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回

    古诗有云:“月落三株树,日映九重天。”自古这天边就被誉为九重,却有又各有主张。其中《淮南子》有云云:“中央曰钧天,东方曰苍天,东北旻天,北方玄天,西北幽天,西方魭天,西南朱天,南方炎天,东南阳天”。

    那警幻仙子的洞府便是在这极南之处的离恨天内,灌愁海中放春山的还香洞,名曰:太虚幻境。闻其名便可觉察那香艳之气。警幻仙子素来对人皆自诩为掌管那司人间风月之债,尘世之痴男怨女之仙。如此一番经倒也有那三四信徒,七八姐妹。

    自打那日警幻出关,在离恨天外,灌愁海上收取那怨气之时,发现那枚珍珠的不妥之处,便不觉日日挂念。虽有那一僧一道二人前去查看,警幻仙子却到底心有不安。如此她便日日亲临,观珍珠之色。那被叫做“大秦”的小世界结界仍在。警幻皱眉颇为无奈。因万物皆有法则,如今任她法力再高,除毁掉那珍珠之外,倒也别无他法来横加干涉。只是要她亲自摧毁去怨气来源,却是怎得都做不到的。

    警幻仙子秀眉微蹙,轻点脚尖人已飞起,腾空凌驾在灌愁海上,暂且搁下那枚珍珠之事挥舞双袖子,便有那无数精气收于手中,此次略有不同是除那精气之外,似有他物一同而出。取出几个玉屏把那物些未见一一装入其中,转身往太虚幻境而去。

    虽心中挂念珍珠之事,警幻仙子脚下却不曾停歇,很快便来的到离恨天处。她远远瞧的一纤瘦女子立在那牌坊之前,眉宇间散不开的一抹哀愁之色,手轻抚着石柱脸上带着些许茫然。

    警幻仙子心中一顿,眉毛微挑,瞬息间她已落在那女子跟前。女子生的眉清目秀,毛绒姣好,行动似那弱风扶柳。她走上前,柔声笑道“绛珠妹妹怎得独自在次?可卿呢?我不是嘱咐她好好陪你?”

    绛珠闻得警幻仙子话语中带着深深关切之意,抬头看向警幻仙子,嘴角不觉上扬,露出那唇边梨涡。只听绛珠淡道,“可卿姐姐去瞧那新来的妹妹。我便自己出来走走。瞧着这里,竟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警幻仙子微笑牵起绛珠手穿过牌坊,往宫殿而去,一路轻言细语宽慰道:“妹妹切勿多想。你本事这里的,自然会是极熟悉的。瞧我,还未问妹妹回来了这些时日可还习惯?”

    绛珠侧头瞧着警幻,点了点头,幽幽而道:“这的姐姐妹妹都是极好的。前程往事我竟是全忘了,只记得这里。那日也多亏了姐姐们接我回来,若是不然我还当自己只是那孤魂野鬼。”

    警幻仙子轻拍绛珠之手,笑道,“妹妹且放宽心。这修炼之事,自然离不开心境磨练。且瞧妹妹这次回来,似是更精进了。这些时日我忙于他事,到还未好好恭喜妹妹一番。昨儿那菱洲妹妹也已来了。我们也该好好聚上一聚。”

    绛珠笑而不语,总觉似有不妥之处,却有怎得都记不起来。在瞧那宫门出对联,只觉头昏脑涨似是把什么重要之物望的一干二净。警幻仙子瞧着不妙,便偷偷放出收来的些许精气。绛珠隐隐似闻得香气,片刻之后,那不妥之状全无。

    “警幻姐姐,绛珠妹妹回来了。”三声柔声不约而同的响起,绛珠立即被人围在当中,微笑瞧着还有些陌生的姐妹。心中却仍想知道,自己在那历练之时,究竟忘却了何物。

    警幻仙子瞧着三人带走绛珠,不觉松了口气,往自己修炼之处而去。推开石室之门,便可见那一排排整齐罗列的瓶子。警幻把那心得的瓶子放入其中,又瞧得那角落的几个,心中几个瓶子依然很出现在她手中。她不作停留,又往那离恨天外去了。

    王氏那黑狗血扑了正着,自觉晦气万分,虽在史氏出梳洗一番,仍觉不妥,会到院中更是狠狠沐浴了一番,差点要褪去一层皮。陈妈妈瞧着心疼,却又不敢多说一字,只是拿着鸡汤勾芡的白菜端上,另有与鲜肉一起炖的厚百叶,瞥了油的鸡汤里头另加了青菜豆腐。王氏吃了小半碗饭,喝了几口汤便放下筷子,一想到今日之事,仍然气不打一处来。

    “奶奶,可别气坏了身子。方才夫人跟前陆妈妈亲自来瞧了,还留下了夫人赏赐。”陈妈妈抬手指了指一旁之物。

    王氏抬了抬眼皮,瞧着桌上放着几个锦盒,不由冷笑几声。虽说那尘虚师太和那马道姑被贾代善羁押,她倒是不怕的。此事从头到尾她皆未参与,不过是和史氏一同去了那水月庵一次。如今瞧着这史氏应是全然姓了和尚之言。想着王氏不觉皱眉,她手里倒是还有几个方子,只是怕是不太好用了。她想着,更是没了胃口。今日之事,倒是也是受了惊吓,不觉犯困。

    “奶奶,是否在院中走走也好消消食?”陈妈妈瞧出了王氏困顿之意,颇为担心说道。

    王氏挥了挥手,起身不以为意的屋中慢慢踱步,却猛然只觉天昏地暗,隐隐似有听到那陈妈妈的疾呼声。她抬了抬眼皮,却觉浑身无力骤然间什么都不知道了。

    七月十二,接近那鬼门大开之日,故这七月另有鬼月之说。鬼月顾名思义,便是极容易招惹那不洁之物,如此找人驱魔做法也是自然不过之事。本想着那尘虚师太与马道姑二人今日行事自当顺利。可眼瞅着已是到了亥时初刻,天色已经大暗,还不见二人过来,赖头和尚不免有些着急。

    他且知道这贾府之事,乃此处源头。虽与那道人是争斗后断了联系,一时回不去那九重天。可他明白只要这厢世界完结,他自然就能出去,可眼瞧着这里诸事似是偏离原来之定,不觉焦急。如此便应下了尘虚之拖,在那夫人跟前胡言几句。

    赖头和尚走到院中抬头看天,只见那一轮明月渐渐已有了正圆之形,心中不由嗟叹几声。忽闻身后书序脚步声,猛然回头正瞧见那道人面露嘲讽瞧着自己。他不觉有气,却有不敢再出手。那日两人斗法,可谓两败俱伤,此处有没有那养伤之仙丹,更不提灵气充裕之处。偶尔可得那痴男怨女之气,已是难得。如此,他的伤至今没有痊愈。

    今日天气极好,万里无云,只有那一轮明月。跛脚道人前行几步,就这月光打量起癞头和尚来,却见他脸色灰暗,全然没有那灵气之色。不觉挑眉,笑问:“和尚,不想你居然住在这庵堂里,居然依然伤势未愈。怎得你没有用那采补之术为自己疗伤?”

    癞头和尚自是那识时务之人,如今瞧着不是那跛足道人对手,自然不会贸然主动出击。他抬手摸了摸自己脑袋,叹道,

    “你当这里真是那佛门清净之地,皆是那有灵之人修行之处?”

    他说着目光扫向那不后院小尼姑居住之所。

    破足道人颇为好奇,只是略略停了片刻,不觉惊异,“此处竟然是那风月之地?”

    “正是!你当我为甚再次?虽无那灵气可吸纳运用,到底又那痴男怨女之气。故,别再提采补之事,如此肮脏之物我怎好自用?”癞头和尚颇为无奈。

    这水月庵到底要那名声,便不似那小庵堂任是阿猫阿狗都可踏门而入。这里来的可是那非富即贵之人,偶有那特殊癖好,此处倒是方便行事。牵扯到个人名声,便是来光顾,也不会随处乱说败坏了这水月庵之名。

    跛足道人摇了摇头,又扫了一眼正殿,摇头叹道,

    “这水月庵中供奉的乃是水月观音,想来也是因此得名。这水月观音是观世音一心水相的应化身。本该是极净的,却不想如此藏污纳垢,到底是那警幻仙子的小世界,真是风月无所不在。”

    癞头和尚本是不拘小节之人,自然不会有那道人所感,闻言瞧着那道人神色不对,便道,

    “你且说今日之行所谓何事吧。我瞧着你虽是伤势好了大半,怕是也不能在驱法用功,如此你我二人不过半斤八两。不然坦率直言来的好。”

    破足道人击掌而笑,道:“如此甚好。如今以我一人之礼也是回不去那九重天,来找你不过是想回去好好疗伤。我二人本无深仇大怨,不过全在了那误会二字。我瞧着多说无益,不如等我二人全养好了,再行来过。”

    “好!”癞头和尚欣喜若狂,哪里还记得什么尘虚师太,马道姑二人。正当他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天际划过一道痕迹,似是往贾府方向而去。

    那僧道二人对视一眼,心中皆是突突而跳。四目相对之际,当下哪里还顾及得到什么仇怨,立即各自对着法器施展法术,只觉两道遁光骤然消失。水月庵院中一派平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2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