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回

    正值夏季,运河水位颇高,又是顺风顺水,贾政估摸着,这般不出一月便可抵达金陵。此从随贾政返乡的除了周姨娘和荟姑娘之外,还有王氏陪房王顺,贾政的长随陈山、李水两家,另有两个妈妈,四个粗使丫头。如此,一行人加上随行物品也装了两船。

    出发之始贾政萎靡不振,到底走之前出的事儿并不光彩。更气人的是王氏居然要他带着那荟姑娘一同前去。对于荟姑娘,贾政并不欢喜。那日若非她主动,贾政自然不会做出那等事情。荟姑娘到底是史氏赐给贾赦,虽贾赦不曾收用,名分在那里搁着。如今虽无人敢提,但是其他人心中如何想贾政是不知道的,却总觉纳那几日旁人瞧他眼神透着怪异。下人小声说,大声笑就是在非议此事。

    “二爷,外头风大,进去吧!”周姨娘拿着披风走出船苍,亲自给贾政披上。

    贾政却拉住了周姨娘的手,皱眉:“你怎的还不休息。那个又在生事了?”

    周姨娘无奈笑了笑,叹道,“二爷不进仓那位怎得可以能消停。临走之前,二奶奶也是交代我好生照顾荟姑娘。如今这样,倒也不为过了。”

    “哼。什么姑娘!你是我过了名录,下了婚书的。她算个什么,不来伺候你,到要你去伺候他。”

    贾政搂过周姨娘的肩膀,微微馨香入鼻,他只觉心情平静许多。

    周姨娘靠在贾政胸膛,甜甜而笑,声音中却透着一股凄楚之味:“二爷可别这样说。我算个什么,不过是个玩意儿。”

    “胡说什么!”贾政抓起周姨娘的手,贴在自己胸口,“我早说过,你是在我这里的。可不许再说自己是玩意儿。”

    说着,贾政抬起周姨娘下巴凑了上去。

    两人月下缠绵,船仓内的荟姑娘却攥紧拳头。她刚想上前,却觉胃部翻腾的厉害。她掏出帕子捂住了嘴,猛然惊觉本该来的小日子居然晚到。她不可置信的捂着小腹,一时惊喜万分,瞧着那以为在贾政怀着人影冷笑起来。如此,接下去的时间里倒也安静不少。每每靠岸补寄,贾政带着周姨娘外出,她也未多说一字,表露半分醋意。

    果然如那贾政所料,船不过二十来天已经到了金陵渡口。先有那陈山下船,远远就瞧见了老宅前来的人。如今留守荣国府金陵老宅的管事,姓韦名泉,乃贾代善少时小厮。他为人伶俐,又善算学。故虽未随着贾代善征战沙场,却也颇受重用,一直跟着老管事做事。如今打理老宅已二十来年。与此人贾政并不陌生,韦泉任职以来每年年关必定入京叙事,与贾政虽不相熟倒也是见过的。

    陈山上前礼里,与韦泉两人絮叨一回,便有韦泉带来的人手帮忙卸货。待随行之物处理妥当,这才请贾政下船。贾政沿路观光,自觉眼界开了不少。如此对着韦泉,只是微微额首,亲自扶着周姨娘上轿,这才转身上马往老宅而去。

    韦泉恭敬的送贾政上马,心中却略略鄙夷起来。他可是得了贾代善信儿,这位是来参加童生试的

    ,如今派头不知道还当是哪家官老爷写女眷上任。当下也不显露,只是随着车马而行。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石头城,贾政骑马进入那宁荣街,瞧着宽阔街道肃立的高墙,心中不觉豪气万丈。如今瞧着府邸比京城还要大上几分,心中更是感慨。虽是归家,这勋贵之家自然勋贵之家规矩,大门不是随意开的。贾政便有韦泉领着从侧门而入。又过了垂花门,换上三顶软轿,往西边园子而去。

    自打得了贾政要来的消息,这韦泉家的便开始收拾起宅邸。老宅虽一直勤于打理,到底多时无主子入驻。贾政虽是主子,却不好住在正房。韦泉略略思量,估摸着京城府邸格局,便把老宅西侧的景绿苑打理妥当,只等着贾政到来。

    贾政下轿子,左右打量一番,有瞧着那擦的发亮的匾额上,景绿苑三个大字冷笑道:“韦管事倒是好安排。”

    韦泉满脸堆笑,只是道,

    “老爷可是特特吩咐要给二爷找一个僻静之所,好生读书。这园子便是这府邸最佳之所。不过若是二爷不喜,我这就去收拾其他院子去。”

    “韦管事多虑,我可是赞你处事得当。”

    贾政笑了冷然。韦泉却毫不在意。如此,贾政带来一行人便在这院中住下。

    这石头城内,宁荣二府人尽皆知。虽主子不在金陵,到底房舍田宅无数。这宅邸也如京城宁荣二府一般,后门也有建了一排屋舍供在府内伺候,且已成家的下人居住。如今在府邸主子不在,房舍便由韦泉租了出去。他家则在那贾府不远处购了套两进两伸的屋舍居住,两个儿子皆以领了差事,唯一的女儿如今也有两个小丫头伺候。比那小康之家更是富足。

    入夜,韦泉回到家中,才进入外院书房,他那两个儿子已经等在里头。长子韦富以迎了上来,瞧着韦泉神色略显疲敝,不由问道:“爹今日如何?那位爷怎样?”

    韦泉也不大答话,转而坐在了书桌前,外头很快走进个奉上茶点。韦泉抬手举被,抿上一口雨前龙井,舒服的闭上眼。这才慢慢吐出几个字,“志大才疏,不过银枪蜡枪头罢了。”

    韦富微笑,心下安定不少。主子不在,他们便是那贾府二头主子,如今那贾政前来,许多行事自然不方便。

    韦泉继续喝茶,也不看两个儿子,随口说道,“富儿,如今你年纪不小。我是怎得教你的?这处事最忌讳的不过急躁二字。这点你就比不上你弟弟。贵儿,且说说事情如何了。”

    “我打听清楚了,这位二爷怕是被老爷赶出来的。说是要等到秋闱过了才回去。如今算起来,怕是要待上这两三年了。”韦贵连带平静,一句话听不出丝毫情绪。

    韦泉满意的点了点头,他两个儿子老大忠厚,老二却是像他善于钻营。如不是如此,他又怎得比那些虽老爷上战场之人,混的更是风生水起呢?

    “你们两个好生伺候着,那位爷怕是心高便是好拉拢的,且仔细瞧着机会吧。”韦泉倒在太师椅上,多久没有这样疲累过了,他不再多言,闭起双眼盘算起来。

    隔日,贾政起晚了。这才在洗漱,长随李水来报,韦管事求见。贾政心下不喜,到也传见。韦泉瞧着贾政模样,心中更是笃定。他上前几步,笑道,

    “二爷,那族中之人听闻二爷来了,都说要见。我便做主未正在外书房见。”

    贾政虽不喜韦泉擅专,却又想不到更好之法只得点头答应。韦泉微微而笑,也不多说转身出去。贾政算了算时间,便吩咐人让周姨娘理出纳送于王家之礼,匆匆用过早膳,便往王家去了。

    如今王父与子腾留在京里,这王家只有王子胜与妻子陈氏两位主子,服丧期间不好走动。这王子胜在家无所事事,如今上头又无长辈压制,读书之余,也是个心软惜花之人。如此到被些许丫头媳妇子那捏住了,做起善财童子。只是到底美人入怀,小心侍奉也是两不相欠的。陈氏是个懦弱无能之辈,上牵制不了男人,下管制不住丫头。唯有只有不断向那些与王子胜有了肌肤之亲的丫头灌药。

    贾政进门,王子胜立即迎他进了正屋。贾政默默瞧了,心中不觉艳羡,两人说了会儿话。那王子胜似是想到什么,笑道,“妹夫可是未见过那薛家连襟?”

    贾政摇头二笑,种种到颇为鄙视,这世道“士农工商”,哪怕薛家祖上得了紫薇舍人之号对贾政二不过就是商人。与那样的人做连襟只觉丢脸。只是此话只能憋在心里,不好说出去。

    王子胜瞧着贾政也不看他自顾自的说道,

    “薛家是拥有百万之富的皇商,这城内大半生意与他们家有来往。不知道妹夫三日后是否得空?那薛妹夫三日后与有约,如是妹夫得空,且来坐坐。”

    贾政倒也还不至于迂腐至此,听闻王子胜如是说,倒也听出几分弦外之音,自然应要下邀约不提。

    待贾政在王家用午膳回府,已过未正。因陪着王子胜多喝了几杯,此时贾政微醺。如今在金陵的族人皆是除了五福,不过是指同宗型贾而已。如此贾政也未上心,只是匆匆见礼,有寒暄几句。不过因这童生试还需经过那县试、府试、院试,非同族之人保举不得参加,无奈寒应酬一番。

    众人瞧了心中虽暗暗不喜,不过到底是那荣国府次子,也不好怠慢。却不想日后还是惹出一场官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红楼歪传42》,方便以后阅读红楼歪传第四十二回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红楼歪传42并对红楼歪传第四十二回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红楼歪传42。