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回

    梓莘会出现此,断然不是她心血来潮,想要学那穿越女没事儿逛个青楼。那日得知贾赦产业众多,暗中许多不好说明,倒也并不计较。今日会在这里,确是因为一封广而皇之的信。

    李妈妈每三日辰正三刻都会在擎苍斋出门接那送入小厨房的食材。此信便是夹杂在食材之中。信封之上只写着让梓莘亲启。

    那字写的歪歪扭扭,却也不难辨认,似是有人可以为之,怕是让人认出字体似的。李妈妈细细问了来人,送货的只说不知,且送货途中也未曾停留。那李妈妈纠结许久,却还是把信送到了梓莘手中。

    梓莘抽出信纸不觉眼睛一亮,那是几张熨烫平整的花笺,不仅似有似乎飘着香气,花笺上隐隐似乎还有印有桃花暗纹。字是标准的蝇头小楷,一看便是出自女子之手。

    待细细读了,又不觉好笑。信是一位署名为飘飘的女子所写,这位姑娘在信中言辞文雅的给她讲述了一个,关于青楼女子与勋贵公子之间才子佳人的故事。

    话说那飘飘姑娘出生也是在那诗礼簪缨之家,从小也是锦衣玉食娇惯大的。可是却在了十来岁之时,家中横遭突变。

    她几经转手吃尽苦头最后到了馨香院。因容她貌出众,气度不凡,被那老鸨栽培了数年。那老鸨风月场中打滚二十载,瞧见了飘飘这等绝色倒也不急着让她出堂,硬是拖到了她十八岁那年,说是要与她挑个好,全然一副嫁女之态。

    说是嫁女,不过是那文雅之词,青楼楚馆的噱头罢了。大抵就是把那初.夜之室内做成新嫁娘的新房罢了。

    飘飘自是不愿,却又无可奈何。她从十五岁及笄,初次登台,艳压群芳之后,便是那馨香院头牌清倌人。又在隔年花魁之争中一举夺魁。如此,她的出堂自然引得各方竞价,渐渐有了天价之势。

    正日那天,飘飘姑娘忐忑不安,心知那老鸨口蜜腹剑,见钱眼开,也不知道会把她许给何人。

    待她换的大红新衫,丝巾遮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从那楼台之上缓缓而下。一人便如此撞入他的眼中。

    那是一位容貌极好的公子,特别是一双桃花瞳。那正是“世间仿佛全然无一物,天地间唯有那翩翩公子一人。”

    如此一见钟情,飘飘姑娘芳心大乱,却听着那价格开始飙升,心中却更加不安起来。那位公子似过来凑热闹,任凭底下人声鼎沸,他却纹丝不动,没有那出价之意。

    这青楼女子极为凄苦,可谓“二八鸡婆巧梳妆,洞房夜夜换新郎。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飘飘自认此生已是这般,但求这一夜可随心而愿。

    如此,这飘飘竟以那前三年所有积蓄,并许诺未来五年任凭老鸨处置,自行买下这初夜赠与那位公子。那位公子倒也不曾推诿,便在那众人艳羡之色中进了美人闺房。

    那一晚可谓道不尽的缠绵转侧,飘飘自然使出浑身解数,两人皆是尽兴而眠。

    晨起梳妆瞧得那公子人才,飘飘只觉无法想象在于其他人做此事。她抱着必死之心,对着老鸨直言日后的入幕之宾,只有那公子一人。老鸨闻言居然没有为难与她。却也放出风声,说是飘飘姑娘芳心已托,至此入幕之宾乃一人也。

    只是即便如此,依然抵不住蜂至沓来的狂蜂浪蝶,为的只是见上飘飘一面,谈上几句也是足够的。这般,这勋贵间,居然为了入得飘飘姑娘之幕,不惜一掷千金,如此到让那老鸨赚得盆满钵满。

    眼瞧着一晃两年已过,飘飘姑娘已到双十年华,那容貌似是一日赛过一日。举手投足间流露出来艳色富足之态,更惹人联想。如此倒是比起清倌人之时,身价百倍。若是一开始便是有人想要入得飘飘之幕,如今倒是想要赛过那位勋贵公子,独得飘飘钦慕。

    飘飘姑娘自知身份,从未提过想要当堂入室。在这里,那位公子被人艳羡,称一句风流才子,若是真的娶她回去,怕是无人愿意与其结交。她又不想要在那位公子成亲之后,伏低做小,当个妾侍。如此,倒不继续这般,公子念着常来看她,已是极好的。

    不想,那公子娶亲之后,竟是那一年半毫无音讯。没多日又传出那公子之妻极为出色,两人琴瑟和鸣,近日那公子连家中通房都打发了,有那只守着一人趋势。

    若是如此,梓莘还不知飘飘姑娘所述何人,她倒是可以自挂东南枝。

    累述一番之后,飘飘姑娘开始自白,说是请梓莘原谅唐突。她想着再不多日,那老鸨不会再如此纵容与她,怕是要开始接客。还请梓莘多看顾贾赦一二,自己是没脸再见他了。

    得此信,梓莘是丝毫不气的。与一些事情上头,她还是有自是的。在细细读了几遍,竟发现此信似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如此才有了她特特带着那蔓枝,来此处之事。

    “郡主,我们回去吧!”蔓枝低声说道,她瞧着梓莘不怒不悲的模样,不觉心里总是毛毛的。

    梓莘却微微一笑,只道:“且在等等。”蔓枝无奈,只能缩了缩身子靠近梓莘几分,也好随机应变。

    贾赦不知道外头有马车等着自己,径直往二楼包间走去。那姚二跟在后头低着头,眼睛不敢乱飘。他虽不是第一次虽贾赦来此,可如今总觉得怪怪,好似做贼似的。贾赦进了包间,里头倒无姑娘伺候,而是坐了两个华服男子对饮。

    姚二进门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对着二人行礼,“唐二爷,吴三爷,我把大爷带来了。”

    贾赦一个眼刀飘向了姚二,姚二缩了缩脖子,蜷成一团,默默走向窗边。

    “如今要见大哥,去还要行那劣等计谋。”唐牧挑眉,脸上分明带着捉狭之色,语气却是愤愤不平。

    贾赦也不客气,大步上前坐在二人对面,自斟自酌起来。唐牧瞧着贾赦淡定的模样,不觉尾毛倒竖,吴寅哈哈大笑,拍了拍唐牧肩膀,“我怎说的?大哥才不会中了你的计!”

    且说那日贾赦虽跟着梓莘之魂一起投入这处小世界,到底两人到达时间略有不同。

    贾赦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回到了七八岁之时。细细回想,好似自己那年因顽皮跌下马,让祖母吓的不轻,便不许他再骑马了。

    一段日子之后,贾赦发现此处小世界与自己原来那个极为相似,也省去了不少麻烦。七八岁本是读书启蒙之际,可书他自然无需再读的,不过落在贾政眼里到成了极大的不是。

    至此,贾赦心思自然是落在别处,倒是广杰好友,拓展人脉。另也小心布局,处处为营,只为了将来好应付那警幻仙子。只是这个小世界自由因果,无论他多努力已然没有改变“丙辰之乱”。

    唐牧挑眉瞧着贾赦不言不语,眉宇间还带着惆怅之意,不觉脱口而出,“我说大哥,你这是怎的了?前些日子见你还是容光焕发,怎得如今愁眉不展了?莫不是那姚二说是真的?你真的被大嫂给……”

    唐牧话音未落,脚下已被吴寅狠狠踹上一脚。他转头怒视吴寅转头说道,“大哥何须如此。若是飘飘姑娘见了,可不是要心疼了?大哥,又不是我说你。这些年眼瞧着飘飘对你痴心一片,你却……”

    贾赦终于抬起头,对上了唐牧的眼睛,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一字一句道:“我这辈子的红粉知己只有我家娘子。”

    唐牧还欲多言,却听那姚二站在窗边,伸手指着一方直跳脚,

    “大……大爷……那……那是我们家的马车。赶车是……”姚二转头看着贾赦几乎要哭了出来,“是赵财和李招,大奶奶……”

    贾赦闻言哪里还坐得住,人已经往楼下冲去。等到楼下哪里还见马车影子,他暗自咬牙,待见到跟着跑下楼的唐牧,吴寅,眼刀已飞了过去。

    贾赦正与欲开口,却见那李招笑呵呵的跑上来对着他弯腰行礼,“大爷,郡主吩咐了,若是瞧见了大爷和二位爷一同下来,便让我把这个交给大爷。郡主还说,两位爷辛苦。家中虽无美人环绕,酒菜却是不输这里。下回还请两位也过府一叙。”

    唐牧,吴寅面面相窥,瞧着贾赦疑惑的抽出花笺转身就想跑,却被贾赦一手逮住一人重新往包间而去。

    “嗯?谁来告诉我这个是什么?”贾赦脸色微沉,瞧着花笺上头字字句句,脸色越来越黑。

    “呵呵,大哥,我们不是瞧你受苦,想要帮你一把吗……”唐牧摸着鼻子,偷偷对着吴寅使眼色。吴寅却瞧着房梁,全然不理唐牧。

    贾赦怒极反笑,“那我这个做哥哥可是要好好谢谢两位弟弟煞费苦心,挑拨我夫妻二人了。”

    唐牧无奈,摇了摇头,“大哥所言差异,这怎的是挑拨呢?是帮忙!你看,这不是挺好?”

    说着他呵呵一笑,上前大胆拍了拍贾赦肩膀,“大哥怎得没说大嫂如此有趣?你成亲都一年半了,也不把大嫂介绍我们认识,要我们怎么想?说知道那个是不是屋中摆设。”

    瞧见贾赦脸色黝黑,唐牧自觉失言,“大哥,你说大嫂怎知的这不是飘飘姑娘写的?大嫂在京中走动,居然全然没听过你的事情?”

    贾赦撇嘴,懒得解释,只道,“下次你亲自问她吧。”

    如此,不在理会二人,匆匆出门往家赶去。

    贾赦一路心中感慨,似喜又惧,自己也不知道那是何种心绪。待回到擎苍斋,却见蔓枝等在门口。见了贾赦,蔓枝面露喜色,上前福礼,“大爷,奶奶在房中等候多时了。”

    贾赦微愣,双腿机械往卧房走去,刚一进门,自觉迎面人影飘来,下一刻他发现自己居然又能到空间了。眼前的女子正抬头笑吟吟的瞧着自己。

    贾赦持续呆愣之态,脑中冷不防的冒出那“因祸得福”四个大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5》,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五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5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五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