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回

    梓莘瞧着跟前那个小丫头,十来岁的样子还未留头。即便如此却已然有了美人的雏形。她身量虽不高,却四肢纤细。肤色细润,小脸上五官精致,一双大眼特别灵活。梓莘不由感叹,史氏上了年纪果然喜欢漂亮的丫头。这丫头若是当上了那副小姐般好生温养,绝对有那出尘之色。

    小丫头低垂着头不安的转动着眼珠。三年来的学习她自是知道不能随意打量主子,可如今主子随随便便就换了人,小丫头心自是惊恐不已。她头次体会到了命不由己的意思。

    梓莘瞧了片刻,微微而笑,且放柔了声音说道:“夫人那里的规矩是换人不换名。方才你说你叫鹦哥,如今已是不能用了,不知你本名叫什么?谁家的?”

    小丫头下巴微抬,拿余光偷瞧梓莘,见她面容温和,便放心些许。她松开扯着腰带的双手,吸了口气,答道:

    “我是外头来的。家里穷,三年前弟弟病了没钱看病,家里把我卖给了府里。爹娘说是将来有了钱再来赎我。我叫四丫,这些年跟着叶妈妈学本事也这般叫来着。年前几月,夫人选了我,说是四丫这名不好,给起改了鹦哥。”

    梓莘瞧着四丫说话语气平静,态度恭敬,条理也算分明。又瞧着她不过十岁的年纪,不觉心中有些五味杂陈。思索片刻,只听梓莘又道,

    “如今来了我这儿,你还是先叫四丫吧。且先跟着李妈妈熟悉熟悉我这儿的规矩。”

    四丫点了点头,脸色却惨淡起来。她立于原地,似是忘了搭话。全然没有方才的伶俐之气。

    梓莘瞧着四丫脸上阴晴不定,细细一想便明白了。她不觉莞尔,笑道:“既然你是那蔓枝要来的,过些日子跟着她就是。你从前月钱多少,到了我这儿自是不会少你。”

    四丫欣喜不已,连忙福身谢恩。梓莘抬手指了指炕几上的荷包笑道,“蔓枝,你送四丫过去吧。”

    蔓枝得令,收起炕几上的荷包交还四丫,又牵起她的手出门子了。绿柳上前为梓莘倒了杯茶,递于梓莘手里,不解的问道,“郡主为何要留下这丫头?”

    梓莘瞧着绿柳认知的模样,不觉好笑,她道,

    “你可知有句话是说这世上本无永远的敌手,也无永远的朋,倒是有那永远的利益。且等蔓枝回来再看吧。”

    蔓枝牵着四丫走出东厢,见小丫头一脸喜滋滋的模样,伸手摸了摸她头,问道:“你方才是怎得了?郡主费心安排,你却不知谢恩,只想着月钱之事。”

    四丫脸颊绯红,嗫嚅了半天,抬头对上了蔓枝的眼睛,慢慢道,

    “姐姐,年初我娘带着我弟弟一起来看我,说是家里如今好了起来,等我到了年纪就赎我出去。还吩咐我好好做事,日后说起来也好说婆家。我瞧着我吃穿都在这里,也无甚用钱之处。便想着把月钱打赏存起来,在娘每月来看我的时候给她带回去,如此,也好让家里存够钱早些来赎我。可是郡主奶奶没有安排我事儿做,我就怕……”

    蔓枝摸了摸四丫的脑袋,强压着心中的不忿,依然微笑,“傻丫头,有甚担心的。如今可好了?”

    四丫微笑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她掏出荷包交到蔓枝手里,“姐姐,还劳烦您把珍珠姐姐送与我的东西还回去吧。”

    蔓枝故作惊异,摸了摸四丫的脑袋,笑道,“你这丫头莫不是说笑?哪有赠你之物又要送回去的?除非……“她顿了顿,放缓语气,盈盈而笑,“莫不是她让你办什么事儿,这是给你打赏?”

    四丫微惊,笑容僵在脸上,一时不知道怎得回答。荷包内所得意外之财她本是十分欣喜,可是再想到那珍珠所托之事,不觉为难。之前在荣禧堂,珍珠如今是史氏得力之人,她推拖不得。如今都已经离了那边,何必有继续做那种勾当。可是,这些真当说得吗?

    “好了好了,你紧张个什么。”蔓枝把荷包塞回四丫手里,笑道:“既然她给了你,你就安心收着。若是她真的安排你做什么事儿,如今你这特特的让我还回去,不是在说你已经然把那所托之事全然告诉我了吗?可实则你一字未提,这般岂不亏大了?”

    四丫扑闪着眼睛,片刻立即明白了蔓枝未说尽之意,她捏着荷包一路低头不语。蔓枝倒也不在提珍珠之事,不过是扯些幼年趣事儿罢了。

    待蔓枝再回东厢,不由面露喜色,她呵呵而笑,对着梓莘福了福礼,“郡主,我瞧着那丫头不错。”

    说着,也无需梓莘多问,便一一道来,

    “今儿我是觉得不对,所以和绿柳姐姐商量。她留在屋内见机行事,我则出门转转瞧瞧可否得信。那丫头坐台阶之上,手里捏着那个荷包发呆。我就上去逗逗她,便给我逗出些事儿。只是她怎得都不愿意说出珍珠所托之事。”

    梓莘点头也不予置否,“且让李妈妈好生看看再行定论吧。”

    如此,再不提那四丫之事,与几个丫头叙起他事来。

    史氏与梓莘发生如此纠葛,王氏又怎得不知。如今她全然被另一事所扰。

    且说那日午歇,王氏才睡下没多时。忽觉脑袋沉沉头昏眼花,刚坐身起想喊人,猛然瞧见一人站立于帐外。那人身形微胖,明明是盛夏却层层包裹在艳色绸缎之间,与那华丽衣着不符的是,此人身上竟无半点饰品点缀。

    王氏张嘴欲问,却听那人已然开口,

    “我的儿你好狠心。为娘居然不知道你也是那烂肚肠的黑心货……”

    那谩骂声未断,王氏却是泫然欲泣,她颤抖着声音,道,“母亲!”

    来人瞧着王氏模样,停了那谩骂之声,只是还未等王氏再开口,那人又骂,

    “瞧你如今这样,若不是那些起子黑心人,全然不顾我,害我得不到那香火厚祭,无钱打点日日受苦,我都不愿来见你。你且瞧瞧你如今模样,哪里半点我儿模样。如今我也是拿着身上仅有之物换的如今片刻入梦。你且记得……啊!”

    那人话未完,惨叫一声骤然消失了。王氏大惊就要掀帘去追,可却脚下踩空似是跌入那无穷无穷的深渊之中。

    “二奶奶,二奶奶!”周瑞家的在帐外疾呼。

    王氏猛然坐起大喝一声,“母亲……”

    待她回神见自己仍然坐与院中,衣衫尽湿,待记起那梦中之景不由大惊。立即命那周瑞家的安排沐浴更衣,又让她回去找她家男人探一探王家如今之情。

    周瑞得令立即去了,回来后脸色不愉,偷偷告知了自家娘子。王氏得信,不觉摔了一套茶碗。且不说那王子胜在金陵如何供给,周瑞去了王家,得信居然说是王父在,便不能供奉香火,出了百日就早已断了供给。王氏气闷不已,摔了茶盏后,又坐到了那炕床之上嘤嘤哭泣。半晌见也无人来劝,猛然记起贾政如今在金陵风流快活,不觉更加伤心。又想起那蒋氏之言,捏紧拳头,久久不语。

    酉时正,史氏院中正摆饭,却听王氏身边周瑞家的来请安。史氏虽是不喜,却也见了。

    周瑞家的进屋,忙跪在地上,碰碰碰连连磕头,嘴中说道,“夫人,二奶奶命我前来请安,说是这些日子不方便来,叫我代为磕头赔罪。”

    史氏捂着胸口,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自打与梓莘对峙之后,史氏便终日惶惶不安,却不敢请太医来看,只怕妖孽再度作怪。如今瞧得周瑞家的如此做派,更觉心烦,

    “好了,你家奶奶素来孝顺我是知道的。如今她多有不便,我自是知道,以后不必如此了。”

    周瑞家的闻言,更不敢抬头,又道,“还有一事,还请夫人恩准。二奶奶瞧了三日之后是那祭祀吉日。瞧着那王家夫人已去了半年,想要去拿水月庵做场法事。”

    史氏眼睛一亮,去瞧那陆妈妈,两人目光一对当下有了决断。

    史氏少顿,慢慢开口,“恩,你家二奶奶是个好的,一片孝心可表日月。可巧了,我也正想着去那水月庵为政儿祈福,望他来年高中。如此便于你家奶奶同行吧。”

    周瑞家的信告知王氏,那王氏只是冷笑。

    三日后,史氏与王氏一人一车带着众多仆妇往那水月庵而去。王氏自从在水月庵遇到那一僧一道,得批富贵之命。又与那尘虚师太有了牵扯,此后便只去那处进香。如此那尘虚师太早已得信,便亲在来迎。史氏瞧那尘虚师太道骨仙风,不觉一下子心胸开阔起来,又瞧着她与王氏亲昵之态,不觉高看了王氏几分。

    尘虚师太打量了史氏片刻,眉毛微蹙,张口欲言,却有戛然而止。史氏瞧着惊心不已,却又不好说破,当下按下心中之事,随着那太虚师太一一进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8》,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八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8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八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