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回

    马道姑乃江淮人士,如今二十有七,曾也嫁过人。可过门不过一年,夫君意外亡故。又未生得一男半女,故带着嫁妆被接会娘家。

    马家也算略有薄产,也是如此马父不愿女儿少年孤寡,只想再为她寻一门亲事。她本守着嫁妆在家娘也好度日,不想父母接连重病而亡,兄嫂立即送她进了庵堂,并未曾让她带走一分嫁妆。

    庵堂中倒是皆是如她一般的女子。马道姑却瞧着别人出手阔错,用膳食居然有鸡有鸭,全然不似她那般只有白菜豆腐。不由颇为疑惑。

    可逢那双日之时,每每入夜时分,她总听得那男欢女爱之音,隔日瞧着那些道姑似是不同。如此十来日马道姑心下了然。隔日便找到主持师太,也得了如此差事。

    如此过了三四年,她也已有二十二三。那马道婆想着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便寻了路子,北上到了京城。

    京城乃富足之地,这厢的勋贵女眷更信那神佛之事,如此倒是给她一些机会。马道姑生性聪慧,小时家中也是读过书的,自然知道些易经之类,又自行研读奇门遁甲,五行八卦之书。虽不知道是歪打正着,还是确有功效,这马道姑渐渐有了些名气,如此便接上了这水月庵的主持尘虚师太,此后两人合力倒也赚的不少。

    这日,马道姑惯例戌时正进入那水月庵,堪堪进门便听得那尘虚师太道,“马道姑,你得了好处,断然不可独吞。”

    马道姑瞧着那尘虚师太,脸上露出一丝鄙夷之色,随即却又笑道,

    “师太说笑,我得了好处,何时少过师太的份例。倒是不知师太素斋还有否?那肉汁,鸡汤勾芡的素食味道定然不同。不如你我边吃边说,此次又是哪家?”

    太虚师太慢慢睁眼,笑呵呵的原地起身,领着马道姑进厢房用膳,又把今日之事一一说明。马道姑听了,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又闻得王氏之人,心中倒是有了些他想。

    且不管那史氏与王氏如何闹腾,这厢梓莘倒是修炼又有突破。心法,身法居然都有那飞跃长进,如今倒是可修炼那空间中略为高深之法。

    贾赦瞧着梓莘卖力修行,心中且喜且悲。喜的是梓莘修行越高二人距离越近,悲的则这梓莘功力越高,对他越是断了依赖之心。如此,倒是他徒生郁闷之气。

    一个周天之后,梓莘收功,便瞧见苦着脸的贾赦。她不觉好笑,飞身上前在他眼前晃了晃。贾赦伸手顺势就要揽她入怀,却被她巧身闪过。贾赦等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右手,跟前似还留着梓莘余香,不觉撇嘴愁眉苦脸。

    梓莘瞧着不觉咯咯而笑。听着梓莘笑声,贾赦顿觉更加郁闷。其实也难怪他如此。前些时候两人不愉,贾赦誓要学一门身法灵巧之功,可翻遍空间内所有古籍,却全都是适合女子身法,只得作罢。

    如此,每每梓兮你在他面前卖弄身法,他唯有靠功力之优占点便宜,次数多了他自个儿也不好意思。且那功力之优也需提前防备,若似方才那般他还来不及发力,梓莘已然躲远。

    贾赦叹了口,不再纠结身法之事,倒是想起前日得报,不觉也脚下生风,在那梓莘身边坐下,慢道,

    “那日你到底做了什么,让母亲如此敬畏与你。今日还上赶着和那位一起去了水月庵。”

    梓莘微愣,随即咧嘴而笑,道:

    “不过是让那位计谋不得逞罢了。也不知她又受了谁的撺掇,好好日子不过又来寻我麻烦。且这次更过分,生生要给我按上那不孝之名。如此我不过略施小计,不想她倒是把我当做妖孽了。”

    贾赦语塞,他早已与贾代善有所共识,却不想那史氏却屡屡惹麻烦。他细细思索那一劳永逸之法,却有无奈。按那小世界原来巡回,这史氏乃高寿之命,他断然不能做那有碍轮回之事。如此倒也无可奈何了。

    “且看看吧,这日子还长,那两位断然不会太平。”梓莘端起茶盏喝上一口,此乃空间所产茶叶炮制,味道极好,灵力充沛。

    贾赦瞧着也给自己倒上一杯,似是想起什么,贾赦笑道,

    “明日还请娘子随我走一趟。那日你的所为倒是让我两位兄弟心生好奇。”

    梓莘挑眉,贾赦摸了摸鼻子笑道,

    “那二人也是灵根极好之人,我瞧着便点拨二人一同修仙。如此两人也认了我做大哥。我要做那暗卫之事,总需些帮手如此……”

    贾赦瞧着梓莘面上毫无表情,闭起眼睛,索性摊开双手,道,

    “我都与你说了,你还要如何。若问我为何不带你去见那二人,不过是因为之前我那私产未曾告知与你。还有那个什么飘飘。此时又是一笔糊涂账,又怕你生气,故才……”

    “哦?原来恩侯那日所说,今生未有那什么女子皆是骗我的。”梓莘又给自己填了杯水,淡淡说着,语气波澜不惊,没有丝毫不悦之气。

    饶是如此,贾赦不觉更加心惊。他挪动身子悄悄发力把他与梓莘困在功力之内,伸手圈住了梓莘的腰际,长叹一口气,道,

    “看吧,就是怕你这样。莘儿,你答应过我,以后有什么不便说的,便把那心中不悦留在此处让我知晓。你……”

    贾赦的话未说完,已见那梓莘已然笑倒在他怀中。贾赦眨了眨桃花瞳,发现自己居然被耍。只听那梓莘笑道,

    “呆子,若我真的生气,你以为此时你还有机会坐在这里发动功力吗?好啦,如今我说了信你自然是信的。日后真有那无发喧于口的,也会留在此处让你知晓。原以为那两位不过是你此处好友,且不知道居然也是那修仙之人。”

    贾赦搂紧怀中之人,生怕又让她溜走。想起那日二人所谓帮忙不觉无奈笑笑,只道:

    “他二人额也是关心与我,瞧我那些日子不对劲,便出了那馊主意。如今瞧着,也不全然是搜主意,娘子不是原谅我了吗?”

    贾赦说着手指微微上移,却被梓莘一掌拍落。她道,

    “谁说是那馊主意见效。不过是我修炼却有所成,却无人验证罢了。如今听你所言,此处倒是还有其他修仙之人。这般,下回我倒是可找他人切磋一二。”

    “休得胡来!”贾赦正色瞧着梓莘,“切磋岂是可随便找人而为的。”

    梓莘收敛玩笑之色,抱歉的笑了笑,“好了,我错了,不该如此不知轻重。对了,你还未说那你与那跛足道人说些什么,又怎得会让他留在宁府休养?”

    贾赦微微而笑,低头吻了吻梓梓头发,颇为满意的偷香成功。不觉笑意更深,道:,

    “原来那僧道二人起了争执。全因那僧人处处抢功,要打压跛足道人。道人初始虽是受警幻所诱,如今瞧着警幻身边对她亲入姐妹女子,被框着受那轮回之苦,却还以为只是修炼。且不说那不知道名的痴男怨女之灵。其实他早就看不过去,想要脱离。我不过给他一个机会罢了。”

    梓莘抬眉,不觉诧异,“那……不知道癞头和尚如今在何处?”

    “在何处我是不知,不过他倒是回不到那警幻之处,因那返回的法器如今还在那道人之手。”贾赦摇头而道。

    梓莘眼睛微亮,却被贾赦打断,“此法器之只适用那二人。若是有法子,我早就收拾警幻,何必还要再次?”

    梓莘撇嘴,不觉无奈。她又有疑惑,张嘴问道,

    “那日你看着二人把我丢入轮回,为何不出手阻止,反而是跟我来此处走一朝?若是你救下我,或许我还能在前世存活。你来找我修仙,也未尝不可?”

    贾赦无奈长叹口气,却下意识躲开梓莘薄怒双眼,只道:

    “也怪我一时犹豫,想出手时已晚。若是可以,我也不想你在经历一次。”

    梓莘微眯双眼她可以记得,一开始贾赦并不是如是说的。贾赦瞧着梓莘面色不对,立即扯开话题。其实,他并未框人,那日他确实有所犹豫。他想着若是可以重来一朝,或许他们的孩儿都能活着。无论是早夭的琛儿,还是那他不曾关心过的琏儿皆是他心中的刺。只是这些话却不好说出口。

    梓莘瞧着贾赦面部更加温柔,心中倒是放下几分。隐隐也已猜到了贾赦之举出自何故。只是,她闭起眼睛,细细回想关于琛儿亦或是琏儿之事,只留下淡淡轮廓,全然无那出自母亲的之感。特别是那贾琏,她能记起不过书中那个无用贪心好色之徒罢了。

    孩子……想着梓莘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小腹。记得她曾经读过的小说之中,皆言修炼男女是极难有孕,除非是通过秘法。如今瞧着他们二人,怕是真是如此。若是这般梓莘到底心定不少。万一她生下孩儿不能修炼,男儿也就罢了,这里可不是女儿家生活的地儿。如此,还是不要生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50》,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五十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50并对红楼歪传第五十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