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回

    进香完毕,那尘虚师太亲自把那史氏迎入厢房,里头已准备妥当了素斋。史氏便请尘虚师太一同落座用膳,尘虚师太略略推辞,便从了史氏。待两人入座,便有几个小尼姑上前伺候两人用膳。

    史氏尝了一口那状似糖醋排条之物,入口细滑,真是酸中带甜恰到好处,不由赞道,“这可是莲藕?”

    尘虚师太笑着点头,“夫人好生厉害。这一尝便知是那莲藕。那莲藕生脆,这便是把那莲藕去皮,炖得烂烂的,和上了面粉热油里滚了,再行调味。如此尝这大抵可以乱真。”

    史氏挑眉,不觉好奇,便问,“听师太所言,可是那打小出家,未食过荤腥了?”

    尘虚师太放下筷子,微笑着双手合十,口中念了一句“南无观自在菩萨”这才说道,

    “承蒙师父厚爱,我打小便跟着师父出家,至今倒是从未尝过那荤腥之物。但凡沾染了荤腥之物,难免惹上了凡尘宿怨,如此难免失了本心,许多事儿便无法看清看明了。”

    史氏大惊,才想开口,却听那尘虚师太又道,

    “今日也是我与夫人有缘。有些事儿本不好说,如今倒是我赠夫人几句话。若是夫人参详透了,可保夫人家宅平安,富贵安详。”

    史氏早已无心用膳,立即看了一眼身边的陆妈妈。陆妈妈立即奉上荷包,却被那尘虚师太推了回去。师太柔声细语,只是说道,

    “夫人不必如此。我与你府中二奶奶颇为有缘。又见她是个极孝顺的,如此想来附上也是极好,如此在多嘴说上几句,夫人可记好了:

    良辰吉时万物全,满心欢喜不可靠。

    花开吐芳富贵时,艳极立败不可得。

    两相和合得成圆,缘过无痕不可求。

    移来细辛入家宅,一吉一衰即成空。”

    那尘虚师太说一句,那史氏默念一句,只是一遍居然全都记住。尘虚师太不在多言,任由那史氏细细参详。那四句话中,前三句的上半句皆是皆好的,只是到了下半句却皆成了镜花水月一场空了。史氏咬牙想着最后一句,一遍又一遍的念着。

    那桌上斋菜放在那特质圆桌之上,下头是夹层中是那热水温着,食用之时不觉烫嘴,倒也不会失去了食物之味。如此在史氏思索之间,已有小尼姑进来换了两次热水。

    史氏终究常常叹了口气,眼眶微红,瞧着那尘虚师太。尘虚师太惯游走在那勋贵女眷之间如此还有甚不明白的,立即遣走了伺候的小尼姑,屋中只留下史氏身边伺候陆妈妈。如此,史氏不再隐瞒一股脑儿的说了。

    尘虚师太认真听了,不觉摇头,轻叹一口气道,“怪倒是我今日观夫人之气,只觉那印堂被黑气笼罩,原是以为惹到了什么不吉之物。如今倒是了然了。”

    史氏更觉那尘虚师太乃高人,不觉急急问道,“师太,可有化解之法?”

    尘虚师太面露危难之色,瞧着那史氏欲言又止。史氏吐出一口气,微笑道,

    “我自是知道作法是耗损那真气。师太且说如果做才能补回,我自然全力而为。”

    尘虚师太哑然失笑,摇头道,“夫人误会了。我虽打小学法可是悟性有限,全然对付不了那邪物。如今我庵中道有一高人,只是……”

    “师太,请为我引荐那高人。要如何才能见到高人!”史氏身体前倾,全然没有方才稳重之态。

    尘虚师太苦笑一下道,“夫人莫急,且听我说,那位高人是个大和尚。”

    尘虚师太话音刚落,史氏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神色。尘虚不语且等着那史氏。史氏心中百转,又想起那日无风自起的情形,当下无不顾及,立即点头,

    “还请师太为我安排。”

    尘虚师太点头,亲自起身出门而去了。

    陆妈妈见尘虚师太出门,立即俯身在她耳边轻道,“夫人慎行,如今这儿还有那二奶奶呢。”

    史氏惊觉,心中暗暗懊悔,却有心有不甘,只想见一见那所谓高人,便道,“妈妈多虑了,那位身边之人全在小佛堂做法事,又怎得知道我这边的事儿。且看看吧!”

    她话音刚落,门再次被推开,太虚师太领着了一个肥头大耳的癞头和尚走了进来。

    史氏见那和尚便觉眼熟,似是哪里见过。还未等她想明白,那和尚却脚下生风,猛然立在了史氏跟前。史氏微惊却闻得淡淡檀香之气,心中定了几分,恭恭敬敬对着癞头和尚弯了弯腰,

    “大师有礼。”

    赖头和尚眉头微皱,瞧着那史氏说道,“老僧瞧着夫人面相,乃大富大贵之命。不过夫人早年闺阁之中却是有诸多不顺,成亲之后也是那夫妻分离之相。”

    史氏乃国公夫人自然大富大贵的命格。那荣国公早年征战也是人尽皆知,以此推断早年夫妻分离也算不得什么。可是那和尚提及闺阁之事,却令史氏大惊,她也是有那庶出姐妹的。不过外头人知晓之事那侯府和睦,里头辛秘之事从未外传过。

    史氏瞧那癞头和尚,却听他又道,“夫人命格是极好的。不过在那十四上头曾有一劫,瞧着此劫夫人渡的有些艰难,似是损了些许根基。如此才有今日不顺。”

    闻言,史氏紧握拳头,那是她最不愿记起之事。此时出她还有当时她贴身丫头无人知晓。原以为处置了那丫头便是神不知的鬼不觉,如今听得和尚如是说,不觉大口大口吐着气,说不出一个字了。对于这和尚再也没有怀疑。

    “嗯?夫人老僧瞧着您的命格,长子似有续弦之命,如今怎得……”癞头和尚眉头更紧,神色更是凝重。

    史氏心提到了嗓子眼,却又不敢催促。

    “啪”癞头和尚猛击桌面,那一桌素菜连同那桌子竟然碎成粉末。史氏大愕,陆妈妈立即挡在了那史氏跟前。却听和尚道,“夫人,休怪老僧无礼,实乃邪物作怪,老僧不能袖手旁观。”

    “多谢大师。”史氏按下心来,只是想到有损根基之事,不觉担心。

    那来头和尚似是了然,笑道,“夫人且放心,乃身边如今有一福星。可保夫人后半生平安。算来也是怕是夫人次子之妻,她所出子女皆是非富即贵之人,光耀门楣直至可待。”

    如此,史氏还有甚怀疑,当下与那和尚约定做法之事。

    史氏携王氏归家,面上不显,心中到底有了几分不同。只是王氏如今膝下到底无子,也不全然相信,暂且搁下,倒是思索着要如何说服那贾代善。若是其他还好,如今做法可是要在那擎苍斋之内。

    再说那另一马车之内王氏半眯着眼睛,嘴角却是微微上翘。周瑞家的瞧着王氏如此,心中如打鼓般扑通扑通,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且放心,此时断然不会牵扯到我们。我求的不过是日后罢了。”

    王氏的声音轻轻传入周瑞家的耳中。她抬头再瞧那王氏总觉哪里似是不同。

    是夜,史氏伺候那贾代善更衣,趁机说起那水月庵之事,不觉笑道,

    “今日我与老二家的去了水月庵才知老二家的在庵中倒是为你我供奉了长生牌位,日日香火不断。瞧她年纪轻轻却如此诚心是个孝顺了。”

    贾代善抬眼开着史氏,不知她又闹些什么,不觉皱眉,

    “我且说过,你少于那尼姑道姑打交道。那些个不过是打着佛号行那敛财之事。”

    “老爷休得胡言!”史氏大惊,立即转身双手合十,对着空地连连念佛,贾代善瞧着只得摇头。倒不是他不信那神佛之事,不过是对着那些个走街串巷的所谓佛门中人券无好感罢了。

    一轮念经完毕,那史氏转身,对着贾代善温言道,

    “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可也有那敬鬼神而远之说法。可见,这事儿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

    贾代善不想再此事上多家争辩,也点点头敷衍了几句。

    史氏打蛇随棍上,笑道,

    “老爷,如今府邸大兴土木,怕是会惊扰地基诸神,不如我们请那高人来坐几场法师,也好求个安心。”

    贾代善冷眼扫向那史氏,淡笑道,

    “且不知道如今哪里让夫人如此不安了?竟要请人在府邸做法?也不怕照人非议?”

    史氏咽下一口气,半垂眼帘,眼眶略红,“老爷何处此言,这个又是怪我多事吗?”

    贾代善冷冷瞧着史氏再也不愿多说一个字。

    那厢贾代善与和史氏一言不合,那厢水月庵倒也是不平静的。虽已是入夜,里头却依然灯火灼灼。那尘虚师太盘腿坐姿那蒲团之上,双目微闭,嘴中念念有词。忽闻吱呀一声,门被推开,微风随之而入,带动烛影微动。尘虚师太眼睛微闭,嘴中却道,“你来了?”

    只见一窈窕身子走了进来,那女子穿着灰色道袍,二十七八模样。虽无十分姿色,倒也有几分可人。道姑还未搭话,却听那尘虚说道,

    “马道姑,你得了好处,断然不可独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9》,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九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9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九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