额,平日瞧着挺爽利一人如今脸色灰白,脸上那皱纹一夜突生似了,竟有了几分层层叠叠之感。陆妈妈暗惊,下意识的退后几步,拿出那史氏所赐之物,脸上挤入一丝笑,

    “夫人得知姐姐病了,不觉忧心不已。这不,让我包着这上好的养生药材来给姐姐呢。”

    一个梳着双丫髻的小丫头跑上来,对着陆妈妈屈膝行礼,微微笑而,“妈妈交于我吧。如今我伺候着陈妈妈汤药呢。”

    陆妈妈瞧着小丫头,不觉多看几眼,只觉哪里见过。耳边却听陈妈妈又道,“哎,是我身子不争气。让夫人……和我们家奶奶担心了。”

    说道那几个字,陈妈妈再也不忍不住,泪水吧嗒吧嗒我往下落。陆妈妈大惊失色,也不管那病不病的。坐在床沿,拉起陈妈妈手,对着小丫头喝道,

    “瞧着你是个伶俐,怎么如今这般愚钝,这还不快去打谁给你家妈妈洗脸。”

    小丫头又对着那陆妈妈屈膝拜了拜,转身急急跑了出去。陆妈妈轻叹一口气,掏出帕子为陈妈妈拭泪,

    “你这又是何苦。这有病治病罢了。二奶奶是个极好之人。这府邸规矩本事下人得了病,不管是谁一律都要迁出府去。你是二奶奶的奶.妈妈,谁敢多说一个字,给你脸色看?如今你还不好生为温养,我倒要觉得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了!”

    陈妈妈慢慢止住了泪,细细咀嚼那继续话,当下还有甚不解的。她抽抽搭搭,无奈摇头,

    “夫人与奶奶的恩情我有怎得不知。谁让我这身子不争气。我们家奶奶大小就额米离开过我。我原是想着几日便好,不曾想这居然病了那么许久。眼看着就是中秋佳节,我那儿子就要上来送节礼,如此,倒是想辞了夫人,如此告老,虽我儿子回金陵养老了。”

    陆妈妈轻拍着陈妈妈的手,又细细打量起了她来。她不是愚钝之人,方才陈妈妈的伤心她看入眼中。如今这般距离,更是把她眉宇间的深深“川”字瞧的一清二楚。陈妈妈字字句句都是对王氏感恩不舍,是那深情厚谊,却似是未达眼底。陆妈妈心中疑惑,可是到底不曾露出半分反而掏出那绣着苍松的墨色荷包,笑道,

    “这是夫人另外给你打赏。姐姐可收好了。”

    陈妈妈又把那感恩戴德的话说了一箩筐。如此,陆妈妈却觉不耐烦了。不断拿眼瞅着门口,待小丫头进来伺候陈妈妈梳洗立即告辞而去。

    陈妈妈捏着手里荷包,心中却是五味杂陈。且不管如今王氏内里究竟何物,那肉身到底是她奶大。瞧着如今她这般手段,竟是比原来王氏高出一截,若是她好生照料王氏肉身,也是罢了。

    如此,待一日之后,陈妈妈便辞王氏,匆匆收拾了写随身之物,往那庄上而去,且等儿子来京。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4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