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回

    这金陵之内,薛王贾史四家传承已有百年。这贾史二家如今还有着那世袭之爵,到了薛王二家这里到底差了些许。这王家如今全指望着王子腾飞黄腾达。薛家倒也实惠,早早领了皇商的差事。虽然是同样是“商”却因沾上了“皇”字自然身价百倍。

    这薛家传承至今倒也枝繁叶茂,如今到有七八房,且都居于金陵。若不是薛家家住颇有手段,倒也不要压制。长房薛公如今两位嫡子。长子薛盛,字今安,去了王家之女。次子薛盖,字尚可,还未娶亲。两人且都饱读四书能文能武,却无缘仕途。两人倒是兄弟齐心,把薛家事业做的风水生气。

    在说那薛盛与贾政两人虽为连襟却从未见过。如今听闻贾政返乡薛盛自然要拉拢一番,故借着王子胜之后邀约贾政。如今王子胜在家守孝,且不能食那荤腥之物。薛盛便早早在定下一桌素斋,只为那日之筵。

    这日,薛家在书房内薛公摸着胡须听那薛盛回报近日之事,连连点头。如今虽没有功勋爵位,可是对于两个儿子他是极其满意的。想到明日就是那约定之日,他问,

    “可都是已经装备好了?”

    薛盛合上账本笑道,“父亲放心,依然是宾至如归。如此若是能搭上仪宾自然是极好的。”

    薛公点头,嘱咐道,“此事不可心急。”

    薛盛点头,“父亲教诲儿子铭记在心。自然晓得不可操之过急。明日先去会上一会那位。”

    薛公瞧着薛盛这般,不觉失笑,

    “才说记得我教诲,如何又这般?不过是你那媳妇与她姐姐有龃龉。”

    “父亲,儿子这般才是紧安家训。我的东西怎能容得他人觊觎。再者我又不那好相与的。王家如此厚待我,我又怎的可以辜负!”

    薛盛淡笑,眼里却闪着冷意。

    闻言,薛公不由揶揄:“呦?还记着呢!我瞧你一年来做派,还当你全然不计较了。”

    “父亲别说笑了,我这点小伎俩怎得瞒得过您?”薛盛毫无得意之色,“那位有点小聪明,小手段。且我瞧着她做倒是不错。如今给她几分体面。蒋家这头我可是不想放的。”

    “好!好!”薛公满意点头。次子也是不错,不过手段却是不及长子到底嫩了。

    辞了薛公,薛盛又回内书房忙碌。是夜,他拖着乏累身子回房,见薛王氏还未安歇,颇为奇怪。他自是知道这薛王氏历来最重养生,如此情形还是婚后第一朝。

    “娘子在忙什么?”薛盛走到薛王氏身边扶住了她肩膀。

    薛王氏猛然一惊,绣花针戳进了手指,她秀眉微蹙却丢来手中衣衫。薛盛拉起薛王氏手指放入嘴中,眼神中流出暖意。他以看清那是一件青色长跑。

    薛王氏脸颊绯红,她低着头似是不敢多动一下。薛盛心中欢喜,轻抚着薛王氏受伤手指,问道,“怎得?还痛吗?那是给我的?”

    薛王氏点点头,低声轻道,“明日你要去见那贾家姐夫。我便想着给你赶制一套新的衣衫。”

    薛盛微笑,拉着薛王氏坐在自己腿上。烛火之下,薛王氏羞答答的,有着几分想要让人对她为所欲为的冲动。

    他不由暗自感叹这位真是尤物。外头的时候,她是端庄和气的长嫂,房内又是那边娇俏可人,从不拿捏作态。想着,他也不再顾那衣衫,手已经覆上了那丰满的柔软。怀中女子身子微颤,眼神里羞涩中又带着期待,如此,薛盛再也不客气了……

    薛王氏瞧着薛盛陶醉之态,嘴角微微翘起。她闭起眼睛,决然不会冒险让男人看到她眼中的不甘。同为王家嫡女,她与贾王氏如今却身份截然不同。本来她也是有机会成为国公府的儿媳,而不是在这里曲意讨好男人。好在,她是得了蒋氏真传,进门不过一年,各处已被她拿捏住了,自家夫君更是对她俯首帖耳。只是,一想到那贾府泼天的富贵,到底心有不甘了。

    隔日,那薛盛穿着薛王氏新作的衣衫往王家而去。一路心情大好。薛盛年十九倒是生仪表堂堂,贾政初见,便不觉有些吃惊。这薛盛丝毫没有那他所以为铜臭之气。

    薛盛瞧着贾政心中倒也有些诧异,他倒是曾经与贾赦有过一面之缘,如今见到贾政为免吃惊。如此又暗暗有些得意。这贾政怕是连王子胜都不及的。

    王家宴席摆在花厅,全色素宴。贾政笑笑入席也不多言。

    王子胜瞧着贾政,暗道你前日可没少与我饮酒,如今到是装腔作势,呵呵而笑,

    “知道你最重规矩。如此不过是家宴,你们两个成连襟已有一年,却如今才见得面,实在好笑。”

    贾政抬手抱拳,脸上带着歉意,“妹夫成亲那会,家父之病尚未痊愈。如此我便以茶代酒,给妹夫赔罪!”

    “姐夫何罪之有?孝乃人之根本。姐夫不过尽为人子女之责。没见过怕什么!如今不是见着了?”

    薛盛侃侃而谈,说话不紧不慢,听入贾政耳中格外舒适。

    如此,话匣子一打开已然有些收不住架势。又闻贾政考期在明年,笑道,“我到是认几位好友。他们有的已过了童生试,有些也是备考。若是姐夫不嫌弃,我倒是可以帮忙引荐。”

    贾政大喜,连连作揖,“如此劳烦妹夫了!”

    王子胜瞧着自己插不上嘴,又看那薛盛那一料十分眼熟,笑道,“薛妹夫,你身上这套可夏衫是我妹子新作的?”

    “正是娘子所做。不是要来见姐夫,娘子怕我失礼特特赶制的吗!”薛盛说的半真半假,脸上确实掩不住的得意。

    贾政瞧着跟着笑,心中却是酸溜溜的。此番表情没逃出薛盛眼睛。他笑笑扯开话题。此次认亲宴也算宾主尽欢。

    待贾政回府,刚刚买入景绿苑,只觉那里不对。周姨娘瞧见贾政喜滋滋的上前福了福身,

    “恭喜二爷,原来那荟姑娘那几日不是晕船,是有了身孕。”

    周姨娘察言观色,自是发觉贾政不悦。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贾政回神瞧着周姨娘略显消瘦的脸颊,不觉心疼起来,再想到她这里一路细心周到,更是心宽。

    “如今人在哪里?”贾政问道。

    周姨娘微微而笑,道,“本事安排在了耳房,不过如今她到底不同,所以换到了东厢。”

    贾政眉头更紧,问道,“你不是东厢你安置在了东厢?”

    “我有何要紧的,荟姑娘可是要紧时候。”周姨娘不带半点委屈,笑意浓浓。

    贾政听了冷哼一声,“如此这般倒是不适合她住了。你安排安排,让人送回京里去,交到夫人手中,好生安置吧。”

    说着也不管其他,只身往内书房去了。

    周姨娘捏了捏帕子,扫视了一圈这景绿苑,脸上浮起微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3》,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三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3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三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