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回

    得了贾政的准信儿,那周姨娘立即安排王顺等几个王氏得力之人,护送荟姑娘回京待产。没几日贾政烦了琐事,索性把银钱上的事情一同交给周姨娘。这般金陵老宅倒有周姨娘一人独大的趋势了。再说那薛盛倒是记得自己承诺,隔天便引荐贾政结识不少金陵书院的学子。如此,贾政在不觉对那薛盛心存感激。每隔一旬,贾政总要与学子聚上一聚,把那学问好好讨论。这相聚之地,自然是在薛盛之处了。贾政瞧薛盛虽为商贾,学问见识却毫不缺失,如此,已把那薛盛看做知己。

    王氏得信知道周姨娘在金陵老宅作为,不觉牙根紧要,自然不能坐视不理。她立即修书一封另亲信之人送去金陵王家。可王子胜是何人?又怎会因王氏一封书信得罪妹婿。加之如今和贾政,薛盛处的极好,不过是回信应付几句就此歇过。可怜那王氏信以为真,还等着兄长为他出气。

    半年来,王子胜在金陵宅邸可劲折腾。王子腾留在京中倒也没少动作。大秦对服丧自有定律,王父尚在,蒋氏王亡,王子腾所服乃齐衰杖期之丧,为期一年。他虽不好外出,却不防别人上门“慰问”。

    且说那蒋家唯一的孙子已是不成。蒋家几房皆动了心思,故蒋氏这一辈的几个爷们,不论长幼,皆抛开嫡庶之见卖力“耕种”却只收货嫡女、庶女各几枚。也不知道怎得,之前那些生子秘方搁到自己身上皆无效。外有人自然不知道那蒋家之故,只当是蒋家自家规定律。虽只有一位成年男子,但胜在口碑不错,如此生意往来丝毫没有影响,只是这到底不是长久之计。若是将来这位嫡子却生不出儿子,可真是活生生砸了自己招牌。总不能对外宣传,不是药效之故,皆因嫡子不能人道。

    如此,蒋家家主便想到那出嫁女身上。蒋家谈不上人丁兴旺,枝繁叶茂,倒也有几位厉害的出嫁女。王蒋氏便是其中之一,加之王子腾为人伶俐,又是那文武全才,蒋家倒也高看几分。不说要继承蒋家家业,却能看顾几分,保蒋家一门平安。如此,家主安排之下,王子腾行事更是顺风顺水。

    这王子腾在家服丧,偶尔外出也是素以简行。即便如此,他依然有法子结识了那几个纨绔子弟。京中勋贵大抵都是相识的,这一来二去,王子腾虽还在孝期,倒也打入了那圈子。那日贾赦被拦截之事,王子腾消息灵通得了信。听得了那馨香院的飘飘姑娘之名,亲自写下几字命人送去了王氏处。

    那王氏历经几役惨败,一年半年又两次落胎,加之母亲亡故,如今倒也不再是那个鲁莽自大之人。得到消息之时,她不喜不惊之从容点燃纸片,丢入香炉之中,随即继续念佛。那邹姑娘不明所以,心中突突猛跳,怕是王氏又要寻自己错处。想那邹姑娘打小学的就是那应承男人之事,对待当家主母,做小伏低自由男人为她出头,却不想如今贾政在外,她手头那点子人脉似是一夜之夜断了线,半点消息都不出去。虽心中不甘,到底挣脱不了王氏手段,如此只得乖顺起来。

    其实王氏面上平静,心中却是波涛汹涌。这这一年多来眼前瞧这自己房里通房姨娘一个个往外蹦,那头却虽然送走了一屋子的通房。如今得了这天大密码,她自己要好好利用。大房夫妻不和,她自然有耳闻,如此断然不是丢出这个好时机。她闭着眼睛,念佛的心更是诚心了几分。这也算是求仁得仁了吧!

    这一日子一天天过去,贾赦却越发暴躁起来。却不说因是到了三伏天,这天气闷热到不行,哪怕屋中摆了冰盆,依然消不掉他心中火起。贾赦暴躁的源头只有一个,那便是梓莘至今不理他!这日他早早回房,却不见梓莘自然之道她是躲入空间避暑。本来吧,他也有那随意进出空间之权,那日他不过是闹了一次脾气,却发现已被拒之门外。若是不生气,那自然是骗人的。可是又能怎样?他细细回忆着一年来两人相处,确实少了什么,似是忽然就亲密无间了。

    今日又是姚二当差,擎苍斋里头他是不好随意进的,每每只是在影壁或是那倒座房等着。今儿没有得贾赦吩咐,倒也不敢往倒座房而去,只是蹲在影壁出,挥着手掌吐着舌头,热到不行。忽有一道影子遮了阳光。姚二大喜,挪了挪身子,却发现那影子太小,不觉脱口而出,“这树也忒小了。”

    “谁是树?你才是树,你们全家都是!”俏生生的爽利声音传来。

    姚二举手遮住了自己额头抬头看去,便瞧见了那梳这双丫髻,着水绿色夏衫的蔓枝。她背着阳光看不起眉目,只是如今瞧着似乎比前几日抽高了些许,隐隐有了女儿家的身段。姚二才咽了咽口水,却觉的脸上一痛,那蔓枝不由分说的甩了他一巴掌,却有往他手里塞入一个海碗,转身跑了。

    姚二摸摸后脑却不知道蔓枝唱的哪一出,低头一看海碗里装是绿豆汤,隐隐似乎还冒着白气。他倒也不客气,猛的灌入一大口。冰冰的,凉凉的,还很甜。姚二大喜,咕咚咕咚喝了起来,顿时暑气全效。他站起身,抄起袖子抹了抹嘴,嘴角却不可抑制扬起弧度,呵呵傻笑。

    “你笑个什么!”贾赦出门便瞧见了姚二双手捧着个青瓷海碗,脸上透着不可抑制的傻气。

    姚二哪有防备,忽闻贾赦声音,手一松眼瞧着海碗跳了一下,就要落地。姚二大喊一声,扑倒在地生生接住了海碗。蔓枝闻得声音急急跑了出来,却见贾赦在旁不敢造次,只是低头迈着小步在姚二身边蹲下。她拿起海碗瞧见姚二湿漉漉的袖口,眉头皱了皱眉,嫌弃的道,“脏死了!”说着,起身低头对着贾赦福了福转身匆匆进了内门。

    贾赦诧异盯着地上躺着的姚二,却见他翻身跃起,轻轻拍了拍身上灰尘笑嘻嘻的对着贾赦凑了过来,“大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哪儿不去!”贾赦没好气的答道。

    姚二退后几步,摸了摸鼻子仿佛自言自语道,“哦,二奶奶还没气够呢。”

    贾赦没撑住,噗嗤笑出声来,抬手敲了敲姚二脑袋。姚二捂着头委屈万分,“我说大爷,若是你哄转不回大奶奶,何不去找唐二爷,吴三爷几个?他们自然会有办法!”

    贾赦闻言脸更黑了。姚二说的那两人是贾赦多年外出行走结交的异姓兄弟,两人不低,行事却颇为低调,三人同是新帝直接得用之人,不过只是在暗处罢了。虽然三人感情极好,他却不信那两个会好好帮忙,不过是尽出写馊主意,调笑他一番罢了。

    姚二见贾赦没说话,心中倒是暗暗记下。只当是贾赦难开口,当下决定稍后一定要叫那两位爷知道好好帮忙出出主意。这大爷一天哄不回大奶奶,他的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梓莘今日倒不是故意冷落贾赦,倒是在空间中寻得一本古籍。从基础功法开始,一层层精妙绝伦。她瞧着无法自拔,自然跟着修炼起来。这修炼那知时日,若不是怕自己消失太久,丫头妈妈会觉察她还真不想出来。走过一个周天,她瞧着天色已是不早,无奈退出空间。如今虽是三伏之天,空间内倒是四季如春,凉爽舒适。这刚刚出了空间,便觉热浪袭来,她瞧了一角落冰盆果然已经化成一滩水。

    叫人换了冰盆,又摆令人上了冰在井水中西瓜。梓莘这才对着摆着瓜果新替上的小丫头丹儿,问道,“大爷今天不曾来?”

    丹儿回头,露出一个憨憨的笑容,说道,“大爷未初来过,瞧见奶奶无歇便又走了。大奶奶,可要尝尝蔓枝姐姐亲自熬的绿豆汤?今儿她可给了姚二一海碗,剩下可都留这给您喝呢。”

    梓莘听着好笑,又道,“怎得?你蔓枝姐姐不曾给你们喝吗?”

    丹儿立即摇头,急急解释,“没有,没有,我们都得了。奶奶这份儿是预留出来。如今拿着冰着呢。其他的给了姚二一海碗,我们几个人人都有,只是没有那姚二碗大。”

    梓莘掩帕而笑,忽的又止住了笑。丹儿歪着脑袋瞧着梓莘,她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一句未提。辞了梓莘,那丹儿跑去西侧耳放,扑进蔓枝怀里,大眼睛里蓄满泪水。

    蔓枝不明所以,轻拍着丹儿背脊。丹儿哽咽道,“姐姐我错了。我不该跟奶奶多嘴。”

    蔓枝挑眉,停下手瞧着丹儿,问,“你说了什么了?”

    “我……我就问奶奶要不要和绿豆汤。”丹儿抽抽搭搭,断断续续的答道,“姐姐我错了,我不该嫉妒姚二喝了一海碗的。只是姐姐的绿豆汤太好喝了。”

    蔓枝只觉的满脑子官司,这几个新上来丫头,真是欠教育了。

    “蔓枝姐姐,大奶奶说让您准备准备一会子跟她出门。”这厢丹儿还没哭够,那头梅儿又来通报。蔓枝指望那绿柳快些回来,她一人应付这些丫头实在太累了。

    好不容易摆脱了几个小丫头,蔓枝随着梓莘上了马车,她刚要提问梓莘去哪儿,却见梓莘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蔓枝细细瞧着梓莘神色,未见丝毫不悦。马车是王城东南方向去了。蔓枝不觉皱眉。这些年年她渐渐大了,也知晓皆人事。这京城东南出,似是些烟花之地。怎么……

    蔓枝才想着,马车停下。待外头天色见黑,这街上挂灯笼好不热闹。虽在车内,可外头女子娇笑声清晰无比。.

    忽闻一个高昂的女声笑道,“哎哟,这不是贾大爷吗?好些日子不见,怎得今日想起我们飘飘姑娘了?这一年半载的,我们飘飘姑娘可是快得相思病了。”

    “呵呵好说好说。飘飘今日可以已有约?”熟悉的男声跟着响起。

    蔓枝诧然盯着梓莘,却发现她脸上根本没有一丝怒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4》,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四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4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四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