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回

    京城地界说小不小,说大却也不大,勋贵中各家有个风吹草动,皆不可能半点风声不露。如此倒是让史氏好一番算计。她素来好面子,虽认定势必要找人来做法,却又不想闹的满城风雨,如此不得不下一番功夫。

    说来也是凑巧,不过是三四日,北静王府老王妃闹出些许动静,倒是请了那马道姑前去做法事。而后传出有那邪物称着酷夏毒日钻入那富贵之家清凉之地作怪,如此,一时间这京城勋贵纷纷效仿。史氏乐不可支,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如此不过是回报了那贾代善一声,便约定了那七月十二那日请尘虚师太与马道姑二人一同上门。

    王氏得了此信不觉捏着念珠嘴角微翘,这些时日她似是豁然开朗明白了这许多事儿。再想着自己近三年来的所做作为,自觉愧对蒋氏殷殷教诲。

    “奶奶,我们真的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瞧着?”周瑞家的小心翼翼瞧着王氏神态,心中突突而跳,越发觉得看不懂这王氏了。

    王氏瞧着扫过周瑞家的惶惶不安之色,脸色略沉,淡道,“周瑞家的,你跟着我多少年了?”

    此言一出,周瑞家的更是不安,只觉膝盖一软跪在了地上,颤颤惊惊的答道,“奴婢大小就跟着小姐,如今也有十五年。”

    “既然如此,你是知道母亲对我教诲。先头是我太轻敌,太小视那二人。如今你切不可如此。若是……”王氏冷冷而笑,目光直直刺向周瑞家的,却也不再说下去。

    周瑞家的立即匍匐在地,口中称道,“奴婢错了,小姐责罚。”

    王氏撇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她把算着如今手头可用之人,居然真是没有几人。她轻叹一口气,这三年她果然是白过了,居然还没培养的几个可信得力之人。想着她目光略略微沉,忽道,

    “回头你去庄子上,找那王荃,让他给我找几个可信的丫头婆子上来。”

    周瑞家的连连称是,得知再无他事急急退了出去。王氏在屋中来回踱步,本以为那位是极蠢,原来这蠢钝如猪的却是自己。那边院子牢牢把守,如今连一位通房也无,再瞧瞧自己……想到那贾政,王氏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及第院中之事外头自然无从知晓。却说那日光荏苒,转眼到了七月十二。辰正时分,一辆马车从角门而入,直接过了垂花门在荣禧堂前停下。里头走出两个灰衣道姑打扮的两人。史氏亲自在院内相迎。尘虚师太立即向那史氏引见马道姑,史氏瞧着马道姑身形窈窕,眉目清秀,肤色白净,不觉生出几分好感。又见她手拿拂尘,又有那罗盘在手乍有其事的模样更是信任了几分。马道姑不过只是略略点头,便为尾毛微皱,在院中踱步。

    史氏瞧着马道姑如此做派,不觉背脊发凉,看向那陆妈妈。陆妈妈立即迎了上去,“且师太看此处有何不妥?”

    马道姑似是没听到那陆妈妈所言,嘴里念念有词,尘虚师太凑近听了,不觉莞尔,“你这个人,何时但说服方,如此这般可不是让人心惊胆颤吗?”

    “夫人,府邸女眷有几人?”马道姑也不理会那尘虚师太,终在那史氏面前站定。

    史氏大骇,急忙答道,“我有二子如今皆已娶亲,长子通房患病送去庄子,次子有两房妾侍留在府邸。”

    马道姑皱眉摇头,“那通房妾侍不得数,我瞧着府邸问题不小。这样我再次开坛做法,还请夫人把两位奶奶一同请了来。”

    史氏等的就是这句话,立即拍了珍珠与翡翠二人去请梓莘与王氏,自己留在院中瞧着那马道姑从那马车之上取出了开坛之物。又问了厨房要了整鸡整鸭五色瓜果,摆在祭桌之上,自己挥舞着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史氏瞧着如此,心中更是定了十分。

    梓莘得了消息,略略梳洗便叫了白姑娘又带上了蔓枝一同去了荣禧堂。她本是不怕的,一个半吊子道婆她还不放在眼里,不过是人多口杂不好露出底子罢了。王氏那头也是淡淡一笑,也不换装直接领着一个丫头就往荣禧堂去了。两人在荣禧堂门口堪堪相遇,王氏侧身略略回避,她到底是戴孝之人。梓莘对着她笑了笑也算是行礼。

    两人前后脚踏入院门,梓莘忽闻一股腥臭传来,下一刻已被白姑娘拉着节节后退,倒是苦了那王氏被那腥臭之物淋了劈头盖脸。小丫头惊呼着掏出帕子为那王氏擦拭,只觉那深红色液体实在粘稠,怎得都擦不干净,她急的冷汗直冒,偷瞧着王氏脸色越来越沉,她瘦弱的身子抖的入筛糠一般。

    “还傻站在那里作甚,这黑狗血那是擦的干净,还不带你们奶奶去净房!里头备好热水,好好伺候你们奶奶梳洗!”史氏急急说着,方才她也是被吓坏,竟一时忘了反应。

    马道姑摇头晃脑,似是安定微笑着对着史是点头,“夫人放心,二奶奶身上断然没有邪物。”

    史氏捂着胸口瞧向那梓莘,脸上不觉带着几分期待,“郡主何不进门?莫非是怕了这黑狗血?”

    白姑娘对着梓莘使了个脸色,她略略在梓莘身后半步,一同再次步入荣禧堂。那头马道姑眼明手快,又一狗血泼来,白姑娘身形微移动,人已经来到梓身挥了挥衣袖,待众人回神,马道姑手中瓷碗已经不见,白姑娘手里到有完整一碗。

    马道姑微愣,心知是遇到行家,也有不能认输,立即指着桃木剑刺向白姑娘。口中大喝,“待,大胆妖孽,还不快速速现形。太上老君急急如玉令!”

    梓莘哑然失笑,饶性质瞧着二人在荣禧堂院内追逐,不消会院中变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真是在做甚!”一声怒喝从门口传来,众人不觉停下手中动作,一致瞧向门口,只见贾代善与贾赦并肩而立站在站于门口。那马道姑目光落在贾赦身上,顿时失神,手中桃木剑落在地上哐当作响。

    白姑娘冷冷扫了那马道姑一眼立即回到梓莘身边。贾代善气结,指着史氏久久吐不出一个字。

    那尘虚师太到底是水月庵主持,她慢慢走到了贾代善跟前挥了挥拂尘,行礼个道礼,

    “见过荣国公,我等再次做法祈福驱邪。却不知哪里的邪物,与那马道婆纠缠起来,如此倒是让国公见笑了。我等立即便收了要妖物。”

    “哼”贾赦一声冷笑,“我切不知道这皇上赐予郡主侍卫何时成了妖物了。”

    此言一出,不仅马道婆连那尘虚师太也愣住了。本来瞧着那白姑娘最多不过郡主侍女而已,却不想竟然是那侍卫。他们还不曾听过有女子担任侍卫之职。

    “我倒是想问问母亲,为何要用那黑狗血泼我与弟妹二人。难道我们瞧着像是有邪物入体,哪里不妥吗?”梓莘瞧着史氏淡淡的问道。

    史氏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本算的好好的,却不想那贾代善忽然归来。如此倒也不要交代,可那黑狗血如今洒的满地都是,史氏无从抵赖。

    梓莘瞧着那满地狗血,吐出口气,心有余悸似的说道,“所幸母亲只是想到用那狗血泼我们,并非要我们喝下来以此证明我们没被那邪物所侵。”

    马道姑听着二人所言,眼珠一转举着桃木剑就要向那梓莘刺去。白姑娘如今家里梓莘略远,自然是赶不及的,贾赦身形才动却见梓莘淡然神色,立即站住。梓莘盯着马道姑愣愣不动似是吓坏了。史氏瞧着暗喜,心知那马道姑果然了不得,居然还有此招。有想到那日被梓莘吓的不轻,只觉心中舒畅。

    “哐当”那桃木剑堪堪刺到梓莘肩膀,马道姑只觉膝盖一软,跪在了梓莘跟前,梓莘向后退了一步,求助的般的看向贾赦,立即跑了上去,扶住梓莘。白姑娘手里拿着一块碎银,走向梓莘不看那马道姑一眼,只道,

    “属下救护来迟,请郡主赎罪。还请郡主发落行刺之人。”

    梓莘把头埋在贾赦胸前,似是收了莫大委屈,一言不发不肯说一个字。贾赦看贾代善见贾代善点头,这次吩咐把马道姑同那尘虚师太一起扭送衙门。

    贾代善深知那史氏脾气,虽不知道她闹些什么,但是攸关梓莘之事,怕略有差池便会引得新帝不满。他自觉新帝不是那仁业帝,对于自觉忌惮躲过信重。如今朝中局势迷离,他也不好妄动。却不想那史氏依然不听劝告,闹出如此之事来。他不得不主动把罪魁祸首扭送衙门。越想他不觉更加烦躁,瞧着史氏更不顺眼。

    实乃贾代善多虑了。新帝信重贾赦,也看重梓莘,就差男女有别,无法当做亲妹看待,如此又怎得回去忌惮贾代善呢。另则贾代善如今虽不掌兵权,到底余威犹在。稍稍处理不慎,便会寒凉军心。新帝又不是那庸才,自然不会自断前程。暗卫又是归贾赦管辖,自然不会没事报那史氏之事。若是事情真闹大,倒是骑虎难下难以收场了。

    贾代善与史氏一同进了内书房,她不觉气恼,还想说些什么却别那贾代善喝断。贾代善瞧着老妻,只觉不知道要从哪里说起。那史氏瞧着今日如此之事,又想起王氏受牵连之后乖觉,更是相信那日癞头和尚之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1》,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一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1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一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