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自打那日贾赦借故遣走一众通房,史氏便心生不快。只是如今梓莘身份到底不同,已是不能随意发作。又有陆妈妈从旁好声劝说史氏这才生生忍下,不过到底意难平。

    贾赦与梓莘闹别扭,外人不知缘由,这时间一久到底发现端倪,如此史氏心中略安。可眼瞧着两人又和好如初,恩爱有加,史氏便不觉更急更火冒三丈不愿再忍。这日又逢陆妈妈不在,无人劝阻,她叫了珍珠请人过来。

    梓莘得了珍珠通报,命其先归,自己略略梳洗便带了蔓枝与绿柳二人往那荣禧堂而去。堪堪进门,梓莘就见史独自一人坐与炕床之上,脸色极为不好且身边竟无一人伺候。她心中略惊,面上不显,故作不知惯例请安入座。

    史氏盯着梓莘,只见她容色似是更为出众。尤其是那白玉般的肤色,真正的可谓吹弹可破毫无瑕疵。更有那她举手投足之间露出的风流媚态,让同为女子的史氏也不禁多看几眼。只是越是如此,史氏更是厌恶几分。不由想到自己在她这个年纪之时,哪有这般姿态。每日想到不过是夫君早日征战而归,也好团聚一二。

    梓莘瞧着史氏神色,低头轻抚袖口绣花默默不语,心中却念起了功法,且决定待一遍功法念完便直接起身告辞。

    史氏回神瞧见梓莘不为所动的表情,更加气结。又想到自己做媳妇哪会儿,对婆婆是何等能恭敬战战兢兢,再瞧这位好一副淡定模样,似是根本没把她放在眼中。

    史氏压抑已久的心绪终究爆发,她吸了口气,脸上带出冷笑,道:

    “郡主进门也一年有余,你我婆媳二人到不曾说说私房话。今天得空我有些话想要与你单独说说。”

    说着,史氏瞧向梓莘,跟着目光扫过蔓枝与绿柳二人。绿柳和蔓枝虽低着头,两人却用余光交流了起来。她们也觉今日之事有些蹊跷,不知道这位夫人又要折腾什么。

    梓莘抬头微笑,挥手让两人退下,趁机布下一个特殊隔音结界。今日她们所言除了彼此旁人是听不清的。

    待两人一走,史氏脸色骤变,眼神里带着狠厉直接刺向梓莘。梓莘瞧着史氏做派不觉好笑。这几个月来她处处捧着自己,如今看到到底是忍不住了。

    史氏瞧着梓莘毫无畏惧,心下更气,也不再客套,粗声质问,“如今刘姨娘几个如何了?何时归来?”

    “母亲此话好生奇怪。刘姨娘几个如何,我又怎的知道。至于这个归期……”梓莘顿了顿,笑嘻嘻的迎上了史氏的眼睛,轻言缓语,“母亲还是去问仪宾吧。人是他送走了,归期自然是他而定。”

    闻言,史氏拍案而起,指着梓莘颤抖着说不出一句话。梓莘瞧着史氏如此做派脸上笑意更深,她自然瞧得出史氏当下之状。生气是有的,气成这般却是在演戏了。

    史氏看着梓莘不为所动,当下眼睛一闭就当倒在炕床之上,带出好大声响。数息之后,史氏不觉心中生疑,明明约定了外头之人听到里面动静便立即闯入。如此气倒婆母之罪梓莘是逃脱不了。大秦虽不至于要求那愚忠愚孝,到底不是那未开化之处,梓莘定然不会被剥夺郡主之衔,到底有碍名声。

    梓莘瞧着不觉笑出声来,便道:“母亲,你我好歹相处了这些日子。大事小事也遇到了不少,看您前些日子做派还以为您是已知我的脾气,怎得今日又这般了?”

    这儿被她下了结界,自然不怕里头声音被外头听见,讲话也不会有所顾忌。

    史氏心中大惊,却又不好自个儿起身,丢了面子,只是躺着不说动也不动。

    梓莘瞧着史氏如此,无奈摇头,不觉出声劝道:“母亲,我是不急的。左右还有那儿些个人帮我处理琐事。只怕是您这个姿势躺着难受,别说小半个时辰,哪怕一刻也要全身麻痹了。”

    那轻描淡写的声音了落入史氏耳中,她便觉什么里子面子今日丢了个彻底。于是,她那左性犯了,索性躺着不起。史氏计算着早晚会有人进来,到时候若有人瞧见了,左右都是梓莘不是。

    梓莘又怎得不知这点,她也懒得废话,衣袖挥出。那史氏忽觉室内无风自起,自己更是无法抑制的坐起身来。待史氏坐定,稍稍定神立即惊惧的瞪着梓莘,一句整话竟也说不上来。梓莘也不看她,好似从未有事发生似了。

    “你……”史氏伸出手指颤抖的指着梓莘,这一次全然只剩害怕了。

    梓莘抬眼看向史氏只是微笑,“也不知母亲今日寻我来所为何事?”

    厢房里头两人对峙,外头也差不了多少。蔓枝和绿柳被遣了出来,瞧见外头那丫头媳妇聚集,却不见珍珠几人,不觉心中生疑。两人相处至今只需一个眼神,便知对方所想。绿柳向来稳重从容,蔓枝伶俐机警,两人商议便由那绿柳留下。蔓枝则借着找珍珠看花样子出了门。那些人巴不得两人都走,自然不会阻拦蔓枝去向。

    屋内两人看似对峙已久,不过那不到一刻时间。却也离史氏相约之时甚远。有个不过十二三岁的丫头转了转眼珠便出门去了,不一会却又端着托盘归来。她走到厢房门口,朗声说道,

    “夫人,庄子里送来西瓜已久切好,这就送进来了。”

    说着,也不等里头回话,掀帘而入。

    史氏瞧见有人,不觉心中大安。又瞧见进屋的俏丽丫头手里端着托盘,立即笑着对梓莘说道,

    “快来尝尝前儿刚进的西瓜。我让人在水井中浸泡了一整天,如今用来消暑是极好的。你快尝尝。”

    小丫头机灵的把托盘搁到梓莘身旁茶几之上,低头笑道,“郡主请用。”说着又抬眼看了史氏一眼,悄悄退到她身边。

    史氏瞧着丫头,更是满意几分。丫头年纪虽小,瞧着却是十分伶俐贴心。

    “谢母亲。”梓莘倒也不推辞,拿起银签尝起了西瓜。如今寻常药物自己伤不得她,且更不提若是下了药,她也能提前知晓。

    史氏捏了捏帕子,又笑道,“也无他事,你且回吧。以后也不用天天来那晨昏定省的,初一,十五两日即可。若有其他事儿,我自然会派人去寻你。”

    梓莘起身,面露惊恐,

    “万万不可。这礼不可废。母亲疼惜儿媳,儿媳心领了。只是……”

    “没有什么只是。”史氏沉脸,故作生气之态,“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行。我看哪个敢多言。”

    梓莘故作惶惶不安的福身行礼,顺势应了下来。于此,两人心中皆为满意。外头又有通报之声,蔓枝进来对着史氏福了福,走到梓莘身边,在她耳畔悄声说了几句。那梓莘面露赧然之色,欲言又止。

    史氏眉毛抽了抽,却不得不笑道,“怎得有何难事?说出来无妨。”

    梓莘嗔怪的瞧了那蔓枝一眼,扯着嘴角,脸色露着难色,“母亲,是这个丫头方才外头瞧见一个小丫头,颇有几分她家失散的妹子模样。如此求了我问您要了那小丫头……”

    “这有何难,带走就是了。一个小丫头罢了。”史氏忙不迭的挥手,毫无迟疑之色。

    梓莘还未多言,蔓枝扑通一声跪在史氏跟前猛地磕头,口中连连称谢。史氏只是瞧了一眼身边丫头,那小丫头立即上前扶起蔓枝。梓莘一番作为,那史氏连那个小丫头都不问,直接命人送走几人。

    待梓莘离开,贾氏立即命人去请陆妈妈。陆妈妈因家中有事,这几日告假。得了史氏之信,立即往回赶。见得了陆妈妈,史氏遣走众人,迫不及待把今日之事一一说明。

    陆妈妈皱眉,不觉脱口而出,“夫人,莫非郡主被那邪物倾入,这才……”

    史氏连连点头,除了如此,还能如何解释今日之事。

    陆妈妈略略犹豫,说道,“我听闻有个马姓道姑,不过三十许,可是道行却颇为高深。目前也没有挂名哪家道观,却是名声显赫。”

    “可靠吗?”史氏想起今日那无风自起之事,便觉头皮发麻,背脊凉飕飕的。

    陆妈妈迟疑,她与道姑并不相熟,只是听人说起。如今却是不敢打包票了。

    史氏见陆妈妈迟疑,又想到一事,只得暂且作罢,她道:

    “哎,你先等等,待我先去那水月庵一趟,再从长计议吧。那敬哥儿说是得了仙人点拨。仙人亲临,却也不曾发现那妖物,可见是个厉害的!”

    陆妈妈点头称是,又想起那梓莘进门后种种不觉深以为意。她暗想,若不是妖孽附身,又怎得能让那大爷弃了外头那些红粉知己,连屋内通房也不碰一下?

    梓莘不知自己小露身手便成了妖孽。她若早知道由此之效果,怕是一早就出手了。

    回到擎苍斋东厢之内,她瞧着蔓枝带来小女孩,眉头微皱。

    那女孩一直低着头,虽竭力可知,仍可见她肩膀微颤。蔓枝倒也不说什么,从怀中到处一个粗糙荷包,到处里头之物。梓莘眼尖,立即发现了里头七八枚金裸子。作为打赏之物,讨的就是口彩,故梓莘所赏赐出去的金银之物,上头都会带着小小福字。字体是她心血来潮,回忆那前世艺术字体,特特设计,断然不会有重复可能。

    “这是珍珠给她的。”蔓枝嘴角微翘,看着梓莘眼神里带着浓浓笑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7》,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七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7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七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