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那贾赦实在高兴的太早,下一刻梓莘以摆出架势向他袭去。两人也不是第一次过招,只是此刻贾赦惊觉梓莘的进步神速。他侧身堪堪逼过,一下招以到眼前。两人功力自然不能相提并论。贾赦只守不攻几轮下来颇为狼狈。梓莘却越打越猛,下手之力亦是越来越强。终究,贾赦无奈使出三分力道还手一招。

    梓莘后退一步,停手而笑。她抽出帕子擦拭额上细汗。如今梓莘肤色晶莹白皙,阳光之下如同那白玉般润泽无暇。贾赦瞧着不觉上前一步,梓莘余光瞥见立即退后三步。

    贾赦瞧着梓莘,嘴巴微撇,那双桃花瞳里闪过三分委屈。梓莘瞧着好笑,却不得不生生忍住。如今,若说梓莘还在生气倒也不全是了;若说依然悲伤也没有几分。她较劲的不过是未来两人相处之道。她不是全然的古代闺阁女子,可是那贾赦哪怕修炼多年,仍然还是那位国公府嫡长子。他对梓莘自然真心,不过却是宠爱多过尊重,少了几分平视之感罢了。

    梓莘自知言语上说的再多,那贾赦也不会明白,索性这次让他好好长长记性,省的日后再生事端。

    贾赦盯着梓莘略略思索,脸上已带出了笑容,他道,“几日没有切磋,莘儿功力见长。如今倒是能逼着我出手了。”

    梓莘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只是淡道:“今日辛苦夫君了。想必蔓枝已准备好茶点,这里我就不相送了。”

    说着,梓莘袖子挥动就要送那贾赦出去。

    贾赦瞧准时机,身形微动人已来到梓莘身边。开启空间需要数息时间不能动弹,如此梓莘倒也躲不能躲,被那贾赦从背后双手牢牢扣住了腰间。软玉在怀,贾赦只觉身心微荡,不知为何居然有那失而复得的心喜。

    梓莘挣扎几下却发现自己被贾赦功力所罩已无法动弹。这些时日她凭借的就是轻身功夫略高,也吃定了贾赦不会真的出手伤害与她,故这才屡屡得手让贾赦不得近身,如此被逮住倒是无力还反抗了。

    贾赦自然不傻,之前他虽不懂梓莘为何忽变,却也不至于借住功力之优解决问题。那日又闻梓莘肺腑之言,虽只是一知半解,却心痛不已,只是苦无机会两人再好好说话。今日之机他哪有不把握的?如今梓莘全然在他功力范围之内,哪有再任她溜走之理。

    贾赦低头凑到梓莘耳边,轻道,“那日娘子还未回我,若是我从此都改了,可好?”

    梓莘无法动弹,只觉耳边温热,心中微动,脸色却依然不虞。她淡道,“且不知道夫君要从何改起?”

    其实,法子贾赦一直都有。只是那秘法使用条件太过苛刻。事到如今,他却不得不提。贾赦想了想,道:

    “我如今是去不了你那个世界。之前也不过是凭借你的缘故,有缘窥视一角。若是你信我,我倒是有那法子知晓……”

    梓莘微愣,随即想起前些日子所读一部古籍中提到秘法,不觉哑然失笑,“你说的莫不是要进入我那记忆,探究我那一世之事吧!”

    “正是如此,不过此法实在难为,若是娘子有半分不信与我,会伤了自己。你且知道,我断然不会做出伤你之事,不过到时候两败俱伤,一切从头来过了。”

    贾赦说着,人已来到梓莘面前,功力却不敢撤走。他盯着梓莘,不曾想过原来这个秘法她居然也知道。

    梓莘抬眼对上了贾赦的桃花瞳,断然否定,“不行,此秘法太过凶险。稍有差池,你我皆有可能灰飞烟灭。我不愿冒险。”

    贾赦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之色,不觉苦笑。梓莘瞧了不觉皱眉,眼前的男人活脱脱一个怨妇之态。她冷道:

    “扪心自问,换做是你又当如何?”

    贾赦没回答,嘴角扬起好看弧度,伸手轻抚梓莘脸颊。梓莘无法动弹,只能由他为所欲为了。贾赦指尖所触之处,只觉似比之前更觉细滑。她抬起梓莘下巴,对着她的唇轻轻一啄,笑道,

    “那不如娘子花点功夫,如同那初始之时,把心中所想全然留在此处。如此也要让我明白你心中所愿。”

    梓莘盯着贾赦,心中百感交集,这阵子自己果然是魔怔了,居然如此简单事情也全然忽略。莫非……她瞪大眼睛盯着贾赦,忽然发现这人在自己心中居然已经如此重要。

    “其实,如此我心中是极欢喜的。娘子,不如告诉我,你从何时对我心动的?”贾赦挑眉,目光直直落在梓莘身上,手不安分的开始游走。

    梓莘闭眼不再看贾赦。即使心中不愿承认,却不得认清这次全然败北的事实。贾赦倒也不强求,伸手再次揽住梓莘入怀。只是,这般抱着美人,嗅着她身上熟悉味道,贾赦眼睛微湿,心中似是豁然开朗,全然明白了。

    “莘儿,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多少,不过是竭尽所能。可你也要答应我,日后不论有何事都要说出来。哪怕不想亲口说的,皆可留在此地。”贾赦不觉心有余悸,一想起前些日子的慌乱只觉胸口隐隐作痛。

    梓莘把头埋在贾赦胸前,点了点头头算是答应。却听那贾赦拖长了声音再次响起,

    “今日瞧着你所练新功法进步神速,且不知是否荒废了你我双修之法?”

    下一刻那梓莘全然没有说不机会了。隐隐的她似乎感到这空间哪里又有不同,似是也能觉察几分那贾赦不能宣泄于口的情绪。她嘴角不自觉的上扬,紧紧搂住了贾赦,所有的不安皆消除。原来,她不安的只是怕失去而已。

    贾赦与梓莘和好如初,擎苍斋内皆大欢喜。如今没了那些个通房,各人行事更是放开手脚。李妈妈先是梳理伺候的丫头婆子,除梓莘身边几个丫头外,重新安排。钱妈妈见天色不错,又是伏天,最适洗晒之事便叫人把库房中那容易发霉之物在院中凉晒。如今都是可信之人倒也不怕的。

    只是那人算不如天算,正值凉晒之日。那史氏派珍珠来请,虽请人通报,这满院之物还是落入珍珠之眼。珍珠如今史氏得用之人。虽有了鸳鸯私吞之事,史氏到底无法全然兼顾,如此瞧了许久还是另珍珠管事,不过是更苛刻罢了。

    如此,珍珠也算见过世面,可猛然瞧了还是一愣。所晒之物还是以毛皮,布匹为主,见其成色,却是不比那史氏库房中差的。窥斑见豹,珍珠略略思量只觉是心慌意乱,这郡主家资着实惊人。

    自打梓莘得了封号,又享有公主之俸禄,每每有人来请安,少不得打赏一二。因怕麻烦,梓莘命小丫头们绣了各色荷分别包装上些金银裸子或是几块碎银,方便打赏之用。

    话说那珍珠的得了打赏,倒也不着急打开。先是回了史氏,这才慢慢回屋,坐在炕几旁倒出荷包之物。其实今日得了荷包她已是不喜。这个荷包瞧着并不精致,不过是用寻常丝线绣成,成色更是普通。果然,落炕几上的是七八个金裸子,还有几块碎银,瞧着不过是那三四两的价值。她不觉嘴角微撇,这些东西作为打赏已是不轻。可是与她今天她所见所比……想着,她随手拿起剪子就绞碎装裸子的荷包。

    “珍珠姐姐,你这是作甚?”柔柔声音传来。珍珠转头便见一个未留头的小丫头提水进屋添茶。

    珍珠冷冷一笑,指了指桌上之物,说道:“原来是鹦哥,我能有什么事儿。这几个你拿去玩吧。”

    小丫头大喜,放下水壶飞奔到鸳鸯跟前,一一数着碎银,装入随身荷包又掂了掂,甜甜而笑,

    “多谢珍珠姐姐!”

    “鹦哥,帮我做些事儿。”珍珠笑着瞧着跟前小丫头,心中起了一计。

    小丫头眨了眨大眼睛,点了点头。

    珍珠招了招手,小丫头便附耳过去听那珍珠细细说来。

    出了屋子,那被叫作鹦哥的小丫头,把水壶放回厨房,转身坐在院子的台阶之上手撑下巴细细思量无法决断。

    蔓枝陪着梓莘到荣禧堂,今日那史氏却遣散众人,要与梓莘单独谈话。绿柳留下候着,她便在院中随意走走。忽见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愁眉不展坐在台阶之上不觉好奇,便迎了上去。

    小丫头也是伶俐之人,见到来人装扮,虽识蔓枝,却也晓得好歹,立即起身行礼。蔓枝瞧着小丫头模样不错,小小年纪礼数周全,不觉笑呵呵的摸了摸小丫头脑袋,

    “你叫什么,怎得一人坐在这里?可是被姐妹欺负了?”

    “我叫鹦哥,前月刚刚分来这里。姐妹们都是极好,没人欺负我。”鹦哥皱眉摇头,虽她竭力想要扯出笑脸,到底年纪尚小,做起来颇为牵强。

    蔓枝听闻小丫头名字,转了转眼珠,笑道,“我瞧着你倒是伶俐,可愿意去郡主那里伺候?”

    小丫头睁大眼睛,脸上写满不信,可又是不可抑制的欣喜。蔓枝瞧着小丫头,心中似有所悟。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6》,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六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6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六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